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44章
他看着她和赵天瑞一起在白莲寺漫步时,那一种亲切和默契是他从未见过的,他忍不住的嫉妒,这段时日,家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当他知道大哥跟他换的那间药铺是送给了姜氏时。他的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醉翁之意不在酒,大哥的心思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

  不过大哥是长子,今年十九岁,等姜令仪三年孝期,只怕是等不了了,这样想来,心里又舒适了几分。

  马车稳稳的停了下来。

  姜令仪掀开车帘,却是一件玉器店。她扭过头怒道,“徐叔文,你玩什么鬼把戏。快送我回去。”

  说完她像是想起来什么,“你祖母并没有找我姑母,你是不是在框我?”她一挥衣袖,就要下车。

  徐叔文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脸上玩世不恭的神情消失殆尽,带了一丝恳求的意味,“我不该骗你,你别在意,反正都撞上了,也是缘分,我想买个发簪,你帮我选选。”

  姜令仪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关心则乱,她一听到姑母被徐老夫人叫去,就忘了去考量事情的真假性,此刻只能希望这少爷少玩些花样。

  两人进了玉店,徐叔文一副阔少的派头,往那里一坐,“把店里最好的玉簪拿来。”

  伙计忙道,“徐二少爷是自己带还是?”他含笑的看向徐叔文身后的姜令仪。

  姜令仪摇头道,指着徐叔文说道,“他带。”

  伙计捧了几根简单的玉簪过来。

  姜令仪远远的站着。

  徐叔文分外挑剔,不是嫌弃质地不好,就是嫌弃颜色不好。

  这时一个穿金戴银的女子走了进来,伙计忙迎了上去,“什么风把知府夫人吹来了。”

  姜令仪不认识,听到知府夫人这词倒是愣了愣。

  眼前的这个女人便是新上任的知府的夫人,威风凛凛,八面玲珑的样子如何是姑母能够比的。

  徐叔文十分不爽,“我还没挑。”

  伙计站在那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徐二少爷随便挑,别弄坏了就是。”

  一面迎了那女人上楼。

  世态炎凉,姜令仪懂得。她看着徐叔文铁青着脸,就要发火的样子,心里一软,上前一步,说道,“你若不缺簪子带,咱们改日再出来选怎么样。”

  徐叔文回过来,看到姜令仪的眼睛里一派温柔的样子,倒也没再别扭,“那我们回去吧。”

  这么闹了一出,徐叔文什么兴致都没有了,他送了姜令仪回府。倒也没再出什么花样。

  姜令仪回到满园时,远远的看见静雨正在园子前面张望,她忙小步上前,问道,“静雨,可是出了什么事?”

  静雨看见姜令仪回来,才落下心来,“小姐,夫人让大爷叫到绿苑去了。一直没回来。”

  姜令仪心里一跳,忙起身朝绿苑走去。

  徐叔文跟了上去,“我和你一起去。”

  姜令仪没工夫搭理她,只是疾步朝绿苑走去,这条路,她走了无数次,不过从来没有哪一次像今日这样急躁。

  ☆、第七十八章 反击4

  姜令仪踏进绿苑时,只听得里面传来丝竹之音,十分的美妙,只是这美妙的曲子听在姜令仪的耳中倒是说不出的诡异。

  绿苑不大,姜令仪前一世在绿苑住了那么久,凭着声音就找到西间的厅房,门是开着的,只有两个洒扫的小丫头在外面。

  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姜令仪到底不敢硬闯。

  她不敢闯,自然有的是人敢闯,徐叔文赶了上来,一把拽猪了她的手径直踏进房门。

  几个丫头来不及阻拦,两人已经十分突兀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音乐声嘎然而止。

  姜令仪顾不上羞涩,忙从徐叔文身后探出头来,在房间里寻找姜氏的身影。

  她一眼就看到了徐正礼旁边站着服侍的身影正是姜氏。

  姜氏刚好也看过来,眼睛里带着阻止的意味,朝姜令仪微微的摇了摇头。

  大厅正中,阿珠着了舞裙,摆着一个好看的姿势,显然是舞的兴起,生生的停住了,而阿玉坐在一旁,怀抱琵琶半遮面,脸上带了一丝红晕,姿势也是极美。

  从两姐妹的姿态和神色来看,丝毫看不出两人之前有过芥蒂,她们看起来是这样的默契和睦,仿佛阿玉独自在假山后面默默哭泣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而徐正礼端坐在正厅之上,手里端了一杯水酒,堪堪喝了一半,满意的笑容还停留在脸上。

  姜令仪看向众人的同时。

  所有的人也都看着门口的徐叔文和姜令仪。

  徐叔文紧紧的拉了姜令仪的手。一副保护者的姿态挡在姜令仪的身前。

  姜令仪从徐叔文的身后,探出头,小小的脸上,一双深邃的双眸满是担忧。

  阿珠阿玉眼睛里迸射出嫉妒的光芒。两姐妹对视了一眼,似乎带了一丝喜色。

  姜令仪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猛的一跳。她不知道这一出戏会如何发展,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们似乎是冲着自己来的。

  徐正礼亦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徐叔文紧拉着姜令仪的手。

  姜令仪想抽回手,徐叔文却拽的更紧了。

  徐正礼对着儿子倒是颇具威严,“叔文,你怎么和令仪一起来的?”

  他把一起两个字咬的极重。似乎是在等着徐叔文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阿玉抢着说道,“我刚刚看见大少爷带了姜姑娘出府,怎么又跟二少爷一起?”

