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74章
问道,“姑母,您见过徐永辉吗?”

  姜氏点了点头,“见过一面,极其乖巧,人前人后十分的粘钱氏。”

  看来也是一个早熟的孩子。

  半路养子,尤其是孩子已经到了五岁,是很难养的亲的。尤其是钱氏这样面甜心苦的养母。

  徐永辉这样的依赖钱氏也绝不会是因为感情。

  就像姜氏当年嫁过来成了继母,和徐伯卿兄弟之间也只会有明面上的感情。

  却说江园,徐伯卿正在书房里看书,书儿在一旁添火。徐伯卿虽然知道姜令仪的性子并不是吃的亏的。却也是心里隐隐有些担心,这一年他一直跑生意,内宅的事,他也管过,那时候徐正礼刚刚死时,徐老夫人又病了,钱氏闹着分家,父亲的丧葬,宾客的接待便都是他在做,不过他和姜令仪不一样,他是府里的当权人,丫头仆人都是巴结的多,反抗的少,他那时候就发现徐家的有些风气不好,不过后来徐老夫人和王妈妈帮着管,他也不便说什么,只是如今,姜令仪贸然接手,恐怕是有些吃力。

  徐伯卿在书房里如坐针毡,好容易熬到了午饭时分,姜令仪却还没有回来,徐伯卿便再也坐不住了。

  他抬脚就要出门,吴妈妈堵在门口,“少爷,饭都摆好了,您还要去哪里?”

  徐伯卿越过吴妈妈,大步流星的往前走,“我去看看少奶奶怎么还没有回来?”

  徐伯卿来到松鹤园时,院子里站着几个丫头。

  天寒地冻的,静风静月的脸上都冻得红彤彤的一片,只是面上不敢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满。

  徐伯卿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它心里更加担心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闯了进去。

  静风忙拦住了,小声的说道,“老夫人和二夫人正在里面说事情呢!大少爷您现在可不能进去?”

  徐伯卿心念一动,沉声问道,“怎么是二夫人,大少奶奶呢?”

  原来是担心老婆。

  静风会心一笑,忙压低了声音道,“大少奶奶早走了,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时去库房时,我和静月都没有进去。后来老夫人让我去传二夫人,大少奶奶就走了。”

  徐伯卿也不停留。

  抬脚就出去了。

  静风看着徐伯卿的身形,心里充满了羡慕。

  徐伯卿也不回去,直接就去了满园。

  知道姜令仪没事,徐伯卿心里的担忧慢慢的淡化了,他又开始在想。

  库房?二婶?难道是二婶婶偷梁换柱拿赝品换古董的事被姜令仪捅穿了,这丫头还真是一刻也不消停。

  他应该早就想到姜令仪会拿这事做文章的,只怪他沉浸在新婚的喜悦之中,便忽略了这内宅的风霜雨雪,徐伯卿想想就觉得头痛,他提前处理了事情,新婚三日后,还要去收账,他不知道他走了之后,府里会闹成怎么样?

  他既担心祖母,又担心她。

  他来到满园时,小丫头开了门,“大少爷是来接少奶奶的吗?快进来,刚巧摆了饭,大少爷过来吃一口。”

  不用小丫头说,徐伯卿也听的到,欢笑声隐隐的传来。

  徐伯卿踏进大门时,小兰看到了正要说话,徐伯卿使了个颜眼色,小兰便不做声了,只听到姜氏问道,“令仪,你和伯卿新婚燕尔,在我这里吃饭,会不会不好,要不要你还是回去吧!”

  姜令仪笑道,“您把我当成儿媳妇,就行了。陪婆婆吃饭,岂不是天经地义。”

  徐伯卿踏进门去,悠悠的说道,“陪婆婆吃饭当然是天经地义,但你不叫上相公,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屋子里的人都停止了说话,看着徐伯卿。

  姜令仪有些心虚。“你怎么来了?”

