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70章
子极快。

  她在后面,小小的跑着,想要追随着他的脚步。

  到的喜堂时,她的衣襟已经微微汗湿。

  今生,他做的无可挑剔,她却依然充满忐忑,她想起了在白莲寺抽到了那一支签。

  姻缘前生定,

  爱恨两世情,

  忘却生前事,

  白首结同心。

  难道真的是命中注定的吗?

  ☆、第一百二十六章 礼成2

  满园并不大,他在外面所做的催妆诗她听的一清二楚。

  她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他若想与她假戏真做,她便是拼个鱼死网破也不会让他得逞。

  她紧紧的握紧了拳头。

  姜氏众人除了静雨跟着花轿走。

  余者都是目送着姜令仪上了花轿,便原路返回,从花园里来到了喜堂。

  姜氏今日穿的格外喜庆,她来到喜堂时,发现宾客虽不多,却也不少,徐正义正帮着招待宾客,程家这一次倒是来了不少人,连程太太也来了,姜氏有些意外,徐家几个远亲也来了,再有的姜氏都不认识,静云这时便过来了,唤了一声,“夫人。”

  姜氏对着静云虽谈不上敌意,却也还是喜欢不来。

  静云也明白,只在小兰旁边,小声的提点着,“夫人,这些都是大少爷生意上来往的老爷。今日是您娶媳妇,您应该和大家招呼一下。”

  姜氏本来准备往后退的,此刻也不得不硬上头皮去,招呼着宾客,渐渐的也有些得心应手了。正陪着徐老夫人说话的钱氏倒是停了话,几人看着姜氏,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钱氏抚摸着肚子,张大了嘴,“娘,大嫂如何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徐老夫人表情淡淡的,也不说话。

  这时大门外响起了鞭炮声,众人都上前去看热闹。

  姜令仪只听得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嬉笑的说话声,她什么也看不到,只是扶着全福夫人的手,跟着指引一步一步的做。

  拜了堂之后,便进了新房。

  人群声减少了些许,只剩女子的声音,一个笑道,“伯卿,还不快掀了盖头,让我们瞧一瞧新娘子是如何的貌美如花。”

  一根秤杆轻轻的挑起,姜令仪只觉得眼前一亮,她抬起眼来,首先映入眼前的是徐伯卿俊朗的一张脸。他的脸色是温和的,穿了一身喜服,那料子和她身上的料子是一样的。

  上一次成亲,因为是续弦,他穿的是常服,姜令仪心里暗暗好笑,果然原配的礼仪比续弦高的不是一点半点。

  她扫向人群,站着的除了钱氏,程太太,还有一个华衣女子只记得在程家见过,并不知道是谁,剩下的几个都不认识。

  钱氏的腹部已经隆起。

  姜令仪只是看了一眼,就别过眼去。

  程太太的脸上一闪而过的嫉恨,旋即笑道,“我早就说姜姑娘是个有有福气的,不像我们锦儿。”旁边那华衣女子忙扯了扯程太太的衣袖,小声的提点到,“娘,表弟妹如今是你的儿媳妇了,不能再叫姜姑娘了。”

  程太太横了儿媳妇一眼。

  钱氏看在眼里,便打圆场道,“各位,新娘子也已经看到了,不如请外面吃酒去。”

  她还是这样来事,总是给别人小施恩惠,可是姜令仪却不再感激她。

  那些夫人太太都散了,徐伯卿却仍留在房里。

  因为全福夫人还在,姜令仪只是朝徐伯卿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出去。

  徐伯卿恍若未见,“合卺酒还没喝呢?”

