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66章
过终究是她圆了我这二十年的梦。更何况她是怡然的生母,你快去吧,我们等你回来再开饭。”

  这时一个小厮走了进来,捧了一个锦盒,“这是二少爷送过来给二小姐的生辰礼。”

  姜令仪看着那锦盒有些出神,徐叔文这两年来再也没有主动出现在她的面前过,即便偶尔遇见,也只是客套的寒暄几句,她再也没有看到他当初的戏谑的神情,也没有听到关于他的任何纨绔子弟的只言片语,他就像是和前世一样,脱胎换骨,一夜成长。

  只是这成长却终就是和她脱不了干系。

  她只记得,那一夜和他一起饮酒的画面,那一夜他们离得最近,她看到他的眼里有浓的挥散不去的伤感。

  良久,姜令仪才说道,“放下吧。”

  姜令仪不再看那礼盒,只抱了怡然出去,静雨忙跟在旁边。

  白日里的徐府也是寂静的,姜令仪走在石子路上。

  边走边逗着小怡然,一大一小的笑声传遍了整个花园。

  迎面走来两个男子。

  正是徐伯卿带了常青。

  徐伯卿已经二十二岁了,他坚毅的脸上似乎带了一些风霜。他高挑的身子,多了些硬朗,他的步子垮的很大,常青跟在一旁只能小步的跑着。

  姜令仪含着笑看着。

  徐伯卿也早就注意到姜令仪了。

  他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她了。她的个子似乎又高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这一世的她比起前一世要显得高挑一些,远远的看去益发的亭亭玉立起来,他老远就听到了她的笑声,她抱着粉雕玉琢的小怡然,看到他,脸上的笑容难得的没有收了起来,依旧是眉眼弯弯的,露出一排小巧的牙齿。

  他也笑了,“你带怡然去祭拜玉姨娘吗?”

  姜令仪点了点头。

  他便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常青,“你把东西先拿去满园。”

  这是要陪她一起。

  姜令仪也不拒绝。

  小怡然看见兄长便张了手臂要抱。

  徐伯卿极其自然的接了过来。

  两人并肩朝绿苑走去。

  静雨正要跟上。

  常青却一把叫道,“静雨姑娘,东西很多,搭把手可好。”

  静雨看着徐伯卿姜令仪。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一个词,“一家三口。”

  静雨追了上去将香纸递给姜令仪。

  徐伯卿和姜令仪一起踏进绿苑。

  两个人的心情都有些微妙。

  这绿苑前世姜令仪住了几年。她想起自己每日在这里望眼欲穿,想起自己在这里亲手了结徐正礼的生命,心里百感交集。

  徐伯卿想起了前一世他打捞起她的尸体,便是在这里停棺三日。

  也许因为前世她死在这里的缘故,这个绿苑始终透着一股邪气。竟然成了徐府死人最多的院落。

  两人带着怡然给生母磕了头,姜令仪便一张一张的烧纸。

  小怡然在两人周围兴奋的跑来跑去。

  姜令仪撇了徐伯卿一眼,他的表情也是这样的肃穆。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她想了想还是开口道,“你父亲的死,你为什么从未问过我?”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主动提起,也许是因为他为她做的终于让她动容了,比如怀里的这个孩子。也许是因为这个特殊的地方,这种特殊的气氛。

  他突然转过头来,他以为她不会主动说起这件事,她这样心平气和的对他,不正是他一直期望的吗?可是聊起父亲的死,这是横在他们之间的一个结。

  他终于苦笑道,“你做的任何事,错都在我,我不能责怪你,因为这本是我的错。”

  姜令仪一直看着他。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他的眼神里的全是深深的自责,他的表情是那样的认真,却又是那样的伤感。

  姜令仪静静的看着他,时光在这一刻停止。

  徐伯卿看着眼前的女孩子,她的眼睛里似乎有了泪光。她的表情是动容的,可是他的眼神是悲伤的。

  徐伯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手,“令仪,你知不知道,我只想抚平你心中的仇恨,换回你的笑容,不管花多少代价,我也在所不惜。”

  一行泪水顺着她的脸上留了下来,她慌乱的抽回手,“不可能,不可能,你应该恨我,我也应该恨你,你以后都不要再说这话了,我不想听。”

  她推开他,跑出了绿苑。

  小怡然看见姜令仪先走了,顿时放下手里随意抓着的东西,一把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口齿不清的喊着,“姐姐,姐姐。”

  徐伯卿叹了一口气,一把抱住了小怡然,“走,哥哥带了回去,今日是怡然的生辰,可不能哭哦。”

  姜氏正指挥者丫头们将准备好的饭菜摆上桌子,这时姜令仪却径直回了房。

  姜氏眼尖,忙对静云说道,“你去瞧瞧,她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静云便来到姜令仪的房间。

  这些时日都是静云在服侍姜令仪。

  她站在房门外不敢进去,姜令仪的声音却从里边传来,“替我打盆温水进来。”

  静云忙应了一声。麻利的打了水服侍姜令仪洗了一把脸。

  姜令仪再次回去时,小怡然格格的笑声斗得大家喜笑颜开,只是并不见徐伯卿的影子。

  姜氏便道,“伯卿说有事,将怡然送回来就走了。”

  姜令仪舒了一口气道,“那我们吃饭吧。”

  再次见到徐伯卿已经是半年之后。

  徐伯卿回府除服。

  姜氏带了怡然去给徐老夫人请安。姜令仪跟在一旁。

  徐伯卿两兄弟已经换了常服,正陪着徐老夫人说话。

  正说这话,姜氏便到了。

  姜令仪的孝期早就满了。

  着了一身嫩绿的衣衫,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发髻,用嫩绿色的发带绑好,显得清新可人。

  徐老夫人的表情倒是极为平和。

  她看到姜氏和姜令仪倒是难得的没有甩脸色。

  看向姜令仪的时候,多了几分和蔼,“姜丫头出落的越来越动人了,多大了?”

