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60章
有个散失,你可担当的起?你又不比江大哥武艺高强,还不许我小看你。”

  陈林瞪着眼睛,“你少小看人,江大哥年长我六岁,等我到他这个年纪,肯定比他强。”

  一个声音传来,“那是自然,等你到我这个年纪,我已经老了。如何比的过你。”

  姜令仪顺着声音看过去,却是江风走过来。

  江风含着笑,戏谑的看着陈林。

  看到姜令仪,忙拱手道,“小姐。”

  姜令仪点了点头。。

  江风便说道,“小姐料的不错,那静云今日带着同哥去了昌隆药堂后回去,又被她婆婆骂了一回,她便将家里砸了个稀烂,又是哭又是闹的,慌得李三媳妇立马抱了同哥往外跑,李三得信了也赶了回来,这才将静云绑在了椅子上,又命人去请大夫。我来的时候,万裕昌已经带了药箱过去了。”

  姜令仪道,“你去告诉阿沁,小兰小菊,让她们出去散播消息。”

  江风便先行离去。

  姜令仪对着静雨道,“我们去西街买点药材,上次买的都不能用。”

  她说完话,这才发现静雨盯着江风远去的身影久久不能收回视线。

  陈林也是。

  只不过一个的脸上是羞涩的表情,一个的脸上是不服气的表情。

  姜令仪用手点了一下静雨的头,佯作恼道,“走啦。”

  静雨忙收回视线,走在姜令仪旁边,“小姐,真去西街吗,这么远,而且天快要下雨了。要不然,”她斜睨了陈林一眼,“让他去。”说着语气里带了些羞恼,“他那么厉害。”

  姜令仪暗暗笑道,“这丫头八成是喜欢上江风了。”想到江风,姜令仪又暗暗叹了口气,“虽说少女怀春,只是这丫头并不知道喜欢的不一定适合,江风那样的办事倒是极利落稳妥,只是过日子只怕就不如陈林了。”

  从东街走到西街,走了将近一个时辰,只是静雨和陈林你一言我一语,争锋相对的,姜令仪倒也不觉路途遥远。

  姜令仪这次倒是每样药材都仔细看了,买了便让陈林拿着。

  只是出的药铺,天色已经极暗,似乎就要下雨一般。

  静雨有些着急,“小姐,你身子单薄的很,若着了凉,又要折腾许久,我看我们还是找个地方躲雨。”

  陈林却已笑道,“你叫我一声陈大哥,我便带你去躲雨,如何?”

  静雨羞红了脸,使命一跺脚,“小姐,你看他,尽欺负我。”

  姜令仪倒是心情极好,她瞧着静雨道,“他比你年长,你便叫声大哥,也不亏啊。”

  静雨不乐意,将脚跺的极响。

  姜令仪倒也不再逗她,便对着陈林道,“你知道别院在何处?带我们去避避雨。”

  陈林先前与杨逸一起来过,忙在前引路,约走了一炷香时间,便到了。

  快到别院时,斗大的雨珠已经落了下来,街上已经没甚行人了,姜令仪忙用手挡住了脸疾步朝前跑去,雨珠打在脸上,很凉,很疼,却有一种恣意的快感。

  到的别院时,几人的头发都有些湿了。静雨埋怨道,“都是陈林,非要磨蹭。”

  陈林忍不住回嘴道,“怎么又怪到我头上来了。”

  两人一来一往,吵的不亦乐乎。

  因为贴了告示,杨逸这几日一直留在别院看门。

  此刻见了姜令仪几人,也是一惊,忙开了门,一面问道,“小姐,你们怎么来了?”

  姜令仪笑道,“过来躲雨。”

  她站在屋檐下看着这别院里的亭台楼阁,在烟雨之中,倒是格外美丽。只看了这一眼,她便有些震住了。

  她记得那一世,她画过一张草图,亭台楼阁,翠竹环绕,绿柳成荫,她画的不好,但她想象的依稀就是这个样子。

  她看了一眼,便不忍再看。

  他送了这别院给她,是想替她完成上一世的心愿。

  只是上一世的心愿,已经不是这一世的心愿了。

  她转过头,对着杨逸说,“把那告示撕了,我不租了。”

  杨逸跟了姜令仪几日,早就知道这小姐是说一不二的性子。

  他到大门上将那告示撕了下来。

  ☆、第一百零七章 疯癫

  秋日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

  陈林看着两个女孩子衣衫单薄,淋了点雨,若等着这里,时间一长,只怕要感冒了,便冒着雨冲了出去。

  静雨叫道,“冒冒失失的,你要去做什么?”

  陈林并未回头,只是声音远远的传来,“我去找辆马车。”

  静雨急得不行,“这会子,他能上哪里去找马车?”

  然而没多久,果然有马车的声音隐隐的传来。

  静雨扬起了头,“没想到,他还有几分能耐。”

  马车渐渐的出现在几人面前。

  车前驾马的男子稳稳当当的落下,“小姐,夫人说小姐没带伞,让属下赶了马车过来,特来迎接。”声音沉稳,举止利落,不是江风是谁?

  姜令仪看向静雨,静雨果然露出了钦佩的目光,声音也柔和起来,“江大哥,你怎么猜的这么准。知道我们在此处躲雨。”

  江风笑道,“也不是我猜的,我刚刚从药铺出来,正巧遇到陈兄弟,他告诉我的。”

  静雨撇了撇嘴。

  姜令仪问道,“他为何没上车。”

  江风笑道,“这孩子,倔的很,说衣衫湿了,怕脏了小姐的马车。”

  姜令仪笑了笑,并未说话,只是扶了静雨的手上了马车。

  姜令仪对着静雨说道,“回去后,给陈林端碗姜汤过去。”

  静雨有些勉强,终究不敢逆了姜令仪的吩咐,委委屈屈道,“是,小姐。”

  姜令仪叹了一口气,“莫要不高兴,你知道陈林为何情愿淋雨,也不愿上马车吗?他是怕被你奚落。”

  静雨瞄了前面一眼。似乎是怕江风听到。

  姜令仪眼尖,只是对着静雨问道,“为何会处处针对陈林?”

