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56章
浮起一丝笑容,“你就这么信任我?不怕我在里边下毒?”

  姜令仪怔了一怔,她果然没有想过这一层,果真是她太信任他吗?她摇了摇头,“你是一个君子,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做!”

  徐伯卿的笑容多了几分爽朗,带着一点感慨道,“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多,你还能说我是一个君子。”

  姜令仪垂了头,声音也有些感慨,“你本来就是君子,不管经历什么,都没有变,变的是我。”

  徐伯卿站起身来,说道,“这药是天瑞开的,我按着药方抓了,已经给了静雨,你好好养着。这几日不要负重,也不要逞强。”

  姜令仪听到赵天瑞的名字,有些异样。

  徐伯卿见了,恍若未见,他唤了她一声,“令仪。”

  姜令仪“啊”的一声,她抬起头,有些迷茫的看着他。

  徐伯卿定定的看着她说道,“如今二叔二婶已经分了出去,父亲也死了,祖母也病了,阿珠我也打发走了,我希望你能忘记一切,好好的和母亲的过几天安生日子。你不要再回文江县了,就住在满园,我保证不会有人来为难你。你也不必去松鹤园了。”

  姜令仪只是一瞬就明白了,他要她放过徐老夫人,这便是他要和她谈的条件吗?姜令仪冲口而出,“你怕我害她,那你应该逐了我出去,而不是将我留下来。姑母嫁入你徐家十余载,连一点骨血都没有留下。你可曾想过她的心情?当初别人害她时,你怎么就看不到?”

  徐伯卿静静地等着她说完,这才开口道,“阿玉就住在绿苑,我找了两个婆子照看她,我的意思是,等她生下孩子,无论男女,都记养在母亲名下,由母亲亲自抚养,你觉得如何?”他一个字一个字说的很慢,脸上的神情很认真,说完只是看着她,等着她答复。

  姜令仪的怒火瞬间便熄灭了一大半。

  她果然心动了。

  姑母两世的遗憾,或许可以用这个孩子来弥补,她再体贴,也终究比不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带给人的充满希望的喜悦,她的神色中带了一丝期冀,当然更多的是幸福来临之前的不真实感,她小声的问道,“那阿玉呢?”

  这便是同意了。

  徐伯卿安下心来,他能想的,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他淡淡的说道,“阿玉绝不能留在府里。”他转身朝门外走去,只是半回了头,“你好好休息。”

  “徐伯卿,我还是想和姑母一起去文江县住一段时间。”

  发生这么多事情,她想冷静,不想面对他。

  他偏着头,读懂了她的意思,她只是说去住一段时日,并没有说一去不回,他点了点头,“好。等你把这药吃完,我就送你们去祖宅。”

  他走了之后。

  许是因为吃过药的关系,姜令仪觉得有些倦,便撤了靠着的枕头,平躺起来。

  她心里却是久久不能平静,她也喜欢孩子,那一世她也一直渴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她开始期盼着日子快快过去,期盼那个能给人带来温暖的孩子能够早日到来。她相信徐伯卿答应的事情自然一定能够办到,不过她依旧没有告诉姜氏,她太明白希望过后失望的感觉,所以她不敢告诉姜氏,就怕到时候空欢喜一场。终于要离开徐府了,能够离开一段时间也好,她想知道跳离这恩怨情仇,能不能给自己带来片刻的宁静。

  白天睡够了,晚上就睡不着了。

  姜令仪披了衣衫,打开窗子透风,静雨听到声响,忙爬了起来掌灯。

  姜令仪挥了挥手,“你这几日忙来忙去也没睡好,白日里又照顾了我一整天,快去睡吧,我吹吹风就好,不用人陪着。”

  静雨打了个哈欠,有些欠意的歇下了。

  八月下旬,天气渐渐转凉,这风吹在身上有一种萧索的悲凉。风中似乎夹了琴声,断断续续的听不太清,姜令仪知道这定是徐伯卿在弹奏,还是不受控制的走出园子。

  ☆、第一百章 归程

  微弱的月光洒落在石子路上,把姜令仪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她闭上眼睛,细细的分辨,弹的是一首思亲,那曲调哀哀凄婉,听的人忍不住想要落泪。

  姜令仪依在院门,静静的听着这曲音,脑海里很多的事情一闪而过。可是出现最多的依旧是徐伯卿的画面,只是这些画面没有一段是开心的。

  如今她想要的都一点一点的实现了,可是实现的同时又失去了另一些东西。她渴望的一世欢乐,只怕是再也无法实现了。

  徐伯卿在自己的院子里一遍一遍的弹奏着曲子,他现在终于和她一样,是一个无父无母的人了,他终于有些体会到她的迷茫,她的孤寂。这种无所依靠带来的坚强是这样的无可奈何,他很想知道她一个人是怎样的熬过两世的。这样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女孩子,他实在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在这寂静的夜里,两个人,两颗心,都是那么的寂寞,这样的两颗心都渴望着温暖,可是他们带给彼此的却只有伤痕。

  姜令仪的药很快就吃完了。

  徐伯卿派了常青过来时,正好姜氏和姜令仪刚刚吃完饭。

  常青说道,“夫人,姜姑娘,少爷让我来询问一声明儿启程行不行,若定了明儿启程,便派了两个丫头先过去收拾一下,许久没住人了,别委屈了你们才是。”

  姜氏连连点头,“那就明儿启程吧!”又唤了小兰小菊道,“你二人带了日常的衣物,先去文江县。”

  常青带了小兰小菊走后。

  姜氏显得特别兴奋,高兴的像一个孩子。

  她从里到外细细的检查几遍,看看有没有漏掉的东西。

  姜令仪坐在一旁笑道,“姑母,不用全带去,又不是不回来。”

  姜氏本来不打算准备回来的,她听姜令仪这样说,放下了手里的事,“还回来做什么?”

