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62章
,人生不过刚刚开始。

  同样是二十岁,她选择了死,静云选择了活。

  她一直再想,如果那时的自己也能像静云一样,这样爱惜自己的性命,那么一切会不会不一样呢?

  姜令仪唇边的笑容渐渐苦涩,“第二个原因你就不必知道了。”

  ☆、第一百一十章 静雨的失落

  日子过得飞快。

  胭脂铺子的生意也慢慢的步入正轨,姜令仪偶尔会去看一看,剩下的日子,便是支使几个丫头将赵天瑞给的那本医术里的古方研制了一遍,择了几个成本略低的放在胭脂铺子里卖着,又进了一批成色价格中等的胭脂水粉夹着一起卖。

  小菊倒真是不错,平日里本本分分的,寡言少语的,谁承想往那柜台前一站,立马跟变了一个人似得,招呼起大姑娘,小媳妇来,举止大方,言语俏皮,把人家哄得一愣一愣的。

  生意立马就好了起来。

  静云痊愈后,便跟着小兰,阿沁,静雨一起制作各种膏子。倒也其乐融融。

  转眼就到了春节。

  所有人都十分兴奋。

  江风带着几个侍卫去置办年货,静雨不放心,便亲自跟去。

  几个丫头整治了两桌饭菜。

  姜氏姜令仪带着几个丫头一桌。

  江风带着三个侍卫一坐。

  酒过三巡,江风便过来对着姜氏姜令仪说道,“夫人小姐宽容,每个月容我们轮流休息一日,这个月我已经休息过了,只是今儿除夕,夫人小姐,可否容我回去一趟,妻儿还在家里等着呢!下个月我便不休息了。”

  静雨噌的一声站了起来,“你有妻子了?”她的声音不大,细细的听,带了一丝哽咽。

  姜令仪明白静雨的心思,便对江风说道,“是我思虑不周。”她对着余者几人说道,“你们可有人要回去的?”

  杨逸先笑道,“我们都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就留在这里。”

  他说完这话,却是撇了小菊一眼。

  姜令仪心知肚明,小菊要看铺子,每日里早起晚归的,姜令仪便指派了杨逸护送,谁知一来二去的竟然送出感情来了。

  姜令仪再看陈林,这个愣头青憋的满脸通红,只拿一双眼睛看着静雨,不知是急还是气。

  只周迟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独自饮酒,仿佛与世隔绝一般。

  姜令仪便回头对着静雨说道,“你去将我备好的锦囊拿过来。”

  静雨红着眼睛去了。

  姜令仪对江风说道,“既然他们都不用回家,我便准你三日假,好生陪陪妻儿。”

  江风拱手道了谢。

  静雨这才捧了一个盒子过来,盒子里装满了锦囊,锦囊里是一些碎银子。静雨一人发了一个。

  静雨递到江风手中时,头一直低着。

  江风依旧是一副对待小妹妹一样的温柔,伸出一只手接住锦囊,“多谢静雨姑娘。”

  静雨握住锦囊的这一头,迟迟不肯松手。

  陈林在一旁看了,自两人手里一把抢过锦囊,递给江风,“江大哥,快回去吧,莫要让嫂子等急了。”

  他斜睨着静雨,把嫂子一词咬的极重。

  静雨眼眶里盈满了泪水,一脚踩在陈林脚上,就跑回房去。

  陈林在旁边说道,“你还没给我发呢?”

  姜令仪笑道,“你自己不会拿啊?好了,买的烟花都放在院子里,你们收拾好了,就去玩吧。”

  姜令仪回到小楼,依在床边看楼下的热闹的场景,姜氏走了过来,坐在了姜令仪旁边,叹道,“你这孩子,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如何躲在这里看着他们嬉戏。看起来像一个大人一般,太老成了。”

  姜令仪摇了摇头,“我觉得坐在这里看着他们玩,比自己去玩还要开心。”

  姜氏四处看了看,“静雨呢?没在楼上吗?”

  姜令仪笑道,“不知道她跑哪去呢,我瞧着那江风也是个聪明人,早已瞧出静雨对她的心思了,特地当着众人面说了出来,好断了她的心思。”

  姜氏恍然大悟,“我说呢,那江风最是稳妥了,若要告假为何不私下里找我们,却要当着大伙的面说,原来是这个缘故。”

  这时静雨红着眼走了过来,手里端了一个茶壶,给姜氏姜令仪一人倒了一杯。

  然后便急急忙忙的退了出去。像是逃离一般。

  姜氏见状,便道,“可是她听到了。”

  姜令仪叹了一口气。只朝外看去。

  杨逸和小菊玩的最欢,小兰,阿沁也是喜笑颜开的,连带着周迟,陈林,也跟着活跃起来,陈林玩着玩着总会无意识的四下里瞥一眼。

  只静云站在一个角落里,看起来孤立无群。

  姜氏渐渐的困了,便先回去歇了。

  静雨这才打了盆水过来,服侍姜令仪梳洗。她眼睛已经不红了,只是依然闷闷不乐的。

  姜令仪看着静雨,只是叹道,“静雨,齐大非偶。这个道理你可明白?”

  静雨半垂着眼睑,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小姐,我知道,我以后不会再想了。”

  姜令仪摇了摇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有一个女孩子,父母都不在了,被寄养在亲戚家里,她喜欢上了亲戚家的表哥,表哥已有婚约,两人身份云泥之别,女孩子只在心里默默的喜欢。”

  静雨小声的说道,“小姐说的是我吧,他既有妻室,我便不会再想了。”

  姜令仪只是打断静雨的话,“你不想知道结果吗?”

