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93章
了。

  白莲寺的斋饭一贯的素净寡淡,怡然徐永辉都是大鱼大肉吃惯的,都只吃了几口,就吃不下了。

  好在白莲寺的糕点倒是不错。

  两个孩子便下了坐去吃糕点了。

  姜令仪倒是不挑,在她看来,这清粥小菜已是极好。

  她慢慢地喝着粥,透过窗子看着几个丫头跟着两个孩子跑来跑去的场景。

  情不自禁的带了笑。

  徐伯卿笑道,“这饭菜还没有你做的好吃。”

  姜令仪白了他一眼,“你这人说话越来越不靠谱,我记得你吃过我做的饭,只有两次,而这两次着实不好吃吧。”

  徐伯卿一脸惋惜的样子,“好不好吃还是其次,最令人失落的是这两次没有一次是做给我吃的。”

  姜令仪回忆起往事,第一次是赵天瑞带给她的两个鸡蛋,和一把青菜,她记得那时徐伯卿浑身湿漉漉的,提着一包衣物,硬是厚着脸皮噌了一顿。

  姜令仪想起往事心里异常平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想起赵天瑞时,那种隐藏心底的遗憾已经慢慢地淡去了,她想,赵天瑞应该也一样吧,不管当初多么的痛彻心扉,时间总是会慢慢的抚平心里的不甘。

  她看了徐伯卿一眼,虽然她的心里没有完全敞开心扉,不过她发现,或许,她可以尝试去接受他。

  徐伯卿看见姜令仪没有说话,便知道她的思绪已经飘了很远。

  他一脸遗憾的说道,“其实,昨日是我的生辰。我前日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就是想和你一起过一个生日。想吃一顿你亲手煮给我的长寿面。”

  姜令仪有些心虚,“我本来是记得的,只是这几日事多,你也知道的。”

  徐伯卿握住了她的手,“你知道,我今年多少岁吗?”

  姜令仪闷着头一想,实际算起来,他长她七岁,她现在十七岁,“二十四岁。”

  徐伯卿已经摇了摇头,“不是,我的实际年纪已经三十一岁了。”

  姜令仪恍然明了,是了,算起前世的年纪,她已经二十四岁。

  徐伯卿笑了笑,“上一世,我们都只活了二十来岁,这一世,本就是偷来的日子,我也不知道我们能活多久。令仪,我们过一天,便少一天,我再问你一遍,愿意和我一起快乐的过完余生吗?我保证,这一世,我只会有你一个妻子,绝不碰其他的女人。”

  虽然他毅然决然的拥有了她的身,可是他最想要的依然是她的心,他想要她真正的敞开心扉,接受他。

  姜令仪心里百味陈杂,她心里十分的慌乱,她觉得现在的人生和她重生后曾经幻想的人生轨迹已经相去甚远。可是有时候,她却是有一种错觉,仿佛,她心里最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

  她抬起头,看见他的目光炯炯,满含期待的望着她。

  这样灼热的目光像极了夜里看着她的目光,像火一样。

  姜令仪心里砰砰的跳了起来。

  她不敢在看他。随意攀扯道,“胡说,你有那么多女人。”

  徐伯卿起身,走到她的旁边,抓了她的肩膀,迫使她无法逃避,“那是上一世的事了,这一世,只有你一个。”

  姜令仪更加的慌乱起来,她小声的说道,“这里是寺庙,你坐过去。”

  徐伯卿柔声说道,“我知道,这里是寺庙,所以我绝没有说谎,满天神佛可以作证,若我有负于你,就叫我万劫不复,再也见不到你。”

  他的声音柔柔的,带了一点紧张,仿佛怕她不相信一样,她终于抬起头来,“你真的不再纳妾?那程锦儿算什么。”

  仿佛冰雪消融一般,徐伯卿的心里充满了喜悦,他伸出一只手,“程锦儿是你替我纳的,做不得数,再说,我又没碰她,你若不信,我们击掌为誓。”