  静雨笑嘻嘻的端来龙凤盏,倒了两杯。

  姜令仪忍着耐心,与徐伯卿喝了合卺酒。

  礼成。

  屋子里总算只剩下姜令仪和几个丫头。她对着静雨说道,“去把我的衣服拿来,我要换。”

  静雨哭丧着脸,“小姐,不好吧,等下有人送饭,看到了不好。”

  姜令仪也不强求,只是捏了捏脖子,“静雨,你过来帮我捏一捏,好痛。”

  这一番折腾,总算到了入夜时分。

  姜令仪洗去了脸上的妆容,换了家常的衣物,便对着丫头们说,“你们也下去歇息吧。”

  静雨忙道,“大少爷还没回来了。”

  姜令仪挥了挥手,疲惫不堪,“下去吧,折腾了一天。”

  静雨便与静云把床上的花生莲子红枣都撤了,又重新的铺上了一方白绫。

  姜令仪看着那红色的锦被下的白绫是那样的显眼,她脸立马就红了,连声道,“拿走拿走。”

  静云想起自己已经被玷污的身子,不由得悲从中来。

  静雨是未嫁之身,也羞得满脸通红。

  两人也不管那白绫了,携了手就跑了出去。

  姜令仪不得不自己动手。

  她刚刚拿起帕子,耳边就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你做什么呢?”

  姜令仪回过头来,徐伯卿正一脸诧异的看着他,她脸更红了,那帕子摇摇坠坠的就要掉落在地面上。

  徐伯卿微微一笑,“这个乱扔的话,明日可怎么交差呢?”

  姜令仪拿衣袖遮了脸,带了一点恼怒的感觉,“我们击了掌的,你可不能反悔。”

  徐伯卿笑了笑,将帕子收入袖中,继续靠近一步,姜令仪屏住呼吸,退了一步。满脸的怒火。

  徐伯卿仿佛没有看到她,只是从床上抱了一床被子便转身去了一个软榻上躺了。

  姜令仪看看那个软榻,靠进窗户,只怕有些冷,软榻并不大,徐伯卿身姿修长,蜷缩在塌上,怎么看怎么别扭。

  姜令仪道,“要不要你来睡床,我睡塌吧!”

  徐伯卿像是听到极稀奇的一句话,他笑道,“别说你如今是我的妻子了,便只是一个表妹,也断没有我来享福,让你去受苦的道理,睡吧。”

  红烛照的整个房间亮堂堂的,姜令仪放下了帐子,她睡不着,只是看着帐顶出神。

  夜里是这样的宁静,只听得到风呼呼而过的声音,中间似乎夹杂着彼此的呼吸声。

  两个人都有些睡不着。

  姜令仪想的是,如何才能把徐伯卿赶了出去,而不引起整个徐府的注意。

  徐伯卿却是分外的珍惜共处一室的每一刻,他想的是,如何才能赖在这新房里住着而不引起姜令仪的抵触。

  没想到,隔了一世,如今的他只要能听到她的呼吸声,每日醒来第一眼就能看到她,他的心里便已经极满足了。

  ☆、第一百二十七章 新婚1

  棉被极软,极暖和,床也比她在满园所住的大,姜令仪躺在床上,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许是房间里多了一个人的缘故。

  红烛渐渐地燃尽了,房间里一片漆黑。

  姜令仪有些口渴,她听了听,发现徐伯卿的呼吸的声音极其平稳。

  她轻轻的掀开帘子,摸索着要去桌上拿水壶。

  这时房间骤然一亮,却是徐伯卿下了软榻,他随意的披了一件衣服,点了一盏灯走了过来,一把夺过姜令仪手里的茶盏,“水有点凉,女孩子最好别喝,我去给你打壶热水。你去床上躺着去。”

  姜令仪还没反应过来,便只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已经被徐伯卿打横抱了起来。

  她忍不住挣扎起来,“放开我。”

  徐伯卿已经三步两步走到床边将她放在了床上,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端了茶壶掀了帘子就出去了。