  徐伯卿淡淡的说道,“等你一起吃饭。吴妈妈说,新婚三日,夫妻要吃住在一起,这样才能白头偕老。”

  这话吴妈妈第一天服侍徐伯卿姜令仪用饭时确实说过。不过姜令仪从未放在心上。

  姜氏听徐伯卿这样说,心里十分欣慰,忍不住嗔怪姜令仪,“你这丫头,这样的大事如何也不放在心上。”

  姜令仪讪讪一笑,“知道了姑母。”

  怡然叫道,“大哥哥,到这里来。”

  静云忙在姜令仪旁边摆好了椅子,又放了碗筷。

  徐伯卿便坐了下来。

  他说道,“我后日要出去一趟,可能要到二十八才回来。你和母亲万事不要操之过急,有什么事问吴妈妈,实在紧急就给我去信,我一定赶回来。”

  姜令仪扒拉着米饭,也不做声。

  怡然问道,“大哥哥,什么事情紧急啊?”

  姜氏忙哄着怡然道,“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吃过饭后,姜令仪只得跟着徐伯卿回了江园。

  吴妈妈在门口迎接,看到姜令仪便说道,“少奶奶,今儿这事可做的不对。”

  姜令仪一愣。

  吴妈妈已经说道,“新婚三日,您怎么能自己跑到夫人那里吃饭,不告诉少爷一声呢?大少爷急得什么似的,冒着冷风就跑出去找您。”

  徐伯卿忙道,“妈妈,我和少奶奶的事您就不用操心了。”

  吴妈妈里面淌眼抹泪的,“大少爷自幼便是我奶大的,夫人去世后,我更是恨不得把一颗心都掏出来给你,如今娶了媳妇儿,就不需要我了。”

  徐伯卿忙笑道,“妈妈的心我一直记着,只是我和少奶奶的事自有分寸,您只要帮我们打理好饮食起居便是了。”他温和的声音带了不容拒绝的坚持。

  吴妈妈倒是一惊,明白这个大少爷已经是顶天立地的一家之主,再也不是跟在自己身后求安慰的孤儿了。她唉声叹气的下去了。

  徐伯卿依旧去了书房,把暖阁留给了姜令仪。

  姜令仪想想就觉得头痛,松鹤园有个只想找麻烦的徐老夫人,江园有个事事都想插一脚的吴妈妈,这两个不是婆婆,更胜婆婆。

  静云走了进来说道,“夫人,听说老夫人今日将整个库房核对了一便,不由得大动肝火,不过因为二夫人有了身孕,也并没有如何责罚,现在二爷也去了松鹤园。”

  姜令仪点了点头,问道,“静云,你娘袁妈妈是在厨房管事吧?”

  静云不知道姜令仪提到母亲袁妈妈是怎么一回事。

  ☆、第一百三十四章 立威1

  静云跪下说道,“姑娘,厨房当年确实给满园克扣了不少,也是我娘在掌管,自从我跟了姑娘以后,我娘便被撤了下来。只在厨房烧火。希望姑娘看着我娘已经风光不再的份上,饶了她吧。”

  静云自姜令仪成亲后,便一直唤的是少奶奶,此刻唤姑娘是希望姜令仪能顾念一点旧情能对袁妈妈手下留情。毕竟袁妈妈从高跌下,经不起折腾。

  这些年管家的权利是由徐老夫人和王妈妈掌管。袁妈妈被撤下必是徐老夫人的主意。看来徐老夫人因为静云的缘故冷落了袁妈妈。

  姜令仪心里有些愧疚。

  她叹了一口气,扶起静云道,“静云,因为我的缘故,连累你的父母,你不会怪我吧。”

  静云受宠若惊,“少奶奶,言重了。”

  姜令仪继续说道,“静云,你知道我必须要拿下管家的权利,还有五个月就是二少爷成亲日子,如果我过不了老夫人这一关,到时候管家的就会是郑家姐姐,虽然我和郑姐姐感情极好,可是一旦她管了家,那么我以后所过的日子便只能和姑母一样的。”

