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97章
园请安。

  徐伯卿还陪着徐老夫人说话。

  徐老夫人看见姜令仪,有些不悦,“伯卿说你早上有事,早上有什么事,连请安也会耽搁。”

  姜令仪死死的瞪了徐伯卿一眼,这才不紧不慢的回道,“二弟的婚期快到了,伯卿与我说,徐府的收益不错,让我不要紧着钱,好好操办一下,毕竟郑家也是大户之家。不能丢了面子。我便连夜找了旧例,酌情添了一些,让袁妈妈早日去订货,免得到时候货源紧缺,缺东少西的,到底不美。”

  徐老夫人听了果然连连点头,“是该好好操办一下。府里冷清了许久,要热闹一下。”

  说着便对着姜令仪说道,“到时候,程家会来人。锦儿又没有犯什么错,你解了她的禁令,让她自由出入,不然你舅母那里终究是不好说。”

  姜令仪不说话,只是瞧着徐伯卿,“程姨娘虽为妾室,不过与伯卿又是姑表至亲,所以程姨娘的事都由伯卿做主的。”

  徐伯卿便笑道,“祖母就不要操心了,锦儿虽然不能随意出入,不过每日三餐,都没有少她的,别的我自有分寸。”

  徐老夫人也不好说什么。

  这样又闲说了几句。

  徐伯卿便与姜令仪一起告退。

  姜令仪也不理会徐伯卿,自顾自的往前走。

  却是常青在外面,行了礼,“少奶奶。”

  姜令仪看见常青脸上神色颇为喜悦,便促足笑道,“孙老伯好些了吗?”

  常青笑道,“正要多谢少奶奶,静云既细心又体贴,屋子里里里外外都收拾的焕然一新,我爹昨儿跟我夸静云,夸了一晚上。说是人家的儿媳妇也没有服侍的这么周到的,跟亲闺女一样。”说着挠了一下头,“就是给少奶奶带来了麻烦。”

  姜令仪笑道,“我的大丫头去你家做苦工,你别亏待了她就行了。”

  常青嘿嘿一笑,“我哪敢,恨不得把她供起来。”

  姜令仪便叹了一口气,“静云的事,大少爷和你说过吧,这丫头也是吃了不少苦,一直和我说,想孤独终老,我也是不忍心,你若有认识的记得告诉我,年纪大点没有关系,家里穷点也没有关系,只要能够好好对她就行了。”

  常青听了欲言又止的。

  这时徐伯卿站在一旁说道,“常青,今儿放你一天假。不用在这里了。”

  常青欢喜的告退。

  徐伯卿看着姜令仪说道,“昨夜我和你说过的,不是骗你的。”

  姜令仪这才想起徐伯卿指的是静云的事。

  她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早些告诉我?”

  徐伯卿笑道,“令仪,你先说说为什么能够放下对静云的芥蒂。”

  姜令仪想了一想,因为这一世的静云只是给姜氏端了一碗堕胎药,而且她已经为她所做过的事付出了更惨痛的代价。

  这一世,她并没有害死姜氏。

  徐伯卿和姜令仪继续走着。

  他看着姜令仪似乎在思考,便说道,“因为这一世早已经不是那一世了。很多东西都已经改变,没有改变的也偏离了原有的方向,令仪,我们应该往好的方面看。”

  姜令仪摇着头,“我不信。”

  徐伯卿爽朗一笑,“我们打个赌如何?”

  姜令仪转过头来,神色戒备的看着徐伯卿。

  徐伯卿微微一笑,“如果常青和静云成亲,那么你得无条件答应我一个条件,如果他们没有在一起,我答应你一个条件,如何?”

  姜令仪似在思虑。

  徐伯卿笑道,“你若想赢,只要不把静云嫁给常青就行了,怎么算,你也不亏。”

  姜令仪道,“好。打赌就打赌。”

  和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姜令仪是一个不喜欢摇摆的人。

  可是这一段日子,她却是摇摆不定。她一方面希望郑绣清能够快些过门,一方面又希望这一日永远也不会道。

  每日里过得甚是焦虑。

  很快就到了五月初七。

  端午节过后,天气一天比一天热。

  姜令仪穿了薄薄的衣杉,刚刚打发了前来问事的几个管事。

  姜令仪虽没有举办婚事的经验,不过钱氏自出月以来,一改往日圆滑世故,倒是多了一些真诚,见姜令仪事忙,便主动的分担。又拉了姜氏一起,事无巨细的交待。

  姜令仪倒是格外的空闲。

  书儿像往常一样,端了避子汤药过来服侍姜令仪喝下。

  书儿忍不住问道,“少奶奶,这样每日都喝,会不会对身体不好。”

  这时徐伯卿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每日里喝什么,对身体不好。”

  姜令仪心里一紧,每次她在屋里喝药时,都会派丫头在外面盯着。

  最近一直是新来的丫头蓉蓉和晶晶替换着在门外守着。

  果然蓉蓉跟在徐伯卿身后,说道,“少奶奶,我看是大少爷便没有通报。”

  这不是欲盖弥彰是什么。

  姜令仪从没见过这样没有眼色的丫头。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叔文娶亲

  书儿便端了药碗就要出去。

  徐伯卿却是逼近一步,“这是什么药。”

  姜令仪随意笑道,“就是调理身体的药。”

  徐伯卿想起姜令仪曾经对他说起过赵天瑞送的秘方里有一张避孕的药方,他看着旁边的蓉蓉,再看了看一脸忐忑不安的书儿,再看向一脸无谓的姜令仪,他心里有些恼火,他已经隐隐的猜到那药碗里是什么。

  他不愿冲她发火,只是压低了声音,“胡说,调理身体的药,需要一个丫头在外面守着。”

  他瞪了书儿一眼,“你说,这是什么药。”

  书儿自然是知道这时什么药的,静云托付给她时交代的清楚明白,生怕她出错。

  此刻见徐伯卿厉声问话,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说道,“回大少爷,就是日常补身子的药,少奶奶怕您担心,所以不让你知道。”

  这话徐伯卿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他朝着书儿怒道,“滚出去。”

  书儿忙端了药碗拉了蓉蓉出去。

  徐伯卿逼近了一步。

  他身材高大,站在姜令仪面前有一种压倒式的优势。

  他眉头微微皱起,脸色铁青着,声音却是压的很低。“书儿说你每日都喝,你告诉我,你刚刚喝的是什么?”

