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54章
能平静。

  蝶园外的空气清新自然。姜令仪深深地吸了口气。

  郑绣清轻轻的捏了捏姜令仪的手,叹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

  姜令仪笑道,“有缘自会相见,就怕姐姐以后不想见我。”

  谁知一语成谶。

  有时候,两个人远远的望着,反而会彼此牵念,同住屋檐下,却再也找不回初初的情义。

  姜令仪看着郑绣清远去的马车,心里慢慢的涌现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的不好的预感。

  可是这不好的预感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瞬间,因为姜令仪看到了另一个马车稳稳的停在了徐府门口。马车前坐着一个男子,那男子一身惯常的青衣。正是赵天瑞。

  赵天瑞一眼就看到了姜令仪,他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出神,她的脸莹润了不少,不知为何带了一丝苍白无力的感觉。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倦怠,这和上一次他在白莲寺看到时的精彩奕奕的姜令仪完全不同,他看的入了神。马车里传来催促的声音,“天瑞?”

  赵天瑞这才收回视线。打开帘子。

  赵夫人从车里走了下来。一副贵夫人的做派。

  姜令仪看着赵天瑞意气风发的样子,心里没来由为他高兴。

  姜令仪款款上前,行了一个福礼,“赵夫人,赵大夫。”

  赵天瑞对母亲说,“娘,您先去,我稍后就来。”

  赵夫人对着姜令仪还有着小小的愧疚,此刻倒也通情达理,她朝姜令仪点了点头,便领着丫头走在了前面。

  ☆、第九十六章 造化弄人3

  赵天瑞顾不得礼数,一手抓住姜令仪的右臂。

  姜令仪挣了一下,并没有挣开。

  赵天瑞的另一只手已经按在了姜令仪的脉搏上。

  姜令仪脸微微的红了红,心里有些忐忑。

  赵天瑞的脸却越来越青。

  姜令仪察觉到他的手劲松了些,便夺过了手。逃也似的几步走上前去,走的急了,扯动了身上的伤口,微微的咳嗽了几声。

  她害怕他问,她不想骗他,可是她真的不想让他知道她所做过的那些事,和对着徐家兄弟的无所畏惧不同,她一直想在赵天瑞心中保持着当初纯真美好的样子,那个保存在他们彼此心中的最美的幻想,便是她此生难以企及的期冀。

  赵天瑞并没有动,只是看着姜令仪的背影说道,“谁打的?”

  姜令仪的眼眶酸酸的,瑟瑟的,泪水夺眶而出。她的软弱在这一刻毕露无遗,她摇着头,“不要问了,好不好?”

  赵天瑞看着这个瘦弱的身影,他原以为她在徐府过着快乐无忧的日子,他一直告诉自己她过的很好,然而此一刻,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欺骗自己,他怒道,“我们去找徐伯卿,他答应会好好照顾你的。我要去问问他,他是怎么照顾你的!”

  说完他越过她朝前走去。

  姜令仪疾步赶上,扯了他的衣袖,“不关他的事,是我,是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我做了好多的坏事,我不想告诉你,你不要再问了好不好。”她轻声说道,“天瑞,我们都有自己的日子要过,你今天是来吊唁的,等一下,出了这个门,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好不好。”

  她眼中还含着泪水,她的唇角却弯出一抹醉人的笑容,这样的美就像是盛夏的冰花,随时都要消融一般,他反手握住了她的手,“灵枢,我带你离开,好不好?我们什么都不管了!”

  徐伯卿从松鹤园走了出来,他将徐老夫人安置好了,正准备去蝶园。谁知远远的看见赵天瑞和姜令仪正在说着什么。

  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他。

  他慢慢的靠近了几步,便看到赵天瑞握住了她的手,隐隐的有声音传过来,“我们什么都不管了。”

  徐伯卿隐在一颗树后,看向了那个单薄窈窕的身影,她苍白的脸上两道泪痕,眼睛红红的,有一种让人想要保护的感觉,自从这一世重逢后,他看过她疏离的神色,看过了她挑衅的神色,看过了她淡漠的神色,看过了她浅笑的神色,他只记得她在他面前表现得独当一面的利落,却忘了她从来都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女子,他默默的为他做了太多,也终究及不了赵天瑞的几句安慰,他终于转过身,撇眼间却看到她已经抽回了自己的手。

  徐伯卿定睛去看,看到姜令仪后退一步,她擦了擦脸上的泪,静静的看着赵天瑞,唇边浮现一丝苦笑,当初走不了,如今又怎么走的了,她最后只是说道,“你还是和当初一样冲动。”

  赵天瑞明白了她的意思,他贪恋的看着她,苦笑道,“你还是和当初一样冷静。”

  两人相视而笑,笑容中隐隐含着遗憾,只是更多的却是释然。

  姜令仪问道,“你的婚期定了吗?是不是林小姐。”

  赵天瑞听到她这样毫无顾忌的提及他的婚事,他知道她在提醒他刚刚说要带她走是那样不切实际,他心里窒息般难受,然而他什么都不能说,只是尴尬的笑了笑,“腊月初八。”

  姜令仪的眼里已经没有泪水,只是她的眼睛依旧红肿着,她笑着说道,“我喝不了你的喜酒了,只能提前祝愿你们白头偕老,永”

  赵天瑞打断道,“你明明知道,”他说了半句,却再也说不出来,他真的已经没有资格对她说任何话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原来便是这种感觉。

  他最后终于点了点头,“好,我收到了你的祝福,别的就不用再说了。”

  徐伯卿缓缓走出,出现在两人面前。他对着赵天瑞说道,“天瑞兄怎么来了?”