  静云道,“我知道,少奶奶,您想做什么都好,我虽能力有限,也一定会帮助少奶奶。我娘虽只是在厨房烧火,但厨房向来鱼龙混杂,消息最是通灵。”

  姜令仪笑道,“静雨,你去厨房要一碗银耳羹,指明让袁妈妈给我送过来。。”

  静雨答应着去了。

  静云不再说话,“少奶奶,要不要我回避一下。”

  姜令仪摇摇头,“不用。”

  银耳汤并不是现顿的,徐府每一日都会炖好,这样晚上可做甜品。

  很快袁妈妈就来了。

  袁妈妈五十多岁,胖胖的,只是耸拉着脸,看起来极是消沉,她看见姜令仪倒是恭恭敬敬的,“见过大少奶奶。”

  姜令仪拨弄着碗里的银耳汤,“袁妈妈,我记得当初我来到徐府的第一天,你还是厨房的管事,给我们吃的便是青菜和黄瓜。没想到一晃几年,你不再是管事,而我已经是徐府的大少奶奶。”

  袁妈妈摸不清这位大少奶奶的心事,不过自己的女儿在徐府横行惯了的,却被这少奶奶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袁妈妈是府里的老人了,自然知道姜令仪不是省油的灯。

  她连忙跪下说道,“老奴当年有眼不识泰山,望少奶奶不要见怪。”

  姜令仪一边吃着银耳羹,一面说道,“你们如今的管事是谁?说给我听听。”

  袁妈妈能够做管事那些年,除了因为王妈妈的关系,还有一部分原因,是特别来事。

  她知道徐老夫人想要姜令仪管家的事,略一思索,便知道姜令仪是想拿厨房开刀了。她便道,“如今这管事姓张,人称吴放家的,年纪才三十出头,性子却极为泼辣。”

  姜令仪听到袁放,心念一动,“吴放?和吴妈妈和什么关系?”

  袁妈妈竖了大拇指道,“少奶奶真聪明,吴妈妈夫家姓吴,吴放是她的长子。这吴放家的是她的儿媳妇。”

  姜令仪心里有些明了,眼睛里浮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你做了管事这些年,想来当初应该也贪了不少吧?”

  袁妈妈忙分辨道道,“少奶奶说笑了。”

  静云在一旁跺脚,“娘,少奶奶面前直说便是。”

  袁妈妈生生的咽了到嘴边地话,“少奶奶,正所谓雁过拔毛,哪有不贪的道理,只是我们当初胆儿小,也只是赚些零头,如何有吴放家的那样大胆,以次充好。缺斤少两。”

  姜令仪挥手打断道,“我只问你,你可否拿的到证据。”

  袁妈妈想了想,“不是我吹,每日里买的菜,我只消看一看,便知道花了多少钱?”

  这时外面响起一个娇娇柔柔的声音,“姐姐,快出来陪我玩。”

  姜令仪一听这声音顿时心都化了,她对着袁妈妈说道,“你先先下去吧。”

  然后便急急的走了出去,静雨忙赶了上来,贴心的为姜令仪披了一件大红的斗篷。

  姜令仪看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在雪堆里玩的不亦说乎,“姐姐,好玩。”

  怡然特别好动,又不怕冷,满园的雪都被她支使着丫头堆了雪人。一双小手冻得通红,姜氏唤她进去,死活不进去。

  姜氏这才打发小兰阿沁带了怡然到江园找姜令仪。

  谁知怡然一踏进院子,看见白茫茫的一片,便嚷着堆雪人,无论丫头们怎么哄也不肯进去了。

  空气十分的凛冽。

  姜令仪的心情格外的好,“姐姐来帮你堆雪人。好不好?”

  一大一小两姐妹在院子里玩的不亦乐乎。

  徐伯卿听到银铃般的笑声,心念一动,放下手里的书卷,打开窗子,一股寒气扑鼻而来。

  他脸上带了笑容,看着姜令仪在怡然的指挥下笨拙的堆着雪人。他看的出神,这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