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42章
,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到,她不知道还会有什么事情是她求而不得的。

  姜令仪看着看着书,便真的睡着了。

  却说姜氏这边。

  钱氏正滔滔不绝的说着话,“听说大伯新收了一房小妾。”

  姜氏只是淡淡的笑着,她记得姜令仪的嘱咐,当然,她也不想聊这个话题。

  钱氏有些明知故问,徐府屁大点事都能闹得沸沸扬扬,姜氏才不信她不知道。

  钱氏见姜氏没有回言,表情也淡淡的,心里暗暗的嘀咕,还是再试探一下,她继续说道,“大嫂也别怪大哥,男人都是一样,二爷在外经商,身边服侍的也是从未断过,光带回来的就好几个,我能有什么办法,当着面我还要高高兴兴的赏金银首饰,不过怎么说我也是正室,他带再多回来,打骂却是由我,连老夫人也挑不出一个理来。”

  姜氏并没有接言,只是掏出来帕子擦了擦眼角。

  ☆、第七十四章 说客3

  钱氏看了,备受鼓舞,忙继续说道,“大嫂,我告诉你,不管男人在外面怎么玩,只要他还当你是他的正室,他带回来的那些贱人你便想怎么收拾便怎么收拾。就拿那个阿珠来说,妖妖娆娆的不成个样子,一看就不是个安分的主。你啊,要给她点颜色瞧一下,不然总拿你不当主母。”

  说着就凑过身来,“拈个错,打一顿,发送了出去,反正只是个没名没分的丫头,娘不会怪你的。”

  姜氏依旧是摇着头,“我如今要守孝,大爷身边总要有人服侍,去了这个还有别的来,再说我这个性子也做不来这些事,如今也不求别的,只要有口饭吃,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话,钱氏以前信,如今却是不信了,不说别的,只说如今一套头面就闹得徐府沸沸扬扬的,钱氏才不信坐在前面的大嫂是个吃素的,什么也不求。

  她只是意味深长的笑道,“大嫂拿我当外人,什么也不肯透露,依我说,大嫂只要肯做,没有成不了的,娘年纪大了,最是看不得这些年轻女孩子轻狂的样儿,大嫂只管拿出正室的范儿,我们都站你这边。”

  姜氏心想,果然是来做说客的,只等着我来做恶人,除去了阿珠,再想个法子将我赶走,正是两全其美。

  她在心里琢磨了一会,才慢慢说道,“弟妹是为我好,我如何不知,只是我在这府里的地位,我不说,弟妹也清楚的很,进了徐府十三年,连个儿子也没生下,伯卿叔文再好,终究不是自己亲生的,说起来,弟妹和我一样,也是同命相连,虽是得了一个闺女,养的再好,嫁了人,还是没个依靠。”姜氏说着,触动了内心深处的隐憾,一面说着,一面长吁短叹的。

  钱氏怔怔的,听了这话,再也记不得自己前来的目的了,她想起十七岁嫁进徐府时的光景,也是花一般的年纪,如今一晃竟有二十八岁了,说起来和姜氏是同龄的,只是她日常保养得益,而姜氏疏于打扮,又低眉顺眼,看起来便显得比钱氏年长。

  徐正义常年在外,每次回徐府总待不了几日就要走,他们两夫妻分居两地,钱氏想生个儿子,总是有心无力。

  钱氏心里虽然想随徐正义离家,可是婆婆这一关始终过不了,只是如今也有了二十八岁,过了年就二十九了,徐正义想生,随时可以在外面生一个,她却不行,再过两年,她想生也生不了了,想着想着便悲从中来。

  她忍不住说道,“大嫂说的在理,我何曾不想有个儿子,只是我一个人如何能生。二爷常年在外,老夫人本来已经”

  她说了半句,生生的停了下来,她没敢说完。

  姜氏却已经知道。

  姜令仪告诉过姜氏,徐老夫人许了钱氏,只要徐伯卿娶妻进门,钱氏便可功成身退,以后随在徐正义身边,也好早日生下儿子。

  姜氏也不追问,只是说道,“你如今整日里忙里忙外,终究是白忙一场,等伯卿娶了妻子,只怕就轮不到你了。”

  钱氏听了却是心中一喜,早些年,她刚刚嫁进来的时候,得到了管家的权利,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然而如今,年岁越来越大,膝下只有徐可灵一个女儿,心里便越发的焦躁,此时此刻,她最大的希望便是伯卿能够早早地娶亲,偏偏徐老夫人去了程家一趟,回来什么也不说,再后来大伯徐正礼被罢黜,她便知道,徐伯卿的婚事只怕是诸多波折了。

  此刻听到姜氏说起徐伯卿的婚事时,心里本能的一喜。

  谁知姜氏继续说道,“锦儿如今已经许了人,伯卿的婚事还不知拖到什么时候呢?妹妹莫不是要继续耗着?”

  钱氏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她早已经猜到徐伯卿和程锦儿的婚事受阻,此刻亲耳听到姜氏说程锦儿已经许了人,便瘫坐在凳子上。心里越发的恼恨徐老夫人,若不是徐老夫人贪图吴家家世,来个长媳变次媳,只怕程家也不会这样的绝情,想想还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姜氏又长叹了一口气,“我是个不中用的,大爷从未正眼瞧过我,更何况守孝三年,就过了三十岁,我已经绝了子嗣的念想,妹妹却与我不一样,你和二叔感情一向极好,想要个儿子却是不难。只是你们夫妻感情再好,这样两地分居,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若是外面再有个知冷知热的,二叔如何会记得弟妹,等二叔从外面抱个孩子回来,只怕弟妹哭都没处哭去。”

  钱氏心里咯噔一跳,登时冷汗直流,从外面抱一个孩子回来?徐正义真有可能做的出来,她想着徐老夫人从未在子嗣方面压迫过她,以前觉得这样的婆婆通情达理,是她的福分,然而在徐府这些年,她早就知道徐老夫人不是个心善的。

  徐老夫人对着自己娘家的侄孙女尚且能毫无感情,自己一个媳妇又算得了什么?

