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101章
视一眼,笑了笑。

  郑绣清真诚的说道,“恭喜你。”

  郑绣清只说了两个字,姜令仪却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姜令仪心里也是十分疑惑,她唱歌时,脑海里一点一点的浮现出与徐伯卿相处的点点滴滴。

  从刚开始的苦涩,渐渐的竟然有些甜蜜的感觉。

  郑绣清通音律,自然是听出了其中的变化。

  难道自己已经对着徐伯卿重新产生了感情?

  姜令仪正想着。

  院子里传来徐伯卿的声音。

  两人一起朝外望去。

  只见徐伯卿徐叔文一前一后的走了过来。

  徐伯卿脸上全是笑容,唇角微微上扬,他的眼睛都是笑意,只看着姜令仪,旁若无人一般。

  姜令仪脸红了起来。

  她知道他听到了歌声,定然已经知晓了她的心意。

  这时站在两人旁边的郑绣清和徐叔文对视了一眼。

  两个人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羡慕,还有苦涩。

  旁边的丫头动也不敢动。

  所有人站着不动。

  直到姜氏过来。

  姜氏打趣道,“今儿吹的什么风,到的这么齐,不如都在我这里吃了晚饭再回去,阿沁,你去吩咐小厨房的婆子多弄几个菜。”

  姜令仪徐伯卿徐叔文三人同时说道,“不用了。”

  姜氏撇了三人一眼,板起了脸,“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一面吩咐丫头加菜,一面摆了桌子。

  几人围坐一桌。

  姜氏坐了主桌,怡然挨着姜氏坐。

  姜令仪徐伯卿坐了右侧,徐叔文和郑绣清坐了左侧。

  徐叔文一抬头就看的到徐伯卿和姜令仪。

  他默不作声,只是低下头默默吃饭。

  郑绣清微微有些尴尬。

  姜令仪便替她夹了菜,“你尝尝这个。”

  怡然在一旁叫道,“二哥,你头再低,要掉饭里去了。”

  姜氏夹了一块肉喂到怡然嘴里,“好好吃饭。”

  徐伯卿也笑道,“母亲,过两日我要和叔文一起谈点生意,我们走后,家里就劳您多操操心。”

  姜氏忙答应了,“你们只管放心。我保证照看好你们的媳妇。”

  这一顿饭吃的十分怪异。

  饭后,各自离去。

  姜令仪跟在徐伯卿旁边。

  徐伯卿笑的分外开心,“令仪,你刚刚唱那首子衿,我听到了,我很开心。”

  姜令仪分辨道,“我只是跟着二弟妹的琴音唱的。”

  徐伯卿拉了她的手。

  姜令仪挣了一下,没有挣开。

  徐伯卿笑道,“好,你说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

  姜令仪剁了脚,“不许笑,本来就是这样。”

  徐伯卿强忍着笑意,点了点头。

  姜令仪看着他怪异的样子,羞得再次甩开了手,朝房间里跑去。

  棋儿放好了水,两人各自沐完浴。

  几个丫头收拾完毕,便掩好了门出去。

  屋子里的灯光暖洋洋的。

  整个房间都洋溢着安然的气息,徐伯卿看着姜令仪还在看书。

  他走了过去,轻轻的夺过姜令仪手中的书。

  姜令仪说道,“还给我。”

  徐伯卿已经扬起了书丢在了一旁。

  他轻轻的吻了过去。

  姜令仪躲了一躲。

  徐伯卿的吻便落在了她的发梢。

  一阵淡淡的发香扑鼻而来。

  徐伯卿顺着发丝吻向了姜令仪的脖子。

  姜令仪想推开他,到底只是想一想,便任由着徐伯卿一路吻了过来。

  他感觉她没有抵触。心里愈发的激动。

  她的衣衫尽落。

  只是抱着他,有些不知所措。

  徐伯卿抬起头,看了看她,“真是个傻丫头。”

