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51章
我的园子。”

  姜令仪猛的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徐叔文。

  他不去揭发她,还要救她?

  徐叔文不容分说,拽了姜令仪便往他的园子里走。

  他走的都是极其偏僻的小路。姜令仪被他拽着一路小跑,她知道他想救她,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救她,她亲自结果了他父亲的性命,那一幕一定会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穷尽一生都不会挥去。她感觉到徐叔文身上散发着的类似猛兽的凶狠的气息。可是那凶狠终究是不曾伤害她一分一毫,一滴泪水从她的眼里滑落,她忽然有些心疼这个男子,这个从未落入她的眼中的男子。

  徐叔文一直将姜令仪拽到了他所在的房间。隔着灯光,他回头一看,只见她清丽的脸上不知何时多了两道泪痕。

  他的声音不自觉的柔和了一些,“我抓疼了你吗?”

  姜令仪偏着头问,“为什么?为什么不把我交出去?一命抵一命,我并不亏。”她的唇角扯出一个笑容,有一种破碎的凄美。他想起那一次闯进绿苑时,她抱着浑身是血的姜氏时那脆弱的模样。

  他不知道说什么,也不想解释,只是从桌子上拿了一壶酒,斟了两杯酒,“陪我喝一杯,如何,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姜令仪从未饮过酒,她看着他眼底若有若无的痛苦,终究不忍拒绝,端起酒杯,并不言语,只是一饮而尽。

  两人并不说话,只是各自喝着酒。

  姜令仪不知不觉的醉了,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梦到自己还在庆山村无忧无虑的生活,她穿着麻布粗衣,打着赤脚,散乱着头发,在田间随着父母做活,家里新添了一个小弟弟,祖母每日里带着孙子做着饭。

  娘支使着她做东做西,她却乐此不疲。转眼之间,她便十五岁了,村头的大郎前来提亲,家里都很满意,很快便到了出嫁的那一天,她顶了个红盖头从村尾走到了村头,坐在新床上,她的心里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时一只手拿了一杆喜称移了过来,姜令仪看着那手,她不知为什么,只觉得恶心的想吐。

  盖头慢慢的被掀开,姜令仪抬起头来,一张道貌岸然的老脸映在眼前,那脸上还挂着一丝猥琐的笑容。

  姜令仪忍不住后退,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刀,她猛的朝那男人腹部捅去,只见血贱三尺,姜令仪吓得大叫一声,从噩梦中惊醒,她只觉得头疼欲裂,触目所见,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她正歪在一个椅子上,额头上却是汗,衣衫也被浸透,她看着趴在桌上的徐叔文,徐叔文的怀里还抱着一个酒壶。

  姜令仪看向窗外,天已经大亮,她竟然真的在这里躲了一夜,现在徐正礼的死应该已经传遍了整个徐府吧?她轻轻的闭上了眼,感受这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这时院子里一个急切的男声传来,“叔文,起来没。”话音未落,徐伯卿已经大步的踏了进来。

  姜令仪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她看着他,眼睛里看不出情绪。

  徐伯卿先是一惊,再是不解,后面却又带了一丝愤怒,可是这愤怒里又带了一丝苦涩,“你昨晚一直待在这里?”

  姜令仪无法开口。只是沉默着。

  这时徐叔文也从睡梦中醒来。看见徐伯卿,便问到,“哥,这么早你来做什么?”

  徐伯卿一把提起徐叔文,“出大事了,快跟我走。”

  两人快速的离去,再也没有人能够顾及到身后的姜令仪。

  姜令仪沿着路回到绿苑。

  只见静雨站在门口望着,“小姐,你总算是回来,现在府里闹得一团乱。”

  姜令仪强笑着,轻声地制止道,“先进去。”

  两人一起走进姜氏的房间,姜氏的眼睛里满是担忧,她挥手打发了几个丫头,“令仪,你跟姑母说实话,昨天你去哪里了?”

  姜令仪看着姜氏,她的眼睛里布满血丝,并无半分责怪。姜令仪心里一酸,上前一把抱住姜氏,“姑母。我杀了人,对不起,让您失望了。”

  如果说那一次,静雪的事还能让她说服自己只是意外时,那么这一次,徐正礼便是她亲手杀死的,青儿因为她的缘故只怕也在劫难逃。

  姜令仪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姜氏听。

  姜氏知道了真相,心痛之极,她抚摸着侄女的的头,小声的问道,“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还会这么做吗?”

  姜令仪的眼睛里犹豫了片刻,便坚决的说道,“会。”

  ☆、第九十一章 红颜祸水2

  他不死,死的必然会是她和姜氏。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姜令仪心里自有一番傲骨,即便再想活着,她也不能让自己委身与一个老男人,在徐家这样的环境里,不管她同不同意,只要徐正礼在,等着她的都只有一死。

  她不同意,徐正礼容不了她。

  她同意,徐老夫人容不了她。

  她不想死,死的就只能是徐正礼。

  姜氏哽咽道,“终究是姑母没有能耐,才将你逼到这个份上。令仪,若是老夫人查到你的头上,你只管说是我逼你做的。千万别自己扛着。”

  姜令仪应道,“知道了,姑母。我想去绿苑看看。”

  姜氏一把抓住姜令仪的衣袖,“不能去。令仪,不要去。”她害怕姜令仪一旦踏出这个门便再也回不来了。

  姜令仪却已经下定了决心,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只要一步退缩,绿苑所有的人都活不下来了,她摆了摆手,“姑母,我一定要去,青儿什么都看到了,她一定会说出去,我不能躲在这里,等着她们一步一步的怀疑到我。”