  徐伯卿抱着姜令仪的时候,她觉得他全身都是冰冰凉凉的。

  那软榻果然不暖和。

  姜令仪怔怔的看着他出去的背影有些出神。

  她本来是极反感这一桩婚事的,与他击掌起誓是她的无奈之举,他们各取所需,如今他做的这样好,叫她心里不安。

  她一直就是一个不会与人相处的女子,历经两世,改变了很多,却依旧是改变不了这个缺点,她害怕与人独处,尤其是与男子的独处,她面对男子的示好,总是特别不安,她不习惯别人与她太亲近。

  她喜欢两个人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很显然徐伯卿的举动已经超越了这个范围。

  姜令仪不喜反忧。她把自己瑟缩在大红锦被里。呆呆的看着那厚重的帘子。

  徐伯卿提了茶壶过来,给姜令仪到了一杯。递到她的手中。

  姜令仪捧了杯子,清澈的水冒着热气,水汽氤氲了她的眼睛。

  徐伯卿已经上了软榻躺好。他看她捧着杯子不喝,便解释道,“半夜喝茶对睡眠不好,所以我没放茶叶。”

  她轻声说道,“徐伯卿,我们只是假夫妻。”

  你没必要对我这么好。

  徐伯卿的眸子暗了暗,他的声音也不自觉的带了一丝低落,“我知道。”

  姜令仪并没有听出来,她继续说道,“你不用对我这么好,我不习惯。”

  徐伯卿恢复了常态,只是随意的将手靠在了脑后说道,“令仪,你不用担心,我没有别的意思,你既与我击掌为誓,做虚假的夫妻,说明你并不像其他的女子一样,渴望嫁一个如意郎君,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我与你是一样的,我并不想被婚姻束缚,面对着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做着不喜欢的事,我觉得,除了夫妻以外,我们还是亲人,是朋友,我关心一个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亲友,是应该的。如果因此吓到你,我不想道歉,我希望你能慢慢的习惯。”

  姜令仪没有回答,徐伯卿也不再说话,后半夜止了风,房间里静的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

  喝过水之后,重新躺好,只是姜令仪再也睡不着了。

  这样熬到了天蒙蒙亮,姜令仪便起了床,徐伯卿听到声音也跟着起来,将软榻上的被子收了放在床上。

  静云静雨便打了水帮姜令仪徐伯卿梳洗。

  徐伯卿洗了脸后,就坐在旁边看姜令仪梳妆。

  姜令仪梳得是圆髻,头发上插了花钿,一身紫色的衣装,看起来明艳动人。

  徐伯卿眼睛里都是笑容,他看着她,就像是新婚夫妇最寻常的恩爱一般。

  姜令仪也不管他,她知道今儿一早会有许多丫头婆子过来,徐伯卿这一幕只是做给别人看的。

  徐伯卿心里却明白,这一幕的温馨是他期盼了两世的幸福,是他一度以为再也实现不了的梦境,他看着她,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他再也不用苦苦追寻。

  这时王妈妈和徐伯卿的乳娘吴妈妈一起过来了,看了徐伯卿姜令仪,行了礼,笑道,“果然是自幼便熟悉的,感情也比旁人好。”

  王妈妈说着便走到床边叠了叠被子。

  她看到那白绫,喜笑颜开。

  姜令仪透过铜镜,看到那白绫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抹鲜红。

  她的脸登时就红了。

  王妈妈过来道喜时,姜令仪头也不敢抬。

  吴妈妈也笑着端了粥过来。

  两人略略的吃了一碗。

  便去松鹤园给徐老夫人请安。

  按理来说,新婚夫妇新婚第一日应该拜见舅姑,只是徐正礼已死,姜氏又是继母。徐府仍以徐老夫人为尊。

  最后便决定姜氏也到松鹤园,徐伯卿夫妻给两个长辈敬一杯茶便好了。

  姜令仪走在徐伯卿的旁边,重新适应着这全新的身份。

  往来的丫头看到两人都是笑吟吟的道喜,“恭喜少爷少奶奶。”

  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