  静雨忍不住红了眼睛,“那一日,小姐让我去给他们送酒,那个陈林过来接酒壶,碰到了我的手,我不过嘀咕了几句,他便面红耳赤,说我长得最丑,连小菊都比我好看,便是主动给他摸他也不会摸。”

  姜令仪忍不住笑出声来。女孩子爱美,何况静雨颜色本就极好,陈林这样说,本是男儿好面子随口一说,却没想到让静雨耿耿于怀。

  静雨没有说完的是,陈林说过之后,江风忙站起身来,喝到,“静雨姑娘身娇肉贵,岂是你满口胡言的,还不给她道歉。”

  静雨想着,脸色有些绯红。

  帘外的江风便略略回头说道,“静雨姑娘,陈林后来给我说,他极后悔,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你便不与他计较了。”

  静雨忙小声的说道,“江大哥所言极是。”

  姜令仪看了,暗暗的叹了口气。

  这样行了一路,马车突然急急的刹住。

  静雨忙一把扶住姜令仪。

  这时江风在外面问道,“小姐,没摔着吧?”

  姜令仪掀开帘子问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江风探头一看,“刚刚有几个人好像是去了李三家的方向。”

  姜令仪放下帘子,“回去吧!”

  天色渐渐的暗了起来。

  姜令仪回去时,姜氏已经备好了姜汤,陈林还没有回来。

  姜令仪唤了衣,姑侄二人用了晚饭,各自回房歇息了。

  静雨又给姜令仪加了一床被子,把窗户细细关好。

  姜令仪问道,“我让你给陈林送碗姜汤,你可去了。”

  静雨嗫嚅道,“你吩咐的我什么时候没照办。”

  姜令仪笑道,“那他喝了没有。没有感谢你吗?”

  静雨道,“我亲自给他送去,他自然要谢我。”

  姜令仪拉了静雨,“等你以后就知道我是为你好了。”

  情窦初开女孩子,总是向往一些遥不可及的人和物,就像她那时一样,这样的感情除了像飞蛾扑火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归处。

  静雨问道,“小姐,你比我还小几岁,可是有时候我却觉得你像个大姐姐一样。你说话行事,果敢坚毅,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姜令仪不想再说,摇了摇头,“睡吧。”

  早上起来,楼下乱哄哄的。

  姜令仪撑起身子,唤道,“静雨。”

  静雨忙端了水过来,“小姐。外面已经传遍了,说静云与万大夫有染,所以才用这法子来个金蝉脱壳,好与万大夫双树双栖。李三媳妇找了稳婆来验身,静云还装疯呢,谁也近不了她的身。李三媳妇已经报了官。”

  姜令仪梳洗完毕,便下得楼来,姜氏已在大厅里走了几圈了,看到姜令仪下来,便过来问道,“令仪,刚刚江风已经去探过了,说静云昨夜被绑在椅子上,不管谁近身,都是张口就咬,整个人都是一种癫狂的状态,有个稳婆去给她验身,手指头都被她咬掉了半根,在椅子上绑了一夜,如厕都在椅子上,整个人看起来像是真的疯了一般,又不停的说疯话,见谁都说,万大夫,不要过来。那李三夫妇已经报了官,说是万大夫强迫自家儿媳,以致儿媳疯癫。”

  姜令仪听了倒是笑道,“好个聪明的丫头。竟然想到这么一个死里逃生的法子,便是我,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活命的话,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一个法子了。只是很多人即便想的到,也不一定能做的到,倒是我小瞧她了。”

  她想了想道,“姑母,我十分好奇,想去瞧瞧看。”

  姜氏只是担忧道,“去吧,你现在来了这故土,倒像个孩子了,也爱热闹了,只是去县衙,你怕不怕。”

  姜令仪笑道,“自然不怕,我现在对静云极感兴趣。我去瞧瞧,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样了。”

  说着便带了静雨出去。

  陈林赶了马车过来,看到静雨倒是脸微微一红。

  静雨却是没有注意,只是问道,“陈大哥不是在吗?怎么是你跟着。”

  陈林听了这话,登时板了脸,也不说话,只站在一边。

  静雨并不在意,一边走一边露出几分喜悦之情,“小姐说的可是真的?静云真能活着吗?”

  姜令仪早知道静雨跟在静云身后几年,倒是极希望静云活下来。她笑着问道,“你很希望她活下来吗?”

  静雨垂下头去,“小姐,我,我,”她不想骗姜令仪,又怕姜令仪不高兴,只是踟蹰着说不出来。

  姜令仪倒是极为宽容,“你这样很好。”

  静雨感觉自己听错了一般。愣住了。

  ☆、第一百零八章 牢狱

  姜令仪又说了一遍,“静云的性子,向来是欺软怕硬的,想来那时也没怎么对你好过,你如今却能顾恋旧情,希望她活着,你这样很好。”

  她说着这话时,语气带了几分伤感,“这样的善良我早就没有了。我希望你能保留下来。”

  静雨看着姜令仪这样伤感,忙安慰道,“小姐只是反击而已,从未主动害过人。”

  姜令仪摇了摇头,说道,“静云虽然活了下来,只怕以后都要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静雨低低的说道,“我知道的,小姐。”情绪分外低落。

  姜令仪看着静雨,知道静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