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68章
里反倒是长舒了一口气。

  在回来的路上,她碰到了刚刚回来的静云。

  静云快步走了过来,“小姐,我听我娘说,老夫人和王妈妈一直在找合适的女孩子,好一点的人家一听是徐家的大少爷,都是避之犹恐不及,农户之女,老夫人又嫌人家爱重徐家的富贵,一股子土气,配不得大少爷。娘说,王妈妈一直对姑娘颇为好感,所以便提起姑娘,说品貌相当,倒是可以考虑一二。起先,老夫人百般不愿意,后来不知道怎么又提起了这事?”

  姜令仪暗自悔恨,自己一直尽量不得罪徐老夫人房里的人,谁承想却是搬起石头却砸了自己的脚。

  她偏了头,问,“静云,你觉得这桩婚事如何?”

  静云只是淡淡的说道,“姑娘已经做好了决定,还拿我来寻开心。”

  姜令仪笑了,心情似乎格外的好,“等出嫁后,我就不能和姑母住一起了,以后的路好不好走,我也不知道,你愿意陪我一起吗?”

  这便是要嫁给大少爷了,静云心里动了动,“你不带静雨吗?”

  姜令仪笑道,“静雨自然要带的,只是我瞧着她和陈林最近倒是不错,若他们彼此有意,我也是留不了多久,你愿意吗?”

  静云说道,“姑娘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姜令仪挥了挥手,声音格外的清冷,“静云,你再提救命之恩,我只会觉得你对文江县的事耿耿于怀。”

  静云在姜令仪身边带了这几年,早已经知道了她的性子,此刻也不分辨,只是说道,“姑娘,我愿意的。”

  徐家的聘礼第三日就送到了满园,堆了满满的一院子。

  几个丫头笑的格外开心,小兰笑道,“大少爷真有心,从那个院子抬到这个院子,又不能给外面的人看,不过是看中咱们小姐罢了。”

  静雨也笑道,“我刚刚听说老夫人给大少爷定的黎园做新房。大少爷找人看了风水,说园子明儿不好,已改成了江园,又说格局不好,正重新整修呢,”

  小兰小菊长大了嘴,“江园?不是嵌了咱们小姐的姓。”

  静雨笑的得意,“不是小姐的这个姜,是江河的江,不过意思都是一样啦。”

  阿沁也是滋滋生叹,“黎园可是咱们府里最好的园子了,怎么还会格局不好?”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成婚1

  黎园,这几个丫头不知道,姜令仪却很清楚,当初黎园修盖的早,本就是为了留给徐伯卿做婚房用的,所以这些年只派了洒扫的丫头日日打扫,上一世,程锦儿嫁过来后,嫌弃黎园的黎字嵌了离的谐音,所以十分不喜,便改做了锦园。

  姜令仪收了思绪,不再想过去的事情。

  她看着大红色铺满了整个院子,十分的喜庆。

  怡然小小的身子在其中欢快的跑着,看起来其乐融融。

  姜令仪的心被这喧闹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涟漪,虽然没有前一世欢喜过后的悲伤,不过再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时,她的心里依旧无法平静。

  两世。

  两场婚礼。

  同一个人。

  这一次等待她将是什么样的结局呢?

  姜氏走到姜令仪旁边,“令仪,你若是真不愿意,不如我让陈林送你回文江县去,我和怡然走不了,你却是自由之身,你性子不弱,便是独自在文江县,我也放心,再说,咱们手里还有一些银两。你都带了傍身。”

  姜氏心里满是担忧,徐老夫人只是和她说过一次,她并没有答应,结果,聘礼就送过来了,整个府里都知道了,便是退婚也退不了。

  姜令仪看着姜氏关切的眼神,她笑道,“我不想走,想陪着姑母。”

  姜氏记起姜令仪去见了徐伯卿回来,脸色不错,她便忍着没问,现在她问道,“你那日去见了伯卿怎么说。”

  姜令仪看着姜氏,她并不知道姜氏与徐伯卿之间有过?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成婚2

  姜令仪凑过去一看,却是一盆菊花,在杂乱的草丛中傲然挺立着,洁白无瑕的花朵,纯净淡雅,她记起来那一次,徐叔文捧了一盆菊花过来,正巧碰到了徐正礼,菊花掉落在地上,跌了个粉碎。

  这菊花她当时放在了窗台上,后来就忘记的一干二净。没想到竟然开的这样茂盛。

  “姐姐,我要花。”怡然显然被美丽的菊花吸引住了。

  姜令仪笑道,“好。”

  话音刚落。怡然已经伸出小手就抓,花瓣洒落了一地。

  姜令仪看着那一地的花瓣,想起徐叔文蹲在地上用手捧起的样子,心里没来由的痛了一下。

  怡然没有摘下花朵,登时就哭了起来。

  这时王妈妈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谁惹得我们二小姐哭啊。”

  姜令仪便抱了怡然,摘下一朵菊花递给她,再也不看那菊花一眼,这才抱了怡然迎过来,“王妈妈今日怎么有空?”

  王妈妈笑道,“姑娘的嫁衣绣的如何?”

