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81章
,听到徐可灵的话,眉头不由得一皱,“可灵,怎么这样说弟弟?”

  徐可灵甜甜一笑,“大嫂,我是长姐,娘说,弟弟不对,我可以随便教训,对了,听说明日便是锦儿姐姐过门的日子了,还没恭喜大嫂呢。”

  姜令仪看着这个女孩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哪里还有半分儿时的伶俐乖巧,看起来就跟钱氏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姜令仪对着徐永辉说道,“永辉若是没事,不如和我一起去满园找妹妹玩。”

  徐永辉眼睛一亮。

  徐可灵已经说道,“玩什么玩,娘让你回去去帮忙看炉子。”

  徐永辉便对着姜令仪说到,“大嫂等母亲生了弟弟后,我有了时间再去吧!”

  徐老夫人问姜令仪,“锦儿住的地方都收拾好了吗?”

  姜令仪便道,“已经收拾好了,伯卿说就先住在偏院,地方虽不大,但也比较清静。等以后有了孩子在挪地方不迟。”

  徐老夫人听说是徐伯卿的主意,便嗯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正好姜氏也过来了。

  姜令仪便和姜氏一起去满园。

  姜氏看着姜令仪,“伯卿回来了吗?明儿就是纳妾的日子了,怎么还没回来?可见他心里并不想纳程锦儿,令仪,今儿他回来了,你让他搬回去吧,你们这样岂不是把他往程锦儿怀里推。”

  姜令仪只是一愣,她岔开话题道,“姑母不要说我的事,钱氏眼看就要生了,姑母真的能够容忍她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吗?”

  姜氏看着在前面跑着的怡然,“我自然心有不甘,只是如今是你在当家,只要她出了事,徐老夫人肯定要怪罪在你的头上。”

  姜令仪小声的说道,“姑母忘记怡然的母亲是怎么死的吗?”

  姜氏张大了嘴巴,“你是说。”

  姜令仪说道,“我已经查了一下,徐府接生的都是这个稳婆,我打算等纳妾的事弄完后就让陈林去和她说了,只要让钱氏生下死胎,决不伤她性命。不然就把稳婆送官查办。。”

  姜氏想起自己的孩子,忍不住握住了姜令仪的手,“令仪,若是连累你,我情愿不抱这个仇。我现在已经看的开了,只要有怡然,有你,别的人都无所谓了。”

  姜令仪握了握姜氏的手,“姑母,我们会活的很好。前一世欠我们的,我都要一点点的拿回来。”

  天色渐晚。

  静雨进来说道,“少奶奶,大少爷还没回来,老夫人那边已经过来问了好几回了,明儿新姨娘到了,大少爷还不在怎么办?”

  姜令仪挥了挥手,“这心不该咱们操,你啊,没事做的话就去看看,灶堂里的养颜粥炖好了没有。”

  静雨嘀咕道,“小姐,明儿新姨娘都要进门了,你又不和大少爷言和,吃的那么美,又不争宠,白糟蹋东西。”

  静云走了进来,低声说道,“少奶奶,二房那边出事了?”

  姜令仪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静云道,“不知道,只是听说二夫人下午开始闹肚子,跑茅房跑了十几趟,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在院子里跌了一跤,听说现在老夫人已经过去,去找稳婆了。”

  姜令仪倒是一惊,“怎么就发作了,不是说还有近两个月才生吗。”猛的想起自己还没找稳婆串通,心里不由的十分后悔,难道都是天意。

  说着便扶了静云的手,静雨忙点了一盏灯,几人一起来到钱氏的院子。

  因是徐家二房的嫡子,徐老夫人也是分外紧张,坐在大厅怒道,“不是让你们好好照顾夫人吗?怎么会早产?”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嫂,对不起

  钱妈妈忙道,“老夫人,吃食都是老奴带了丫头亲自去采买的,应该没有问题。”

  徐老夫人怒道,“没有问题如何会拉肚子。”

  钱妈妈也回答不出来。

  姜令仪刚巧进去,便问道,“拉肚子只要看看大夫就好了,如何会摔一跤。”

  钱妈妈忙道,“二夫人拉了肚子,出来时,腿脚发软,刚巧地上有一摊泥,便和丫头一起摔在了地上。”

  徐老夫人人忍不住说道,“最近天气晴朗,地上如何会有泥?”

  钱妈妈恨恨的说道,“我已经查过了,是永辉少爷撒了一泡尿。”

  徐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去,把那兔崽子打一顿,给我扔进柴房。”

  姜令仪听了便知这事只怕是十有*和徐永辉脱不了干系,她此刻听的徐永辉害得钱氏早产,心里也是忍不住拍手叫好。她忙劝道,“祖母,永辉孩子心性,想也是无心之失,一顿打,能要的了半条命,不如等二婶生产之后在做处置不迟。”

  钱妈妈听了十分不高兴,“事情没有发生在大少奶奶身上,大少奶奶才这样说罢了。”

  徐老夫人想了想,“先关起来。等老二媳妇生了再说”

  钱妈妈只得答应着去了。

  这时姜氏也闻声而来。

  看见姜令仪也在,“伯卿回来了吗?”

