耽美书吧 > 最强武神 > 019.死局
  “呵,真是好笑!”连开宇眯眼望着此刻一脸嚣张,气势惊人的血昕,忍不住冷笑一声,“血昕,你以为你是谁,区区锻体第七重的实力,就算你身边那个随从也是锻体第七重又如何?靠着你们两人就想要威胁场中众多强者?痴人说梦!”

  听到连开宇开口,不少强者都是冷笑一声,正如同连开宇所说的一般,这血昕那边不过仅仅有两人罢了,在场这么多强者,一人随手一道灵诀轰出去都能够将他们轰杀成渣了。他们有什么资格在众人面前张扬?

  “是么?真是无知呢!你看,叶重如此嚣张的人物,在此刻都是乖乖闭嘴,你区区一个连开宇倒是嚣张起来了!”血昕冷笑,而后他的直接无视了连开宇,视线落到了叶重身上,脸上的笑容森然无比,“叶重,我想你也清楚,我接下来想要做的到底是什么了吧!”

  “咚”

  回答血昕的,却是叶重的身形瞬间如同闪电一般窜出,其掌心之处,六道修罗剑印瞬间叠加,一掌却已经向着血昕的心口之处轰杀而去,显然是准备一招之下先要了他的命在说其他。

  “哈哈哈哈!对!对!这才是应该有反应,这才是正确的反应,不过叶重,你还真的以为自己能杀得了我嘛!”

  见到叶重扑杀而来,血昕张狂冷笑,旋即就见到他右手一凝,一道血拳毫不留情的轰杀而出。

  “咔嚓”

  两人的攻势如同闷雷一般的轰然相撞,叶重身形微微一晃,却已经向着后方之处退后数十步,面色极端难看的退了回去。而血昕虽然面色微白,但是他脸上的张狂神色,却是丝毫不减。

  “唰”

  也就在与此同时,站在血昕身后的血四突然一扬手。一道血色的利箭骤然间撕裂的长空,向着天际之处呼啸而出,刹那间,最为绚丽的血色烟花在此刻蔓延而开。

  “什么!?”

  “怎么回事!?”

  “什么状况!?”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是集中到了血昕的身上,在血四放出这血色飞箭的时候,就连叶重也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原本他是想要瞬间斩杀血昕的,但是现在看来的话,就算斩杀了血昕成功,也已经慢了一步。

  林庚、连开宇、范凌等人都是面色微变,一时间他们都不太明白,为何在叶重强行出手之后,那血四却做出这等事情来。不过在见到叶重略微有几分难看的神色之后,他们突然间都是面色一变,隐约间猜测到了什么。

  叶重的神色,在此刻也是骤然间一沉,旋即他眼神阴冷的转过身,缓缓的道:“我的动作还是慢了一分,麻烦要来了,我们都被血元王朝坑了!”

  声音落下,还不到半盏茶的功夫,突然间,就听到四面八方之处传来了无数的破风之声,只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已经有着近千道血色的身影安静的从四面八方之处浮现,这些人身上都是穿着血色的袍子,不带丝毫表情的目光,锁定了场中的所有人。

  “血元王朝的血妖大军,果然还是来了!”灵月望着这近千人,眼神一沉,咬着牙开口道。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基本上叶重一行基本上都可以确定,那血元王朝布局良久,所为的便是这血元碑了。

  “血妖大军!?”

  云颖的神色猛的一变,终于明白了之前叶重话语的意思,看到叶重等人没有太多惊愕,只有一片森冷的表情,她倒是猜测到了什么,当下面色愈发的难看。就如同叶重所说,这么多人,都已经被血元王朝坑了!

  “血元王朝的血妖大军!?”战王府林庚神色巨变,他视线瞬间落到了血昕的身上,眼眸之中的神色凝重无比,“血昕!你堂堂血元王朝三皇子,却带着你们血元王朝的血妖大军进入洪崖洞,你们血元王朝是想要和我大周王朝开战么!?”

  “血昕!今日之事可不会就这般善罢甘休的!我们三大王朝早有约定,王朝不可插手洪崖洞之事,今日你们血元王朝违约,是向我们两大王朝挑衅么!?”此刻连开宇也是面色微变的开口道!

  虽然场中此刻还有数百人,但是这些人第一不齐心,第二很多人都是在强弩之末,所以,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在这血元王朝的血妖大军面前,众人可以说是毫无胜算!