  姜氏终于放下了手。

  徐正礼的死让整个徐府笼罩了一层乌云。

  最早发现徐正礼死亡的是阿珠。阿珠睡得不踏实,便唤了青儿过来服侍。谁知唤了几声都没人应。阿珠骂骂咧咧的起身。心里想着,这小蹄子莫不是去勾引徐正礼了,她早就发现了一点苗头,只是一直没有抓个现行。此事兴势匆匆的到了徐正礼独居的房间。那房门徐叔文临走时带好了,此刻紧闭着,看不出异样。阿珠试着拍了拍门,刚一触碰,那门便开了,徐正礼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已经有些僵硬了,青儿躺在踏上,似乎还在睡觉。

  阿珠啊的一声惊叫起来。

  噩耗瞬间就传遍了徐府。

  徐老夫人听到消息伤心欲绝。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就晕了过去,王妈妈急得了不得,直唤了人将绿苑封住,不许任何人出入,因为徐伯卿不在府里,便让人去传二爷和二少爷。

  徐伯卿这几日忙于庶务,紧赶慢赶的把手头的事情忙完,连夜赶了回来,他走到门口,发现大门无一人把手,这是徐府从未发生过的事,徐伯卿心里咯噔一跳。急忙往里走。

  一个小厮东走西串的,徐伯卿厉声喊到,“出什么事了?这么没规没矩的。”

  那小厮忙道,“大少爷,您可回来了,出大事了,大爷昨夜没了。老夫人也昏迷不醒,那边府里的二爷二夫人听说昨儿吵架吵了一晚,今儿谁也叫不开门。二少爷那里我们叫了半天也叫不开门。现在府里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

  徐伯卿的觉得自己有些听错了,他抓住那小厮,又问了一遍,“你刚刚说什么,大爷没了,什么时候的事。”

  小厮忙一股脑的把自己知道的所有的消息说了出来,“是昨晚的事,刚刚王妈妈命我来传话,什么也没说,我找不到二爷二少爷,都不敢回去传话。”

  徐伯卿说道,“你去找两个大夫,一个去松鹤园给老夫人瞧病,一个请到绿苑来。叔文那里我去叫。”

  徐伯卿所在的地方离徐叔文所住的地方只隔了几步远,他三步两步便来到徐叔文所在的园子,拍了拍门,果然没人应,他并不知道,徐叔文昨晚将院子里的小厮跟班全打发走了。

  徐伯卿心里着急,一脚踹开了门,大步走了进去。他一面扬了声音,“叔文,起来没,”然后他就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女子和他的弟弟醉倒在桌前的场景。

  这一天注定了不是一个普通的日子,这一天徐府乱成了一锅粥,很多年后,徐伯卿已经忘记了父亲的死状,他已经忘记了姜令仪和徐叔文醉倒在桌边的情景,他已经忘记了二叔二婶趁乱分家的情景,可是这一天带给他的悲痛的记忆却是他怎么也摆脱不掉的。

  很多的时候,他都在怀疑自己当初想办法把姜令仪再次带到徐府到底是对是错,他看着她把徐府搅得天翻地覆,他忍不住想要放弃时,他都会情不自禁的坚持下去。有时候,他会想,这便是债吧,前世今生,他们终究是无法摆脱彼此。

  前一世,他欠了她,今生终究要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徐伯卿和徐叔文一起扬长而去,两人不约而同地没有再看身后的女子一眼。

  徐伯卿去了绿苑,只让徐叔文先回松鹤园去照看徐老夫人。

  绿苑被几个家丁围的水泄不通。门紧紧的从外面落了锁,有哭叫声,拍打声,从门的那一边传来。

  家丁们看见徐伯卿都拱手道,“大少爷。”

  徐伯卿进了园子,只见阿珠阿玉相互扶着站在门边,战战兢兢的站在门边,几个丫头挤在一块,只门口一个女子坐倒在地上,捂着肚子,旁边留了一摊血迹。那女子正是青儿。

  这样的场景,徐伯卿分外熟悉,他想起来前一世,他刚刚回府时,便看到新纳的姨娘柔心捂着肚子叫痛,地上的血迹也是这样的触目惊心。他想起了锦儿难缠而死时那刺眼的红色,前世的记忆已经开始薄弱,可是这红色却终究是刻入了他的记忆之中,他对着门外喊到,“来人。快去看一看大夫怎么还没到?”

  立刻有小厮答应着去了。

  徐伯卿穿过院子,踏进房屋,徐正礼的尸体依旧躺倒在地上,脸上是一种近乎扭曲的神情,徐伯卿心中一痛,只随手扯下来一块帘子将徐正礼的尸身遮好。

  他回头厉声问道,“谁过来说一说,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阿珠率先说道,“昨儿大爷不要我服侍,我早早地就歇了,今儿早起一看,大爷躺倒在地上,”她用手朝着青儿一指,“她衣衫不整的躺倒在那个床上,一定是她杀了大爷。”

  ☆、第九十二章 红颜祸水3

  青儿脸色惨白,顾不得痛,虚弱的声音辩解道,“不是我,不是我,”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昨夜姜姑娘来过,是姜姑娘杀了大爷。一定是。大爷看上了姜姑娘,姜姑娘不愿意,这才对大爷下的毒手,那酒里有毒,大爷是被毒死的。”她的声音虚弱无力,说的很乱,徐伯卿却听的分外清楚。

  徐伯卿只听了头一句,心里便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他本能的说道,“休的胡说。”

  这时小厮引了大夫进来。

  大夫身后跟着一个女子,女子笑道,“你说是我便是我吗?笑话!大夫在这里,姑父的死因如何,自有大夫来说。”

  这女子正是姜令仪,她走到院门口,刚巧听到青儿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