  如今想来,只怕外面真有情况也说不定,她越想越觉得可能,便一刻也坐不下去了,她放下手中的茶碗,急匆匆的说道,“大嫂,我还有事,就不陪你坐了。”

  钱氏心急火燎的走了。像一阵风一样。

  姜氏坐在那里,看着钱氏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心里十分的纳闷,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钱氏怎么就走了。

  她心里不解,唤了小兰,“去看看姑娘在做什么,若得闲让姑娘过来一趟。”

  姜令仪睡得正香,只听得好像有脚步声在靠近。然后又远离了。

  却是小兰刚刚走了进来,静雨看见了忙冲她摆手,然后两人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小兰探过头撇了一眼,小声的说道,“姑娘睡了多久了。”

  静雨说道,“这几日夜里都睡得不安稳,刚刚靠在床边,说着话就睡着了,你可有事?”

  小兰还没有回答,只听得里面有声音传了出来,“静雨,让小兰进来。”

  ☆、第七十五章 反击1

  姜令仪睡眠极浅,小兰和静雨虽然走的很轻,她还是醒了。

  小兰随着静雨走了进去,姜令仪正对着镜子整理头发,“二夫人走了吗?”

  小兰吵了姜令仪的午觉,心里十分的不好意思,“是的,小姐,夫人让我过来瞧瞧小姐在做什么,没曾想扰了小姐休息。”

  姜令仪已经站起身来。

  静雨正打了一盆温水,拧了帕子递过来,姜令仪接了,轻轻的擦了擦脸,“也该起了,白天睡多了,晚上又该睡不着了,你先过去,就说我马上就来。”

  小兰答应着去了。

  姜令仪拿了玉颜膏细细的擦了擦脸,又对着镜子细瞧。

  静雨在一旁笑道,“小姐肤色比起刚进府是好了不知多少,两颊也有了些肉,看起来极是可爱,只是小姐自有一股清丽的气质,总给人一种和年纪不符的少年老成。”

  姜令仪看着镜中的美人,清淡的峨眉,深邃的双眼,肤色细腻光滑,显得红润,只是眉宇之间隐隐约约带了些老气横秋,没有十三岁少女应有的活跃,姜令仪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走吧,我们去看看姑母有什么事。”

  姜令仪来到正厅时,发现徐伯卿也在,她想要退出去,徐伯卿听到脚步声,刚好转了过来。

  姜令仪笑了一笑,“表哥怎么来了,可有事?”

  徐伯卿只是深深的看着她,并不说话。

  姜氏因为徐伯卿在自己面前表露了对姜令仪的心际,倒是对着徐伯卿多了几分亲切之感,忙说道,“伯卿听说你二婶婶过来了,就来看看。”

  姜令仪浅浅而笑,笑容底下带着疏离,“有劳表哥费心。并没有什么事,表哥事忙,就请回吧。”

  徐伯卿的眼底带了一丝失落。

  姜氏看了,终究是有些不忍心,忙说道,“伯卿才刚来。”

  徐伯卿只是摆了摆手,“我正要出府,想来问问,表妹想不想去看看那间药铺?”

  姜令仪果然有几分心动,只是到底不想承他的情,所以想要开口拒绝。

  徐伯卿心里暗暗的笑了笑,只是故作为难的说道,“不过我只能送你到药铺,我还有别的事情,所以不能陪你。等我忙完才能去接你。你若觉得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姜令仪情知他是在诱惑她,心里却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一旦答应,就欠了他的人情,不过那间药铺也是他的,反正也是欠了不少,她终究情感战胜了理智,“姑母,我去去就回。”

  姜氏倒是笑道,“不用管我,你只管忙去。”

  姜令仪带了静雨,跟在徐伯卿身后。

  徐伯卿领头穿过绿苑,打算从西侧门出去。

  谁知刚走到绿苑旁边时,便听到里面嬉笑声从里面传来。

  徐伯卿脸色变了一边,带了姜令仪从旁边的岔路穿过去,谁知刚刚走了几步,便听到一个哭泣声隐隐的传来。

  两人对视一眼,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女子依在假山旁边哭泣。看那柔弱姿态,正是阿玉。

  姐妹之间争风吃醋,姜令仪不想理会,她看了徐伯卿一眼。

  两人倒是颇有默契的越过阿玉,走到侧门。

  姜令仪并没有发现身后的阿玉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哭泣,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姜令仪的背影出神。

  虽然隔得很远,阿玉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姜令仪。

  她记得她递出去的那个茶碗就是被这个女孩子一把抢了过去,她本来是想陷害姜氏,讨姐姐的欢心,就是这个女孩子坏了她的好事,她还记得徐正礼对她称赞有加,后来姜氏赏了一套首饰,又让姐姐更加的恼恨了自己。

  她看着那个如画般的女孩子从眼前走过。旁边的男子便是府里的大少爷。他们一前一后宛若金童玉女一般。两人虽然没有说话,阿玉却能感觉的到大少爷以一种保护的姿态随在姜令仪身后。

  阿玉看着这样的场景,心里充满了嫉妒。

  十八少女总是多梦的,阿珠阿玉这样的美人自幼便是引人注目,所以也总是幻想未来的夫君是一个翩翩公子,谁曾想,却跟了一个算起来比父亲还要年长的中年男子。她不像姐姐那样喜欢争宠献媚,她的心里多少都有些不甘。

  她抚摸着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