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80章
是你们,早已经成亲了,我便是做妾,也是非表哥不嫁,你们非要闹个什么平妻,平妻不过就是自欺欺人罢了,你们若是不成全我,又将我许给那些老头子做填房,我便一头撞死,也好过这样苦熬。”

  程太太忍不住抱了程锦儿,朝着程老太太说道,“母亲,这孩子命苦,你便依了她吧。”

  程老太太看到这两个不成器的母女,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她们两个说不出话来。

  王妈妈忙站了起来,看着这完全不受控制的局面,心里十分懊恼,早知道就不在老夫人面前拍着胸脯出这个头了,这回去可怎么交差?

  程老太太挥了挥手,“好,我便答应你,就当程家没有这个女儿。”

  她只对着王妈妈说,“既是为妾,你回去告诉你们老夫人,随便弄顶轿子把她接了去,以后生老病死与我程家再无干系。”说着扶着丫头的手便进了后堂。

  这边徐伯卿正陪着程锦儿的父亲说话,这时一个小厮过来,看了徐伯卿一眼,说道,“刚刚内宅里出了事,王妈妈提了大小姐和表少爷的婚事,只是表少奶奶只同意纳妾,不同意平妻,大小姐怕婚事又不成,寻死觅活的,老太太便同意了。”

  徐伯卿心里咯噔一跳,他以为自己已经娶了妻,与程锦儿便再无瓜葛了,他只一听,便知道,一定是徐老夫人的主意。

  平妻?以姜令仪的性子怎么会容许这样不公平的事发生,只是她竟然同意他娶程锦儿进门?不,不是娶,是纳。

  这丫头始终是对程家耿耿于怀,这样的机会对她而言只怕是求之不得的吧?

  从此,程锦儿便只能永远屈居在她之下,程家在姜氏面前也再也不可能趾高气扬。

  他心里十分无奈,他想保着程锦儿一条性命,程锦儿却义无反顾的往火坑跳。

  他也十分气愤,他成亲还不足一个月,他的祖母就迫不及待的想给他弄个平妻。

  他终于叹了口气,“舅舅,我去看看。”

  程大爷只是无奈的笑道,“伯卿,锦儿自幼被惯坏了,既然你外祖母已经同意了,你记得好好待她。”

  程家大爷为了这个女儿也是操碎了心。

  徐伯卿看着舅舅布满血丝的双眼,终究是没有说出一个拒绝的话来。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亲近

  徐伯卿来到内宅,看见姜令仪正劝着哭作一团的程太太母女。

  王妈妈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

  徐伯卿略显尴尬,“伯卿见过舅母。”

  姜令仪看到徐伯卿忙道,“伯卿,你来劝劝舅母和表妹吧!”

  他看着她,她的表情里带着得胜的姿态。

  她果然不在乎他是否纳妾。

  他心里的压抑在这一刻莫名其妙的达到了顶峰。他说道,“舅母只管放心,我会爱护锦儿表妹,绝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

  他说这句话话时,是看着姜令仪说的。

  程太太听了格外欣慰,越发的以为徐伯卿的本意是想娶程锦儿为妻的,只是碍于姜令仪明媒正娶的正妻身份,她心里十分懊恼,那时候程老太太,若是那时不是为了争那一口气,程锦儿也不会落到为妾的地步。

  程锦儿听到徐伯卿的话,感动的稀里哗啦,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俏脸,哽咽的唤了一声,“表哥。”

  姜令仪看着徐伯卿,他的眼睛里满是痛楚,她心里没来由的跟着痛了一下,她别过脸去,挤出一个笑,“如此,就更好了。”

  徐伯卿和姜令仪回去时,马车里的温度已经冰冷到了极点。

  姜令仪可以感觉到徐伯卿浑身散发的凛冽的气息。

  她忍不住问道,“你不想娶程锦儿?是因为怕再一次生下”她怕触及他心中的痛苦,终究没有说出来,而是继续说道,“你祖母已经和程家达成了默契,我既然做不了你的妻子,不如成全你和程锦儿,只是若要让她做平妻,与我共分秋色,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从今往后,我得名分,其余的都归她,只要她好好的做一个宠妾,我保证绝不为难她,你若担心她产下,天瑞给我的古方里倒是有一篇可以避孕的药方,我可以借给你。”

  她到底是女儿之身,提到避孕药方时,白润的脸上不觉的布上两抹红晕。

  徐伯卿听着她说话,本来已经气到极点,可是听到她说起避孕药方时,莫名的觉得浑身一震,看着她苹果般的小脸,他的心里猛的似乎跳到了嗓子眼。

  马车里的温度迅速的上升。

  姜令仪极其敏感的觉察到了一种危险的信息,她看着徐伯卿,他的一双眼睛里似乎都是火花,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她有些害怕,忍不住的往旁边摞了一摞,她不动还好,她这样一动,徐伯卿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伸出右手来,撑到马车的车窗上。头已经不受控制的靠了过来。

  姜令仪觉察到徐伯卿的意图,她伸出手来推徐伯卿,“徐伯卿,你做什么,你答应过的。”

  徐伯卿此刻什么也听不进去,他只是盯着姜令仪樱桃般的小嘴,只随意伸手捉住了姜令仪的手,头慢慢的靠近,轻轻的覆了上去。

  那一刻,两个人都像是窒息了一般,徐伯卿只觉得再也不愿放开,他贪恋的吻着,姜令仪哆哆嗦嗦的,她想起了那一世她至死都盼着这样的亲近,可是现在她却只是害怕,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她哭泣从没有声音,只是两行泪水浸湿了她白玉般的脸颊,也打湿了他的脸。