  静雨忙住了嘴。

  姜令仪继续说道,“表哥的妻子难产而死,女孩子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心上人。”

  静雨张大了嘴,不知道姜令仪说这个故事的意思。

  姜令仪继续说道,“她以为她终于走到他身边了,谁曾想,他依旧不肯看她一眼,她蹉跎了人生最美好的五年,最后心灰意冷,投湖死了。”

  静雨听了久久不能言语。

  姜令仪望向远方,“她一直在想,世上有千般路,她为何要自寻死路。”

  静雨不知道姜令仪说的是自己,可是她能感觉到姜令仪眼中浓浓的哀伤,她有些讪讪的,“小姐,你放心,我不会再想着江风了。他既有妻室。我便是天天想,日日想也没用。”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再见

  在文江县的日子,姜令仪过得异常舒心。她有时候一觉醒来,甚至觉得在徐府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她分外的珍惜这偷来的片刻宁静。

  姜氏看着也丰腴了不少,圆圆的脸上挂着笑容,倒有了几分富家太太的气息。

  天渐渐的回暖了,院子里有一颗桃花早已打满了花苞,阿沁和小兰每日里都要跑去瞧上三回。

  这一日早上,小兰欣喜的发现开了几朵,便嚷嚷的人尽皆知。

  姜氏便携了姜令仪一起去瞧。

  只见那树上三三两两的开了几朵,映上绿色的爷子,倒是娇艳无比。

  阿沁和小兰围着那树,小声议论着。

  以往这几个丫头最活跃的便是静雨,如今静雨自除夕之夜以来,便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样,一日日的蔫了下去。

  姜令仪也由着她。只是默默的打量着静云。

  她自与静云那一次谈话后,便再也没有交集过,有什么事,也是阿沁和静雨去吩咐。

  这几个月以来,静云倒是看起来本本分分的,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做事。她的头发挽成妇人的发式。站在丫头们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小兰对着姜氏说道,“夫人,这桃花开的极美,要不要我折一支放你房间插瓶。”

  姜氏唾道,“我一个寡妇,房里插什么桃花?你们几个姑娘家只管多插几支。不用管我这个婆子了。”

  姜令仪笑了,“姑母越来越没个正经,一支就够了,要那么多作甚。”

  小兰便折了一支,“这支桃花最好,非小姐莫属。”

  却有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你们在说什么?”

  几人转过头去,却是徐伯卿一身素衣,踏着春风而来。

  他的皮肤有些黝黑,文雅俊美的脸上多了几分硬朗的气息,他的表情虽是淡然,眼睛里却带了一丝笑容。

  阿沁看着大少爷心情似乎不错,先回道,“我们在说小姐的桃花。”

  徐伯卿看向姜令仪。

  如今的姜令仪已经十四岁了,个子比起初见似乎高了不少,脸也丰润了些,一身浅黄色的春衫,梳了双髻,两边各带了两朵珠花,乌黑的头发垂至腰际,她静静的站在那里,聘聘婷婷的,因为刚刚和几个丫头说话,她唇角还含着笑,眉眼也弯成了动人的月牙型,手里拿着一支桃花,映衬的一张清丽可人的小脸多了几分娇艳的气质。

  这样的姜令仪,他从未见过。

  徐伯卿脑海里闪现一句诗来,人面桃花相映红。

  他近乎贪恋的看着她。

  姜氏却是先反应过来,“伯卿,怎么来了?你不是要忙生意吗?”

  徐伯卿回过神来,大步走了过来,含着笑对姜氏行了一个礼,“见过母亲。”又说道,“恭喜母亲,家里要添弟妹了。”

  原来是阿玉要生了。姜氏作为嫡母,这样的恭喜不知听过多少回,每次徐伯卿做了什么,别人都要给她道个喜,可是她丝毫感觉不到其中的喜意。

  她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淡然,“同喜同喜。”

  徐伯卿看了看姜令仪,姜令仪已经恢复了惯常的清冷的神色,

  徐伯卿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阿玉是带罪之身,生完孩子就会被逐出徐府,请母亲看在稚子无辜的份上,回徐府抚养这个孩子。”他说完便一揖到底。

  姜氏听了有些不敢相信,她后退了两步,“孩子真的给我养,你们会不会又把他抢走?”她想起了自己那几个没生下的孩子,眼睛里有些湿润,更多的是难以置信,“我不信。”

  姜令仪上前扶住了姜氏,“姑母,您是孩子的嫡母,只要您愿意,孩子以后都会是您的。”

  姜氏的脸上多了一点笑容,这笑容像是一个偷吃了糖的孩子,既享受着唇齿之间的香甜,又害怕被人责罚,她只是连声问道,“是真的吗?”

  徐伯卿掷地有声,“是真的。”

  姜氏抹着眼泪进屋了。

  这眼泪透着欢喜。

  姜令仪看了既心酸又高兴。

  她终于说道,“谢谢。”

  她不知道他做这个决定是为了什么,不过她心里却是充满了感激。

  徐伯卿看向姜令仪。“我答应过你的事,自然不会食言。”

  两人都有些不自然。

  姜令仪知道他依然因为她不信任他,最终出手害死徐正礼之事而耿耿于怀。对于徐正礼的死,她不会后悔,也不想说什么。

  只是问道,“何时启程?”语气已经疏离了不少。

  徐伯卿眼睛里尽是失落,“今晚丑时启程。进城时城门差不多已经开了,满园的几个小丫头一直打扫的勤,我来的时候,已经吩咐她们将床褥铺好,回去就可以住了。”

  姜令仪微微侧身,“我要去安排一下。”她仰着声音喊道,“静雨呢?”

  静雨忙从屋子走了过来,“小姐。”看到徐伯卿,行了一个礼,“大少爷。”

  姜令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