  姜令仪便道,“我过来的时候还没有回来。”

  姜氏忙说,“令仪,你没有生产过,留在这里也没用,你回去看看伯卿回来了没,明天新人进门还有好些事要张罗,你快带了丫头回去。我陪老夫人在这里等就是了。”

  “那你回去吧!”徐老夫人挥了挥手。

  姜令仪知道姜氏这是怕她当着徐老夫人的面动手,到时候一旦没拆穿,在徐府便再也没有活路了,这才想方设法的赶她回去。

  姜令仪只得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

  她看着姜氏坐在那里,有些心疼。姜氏朝姜令仪使了一个眼色。

  姜氏坐在这里,听的里面一阵接一阵的哭喊声隐隐的传来,她心里又嫉妒又羡慕,更多的是愤恨。

  她从来没有生过孩子,她听着这哭喊声,只觉得她若是也能这样哭上一回,就算是疼死,也是不枉此生了。

  夜越来越深,徐老夫人渐渐的有些坚持不住了,王妈妈便扶了徐老夫人先去歇息,厅房里便只剩下姜氏和钱妈妈。

  这时稳婆跑了出来,看见姜氏忙道,“大夫人,二夫人难产,孩子生不出来,只怕要去找个大夫。”

  钱妈妈听了忙焦急的跑了出去。

  姜氏听了,心里却是一喜,她面色如常,“我进去看看。”

  稳婆便道,“夫人去看着,我正好上个茅房。”

  姜氏踏进产房,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她看见钱氏躺在床上,整张脸已经白的像一张纸,头发乱糟糟的,被汗水浸湿了服帖在脸上。

  钱氏看着姜氏,有气无力的说道,“老夫人呢,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姜氏皱着眉头,指着一个丫头,道,“你再去打些热水”又指了另一个丫头,“你把这些脏东西都收了出去。”

  顷刻之间,屋子里便只剩下了姜氏和钱氏,她坐在了她的床边,附在钱氏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我救你的孩子,谁来救我的孩子。你害了我那么多孩子,今儿落在我的手里,我害你这一个,咱们就一笔勾销。”

  钱氏长大了嘴,“你说什么?”

  姜氏已经把手慢慢的移向钱氏的腹部,慢慢的使力。“你不知道我说什么吗?你当初做的事都忘记了吗?”

  钱氏想起那时她刚刚生下徐可灵,就传来姜氏怀孕的消息,徐老夫人虽然不喜欢姜氏,也因为这个消息待姜氏和气了不少,她出了月子,带了徐可灵去松鹤园请安,刚巧程太太带了程锦儿过来看望姜氏,她灵机一动,便说道,“大嫂好福气,有了两个继子,再来一个亲生子,以后三个儿子围在一起,叫一声娘,都不知道该答应哪一个?”

  她话音一落,程太太和徐老夫人脸色都是一变,姜氏当时沉浸在初初有孕的喜悦之中,全然没有发觉。

  果然没有多久,程老太太亲自来了一趟,然后姜氏便小产了。

  徐伯卿兄弟渐渐的大了。

  姜氏先后怀上了四个孩子,然而一个也没有生了下来。

  钱氏想到这里,她的眼睛里全是恐惧,她想叫人,发现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她想大声呼救,却已经有气无力,她感觉到姜氏的手已经压在了她的肚子上,她仿佛听到肚子里的孩子在呼救,这一刻,她无比的悔恨,她后悔当时因为一时的争宠害得姜氏无子,没想到因果报应,竟然落在了这个她最期盼的孩子身上。

  泪水在她眼睛里打转。

  姜氏感觉到了,她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钱氏脆弱无依的样子像极了当初的她,她不想再看,别过脸去,继续准备使力,可是就在她别过脸去的那一瞬间,她一眼看到了床边有一个小小的玩偶。一个从她袖中滑落的小玩偶。

  她忙宝贝的捡了起来,这个玩偶是她为怡然做的,一共做了两个,一大一小,怡然拿了那个大的,把小的给了她,她记得怡然说的话,“大的是娘,小的是我,我带着这个大娃娃,娘带着小娃娃,我们永远都不分开啦。”

  姜氏的表情渐渐的变的柔软,她一只手里拿着玩偶,仿佛听到怡然的哭泣声,“娘,你不要我了吗?”

  她手再也下不去劲了。

  钱氏感觉肚子上的手渐渐的松了,她睁开眼,看到姜氏双手捧着一个小玩偶,眼睛里泛着泪光。

  孩子,娘对不起你们,娘终究是下不去手。

  姜氏终于转身离去,哽咽道,“你自求多福吧!”

  一行眼泪从钱氏的眼里滑落下来,她不知道姜氏为什么会突然松手,她看到姜氏握在手里的那个小玩偶。看到姜氏转身离去的身影是那样失落。

  她终于哭道,“大嫂,对不起。”

  对不起。

  这样的苦痛只有亲身经历才知道当年加诸于人的怎么的伤痛。

  忏悔来的总是这样的迟。

  然而姜氏已经不需要了。

  ☆、第一百四十七章 打抱不平

  姜氏失魂落魄的离去,天色已经渐渐的亮了起来,她来到江园。看到姜令仪正领着丫头准备出来,姜氏扑倒在姜令仪怀里,嚎啕大哭,“令仪,这么好的机会,我还是没有下去手,我下不去手。为什么,她们下的去手,我下不去手。”她一遍一遍的哭着。

  姜令仪刚刚梳洗,正准备去看看钱氏那边的情况,谁知在院子门口竟然碰到姜氏,她看了心疼,把姜氏扶进大厅坐好,表情却是冷冷的,道,“姑母下不去手,就让我来替你做,反正我是落入地狱的人,不管做什么也无所谓。”

  她说着就要出门。

  姜氏喝道,“不,令仪,先人栽树后人乘凉,先人作恶后人遭殃,我不在乎自己,就想给你和怡然多留一点福气。来的路上我已经想通了,钱氏也好,程家也罢,我通通不管了,我以后只守着你们两姐妹,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令仪,你什么也不要做。知不知道?”

  姜氏态度决绝,姜氏只得作罢。

  两人坐了一会。

  这时徐伯卿踏进门来,静云静雨忙行礼,“大少爷,你可回来了。”

  姜令仪忙起身相迎,“你怎么才回来,今儿新人就要进门,你先去试试新衣。”

  姜氏情绪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