  而血昕的这等手段,基本上没有人会猜测到。谁能够想到,为了夺取一面血元碑,血昕居然能够胆大包天到了如此地步,不惜引发三大王朝的战争?

  “嗬嗬嗬,本皇子刚才已经说了,三息之内不滚的话,就永远都不用走了,”血昕微笑,只不过那笑容无论怎么看都是森然到了极致,“结果你们没人想滚,既然如此的话,就全部留下来吧!”

  “只要你们全部都留下来了,那么就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这洪崖洞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是么?”血昕怪笑着凝视着场中众人各异的神色,表情阴冷到了极致。

  似乎要配合这血昕的威胁一般,那些血妖大军在此刻都是冷笑了起来,而那阴冷而又充满血腥味的气息,在此刻蔓延而出,尽数覆盖到了场中之处,令得不少强者都是神色巨变。

  “现在我们怎么办?”苏语皱着眉凝视着此刻张狂无比的血昕,面色十分难看。此刻的局面似乎比起当日两人在先天圣殿的时候,还要麻烦几分。

  闻言,灵月等人也是下意识的看了叶重一眼。虽然此刻的叶重只有十三四岁的年纪,但是这些日子来的磨砺已经令得他身形修长,如同十七八岁的少年人一般,再加上他行事之老辣果然,很多事情,灵月等人都下意识的忽略了他的年纪,而是将他当作的团队的主心骨来看待。

  所以,在这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是落到了他的身上。而那些云烟岛的强者略一沉默之后,也都是看着叶重,显然,他们也想要听听,叶重到底有什么意见。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血元王朝得到血元碑,哪怕将血元碑毁去,也不能让他们得到。”望着众人的视线,叶重沉默了片刻后,却是苦笑一声开口道。

  不过这句话却是如同废话一般,此刻血元王朝的血妖大军已经出现了,在这等情况下,想要夺取那血元碑的难度,已经相当于登天了。

  “叶重师弟,你负责将他们几个带回去,我拼着自爆,也要将那血元碑毁去,否则若是让血元碑落入了血元王朝手中的话,恐怕我们大周王朝再无宁日。”灵月沉吟片刻后,才轻咬贝齿,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眸之中,浮现一抹和年龄不符的决然之色。显然她也明白,在这等情况下,想要毫无牺牲的离开,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们放心吧,一切有我。”

  叶重眉头微微皱了皱,这等感觉他十分不喜欢。让他想起了当年冲击三天之境的那一幕。那时候,邱北海强势登门,而师傅步嫣的话语依然在耳际响起:“叶重,你放心吧,一切有我!”

  只是,步嫣在那等情况下束手束脚,无法放开手作战,最后结局却是……

  一念及此,叶重叹息一声,一切那么遥远又那么近,令得他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望着此刻灵月淡雅的眼神,叶重突然间有一种错觉。她的这种眼神,似乎和自己的师傅步嫣的重叠在了一起。

  下一刻,叶重却是一伸手,直接将灵月此刻手头捏着的几张灵符反手取了过来。手掌相触的瞬间,少女柔腻冰凉的肌肤,令得叶重心头微微一荡。但是下一瞬间,叶重已经摇摇头,轻声道:“师姐你放心吧,暂时还到不了那一步,而且就算真的要走那一步的话,也还不需要你一个女孩子来干这事。”

  “好了,废话时间到此结束,本皇子也已经没有兴趣和你们继续废话下去了。”血昕脸上浮现玩味之色,“不过,在本皇子出手之前,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能亲手斩杀了自己的同门作为投名状的话,那么本皇子或许会考虑,收你们为我皇族之奴隶?如何?这个交易不错吧?”

  话音落下,血昕再度哈哈狂笑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在他的笑声之中,众人的表情却是愈发的阴冷了起来。在这等情况下,可绝对不会有人去相信他的话语。

  “怎么?没有人愿意珍惜这个机会么?那么就还真的是可惜了,看来,还是将你们全部血洗干净比较实际吧!”血昕和血四对视了一眼,然后冷笑开口,在他们眼里,不管是叶重还是连开宇,又或者是其他人,恐怕此刻在他们眼中都是尸体一具了!

  “血昕!我就怕你没这个本事!”

  场中诸人神色变化,但是就在林庚和范凌等人想要退走的瞬间,叶重却是骤然间一步跨出,而其面容在此刻变得森冷无比,惊天戾气从其体内散发而出,那等气势,夺魄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