  姜令仪抬起头,徐伯卿的眼睛全是压抑着的怒火和伤痛,像一个受伤的猛兽一样。

  她凝起一抹笑容,“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为何非要我说出来。”

  徐伯卿瞬间就被击倒,这一些时日他义气风发,可是这一刻,他却觉得整个人都要颓废了一样。

  他压着嗓子问道,“为什么?”

  只要她解释,即便期盼他,他也觉得无所谓。

  然而姜令仪不答。

  徐伯卿终于忍不住抓住了她的肩,“我知道你也喜欢孩子,为什么,你就这么不情愿生下我的孩子。”

  姜令仪不想解释,她只是倔强的看着他。

  两人对峙着。

  对峙了很久。

  徐伯卿终于败下阵来,他舍不得逼迫她,“不要喝那个药了,药多伤身,你若是不愿意,不愿意生下我的孩子,我不碰你便是。”

  他转身离去时,流下一行泪水。

  这泪水瞬间就憾住姜令仪。

  姜令仪看着徐伯卿的背影缓缓离去,她心里莫名的痛了起来,她很想说出原因。不过她终究是没能说出口。

  这时棋儿过来说道,“少奶奶,郑家的妆奁到了。”

  姜令仪便强打起精神。问道,“书儿呢?”

  棋儿说道,“我刚刚进来时,书儿姐姐还在那边教训了蓉蓉呢。”

  姜令仪挥了挥手,“走吧,我们去看看。”

  这一日很忙。

  到了晚上,徐伯卿果然信守承诺,没有碰她。

  两人躺在一个被窝里。

  和所有吵架的夫妻一样,背对着背。

  没有说话。

  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浅浅睡去。

  五月初八。

  姜令仪早早地起了床。

  空中竟然飘起了蒙蒙细雨。

  一下雨,就十分的不利索。

  徐叔文穿了喜服到了松鹤园给徐老夫人磕头。

  姜氏坐在右侧。

  徐正义和钱氏坐在左侧。

  徐正义回来没几天,右手还不能动,对着府里只说是摔了一跤。

  姜令仪和徐伯卿便便坐了姜氏下首。

  她头一次看见徐叔文一身红装。

  徐叔文虽没有徐伯卿生的俊郎,却也是星目剑眉,一表人才。

  只是这一身喜服穿在徐叔文身上,却没有一点喜气。

  徐叔文整张脸都是阴冷的,从内自外写满了不情愿。

  他给徐老夫人磕了头。心不在焉的听着徐老夫人训话。

  又给姜氏磕了头,礼数上挑不出一点错处。

  可是姜令仪却在徐叔文的身上看见了上一世徐伯卿的影子。

  屋子里气氛分外的诡异。

  最后还是徐正义哈哈笑道,“既如此,就早点去迎亲吧。”

  徐叔文出门后。

  众人都来到了喜堂。

  宾客陆续的到了。

  程家依旧是来的程锦儿父母带儿子儿媳。

  程太太自来了就东张西望。

  然后便问了徐老夫人,“锦儿如何不在。”

  姜氏正在一旁招待宾客,听了便笑道,“瞧姐姐说的,锦儿如今只是妾室,这样的场面过来做什么。”

  程太太听了气结。想说却是没处反驳。

  姜氏觉得分外的解气。

  多少年了,自己在程太太面前总算是胜了一筹。

  程太太的儿媳冯氏在一旁说道,“虽如此说,徐程两家终归也是世代姻亲,便是破一回例也没什么。”

  徐伯卿正好过来,听到这边的谈话,便说道,“表嫂说的十分在理,舅母请放心,我已经让常青去接锦儿。等会就会过来。”

  程太太这才笑了起来。

  姜氏有些不爽快。便找了姜令仪轻轻的说了这件事。

  姜令仪看了这边一眼,刚好徐伯卿也看了过来。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相撞,对视了好一会。

  姜令仪错开了,继续招待宾客。只嘱咐姜氏,“既是徐伯卿的意思,姑母就不要管了。”

  过了不一会,琴儿果然扶着程锦儿慢慢的走了过来。

  一个月不见,程锦儿削瘦了不少,着了一身水蓝色的长裙,薄施粉黛,眉头微微蹙起,看起来我见犹怜。

  程太太立刻就迎了上去,拉了程锦儿的手,淌眼抹泪的。

  这时外面已经响起了鞭炮声。

  屋子里众人十分喜悦,哄堂而出,“新娘子到了。”

  不多一会,就见到喜娘扶了郑绣清过来。

  旁边人群议论纷纷,“听说新娘嫁妆不少,郑老夫人把提己都给了这孙女。”

  “听说新娘子贤良淑德,秀外慧中,与徐二少爷正是良配。”

  锣鼓喧天,良辰吉日,观礼的比拜堂的笑的还要欢快。

  程锦儿表情有些异样,她一点一点的挤到姜令仪旁边,用很小的声音说道,“姐姐,你说她们会幸福吗?”

  姜令仪有些怒,回过头,她依旧笑道,“程锦儿,不管他们是否幸福,反正你是看不到了,即便你父母再怎么为你打算,也不可能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