  徐伯卿终于停了下来,他看着她满脸泪痕,忍不住伸手擦去她的泪痕,她侧身避过。

  他看着她带了拒绝的神情,低低的说,声音带着哀求,“令仪,我们忘记过去的一切,做一对平常夫妻好不好,我去和祖母推掉程锦儿,以后我们好好的过日子,我保证不纳妾,只对你一个人好。”

  姜令仪只是拿了衣袖遮住脸,她心里乱糟糟的,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是默默的掉着眼泪。

  徐伯卿终于后退了一步,“对不起,我以后绝不会强迫你了。”

  他掀开帘子,坐到了外面,和常青一起驾车。

  常青对里面的动静自然是知道一些的,他正欢喜着自己的主子终于霸道了一回,结果竟然灰溜溜的出来吹冷风了。

  常青十分的不解。不过不太好意思问。

  下车时,静云静雨也注意到了姜令仪红红的双眼,和微肿的红唇。

  刚巧在大门口遇到了从郑家回来的徐叔文,徐叔文上来打招呼。

  他看到姜令仪的脸,微微的出了一回神。

  姜令仪低着头回去了,进了徐府,也不与众人打招呼。

  王妈妈只当夫妻俩个因为程锦儿的事闹了别扭,便径直回了松鹤园向徐老夫人说些情况。

  徐老夫人忍不住埋怨道,“她如何知道的?”

  王妈妈唉声叹气的说道,“我们低估了大少奶奶,本来还准备将她一军,没想到被她反打了一耙,锦儿小姐也是个不经事的,当着面就吵着闹着要和我们大少爷在一起,做妾也无所谓,事情这才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徐老夫人有些恨铁不成钢,“我们真是小看了姜丫头,不仅有些手断,还有计谋,懂得先发制人。锦儿本来就是寡妇再嫁,不过因为徐程两家的身份才能抬个平妻,虽说礼法上并不认可,不过说出去也好听,到时候找个错处休了姜丫头,她不就是正妻了,偏生如此不知自重,便是纳了进来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就她那点心眼,还不够姜丫头塞牙缝的。早知道我就不同意了。哎。”

  王妈妈在一旁劝道,“老夫人说的再理,就算看在故去的大夫人面上圆了两个孩子一个心愿吧,倒时候徐家振兴后再给大少爷挑好的去。”

  徐老夫人挥了挥手,“锦儿虽然不怎么样,不过是聘妻还是纳妾还不是她说了算的,你去把姜丫头给你叫来。”这便是极其动怒了。

  王妈妈顿了顿这才添油加醋道,“小两口在车上闹了别扭。”

  徐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闹了别扭就不来请安了?”

  正说着,就有丫头来报,“大少奶奶来了。”

  姜令仪进来后便匍匐在地,。

  徐老夫人故作不明的问道,“姜丫头,你这是做什么?”

  姜令仪磕了一个头说道,“今儿在外祖家,孙媳不知祖母已经和程家说好,聘程家表妹为平妻,孙媳出言不逊,怀了祖母的好事,特来告知祖母。”

  ☆、第一百四十五章 纳妾

  徐老夫人扬起了头,“你总算还知道自己错了,明儿我会派人去程家下聘,到时候你与锦儿好生相处。”

  姜令仪只是福了一福,便起身说道,“祖母错了,孙媳不知错在何处,也并不是来认错的,孙媳蒙徐家养育之恩,所以祖母一声令下,姜令仪的婚事便定了。只是,我既然嫁与伯卿为妻,纳妾的事总要与我商量才行,我同意了方才可以过门,断没有祖母私自做主的道理。更何况我过门不足一月,祖母私自为伯卿另娶,祖母这样可是大家所为?”

  徐老夫人拍案而起,“感情你不是请罪的?你是来向我问罪的吧?”

  姜令仪抬起头来,缓缓的说道,“女子不应妒忌,所以我会同意伯卿纳妾,但是若要再娶,除非休妻。”

  门口有丫头道,“大少爷来了。”

  徐伯卿进来时看到这样一副对峙的场景,他并没有说话。

  徐老夫人下不来台,看到徐伯卿,便把问题抛了给他。“伯卿,你说,她说只同意纳妾,若要再娶,除非休妻!”

  徐伯卿只是看着姜令仪,“你真的同意我纳妾?”

  姜令仪抬起头,她看见他的眼睛里有浓的化不开的情义。她想起马车上那一个绵长的吻,心里只觉得异常烦躁,忙别过头去,“你爱纳几个都可以。”

  徐伯卿心一寸寸的凉了下去,只是拱手对着徐老夫人说道,“一夫两妻,家无宁日,既然令仪同意纳妾,那便请祖母择个好日子,抬了锦儿过府。”

  日子定的是三月初八。

  天气已经回暖。

  院子的花香阵阵。

  姜令仪接手管家已经三个月了,徐正义已经出门了,钱氏并两个子女果然留下了。

  钱氏月份大了,每日里都在院子带着,只是偶尔由丫头们扶着来给徐老夫人请安。

  钱氏十分小心,每日里的吃食都是由贴身丫头亲自出府采买,并不肯假手于人,姜令仪姜氏并没有机会可以下手。

  这一日,三月初七,姜令仪依旧去松鹤园请安,碰到了徐可灵带着徐永辉过来请安,徐可灵不住地训斥幼弟,“你不能快一点,等会迟了,祖母又该训斥了。”

  徐永辉忍不住回道,“明明是姐姐你慢的,娘让我们卯时起来,姐姐你”

  他话音未落,徐可灵已经一巴掌挥了过来,“娘也是你叫的,我告诉你,娘这一次生的弟弟才是我们二房的嫡长子,你即便养在娘的名下,也永远只是一个庶子,知不知道?”

  徐永辉垂下头去,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恨意。谁也没有看见。

  姜令仪正好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