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61章
静云而难过,她的心里感慨万千,如今的她已经不知道心软为何物。

  陈林驾了马车来到县衙门口,门外已经黑压压的站了很多人,原先的文江县令填了徐正礼空出来的位置,现在的文江县令是刚刚调过来的,五十出头,黑黑瘦瘦的。

  一把惊堂木拍的响亮,“万裕昌,你**李三家儿媳妇,该当何罪?”

  那万裕昌却是极力分辨道,“大人容禀,那女子早就不是黄花闺女了,分明是她引诱与我,让我替她做伪证,我并未奸污于她。大人英明啊!”

  静雨见那万裕昌说话粗俗,忙引了姜令仪往外走去。只对着陈林说道,“你去听听,等会告诉我们结果。”

  姜令仪转身离去时,瞧了静云一眼,那女子口中被塞了布条,浑身污秽,被捆做了一团。可是看那背影却透着一股求生的意志。

  两人只略略在附近转了转,便回来了。

  人群已经散了一些,陈林早已经瞧到了,立马挤到两人身边,“小姐,静雨,那知县已经判了,判那万裕昌赔偿李三家纹银三百两,昌隆药堂也充公了,将他赶出了文江县,至于静云姑娘,知县让李三夫妇带了回去好生医治。这李三自然百般不愿,还在公堂上争执呢?”

  姜令仪忙探过头去,只听得李三媳妇说道,“大人,这疯妇见东西就砸,见人就咬,如何看的住,不如请大人为了百姓的安危将她收押,也免得她再祸害别人。”

  县令想是得了不少好处,倒也顺水推舟,只说道,“既如此,本官就暂且将她收押,作为权宜之计,待她好转,你们依旧接了她回去,退堂。”

  李三夫妇自然千恩万谢的走了。

  静雨道,“这就结案了?”

  姜令仪只对着陈林问道,“可能买通衙役,让我进去见见她?”

  静雨忙阻拦道,“小姐,你不能去,那牢里污秽的很。”

  姜令仪笑道,“再污秽的地方我也待过,还有什么可怕的。等会你在门口等我就好。”

  大牢。

  几个守卫远远的瞧了一眼,“不是说疯了吗?看着挺正常的。”

  静云安静的缩在墙角。头也不抬。

  静云默默的想着,她当然想要过好日子,她的父母是徐家的老仆人了,她自出生就知道自己是徐家的丫头,她拼命的想要讨老夫人的欢心,不就是想要一段好的婚事吗?

  夫人不受宠,府里的丫头争先恐后的想爬徐正礼的床,她亲眼看到老夫人将她们一一的打发了出去,她只想受到重用,有一日能脱离奴籍,这样她的子女便可以自自在在的生活了。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她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姜令仪,静雪死了,她被卖给一个小孩子为妻,她太不甘了,想当初徐正礼想要宠幸她,她也不愿意,谁曾想命运是如此的不公。

  她每日里都在想着如何才能脱离苦海。

  姜令仪的再次出现彻底的激醒了她的求生意志,她还活着,凭什么认命。

  她表面屈服,暗地里想法子逃离苦海,当她踏进万裕昌的药铺时,她已经下定决心,她在这里住了近两个月,万裕昌几次三番的挑逗她,她都没有让他得手,如今她想离开,一副清白的身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命运待她竟然如此不公,她只是想活下去而已,当留言传到她耳里的一瞬间,她便知道,除了继续装疯,再无别路可走,只要能够活着,一切总有反转的一天。

  可是如今待在这牢狱之中,她知道自己再也出不去了。

  她闭上眼睛。靠在了墙上。

  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错啊,我设了这么大一个局,你竟然能捡回一条命?我还真没想到。”

  这声音像是魔鬼一样,日日像噩梦一样缠着她,让静雨往后挪了一挪,她颤抖着问道,“你怎么来了?你来做什么?”

  就是这个女孩子,自她出现,自己便再也没有顺利过。

  姜令仪并不怕脏,她细小的手轻轻的抚摸着用来隔断犯人的柱子。“就是来瞧瞧你的。”

  静云猛然想起姜令仪进来说的第一句话,“你刚刚说什么,你设的局?”

  姜令仪微微一笑,“当然是我设的局,我先是恐吓你,让你想要逃离苦海,然后再对你献计,我知道你不会信任我,所以故意诱惑你相信恶疾是唯一的出路,而这整条街只有万裕昌一个大夫,你想找他帮你作伪证,自然要付出代价了,只是我没想到,你在如此劣势的境况下,还能找到一丝生机,却是我小看你了。”

  静云听了哈哈大笑,“生机?你看看这地方,你就知道他们没打算让我活着出去。这算什么生机?”

  姜令仪只是瞧着静云,她原本姿容不错,自己第一次见她时,她还是姜氏旁边的大丫头,那时的静云像个副小姐一般,颐指气使,高高在上,享受着众丫头的追捧,后来在大街上重遇时的静云,已经被磨去了所有的棱角,她不在梳洗打扮,眉眼已经垂下,举手投足之间就和一个出了嫁妇人没什么分别,只是她说话时,眼底的一丝不甘轻而易举的泄露了她温顺外表下的野心。

  猛虎归山,后患无穷,静云虽算不得猛虎,不过前一世,姜氏真真切切的死在了她的手里,姜令仪自然不愿放过她。

  ☆、第一百零九章 收服静云

  现在的静云,一身污秽,头发脏乱,坐在墙角的草堆里,与那斑驳的墙面融为一体,看起来已经低到了尘埃里,可以她浑身散发的依然不是腐烂的颓废气息,而是一种不愿服输的求生之气。

  姜令仪想起了前世的自己,她不断的忍让,不断的退缩,退无可退,便一心求死,那样的她比起眼前的静云,却是死不足惜。

  重活一世,她才学会了不择手段,才学会了逆境求生,她看着静云缓缓的说道,“你想从这里走出去吗?”