  这话帽子扣的有点大。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姿态。

  姜令仪暗暗心惊。

  姜氏忙在一旁说道,“我托了伯卿帮忙带点东西回来,伯卿说他一个大老爷们,选不好女人的东西,这才带了令仪出去。”

  徐叔文只是不在乎的笑了,接过姜氏的话道,“大哥有事,我正巧路过,便送了表妹回来。母亲的东西我已经带了回来,父亲若是没事,我就先带母亲回去了。”

  徐正礼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朝着姜氏淡淡的说道,“既然叔文找你有事,你就先回去吧。”

  姜氏也不道谢,走到徐叔文旁边。三人一起离开了绿苑。

  姜令仪总觉得脊背有些发寒。她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大错,她太轻敌了,她没有姐妹,低估了姐妹之间的感情,也低估了女人的报复心,看来阿珠阿玉这两姐妹已经握手言和,准备反击了。

  太快了,快的有些猝不及防。

  徐叔文看着她,笑道,“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他刚刚冲到她的前面,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现在又恢复了他惯有的神色。这才是姜令仪所熟悉的徐叔文。她笑道,“真正害怕的不应该是我。”

  她的脸上满是自信。

  徐叔文果然十分欣赏,“这还差不多,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了。”

  徐叔文走后,姜令仪便扶着姜氏回了房,她只是问道,“姑母,她们找了你,可曾说了些什么?”

  姜氏有些疲惫,坐在椅子上说道,“徐正礼只是让我在一边伺候,并没有说什么。”

  姜令仪细细的回忆,她和徐伯卿一起出门时,阿珠与徐正礼在绿苑嬉戏,阿玉在假山旁哭泣。

  然后阿玉回去,传了姑母去服侍,自己回来后,闯进绿苑。

  阿珠阿玉到底想做什么?

  她们的目标如果是自己,那么她们料定了自己一定会闯进绿苑,那么陪在自己身边的应该是徐伯卿,看来阿玉一定是误以为自己与徐伯卿关系暧昧,所以借机让徐正礼看到这一幕,然后迁怒与姜氏。

  那么刚才自己与徐叔文一起出现在徐正礼面前,阿珠阿玉应该添油加醋,诋毁自己才是,为何什么也没说。

  反而让自己平安的把姜氏带了回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姜令仪才不相信她们饶了这么大一个圈套,只是为了让自己虚惊一场。

  一定还有什么事还没有想到。

  姜令仪想不到,索性不想了,只是将玉店的事情连说带笑的讲给姜氏听。

  姜氏心里还是担心,只是附和着姜令仪,倒也没再说什么。

  两姑侄用了晚饭,说了一回闲话,便各自歇下了。

  却说绿苑。

  阿珠阿玉依在徐正礼两旁,阿珠和阿玉对视一眼,说道,“今日扫了爷的幸,明日一定补了回来。”

  阿玉也试探性的说道,“爷,我看的千真万确的,分明是大少爷带了姜姑娘出去,怎么是二少爷送了回来。”

  阿玉阿珠心里有了一点小N瑟,本来准备拿了徐伯卿姜令仪说事,谁曾想还有一个徐叔文,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徐正礼不以为意的说道,“叔文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阿玉到底不甘心,轻言细语“姜姑娘真是一个可人儿,徐家两位少爷都呵护的紧。”

  徐正礼一个眼神扫了过来,带了几分怒火,“休的胡说。”

  阿珠知道事关重大,徐正礼不会轻易相信,忙在一旁煽风点火道,“爷,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就看爷怎么看了。”

  徐正礼状似无意地说道,“你且说来听听。”

  阿珠朝徐正礼身上噌了噌,这才嗲着声音说道,“爷,若是两位少爷有一人愿意成人之美,那倒是一桩佳话,只是姜姑娘门楣低一些,模样倒是没得挑,只是若两位少爷谁也不肯相让,就有一些麻烦了,兄弟争妻,传出去只怕不好听。”

  ☆、第七十九章 出谋1

  徐正礼陷入了沉思之中,父亲徐老爷子当年自作主张聘了姜氏,徐正礼并没有反对的权利,他和姜氏成亲这十几年来,貌合神离,无论谈吐,学识,都找不到一丝一毫的共同点,他想起那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虽说清丽可人,谈吐大方,终究家世浅薄,他的婚姻已经毁在了门不当户不对上,他的两个儿子怎么能走他的老路。

  更何况,兄弟争妻,本是个忌讳的事,他虽不知道长子伯卿对姜令仪是一个什么态度,可是次子叔文紧拉着姜令仪的小手,那一脸坚决的神色他作为过来人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正所谓防患于未然,这样的事怎么能够发生?

  徐正礼冥神苦思的时候,阿珠阿玉却陷入窃喜之中。

  只要徐正礼觉得不妥。

  姜氏姑侄好运就要到头了。

  只要姜氏彻底的名存实亡,徐正礼又许诺今后不再纳妾,徐老夫人疼爱儿子,之前没有驱赶二人,以后更不会怎样,两人的好日子自然是指日可待。

  阿珠阿玉妹妹的想着。

  徐正礼却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事关重大,你们不得胡言乱语,我去探探伯卿的口风。”

  徐正礼起身离去。

  只剩下阿珠阿玉两姐妹。

  阿珠到底对着阿玉还是有几分怨言的,只是为了对付姜氏姑侄,这才握手言和。可是心里的芥蒂却不是那么容易就消弭的。她别过头,就要起身。

  阿玉陪着小心说道,“姐姐,不要怪我了,进了徐府,我们除了彼此,便再无半个亲人了,姐姐不要因为我做了姨娘就对我生分了。我没有姐姐心思灵活,不过终究姐妹齐心,其力断金,况且只要姐姐怀了一个哥儿,大爷自会抬你为姨娘的,到时候姐姐仍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