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67章
便叹了一口气道,“一切由祖母做主便是。”

  徐伯卿走后,王妈妈又说道,“其实,若是老夫人不介意,去寻个乡野的丫头,模样好一些的也是有的,只是不管怎么样,都是有些委屈大少爷了。夫人若是不愿意,”

  徐老夫人冷笑道,“你原先提起她时,我还有些不愿意,觉得便宜了姜家,没想到,她们还看不上我们伯卿。”

  王妈妈在一旁陪笑道,“其实若单论容颜举止,那姜姑娘倒也是个出挑的,只是大少爷时运不好,原该配个更好的。”

  两人又是一番长吁短叹的。

  王妈妈这才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再和夫人商量商量。”

  徐老夫人骂道,“商量个屁,你去准备好聘礼,明儿直接送满园去。”

  徐伯卿带着常青走出松鹤园。

  常青意味深长的说道,“少爷这可成功了一半了。”

  徐伯卿并没有十分欢喜的感觉,只是叹了一口气。

  常青也不懂自家主子的心思,只是一抬头看见姜令仪带了个丫头往徐伯卿所住的院子去了。

  便忙扯了扯徐伯卿道,“少爷,我们快点回去,莫要让姜姑娘久等。”

  徐伯卿只是看着那抹嫩绿的身影,只是一瞬,他便下定决心,“常青,你回去,把她们主仆拖住,能拖多久是多久。”

  ☆、第一百二十章 二击掌1

  徐伯卿来了满园。

  怡然已经由乳娘带着睡了。

  姜氏正想着姜令仪的婚事,愁的在大厅里踱来踱去,忽听的丫头来报,说是大少爷来了。

  徐伯卿步子很大,几步就走了进来,一挥手便打发了几个丫头。

  他撩起衣摆,单膝跪地,“祖母已经应允,求母亲成全。”

  姜氏看着这个继子。

  他果然是为了姜令仪的事情而来。

  这个继子何曾对着她行过这样大的礼,姜氏一面为徐伯卿的深情动容,一面又为这两人担忧不已。

  她慌忙的要去扶徐伯卿。

  徐伯卿身姿敏捷,他只是侧身避过,掷地有声的说道,“母亲,我是认真的。并不是因为现在名声受损,没有办法才说起这一桩婚事,我是因为真心想要照顾令仪一辈子才来求您的,等我们成婚后,令仪既是您的侄女,又是您的儿媳妇,我们会好好孝敬您的。”

  姜氏听了十分的动容,徐伯卿是她看着长大的,品行是没得挑的,人才模样也是人人称赞的。难得的是对姜令仪一片痴心,侄女为媳,没有什么比这更让她心动,只是她心里十分的惋惜,姜令仪一手策划害死了徐正礼,若是徐伯卿知道了这件事,岂不是害得姜令仪一生不幸。

  她不能为了自己的私心害了姜令仪。她斩金截铁的说道,“伯卿,这事,我不能允你,除非令仪自己答允。若是令仪不愿意,我情愿与她一起被你们赶出家门。也不能强迫她。若她愿意,自然是最好。”

  姜氏的顾虑徐伯卿似乎有些明白,看来还是只能先去说服姜令仪。

  徐伯卿起身,“我知道了,母亲。只是请母亲,不要告诉令仪我们今日的谈话。”

  姜氏想了想,觉得这谈话并没有什么,便点了点头,同意了。

  姜令仪在徐伯卿的书房喝到第三杯茶时,一边喝,一边想着前世的事情。

  前一世他们的婚事是由姜氏向徐正礼提起的,那时程锦儿死了快一年了,外界传的是克妻克子,徐正礼正愁徐伯卿的婚事。姜氏一说,便同意了,徐伯卿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他在她去往松鹤园的路上等她。

  那是他第一次主动等她。

  她因为与他定了婚约,羞得满脸通红,连头也不敢抬。

  他对着她说道,“这桩婚事是父母为我们定下的,并不是我自己心甘情愿,我心目中的妻子只有锦儿一个,你会享有徐家大少奶奶的一切尊贵,除此之外,别的就不要再想了。”

  他说着无情的话语,声音依旧是温润动听的,缓缓的,温柔的,可是这声音瞬间便摧毁了她所有的期待。

  她站在花园之中,心里悲凉彻骨。

  书房里,姜令仪四处打量,她放下了杯子,即使命运终于转回了原点,可是她的心境却再也不一样了,她不会心心念念的期盼着这一桩婚事,她不会再为他的一言一语而悲伤高兴。她只为自己而活。

  她对着常青说道,“你们少爷到底去了哪里,你不是说很快就要回来了吗?你别不是在框我吧?”

  常青急得直抓头,“姜姑娘,便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框您,你看,少爷若是有紧急的事情如何会不带我去。他不带我,肯定会很快回来。”常青一面说,一面绞尽脑汁的搜刮着理由。

  他心里不停的期盼着少爷能够快点回来。

  正急着,书房外传来徐伯卿的声音,“常青,姜姑娘是不是来过了,走了没有?”

