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73章
静静的,像水一样,历经两世,她终于变成了她喜欢的女子,他却再也不是她喜欢的男子。

  姜令仪感受到他的目光,她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要不我再给你设个房间,或者我搬出去也行!总这样不好。”

  徐伯卿想也不想的回绝道,“不行,让大家看到成什么样子。我就在这里睡着就好,你不用多想。”

  他才不会搬出去。

  傻瓜才搬出去。

  姜令仪说道,“我怕我影响你的睡眠。”

  徐伯卿只得放下书,道,“令仪,我若搬了出去,吴妈妈一定会知晓,肯定会告诉祖母,这样有三个后果,第一个是,祖母定会借机为难你,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害怕,第二个是,祖母会借机给我房里安人,我知道你也不会介意,可是我现在并没有这样的想法,第三便是母亲,母亲知道后一定会担心,她和父亲的婚姻已经这样了,她一定希望你能快快乐乐的过一世。”

  姜令仪听他长篇大论的说着一二三来,忙挥手打断道,“算了,当我没说。”

  两人直到天亮也没再睡觉。

  早早地便到了姜氏处给姜氏请安,再与姜氏一起去松鹤园给徐老夫人请安,姜令仪发现路上的雪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走起来省事多了。

  几人到了松鹤园时,徐老夫人还没起,静风便先迎了几人到了大厅,又备了茶点,这样坐了一注香时间,徐老夫人才扶着王妈妈的手过来。

  她一眼就看到徐伯卿脸上的红迹,顿时就有了几分不悦,对着姜令仪问道,“姜丫头,伯卿脸上的红迹是怎么回事?”

  徐伯卿忙说道,“闺房之乐,祖母就不要问了。”

  满堂哗然。

  姜令仪一听脸顿时红了。

  徐老夫人本来准备发火,却也不好说什么,最后只是淡淡的说道,“以后注意点。”

  姜令仪忙上前道,“是。”

  她低下头时,狠狠的剜了徐伯卿一眼。

  一时,几个小丫头上了早点,姜氏几人便陪着一起吃了。

  徐老夫人这才对着王妈妈说道,“你的账册都整理出来了吗?拿过来与姜丫头瞧瞧。”

  姜令仪微微的笑着,这么快?她就不相信不过一日徐老夫人就能将账册整理完毕。

  她第一次在百草堂药铺,那老大夫拿了一本账册给她,她只是略略的看了,那时的她其实并不大懂账册,不过是仗着眼睛毒一些,抓了一点漏洞,这才震慑住了那大夫。

  后来在文江县开了胭脂铺,她本来是准备投石问路的,谁承想,小菊竟十分懂珠算。

  姜令仪心念一动,便常和小菊学习,她本是极聪明,又肯下苦工,倒是学的很快,看看账册什么的却是不在话下。

  王妈妈抱的几本账册过来,递给姜令仪。

  徐老夫人看着站在一旁的徐伯卿和姜氏正一脸忧心的看着姜令仪,不由得心里烦闷,挥了挥手,“你们去忙自己的吧!不用在这里杵着了。”

  姜氏只得退下。

  徐伯卿离去时看了看姜令仪。

  她正拿了账册在看。一本不过翻了一翻,就换了另一本。

  徐老夫人和王妈妈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是喜悦。

  静雨静云跟在姜令仪旁边,默不作声的。

  姜令仪很快就翻完了。

  事实上她真的只是翻了一下,笑道,“妈妈可是记错了,这些都是进账的款项,采买出账的账册如何不见?”

  王妈妈脸色一滞,她故意只拿了进账的账册,便是笃定了姜令仪看不懂,此刻忙装作不知的样子,“我瞧瞧。”

  她每本检查了一番,一拍脑袋,“果然老了,不长记性。我这就去拿。”

  徐老夫人也是颇为意外,她试探着问道,“你还懂账册?”

  姜令仪微微一笑,笑着说道,“不过懂得一些皮毛而已,不然怎么替祖母分忧。”

  徐老夫人问道,“是谁教你的!”

  姜令仪估摸着自己在外面做生意的事,徐老夫人还不知道,看来是徐伯卿帮着隐瞒了。

  姜令仪想到徐伯卿,灵机一动,“是伯卿听说祖母要让我管家,怕我误了祖母的事,这才教了一些速成的法子。”

  徐老夫人果然闷不吭声了。

  这时王妈妈又抱了几本账册,“这是厨房的,这是府里日常的开销。”

  姜令仪这才细细的翻看了起来,“祖母,我接手时,这里面的帐是不是要先清算好。然后再另立账册。”

  徐老夫人抬眼道,“怎么说?”

  姜令仪扬了扬手中的账册,“这几年来一直是王妈妈帮着老夫人管账的,我想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不如就此将账目了结了,等我经手之手,进出账再重新结算。”

  她说着这话时,只是撇了撇王妈妈几眼。

  王妈妈禁不住冷汗直流。

  ☆、第一百三十二章 管家2

  王妈妈的儿子王汉负责采买,自然是在其中掏了不少油水。

  她忙附和姜令仪道,“老夫人,少奶奶说的极有道理。”

  徐老夫人听出眉目来,她一路从媳妇熬到老婆婆,这其中的行当自然比谁都要清楚,不然她也不会把采买抓在自己人手里,此刻她扫了王妈妈一样,那眼神里带了警告的意味。

  王妈妈越发的不敢吱声。

  不过徐老夫人向来护短,即便心里有意见,也不会当着姜令仪的面发作。

  姜令仪便提议道,“祖母,不如把账册放一放,先将库房的交接一下。”

  徐老夫人说道,“既如此,账册的事就缓上两日。”又对着王妈妈说道,“你今日先把库房跟她交接一下吧!”