  她被蛊惑了,缓缓的抬起的手掌,在靠近他的那一刹那,忽然停了下来,“我不信,这是我们第三次击掌,前两次你都是骗我的。”

  第一次她说,此生绝不嫁给你。

  她终究还是嫁给了他。

  第二次她说,我们只是假成亲。

  他们还是做了真夫妻。

  姜令仪咬着牙,“骗子。”

  徐伯卿笑的欢快。他已经迅速的将右手贴了上去。“这一次是真的。”

  姜令仪气结,转身就往外走,“不做数,不做数,你前两次都是骗我的。这一次不算。”

  徐伯卿亦步亦趋的跟上,“也不能这样说。我反正当你同意了的。”

  这时楼下传来徐永辉的声音,“大嫂,妹妹问你和大哥吃完了没有。”

  徐伯卿走在后面,探过头,看到徐永辉正仰起了脖子问。

  ☆、第一百六十七章 求符1

  莲花池边很多游客,反而没有了上一次来时的清净。

  大抵是,七八月的莲花到处都有,可是四月份的莲花就让人有些稀罕了,只是赏景时周遭全是行人,再好的景致也让人觉得索然无味起来。

  不过怡然却是觉得十分稀奇,一路上叽叽咋咋的。

  徐永辉也忍不住说道,“大嫂,为什么我们花园的莲花没有开。”

  姜令仪倒是极有耐心,“因为我们园子的莲花是世俗中的莲花,没有寺庙里的清心之气晕染,所以只能在盛夏盛开。”她对着徐永辉怡然说道,“若是你们两个玩好了,我们去求平安符。你们想想,想替谁求符?”

  怡然已经笑道,“娘亲,我要为娘求。”

  姜令仪满怀期待的看着徐永辉,“永辉呢?”

  徐永辉偏着头想道,“我给大嫂求。”

  姜令仪摇了摇头,“我在这里,不用你替我求,你再仔细想想,妹妹给娘亲求符,你想想看,家里没来的,你愿意为谁求一个。”

  徐永辉倔强的说道,“没有了。”

  徐伯卿走过来,看着姜令仪,“你真的打算放下了?”

  他问的是钱氏。

  姜令仪当然听懂了,“她并没有害过我,姑母都放下了,我还执着什么?只要她诚心悔过,我倒希望,这孩子能够获得一分真正的母爱。”

  徐伯卿听了心里十分欣慰,他刮了刮她的鼻子,“看我的。”

  徐伯卿上前牵了徐永辉的手,“永辉的三字经学的怎么样了?”

  徐永辉马上忘却了刚刚的不开心,一脸的得意,“自然是倒背如流。”

  徐伯卿赞许的笑道,“那我考考你,香九龄后面是什么?”

  徐永辉马上接到,“香九龄,能温席.孝于亲,所当执。”

  徐伯卿笑道,“果然不错,你告诉我这四句讲的是什么?”

  徐永辉想了想,说道,“讲的是东汉人黄香,九岁时就知道孝敬父亲,替父亲暖被窝。”

  徐伯卿问道,“永辉今年有九岁了吧?黄香做的到的,你能做到吗?”

  徐永辉自来敏感,立刻就明白了徐伯卿的意思,他闷着不说话。

  徐伯卿拍了拍徐永辉的肩,“永辉,大哥之前教你的都是书本上的,今日教你一点大哥自己的体会好不好。”

  徐永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一行人慢慢地往回走。

  只有徐伯卿一个人的声音在人群之中回荡。

  怡然玩累了,趴在乳母的身上动也不想动。

  徐伯卿说道,“人生不如意,十之*,每个人都会遇到不开心的事,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徐永辉摇了摇头。

  徐伯卿爽朗一笑,“最下乘的法子便是委屈求全,绝不反击。中乘的法子就是迎面还击,鱼死网破,最上乘的法子是稍施计谋,让伤害你的人得到教训,然后以德报怨。”

  徐永辉并不能理解。

  姜令仪撇撇嘴,他这是说给她听的吗?