  常青如释重负,吐了一口气,忙不迭的答应道,“少爷,您可回来了,姜姑娘等了您好久。”说完便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徐伯卿踏进书房。

  一眼就看见姜令仪坐在那里瞧着他。

  她的眼神里带了一丝冰冷。

  四目相对,都有些尴尬。

  徐伯卿先开了口,因为姜令仪一旦先说话,他便没有机会开口了。

  他说道,“我听祖母提起了,她老人家也是病急乱投医,你别见怪。我和她说了与你不合适,她总也听不进去。若有一个合适的,她也不会想起你姜家的人。”

  这话说的难听,不过确实如此。徐老夫人一向最不喜欢姜家的人,虽说极少为难姜令仪,却也是因为姜令仪在她面前一向乖巧。若说是做孙媳,却是当真瞧不上。

  姜令仪只道,“你不必为难,老夫人也不必勉强,我早就说过了,绝不”

  “绝不嫁给我。我知道。”徐伯卿抢先回答道。“我刚去满园找你正是因为这件事,谁知母亲说你来找我了,这才赶回来。”顿了顿,他才说道,“我有个万全之策,你想不想听听。”

  姜令仪略一思索,便道,“你且说来一听。”

  徐伯卿找了一把凳子,随意坐了,“如今你我都除了服,又过了适婚年龄,便是躲得过这桩婚事,终究是躲不过这世俗的规矩,你想服侍母亲终老,想照顾怡然长大,若是出了嫁,便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时时看顾,我现在名声受损,最想做的便是重振徐家声名,并不想这些儿女情长,可是若因为我的缘故却耽误了叔文和郑家姑娘的婚事,却叫我于心何忍。”

  他看着姜令仪,恳切的说道,“令仪,我想与其我们都与与祖母对峙,闹得个大家都不讨好,还不如你我假成亲,这样我们各取所需,互不干扰,你说如何?”

  姜令仪听着徐伯卿的话,心里已经有了一些松动,他说的没错,她想服侍姜氏终老,想看着小怡然一点一点的长大,她如今已经十六岁了,若是拒了徐老夫人的提亲,就意味着与徐家翻脸,她孑然一身,想走想留,谁也奈何不了她,可是姜氏是徐家的寡媳,怡然是徐家的女儿,她们谁也不可能踏出这个大门。便是她极幸运的嫁了人,对着姜氏母女,也是不能时时看顾。

  她抬起头,笑的冷漠,“你虽这样说,终究是你有求与我?我却没有非答应不可的理由。若是与你成亲,日后你我各自碰到中意之人,岂不是因小失大。”

  ☆、第一百二十一章 二击掌2

  虽然过程不一样,徐伯卿的态度不一样,果然结果还是和前世一样,一段的虚假的婚事,绑上了无情无缘的两个可怜人,唯一不一样的是,前一世,她会难过,这一世,她反而舒了一口气,对她而言,一个婚姻的外壳或许真的有用,只是她需要一个承诺,一个可以可以让她可以重返自由的承诺。

  她不爱他,自不会再次埋葬在这段婚姻里。

  徐伯卿对姜令仪的想法了然于心,他爽快的说道,“我们成亲以后,你作为我的妻子便可以随意出入徐府,最重要的事,是你想要为母亲出气,凭借徐家大少奶奶的身份不是更能轻而易举吗?除了祖母以外,别的我都不会管,若你碰到中意的男子,只管说与我听,我修一封和离书,还你自由,若你不想和离,我会寻个借口,让你和母亲一起回文江县终老,如何?”

  姜令仪还在思索。

  徐伯卿又说道,“我写下凭证,交由你保管,若你随时想离去,只管拿了这凭证出来,若是我反悔,你只管去告。”

  他这样循循善诱,她反而起了一点疑心。

  姜令仪心里不知为何闪现了胭脂铺的那个婆婆说过的话,“小姑娘,你可骗不了我老婆子。你表哥看你的眼神可不像对妹妹的感情哦?”

  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她隐隐的觉得徐伯卿对她并不止亏欠这样简单,可是前一世的经历告诉她绝不可能。

  让她问徐伯卿是不是喜欢她?即便历经两世,她也问不出口,面对赵天瑞,徐叔文,她可以轻轻松松的判断他们的心意,可是对着徐伯卿,她却永远读不懂他的心。她最后只是含糊不清的问道,“你不是在框我吧?”

  徐伯卿笑了笑,“你担心我假戏真做,对你骗婚?”

  他轻描淡写的这样说,她的脸像是发烧一般,为自己那个念头十分的羞恼,心里的疑虑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就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徐伯卿叹了一口气,说,“若不是因为你,只怕我如今已经儿女成群,又何必在这里和你谈条件做交易?”

  他说的十分伤感。

  姜令仪想起徐正礼的事,若是徐正礼不死,他不必守孝,那些留言也不会像如今流传的这样恶劣。想找一个门第相当对徐伯卿来说应该也不难,她冷冷的说道,“你这是在怪我?”

  徐伯卿摇了摇头,“不是怪你,是怪我自己,令仪,我说过,不管你做过什么,我都要负担全部的责任,所以你所造成的后果本应该由我来承担。”停顿了一刻,他说,“我们两个都是在时光岁月里飘荡的两个魂灵,经历过生死,应该是向往着更好的日子,不是吗?我现在只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我们,给徐府一个好的结果。你若愿意,就与我击掌为誓。”

  他举起右手。

  姜令仪想着自己短暂的一生,如今的她并不渴望爱情,只想平平淡淡的过一生,她只是一个女子,在这个世道里,女子想要的一切只能借助家族和男人来实现,她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好,我答应你。”

  她抬起纤纤玉手,“我有话在先,我们只是假成亲。婚后各不干涉,若一方想要和离,另一方,不得阻拦。”

  他看着她,深邃的目光之下暗暗的隐藏了星星点点的火花,沉声答道,“好。”

  他将手对了上去。

  一大一小,一柔一刚,两只手紧紧的挨在了一起。

  “绝无悔改!”

  “绝无悔改!”

  姜令仪怀揣着徐伯卿所写的凭书,回去的时候,心里却是百感交集。

  不同于上一世的难过,这一世,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