  王妈妈,姜令仪忙低着头道,“是。”

  姜令仪又道,“祖母,您当年陪着祖父四处奔走,想来也是收罗了不少宝贝,不如请您一起去看一下若是出了差错,我和王妈妈都担待不起。”

  为防止刚才的事情再次发生,徐老夫人亲自扶了王妈妈的手道,“走,我和你一起去。”

  几人来到库房里。

  王妈妈拿了册子念给姜令仪听。

  姜令仪听到青花梅瓶时,便十分敢兴趣的问道,“祖母,这个便是王妈妈所说的青花梅瓶吗?”

  徐老夫人提起自己收罗的宝贝的,脸色倒是好了许多,“我喜欢梅花,你祖父见这梅瓶上的图案极美,便收罗来送我的,说是从前朝宫中流出来的,你小心点,这可是官窑的。”

  姜令仪啧啧称赞,“原来是官窑的,只是,祖母,这上面的印鉴写的是什么啊?我看不太清。”

  徐老夫人接过来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那梅瓶质地粗糙,印鉴模糊,何曾是自己先前的哪一只。她拿了另一只来瞧,脸气的发红,“玉兰,”她唤着王妈妈的闺名。

  王妈妈慌得跪在地上,“不是我,老夫人,我敢以和老夫人自幼一起长大的情分来起誓。这梅瓶不是我换的。”

  姜令仪见事不对,忙行了礼道,“祖母,我先退下了。”

  徐老夫人此刻顾不上姜令仪,只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又对着静风道“去把二夫人给我叫来。”

  姜令仪步履轻松的带着静雨静云走出了库房。

  静云问道,“我们这是回去吗?”

  姜令仪心情大好,“不,走,去满园。”

  静雨忍不住问道,“小姐,你怎么这么厉害,一眼就看的出来这对梅瓶是假的,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说给我听听看。”

  姜令仪笑了笑,“我其实不是看出来的。”

  她出身贫寒,自然不懂得官窑不官窑,更不懂得这这瓷瓶的好坏。她之所以知道这对梅瓶是赝品,是因为前一世的一件事。

  徐家分家后,徐伯卿徐叔文两兄弟都不善经商,便坐吃山空。那一年她刚刚嫁了进来。

  徐老夫人让王妈妈去开了库房选了几样值钱的拿去卖,王妈妈一个人拿不了,她便去帮忙,她刚好便拿了一只梅瓶。

  谁承想她那时照顾姜氏身子发虚,下台阶时滚落下去,那梅瓶跌的粉碎。

  姜令仪被梅瓶的碎片扎的出了血。不过她顾不上疼,因为徐老夫人已经大怒,她被罚在烈日里跪了两个时辰。

  烈日炎炎,姜令仪身上血迹点点,来往的丫头只是恍若没有看见似的。

  后来她才知道,徐老夫人托人去卖另一只梅瓶时,发现了是假货。

  梅瓶当然是二夫人换的。

  那时候二夫人已经在外落居,徐老夫人只得生生的忍了这口气。

  姜令仪不知道二夫人到底偷梁换柱的换了多少值钱的宝物。不过这一次却有的她好受了。

  徐伯卿说的很对,顶着大少奶奶的身份做事果然事半功倍。她有些适应这个角色了。

  进了满园,姜氏先是一惊,继而一喜,连声问道,“令仪,你怎么来了,老夫人有没有为难你?”

  姜令仪笑着转了一圈,“姑母,您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姜氏这才喜道,“快进来,一身寒气。”

  阿沁忙道了一杯热茶过来。

  怡然在里边正玩的兴起,听到姜令仪的声音,摇摇晃晃的跑了过来,“姐姐,姐姐。”

  慌得小兰和乳娘在后面连声喊到,“二小姐,慢点。”

  姜令仪却是放了茶盏,一把将怡然抱起,高兴的说道,“有没有想姐姐啊!”

  小怡然高兴的连连点头,像是小鸡啄米一般。

  姜氏问道,“老夫人不是说让你管家吗?如何这么轻松的就放你回来了?”姜令仪笑着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姜氏听了十分解气。“令仪,你果然厉害,这口气我忍了太久,没想到你一声不响的就帮我报了仇。”

  姜令仪摇了摇头,“钱氏如今怀着身孕,只怕徐老夫人再生气,也只会小惩大诫,并不会拿她怎么样,我们还要从长计议才是。”

  姜氏连连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只是令仪,你切记不能因为我影响你和伯卿之间的夫妻感情。”

  姜令仪神色暗了暗,随口答道,“知道了,姑母。”然后问道,“怡然说不喜欢可灵,是怎么一回事?”

  姜氏便愤愤的说道,“你们成亲那一日,我看见可灵由丫头带在那里玩,心里想着毕竟徐家这辈就这两个女孩子,与怡然也是堂姐妹,在带了怡然去和可灵打个招呼。怡然看见可灵带了一块蝴蝶坠子觉得分外漂亮,就忍不住想去摸一摸,我还没来得及阻止,可灵已经一把打在了怡然的手上,一面极不耐烦的说道,你一个庶出的丫头,也敢碰我的东西。”

  怡然登时就大哭起来,你知道,我们这小丫头最记仇的,只怕她再也不会喜欢可灵了。

  姜令仪想起之前与徐可灵的短短几面,这本是一个活泼乖巧的女孩子,行事十分早熟,但还不至于当着人前说出如此失了身份的话来。看来徐正义将庶子徐永辉过继到钱氏名下对徐可灵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唯一的可能便是钱氏背地里对徐永辉极其厌恶,以至于平时说话,或多或少带了几分情绪,这样的情绪瞒过粗枝大叶的男人轻而易举,瞒过早熟的的徐可灵却是不容易。

  ☆、第一百三十三章 管家3

  姜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