  徐伯卿继续说道,“不过,也是因人而异的。你以后慢慢就能体会了。现在你为人子女,孝道第一,不管你与你母亲关系如何,她都是你的母亲。即便她不在了,也会有其他的人来做你的母亲。不过那个人绝不可能是你的亲娘,你愿意去对她好吗?”

  徐永辉委委屈屈的说道,“我愿意。大哥。”

  姜令仪招了招手,“永辉,你大哥说的那一套太深奥了,大嫂告诉你一个简单的法子。”

  徐永辉果然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什么法子。”

  姜令仪笑道,“今天,你去求一张符送给你母亲,如果她高高兴兴的接受了,你下次就对她更好一点,如果她看到你辛苦求的符,还是板着脸,那你下次就不用再求了。”

  徐伯卿急道,“你怎么这样教孩子,你刚刚不是这样说的。”

  姜令仪道,“要你管。”

  徐永辉这回真听懂了,不过他自来善于察言观色,当下就问徐伯卿道,“大哥,我可以听大嫂的吗?”

  徐伯卿撇了姜令仪一眼,“自然听她的,这里这么多人谁不敢听她的。连我都要听她的。”

  丫头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姜令仪死死的瞪了徐伯卿一眼。

  一行人下山时,已是傍晚时分。

  怡然扑在乳母的怀里睡得香甜。

  乳母便将怡然抱到了后面的车上。

  静云阿沁也趁机将徐永辉诓骗到了后面的车上。

  顿时马车里只剩下姜令仪和徐伯卿了。

  姜令仪顿时有些局促起来。

  徐伯卿看在眼里,他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丫头虽与他已经有了最亲密的接触,还是有些不太习惯和他独处。

  他坐到了姜令仪旁边,姜令仪身子崩的紧紧的,想躲,终究觉得有些不合适。

  徐伯卿伸出手,将她揽到他的肩头,“睡一会吧,昨儿你肯定没有睡好。”

  姜令仪顿时脸红成了一个苹果。

  她使劲的挺直着身子。咬着嘴唇说道,“我不困。”

  徐伯卿笑道,“随你,不过,”他拖长着声音说道,“今晚睡不好,可别怪我。”这声音里多了几分*的味道。

  姜令仪恼羞成怒,“想的美,昨夜就是一个意外。”

  徐伯卿已经探过身子吻了上去。

  此刻的姜令仪并没有醉酒,整个人自然是清醒的状态,她想要挣扎,还是觉得身子骨软软的。

  她死死的闭着嘴唇,一副抗拒的神态。

  徐伯卿一吻过后,已经迅速的放开了她,只是依旧把她揽到了肩头,“睡吧,不睡的话,我就默认成你想我亲你。”

  姜令仪果然再没有挣扎。

  躺着躺着,便果真觉得睡意袭来。

  渐渐的就有些撑不住了。

  徐伯卿听着她绵长的呼吸声,只觉得心里异常的充实。

  到徐府时,太阳刚刚落土。

  姜令仪在马车停下的时候,就醒来了。

  她揉了揉惺忪睡眼。掀开了帘子,“天都快黑了。”

  几人下得马车。

  姜令仪上前牵了徐永辉,对徐伯卿说道,“你把怡然送回去,我送了永辉去二婶那里。”

  徐伯卿却是摇头,“这样不好,我们一起去二婶那里坐一坐,然后再去祖母那里。这个点,母亲应该在松鹤园伺疾。”

  姜令仪想了想,便也罢了,牵了徐永辉来到钱氏居住的院子。

  钱妈妈看到姜令仪徐伯卿倒是十二分的热情,和平常的客套又是不同。

  ☆、第一百六十八章 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