  姜令仪笑道,“做了一半了,刚巧怡然过来闹,便带了她出来透透气。”

  这时在屋内替姜令仪做针线的姜氏早已经听到院里的声音,便收好了东西,出来对着王妈妈说道,“王妈妈怎么过来了,快请进来喝杯茶。”

  王妈妈便笑道,“老夫人给姜姑娘定了几套首饰,让我拿了样图过来给姑娘看看。”说着便从袖中拿出了样图。

  静雨忙抱了怡然过去。

  姜令仪接过样图,不过扫了两眼,便笑道,“都是极好的。王妈妈费心了。”

  王妈妈说道,“我不过跑跑腿而已,姑娘过奖了。”

  几人走了进去,王妈妈便对姜氏说道,“老夫人翻了黄历,”

  姜令仪一听到黄历两个字,便知道是在说婚期了。她便退了出去。

  婚期定在了腊月十八。

  徐老夫人的意思是越快越好,姜令仪无父无母,一直养在徐家,不用问名,聘礼嫁妆也都可以从简,挑个日子摆了酒便是。

  徐伯卿要重整院子,自然只能耽搁,最后就定在了腊月,这样过完年就可以去郑家谈徐叔文的婚事了。

  姜令仪自然是没有意见。

  她拿了一本书细看。

  静云就在一旁添着灯火。

  姜令仪抬头看着这个女子安静的模样,这样的静云有点像是被拔了爪牙的兽。

  姜令仪自提了静云在她身边,静云也一直只是做一些杂物,并不像静雨一样,静雨跟着姜令仪久一些,什么都会说,并没有了初初的害怕。

  她问道,“听说,老夫人这几日就打扫二叔二婶所住的园子,你说,二叔二婶是不是要提前回来了?”

  静云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腊月初才会到,我娘听王妈妈说的。”顿了顿,她说的,“姑娘,二夫人有喜了,听说已经五个月了。”

  这也是姜令仪收下静云的好处之一,家生子的消息总比从外面买进来的丫头好。

  只是姜令仪乍然听到钱氏有喜的消息,有些呆住了,钱氏竟然有喜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姜氏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凄厉。她手里捧着的是姜令仪的嫁衣,身后跟着静雨小兰。

  姜令仪朝静雨使了个眼色,静雨忙欠身退下,小兰见事态不对,也接了那嫁衣退了下去。

  静云忙垂手站在姜令仪旁边,“二夫人有了孩子,已经五个月了,老夫人高兴的了不得。”

  姜氏捏紧了拳头,“她害死了我的孩子,如今便过好日子了,凭什么?”

  姜令仪走上前来,“姑母,你放心,我自会替你报仇。”

  姜氏摇了摇头,“令仪,你做的再多,也不如我自己做的解恨。你聪明,替我想个法子,我去找她。”

  姜氏心里最恨的便是钱氏,这口气她虽然咽不下,可是,她看着姜令仪,姜令仪才刚刚准备出嫁,她不能再让令仪牵扯到她的仇恨之中。毁了一辈子。

  姜令仪心疼,唤了一声“姑母。”

  姜氏却是下定了决心,“你不愿意替我想法子,我便自己去做。”

  “好,姑母,我替您想法子。”姜令仪思虑再三,才说道。

  这时传来怡然的声音,带了一丝哭腔,“娘,娘。你不要我了吗?”

  姜氏的心一瞬间便柔软了下去,她一把接过怡然,瞪了静雨一眼,“你怎么把二小姐给抱起来了。”

  怡然撇撇嘴,“静雨姐姐说娘不见了。娘,你不能丢下我。”她伸出小小的胳膊用力的抱住姜氏。

  姜氏的眼角里都是泪水,她紧紧的抱着小小的人儿,生怕这小小的人儿离她远去。她的心里慢慢地平静下来,“令仪,等你成婚之后再说吧。”

  姜氏哄着怡然,慢慢的回去了。

  静云问道,“姑娘,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姜令仪送走姜氏后,便和静云说话,“静云,我和姑母在这偌大的徐府并没有什么人脉,我需要你做我的眼睛。你虽然足不出户,但你父母和徐家的丫头仆人都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所以我需要你帮我。”

  静云点了点头,就要说话。

  姜令仪却制止了她,“当初救下你极大一部分是因为看到你我想起了一个人,后来,将你带在身边,也是想震慑一下徐老夫人,如今我要嫁到徐家,必须要有自己的人脉。陈林已经在外院扎了跟,我会把静雨嫁了过去,至于我们的铺子有小菊,我也不需要怎么操心,只有内院,没有一个可以帮我的,我原先定的是静雨,只是那丫头性子软,底子薄,还是让她嫁了,省的我操心。静云,这是我第二次问你,你愿意帮我吗?”

  静云脑子里翁的炸开了,她的卖身契在姜令仪手里,她死里逃生,本来只想着过一天是一天。姜令仪问过她愿不愿意做陪嫁,她自然没有理由决绝,她以为其中的差别只是从这个园子搬到那个园子,此刻,她总算明白了。

  姜令仪需要的是一个管事,她忍不住说道,“姑娘,你相信我?你还相信我?”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有什么好怀疑的,小姐和我第一次见面,她便狠狠的打了我一耳光。如今我们好的跟姐妹似的。”

  却是静雨笑着走了进来。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成婚3

  姜令仪白了静雨一眼,“你怎么又来了。”

  静雨笑道,“不来如何知道小姐在后面编排我,恨不得,早点把我嫁了出去才好。”

  静云看着主仆二人毫不介怀的说说笑笑。

  她好像有一点懂姜令仪了。

  这个女孩子需要的是真心相待,只要你能待她真心,她必能还你一个真心。

  姜令仪这时已经和静雨笑道,“你这样说,小心我留你一辈子。”

  静雨嬉笑了一回,这才拿出了那件嫁衣,“夫人做好了,刚刚就要拿来给你瞧的。小姐,你试试看。”

  姜令仪看着这大红嫁衣,本来并不想试的,转念一想,这是姜氏一针一线辛辛苦苦缝制的。

  她脱了外衣,静云静雨便帮着她穿好。

  “好美。小姐。”静雨痴痴的说道。

  静云并没有说话,眼睛里也是掩饰不住的惊艳。

  嫁衣逶迤拖地,只稀疏的绣了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