  事后。

  徐伯卿拥着姜令仪,“我又食言了。”

  他之前说过,不再碰她。

  姜令仪依然有些害羞,把自己窝在他的肩头,不肯坑一声。

  徐伯卿轻声的说道,“那个药不要吃了,好不好。令仪,我相信老天爷让我们两个来到这个世上不是为了让我们把上一世的悲剧再重复一次。”

  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姜令仪的回答。

  他以为姜令仪不会回答了。

  这时却听到她轻轻的嗯了一声。

  徐伯卿喜出望外,抱着姜令仪不愿放手。

  姜令仪有些疲惫,渐渐的就睡去了。

  这一日请安时。

  郑绣清倒是和徐叔文来的颇早。

  徐老夫人看了极为和颜悦色。

  对着姜令仪说道,“明儿就是叔文绣清三朝回门的日子,你把回门礼备好了没有。”

  姜令仪已经忘了这事,她自己没有娘家,也从未回过门,此刻听了,忙回答道,“正要去办呢?就按照二婶当年回门的例子,不知可要添减的。”

  徐老夫人挥了挥手,“就这样好了。”

  又问钱氏,“你和正义什么时候启程。”

  钱氏站了起来,“正义说,他小时候读的书少,不想再亏了永辉,想找个夫子一起带过去,等夫子找好了就走。”

  徐老夫人听到笑的分外开心,“是该如此,从小儿正义最不爱读书,正礼就不一样,孙辈里,伯卿倒是继承了他爹的志愿,小小年纪就中了举,只是如今耽误他了。”

  徐伯卿见提到自己,“其实没什么耽误不耽误的,如今徐家渐渐的好了,叔文也成了亲,等明日他和弟妹从郑家回来后,我会带他出去谈谈生意,见识一下,若叔文能够接手,我再试试科举也不迟。”

  徐老夫人听了热泪盈眶,“好好,正该如此。不知祖母可还等的到这一日。”

  徐伯卿笑道,“等得到的。”

  其实这话,不过哄骗徐老夫人罢了,虽说朝廷并不限制商人科举。

  只是如今徐伯卿从头学起,少说也要三四年,徐伯卿这些年忙里忙外,何曾看过半页书,若要高中,谈何容易。

  ☆、第一百八十一章 挑衅

  徐伯卿先和徐叔文出门了。

  紧接着徐正义一家也要离开了。

  徐老夫人带着阖家相送。

  钱氏拉着姜氏话别,倒比以往还要感情真挚。“大嫂,有机会一定要去苍州看看,到时候我带你四处转转。”

  怡然看见徐永辉上车,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怎么也哄不住,倒带了几分伤感。

  府里一下子变得清净不少。

  程锦儿也是格外的安分,自从搬进了绿苑,就足不出户。

  姜令仪知道,程锦儿是在等待着大夫确诊。

  一旦确诊,就绝不会这样安分。

  这一日很快就到来了。

  五月二十三。

  姜令仪去请安时,徐老夫人便问道,“锦儿现在如何了?你去把那大夫请过来瞧瞧看。”

  姜令仪便笑道,“我估摸着半个月到了,见祖母还没有提及,便自作主张已经找人去请了,半个时辰应该会过来。祖母若是没事,不如一起瞧瞧去。”

  徐老夫人听了颇为满意,“你做的不错。”

  说着,王妈妈上了早点。

  徐老夫人便问了姜令仪郑绣清,“你们吃了没?”

  两人点了点头,“吃过了。”便一起服侍徐老夫人用膳。

  正吃着,姜氏来了。

  姜氏进来,便笑道,“你们倒早。我可来迟了。”

  徐老夫人说道,“你再不来,我们都要走了。”

  姜氏请了安,便立在一旁。

  徐老夫人惦记着程锦儿的事,只喝了一碗粥便不肯再吃了,直催着要去绿苑。

  于是一行人簇拥着徐老夫人去往绿苑。

  程锦儿听说徐老夫人来了,忙带了琴儿在门口迎接。

  姜令仪看着程锦儿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心里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郑绣清以为姜令仪嫉妒,忙握了握她的手表示安慰。

  姜令仪抬起头,看见郑绣清,觉得百感交集,这样纯真美好的一个女子,若她将来知晓了一切,会怎么样?