  静云有些犹豫的看着姜令仪,“你什么意思?”

  姜令仪轻轻一笑,“我不信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静云自然想到了,只是,她看着眼前这个语笑嫣然的女孩子,女孩子眉眼深邃,浑身透着诡异,她不相信,姜令仪设计让她落入绝境,就是为了来救她出苦海的。她忍不住问道,“你不会又是来框我吧?你将我救出去是为了什么?”

  姜令仪不再看她一眼,利落的转身离去,“你若不信任我,那还有什么可谈的?我对于不信任我的人从来都不会宽容。”

  静云想起那时姜令仪说过,让自己去找她,自己并未相信,果然,被她算计的体无完肤。

  姜令仪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细碎的步子就像一座山一样的压入了静云的心底,她终于忍不住说道,“什么条件?”

  姜令仪果然停住脚步,赞道,“聪明。”

  她回过头来说道,“我若救你出去,你就要认我为主,一生一世听命与我,若有异心,死生由我,你敢不敢答应?”

  静云哈哈大笑,“你如何肯定我不会有异心,我若佯作答应,出去后再寻机报复,你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姜令仪扬起一张笑脸,“哦?你确定吗?”她的眉眼在昏暗的牢房里迸发出一种自信的光芒。

  这样的姜令仪最让静云惧怕,也最让静云信服。

  静云看的呆了,“为什么是我?你暗地里做那么多不是很想让我死吗?”

  姜令仪不再与她嗦,只是说道,“你好好考虑吧,我想要一个相互扶持做我左膀右臂的丫头,而不是一个随时随地想和我同归于尽的敌人,你这样辛苦都熬过来了,不是想要过更好的生活吗?”

  她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静云迫切的想要逃离这里,她不知道能不能相信姜令仪,可是这样一个机会一旦离去,她知道自己只怕过不了多久就死在了牢狱中。

  她用力的喊到,“我答应你。”

  姜令仪已经走的远了,只有一个轻快的笑声传来,“答应的这么爽快,可是在框我?”

  姜令仪走后便再也没有来过,静云继续着自己生不如死的日子,没有人来看她,只是偶尔会有人过来送顿饭,也都是隔夜的馊食,她的衣衫已经破败,身上散发出一阵阵难闻的气味。脸上,身上,手上奇痒无比,她使命的挠,挠的出了血才作罢。

  静云是夜里开始发烧的,烧的迷迷糊糊的,她依然望着,这一刻,她只想离开这里,即便给姜令仪当牛做马也无所谓。她朝着牢门的方向望的眼睛都快瞎了。渐渐的就昏迷不醒了。

  静云醒过来时,只觉得口干舌燥,这时一张圆圆的脸蛋印在眼前,“姐姐,你醒了?”

  静云看着这女孩子,有些疑惑。只沙哑者嗓子问道,“这是哪里?”

  女孩笑道,“我是夫人身边的丫头,叫小兰,今日我们的胭脂铺子开张,夫人,小姐都到店里去了。”

  静云扶了扶脑袋,“她救了我?”

  小兰笑道,“可不是?小姐和夫人促膝长谈,夫人同意了才亲自去击鼓鸣冤,又据理力争,知县这才答应放你出来。”

  正说着,屋外一阵嬉闹声,小兰便高兴的跑了出去,静云怔怔的看着,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姜令仪踏进房间时,静云还在发呆。

  姜令仪点点头,“倒是好了。”

  静云小声说道,“谢谢你,姜姑娘。”

  姜令仪挥了挥手,“等你好了,先去给夫人好好的磕个头,你当日虽说是听命于人,到底害得她失了孩子,你去好好的赔个礼,道个歉,便先从洒扫丫头做起,能不能升到我跟前来就看你的造化了。”

  静云喃喃细语,“你不怕我,不怕我”她想说,你不怕我再算计你们?

  姜令仪微微一笑,“静云,我千辛万苦的救你出来,不是为了再次送你进去的。”

  静云问道,“姑娘,我还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最后一个。您若不想回答就算了,我想听听姑娘的心里话。”

  她不再唤她姜姑娘。而是姑娘。

  姜令仪点了点头,“你想问我为什么想救你出来?”

  静云点了点头。

  姜令仪搬了一把凳子坐下,沉吟片刻,便说道,“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我需要一个狠绝一点的丫头,静雨虽好,性子终究偏软,阿沁是外面买的,虽说不卑不亢,行事到底没有底气。至于小兰小菊更不消说了,而你不一样,你是家生子,自幼便比别的丫头高人一等,凡事有父母提点,眼力,魄力,心计都是有的。如今有了这一层经历,更是旁人都不能比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

  静云听的有些动容,她自小只知道捧高踩低的不服输,丫头们高看她,也只是因为她的父母,从未有人如此评价过她。

  她低低的问道,“第二个原因呢?”

  第二个原因?

  是因为姜令仪透过她看到了自己的懦弱,看到了自己前世的可悲。她想留下静云,只是因为她很钦佩,钦佩一个在生死边缘依然苦苦挣扎,想要活下来的女子。

  她死去时也才二十岁。

  年华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