  姜令仪也不解释,只是浅浅笑道,“姑母,若到时你不想回来我们不回来就是,只怕”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笑着。

  只怕到时候,姑母头一个想要回来。

  这一日,八月二十八日。

  姜令仪终于再一次踏上了文江县的的旅程。

  姜令仪和姜氏一路走到大门口,整个徐府呈现出来的是一种到了极致的冷清,映衬着深秋的萧索,给人一种盛况后的苍凉感。

  一共两辆马车,姜令仪和姜氏坐着前面一辆,阿沁和静雨坐着后边一辆。

  小兰小菊,和那四个护卫一起早就到了。

  徐伯卿和常青一人驾了一辆。

  马车缓缓的驶了开来。

  姜令仪掀开帘子,回过头去,历经两世,她终于有机会可以走出这里,哪怕只是短短的几个月,对她而言,心里也是慢慢的涌现了一种满足,在这一刻,她是真心的感激徐伯卿,虽然纠缠了两世,她不得不承认,他一直在尽力补偿。

  他们之间的恩与怨,早就说不清道不明了,然而,这一刻,他能帮助她实现靠着自己无法实现的梦想,她的心里终究是感激的。

  她正要放下车帘,大门处,她看到了一个身影,一身素衣的徐叔文,正站在那里,静静的看过来。他脸上不羁的神态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似有若无的哀伤。

  姜令仪看着徐叔文渐渐的越变越远的身形,直直的站在那里,仿佛动也没动,她的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车帘被重重的放下。因为离开带来的一点喜悦立刻被徐叔文的出现冲淡了。

  在街道行驶了一段路,徐伯卿停下马车。

  姜氏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令仪你看看。”姜令仪掀开车帘,探出头来,只见徐伯卿钻进了一个糕点店。

  她回过头来对着姜氏说道,“没事,表哥去买糕点了。”

  她正要放下帘子,一个声音传来,“这不是徐府的马车吗?刚刚那个是不是徐家的大少爷?”

  一个回答道,“可不是,听说这徐家少爷克父克母克妻,徐家当日可是大富大贵之家,如今这样落魄,可不是这大少爷给克的?听说徐家老夫人已经重病,只怕也活不了几日了。”

  又一个说道,“什么老夫人,徐家现在又不是官宦之家了,叫声老太太都是抬举了,还叫什么夫人。”

  众人哄堂大笑。

  一个说道,“说是克父克母倒也说的过去,说是克妻便是无中生有吧!”

  这人刚刚说完,立马有一个声音答道,“谁说无中生有,我有个婶婶在吴知州家做事,听说,吴家三小姐与徐大公子都要议婚了,结果合八字的时候,算命的说这徐少爷命硬,这才把婚事退了,你们想想,若不是命硬,怎么会这个年纪还没婚配。”

  一群人听的连声附和。

  姜令仪扫了一眼,这才发现马车周围不知何时聚了一群人。

  徐伯卿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仿若并没有听到旁人的议论。

  他将买来的糕点递给姜氏,并没有说一句话。

  马车重新行驶起来,很快就出了城,马车轧在大路上扬起浓厚的灰尘。

  姜令仪只是想着,他又和前一世一样落了个克妻的名声,看来是吴家防止别人说自家因徐家落魄悔婚而给徐伯卿乱扣的帽子,没想到阴差阳错徐正礼又壮年而逝,一来二去,就被传成了克父克母克妻。他也是个可怜人。

  姜令仪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姜氏将手放在姜令仪手上,“若是觉得累,就靠在我肩上眯一会。”

  姜令仪甜甜一笑,果然将头轻轻的靠在了姜氏身上,“有姑母真好。”

  姜氏爱怜的摸了摸姜令仪的头发,“真是个傻孩子。”

  马车行了一路,徐伯卿回过头问道,“母亲,前面有个茶馆,要不要休息一下。”

  姜令仪掀开一看,便知这是上一次歇息过的那个茶馆,那时他还是一个带着无尽幻想的贵公子,不过一个月时间,他身上的棱角已经被磨得什么也不剩下了。

  姜氏看了姜令仪。

  姜令仪摇了摇头。

  姜氏便回答道,“伯卿,你若不累,就再走一段路吧。”

  徐伯卿应了一声,便继续赶路。

  ☆、第一百零一章 重遇静云

  祖宅在文江县城的东边,宅子有些旧,但并不破败,小兰小菊提前到了之后,将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又添置了一些日常用物,早早的做了饭食热在了灶堂里。便站在门口翘首以待。

  马车到的时候已经晌午了。一行人用了饭后。

  徐伯卿便叫来了四个侍卫,一个年纪稍长,二十来岁的样子,看着干练一些,余者三人都只有十*岁,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

  徐伯卿便对着那四人说道,“这便是夫人和小姐,以后你们四个定要好生保护他们的安危,若有半分闪失,莫怪我不客气。”

  又对着姜令仪说道,“这个叫江风,你有事跟他说一声便是。”又指了余者三人,“他们分别叫,杨逸,陈林,周迟。”

  姜令仪默默的记住了。

  徐伯卿便说道,“母亲,表妹,我明日就要离开,现在趁我还在,带你们去祭拜一下外祖父外祖母,和舅父舅母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