  姜令仪想都不敢想。

  她看向程锦儿,眼睛里是蕴藏不住的怨恨,前世今生,这个女人总能让她恨的不易余地。

  程锦儿正引着徐老夫人上座,她一回头,正好对上姜令仪怨恨的目光,当下微微一笑,“姐姐,我还没确诊,你就难过成这个样子?若是确诊了,姐姐不是恨不得将我除之而后快?”

  程锦儿说的挑衅,屋子里所有的人都是一怔。

  俱是回过头来看着姜令仪。

  姜氏率先说道,“令仪还年轻,生孩子的机会多的是,他是伯卿的正妻,以后生下孩子便是长子,又如何会嫉妒与你。程姨娘,你眼花了吧!”

  郑绣清也在一旁说道,“大嫂行的正,坐的端,绝不是程姨娘所说的那种人。”

  徐老夫人上下的打量了姜令仪两眼,颇有些警告的意味,“徐家的子孙稀薄,只要你确实怀有身孕,我自会派人来替你安胎,绝不会置你于险境。”

  这便是不信任姜令仪了。

  姜氏,郑绣清都变了脸色。

  姜令仪却笑道,“有祖母操心,我就偷懒了。”

  一时小丫头来报,说是大夫来了。

  徐老夫人忙命人请了过来。

  程锦儿心里也有些紧张。

  只伸出一只纤纤玉手。

  大夫细细的把脉。

  须臾,便笑着朝徐老夫人道喜,“恭喜恭喜,虽说脉搏较浅,不过确为喜脉无疑。”

  徐老夫人笑道,“可当真?”

  大夫锊了锊胡须,“只是姨娘体虚,还是要好好照料才是。头三月好好修养。勿要劳累。”

  徐老夫人忙对着王妈妈说道,“你快带着大夫去领赏钱。”又对着琴儿说道,“快扶了你们姨娘进屋躺着去。”又对着姜令仪说道,“你找人给伯卿捎封信,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徐老夫人欢天喜地。

  姜令仪的心冰冰凉凉。

  她怀孕了,她竟然真的怀孕了。

  姜令仪看着程锦儿N瑟的样子,心里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定。这个女人不能留。

  只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姜令仪从来没有哪一次有像现在这样为难。

  徐老夫人和她说话她也没有听到。

  徐老夫人板了脸。

  郑绣清忙在一旁扯了扯姜令仪的衣服。

  姜令仪回过神来。

  她抬眼扫了一圈,看到姜氏,郑绣清一脸同情的看着她。

  而徐老夫人面上满是警告。“姜丫头,我一直觉得你是个聪明人,锦儿既是伯卿的妾室,她所生的孩子以后也是你的孩子。我今日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她托付给你,若这一胎有半点损失,我唯你试问。”

  姜令仪淡然的答应道,“是。”

  徐老夫人挥手道,“你给伯卿去一封信,让他知道这个好消息。好了,你们都退下吧,我还有一些事要交待一下锦儿。”

  程锦儿抚摸着小腹,对着姜令仪说道,“姐姐,我听说你的酸梅汤做的极好,不知道我又没有这个口福。”

  徐老夫人立刻说道,“有,有,令仪,你回去做碗酸梅汤送过来。”

  姜氏也忍不住了,“令仪什么时候做过酸梅汤了,你哪只耳朵听说她会做酸梅汤了?”

  徐老夫人不以为然,“不会做,难道,不会学。”

  姜令仪冷冷的看着程锦儿,“我不做,程姨娘若想吃,随便打发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