  姜令仪心里咯噔一跳。

  ☆、第一百一十九章 躲不掉的姻缘

  姜令仪为了不让徐老夫人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这两年来,一直深居简出,请安时,也尽量少说话,徐老夫人身子一直忽好忽坏的,有时候谁也不见。

  此刻徐老夫人主动和姜令仪说话,姜令仪顿时起了警惕心。她忙回道,“已经满了十六岁了。”

  徐老夫人道,“也不小了,记得你刚刚进府时,还是个小女孩子,一转眼就出落成大姑娘了。”

  姜令仪强压住内心的疑虑,只是笑道,“那都是老夫人怜悯,才能让我有一个栖身之所。”

  徐老夫人挥了挥手,“你们都下去吧?姜氏留下。”

  姜令仪便和丫头们带了怡然退下。

  徐伯卿径直离去,并没有看她一眼,倒是徐叔文若有所思的看了姜令仪好几眼。

  姜令仪快要出院子时,正巧碰到静风走了过来,看见姜令仪满脸是笑,“姑娘,若是飞上枝头,可别忘了王妈妈的提携之恩。”

  姜令仪心里更是狐疑,她对着静云说道,“你娘和王妈妈关系如何?”

  静云忙道,“还可以。”

  静云的母亲袁妈妈是徐府的家生子,王妈妈是随着徐老夫人从程家嫁过来的,刚刚开始的那几年,王妈妈倒是为了在徐府打好关系,便与袁妈妈一来二去的熟了起来。

  姜令仪说道,“你回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探听道老夫人打的什么主意。”

  静云道,“好。”

  姜令仪回了满园,和丫头们逗着怡然。

  姜氏回来后,心事重重的。

  姜令仪看着姜氏这个样子,心里越发的肯定了内心的猜测。她忍不住问道,“姑母,可是我的婚事。”

  姜氏便道,“把二小姐抱出去”

  丫头们见事态紧急,便簇拥着怡然出去了。

  姜氏这才道,“老夫人问了你可有许配人家。说要亲上加亲。”

  姜令仪重重的坐在了凳子上,果然还是逃不掉,她以为程锦儿不嫁到徐家来,一切都会不一样,没想到,命运终究还是重合了前一世的轨迹。

  她想起了前一世的一幕幕场景,清冷的答道,“我不嫁。姑母。”

  姜氏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徐老夫人说的是谁,她也没问,不过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徐伯卿,姜氏说道,“我只是说你无父无母,婚事我也替你做不了主,还是你自己同意了才行,谁曾想,我越是这样说,老夫人反而极为不高兴,说你被徐家养了这几年,婚事自然是由徐家做主,我还是没有松口,只是看老夫人那个样子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令仪,怎么办?”

  静雨在一旁说道,“小姐若真不愿意,可以去找大少爷,只要大少爷不愿意,自然谁也强求不了。”

  姜氏猛的想起徐伯卿曾经说过一句话,“若我能说服祖母同意,望母亲成全。”

  姜氏想着这话时,姜令仪已经出去了,她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姜氏心里七上八下的,其实她倒也不愿意这桩婚事,如今却不知如何是好。

  却说姜氏离开后,徐老夫人倒是气恼道,“真是不识抬举,一个小孩子家的,婚事也敢自己做主。我还没有嫌弃她没家世呢,她们倒是百般推脱起来。我们伯卿人才出众,如何配不得她姜家的孤女。”

  正说着,徐伯卿却折了回来。

  他踏进大厅时,徐老夫人的话音未落。

  徐老夫人略略有些尴尬,忙道,“伯卿,你怎么回来了?”

  只是徐伯卿早已经将几人的对话听的清楚明白。他说道,“祖母,姜家表妹与我年纪相去甚远,她一直视我为兄,我也一直视她为妹,既然母亲不愿意,我们不能强人所难,我想不如先把叔文的婚事定下来。免得耽误了郑家姑娘。”

  徐伯卿这样一说,徐老夫人极是伤感,她唾了一口道,“长幼有序,叔文无论如何都不能越过你。”

  徐老夫人的考虑是极有道理的,如果徐叔文成了婚,徐伯卿的婚事就更难了。

  王妈妈忙劝道,“也是我没有本事,这一年来看中的几家,只略略露了个意思,人家就直接推掉了。不然就还是选街头猪肉铺的闺女好了,他们倒是不挑。家境也不差。”

  徐伯卿掩去眼底的情绪,沉声答道,“好,只要女方愿意,我也愿意。”

  常青在一旁说道,“妈妈说的是胖妞吗?我听说那姑娘胖的跟头猪似的,已经满了二十岁了,她家人说,只有有人肯娶,直接领走就行。”

  徐老夫人听了一把抱了徐伯卿,大哭了起来,对着王妈妈骂道,“你先前只说有些丑,怎么这些话没听你提起。我们伯卿如何落到这个地步。”

  王妈妈讪讪的,她白了常青一眼,那女孩子哪里有这样丑了,只是家里不看重,这才拖了婚事,只是这时也只得说道,“是我没打听清楚。”

  徐老夫人哭完便下定了决心。“就姜丫头了。你们都不必再劝,伯卿若是不愿意,等日后家世好些了,我再想法子给你多纳几房妾。”

  徐伯卿知道祖母这是下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