  赵天瑞这才发现徐伯卿,他不着痕迹的拉开了与姜令仪的距离,道,“家父与令尊曾一起共事过,你我又是多年知交好友,于情于理都要来送徐叔父一程。伯卿,节哀顺变。”

  两人寒暄着。

  赵天瑞忽然回头对着姜令仪说道,“灵枢,你若是累的话,就回房休息。”

  姜令仪正要回答。

  徐伯卿已经开口道,“静雨,扶小姐回去。”

  静雨忙上前几步,扶着姜令仪离开。

  赵天瑞看着姜令仪的背影。对着徐伯卿说道,“我刚刚给她把过脉,发现她内里有些伤。她患过瘟疫没有多久,底子还有些弱,若不好好调整,只怕以后会留下病根。”

  他并没有询问姜令仪的伤是如何而来。只是平和的说起她的伤情。

  徐伯卿一惊,他回想起来,那时姜令仪抱住青儿,板子都是落在她的背部。后来他虽打发了大夫去瞧了,不过当时太忙,再加上心中有气,便没有再关注她的病情,刚刚在花园里看着她扶着徐老夫人时,便注意到她的额头上全是冷汗,此刻想来忙问道,“是我疏忽了,当时请那个大夫去给她看,因是女儿家,想来也只是随意开了点药,你可有法子治好她。她还小,绝不能落下病根。”

  赵天瑞听他说话,便知他对姜令仪的关切不下于自己,他心里微微一涩,“等下你给我纸笔,我给你开张方子。”说完又问道,“徐家叔父身体强壮,怎么会突然病逝,你当初怎么不托人找我来,兴许能治也说不定。”

  徐伯卿想起父亲的死,心里说不出是何种滋味。

  徐伯卿不说话,赵天瑞便知道这其中有许多隐情,他也识趣没有多问。

  赵天瑞和赵夫人祭奠过,就离去了。

  天色渐晚,程家来人了。只来了程家的几个子侄辈,其中一个是程锦儿的同胞兄长程光。

  ☆、第九十七章 尘归尘

  程光比徐伯卿长了一岁,他拍了拍徐伯卿的肩,“锦儿在家绣嫁妆,不能亲自前来。伯卿勿要责怪。”

  徐伯卿说道,“锦儿能有一个好归宿,终归是个好事。”

  程光仔细打量着徐伯卿的神色,终究是叹了口气说道,“终究是你们没有缘分,只是如今你三年孝期,就要过了适婚年龄。”

  徐伯卿只是笑了笑,“幸而表妹已有了人家,不用耽误她了。”

  程光只是摇了摇头,想说一声,妹妹情愿被你耽误,也不愿意嫁给旁人。只是瞧着徐家如今的声名,心里倒有些庆幸,只是转移话题道,“如何不见二叔二婶?”

  虽说家丑不外扬,不过徐家现在处境,只怕早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徐伯卿倒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二婶带着孩子回了娘家,二叔一直住在岳家,想求着二婶回心转意。”

  程光倒也没有多问。两人只随意的说了几句。因为徐正礼的下葬时辰安排在子时,程家的人自是要送徐正礼最后一程的,所以徐伯卿便安排程家的人歇息。

  所有的人都只是小憩一会,就到了子时了,姜令仪并没有睡着,她瞧着时辰,便唤了静雨一起来到了蝶园,这时正举行封棺仪式。徐正义夫妻居然也在场,再者就是程家的几个子侄,徐家的几个远房子侄,人实在不多,看起来冷冷清清的。

  一直到下葬,徐伯卿脸上并无半点表情,只是最后g好土时,他跪在父亲的墓前磕了九个头,头狠狠的碰在地上,额头一片淤青。

  姜令仪看着这墓地,这一块都是徐家所有。姑母那一世就是葬在这附近的。她看着身旁的姜氏,心里充满了庆幸,徐正礼死了,姑母却还活着。

  姜令仪想着那一世自己站在这里的绝望,这一刻,她看向那个磕的满头是血的男子,现在的他也是这种感觉吧!

  可是,她看着他,并没有那种风水轮流转的爽快感,反而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也许是因为这样的感觉自己也经历过,所以多了一分感同身受,多了一分心疼。

  那一刻,徐伯卿脑子里闪现的也是那一世姜氏去世的场景。

  姜氏自瘟疫后,一直体弱,祖母总是百般压迫,后来便抑郁成疾,他们成亲后,一直两处分居,姜氏病逝的那一日,他正在外面寻欢作乐,后来他才知道,那一晚她跑去求老夫人找大夫,连门也进不了,她唤不动丫头,只有自己独自出府,去找大夫,她从未出过府,又没有银子,最后找到一个大夫时,姜氏已经死在了床边。

  他和姜令仪作为孝子孝媳跪倒在姜氏坟前,姜令仪哭的无声无息的,她向来是隐忍的,即便难过伤心到了极点,也只是默默的流泪,连哭声也听不到。他想宽慰她几句,她只是别过头去,一副拒绝的姿态。

  他自有他的骄傲,听说柔心有了身孕,便直接接了回府抬为姨娘,现在想来,她的绝望应该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的。

  自从知道父亲是死于她的手时,他说服了青儿反口,青儿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阿珠,阿珠使用的五石散害死了父亲,阿珠使用的五石散害得姜氏发疯,阿珠知道青儿有孕后,就在徐正礼的饮食里下药,目的只是为了害得青儿小产,最后阿珠被发卖了,谣言却不胫而走,父亲一世的名声终究是毁了。

  他为了她做了一切,然而心里却不是不怨恨的,若是她相信他,若是她能等他安排好,父亲就还能活着,可是现在他跪在这里,突然能够感受到她那一世的绝望,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