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41章
么,他们的东西又不是送给我的,明明是送了来给姑母的。”她说着说着便有些底气不足。

  徐伯卿因为前一世亏欠过她的关系,一直有一种补偿的心理,想要对她好,她可以理解。

  不过接不接受却是另当别论了。

  只是徐叔文出现在她面前的次数让她心里生出几分警觉来。

  她对着这样的纨绔子弟,除了想要远离,再没有第二个想法。

  姜氏知道侄女的心思,也不再嬉笑,只握了姜令仪的手,“你放心,你若不愿意,我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他们顺了心。”

  姜令仪心里一酸,扑倒在姜氏的怀里。

  这一天晚上,静雨服侍姜令仪洗漱,悄悄说道,“小姐,听说,今日阿珠阿玉两姐妹闹了别扭。”

  姜令仪心里隐隐约约的猜了个*不离十,不过仍然问道,“闹了什么别扭,你且说来听听。”

  静雨红了脸,说话支支吾吾的。

  姜令仪抬眼看了一眼,心里更加明了,“是不是姑父今日歇在了阿珠的房里?”

  静雨目瞪口呆,她十分的不理解,姜令仪一个未婚女孩子如何知道这些事。

  姜令仪已经笑道,“想知道这些其实不难。你想想看,阿珠阿玉两姐妹本来不分伯仲,如今一个做了姨娘,一个仍然无名无分,即便阿珠心胸再宽广,姐妹再情深,心里也会生了几分芥蒂。今日姑母和老夫人各自赏了一套首饰,作为姐姐的阿珠却什么也没有,心里自然会不高兴。心里不高兴就会想方设法的邀宠,这本是人之常情。”

  今日是阿玉的好日子,徐正礼应该去阿玉的房中,然而阿玉身怀有孕,无法服侍徐正礼。

  所以阿珠只消稍稍用计,徐正礼必然上钩。这样看来,两姐妹之间只怕会生了嫌隙。

  静雨听了心悦诚服的笑道,“小姐真乃神人。”

  姜令仪摇着头,叹道,“没有什么神不神的,看的多了,自然就懂得多了。”

  两人说了一会闲话,歇下不提。

  第二日,静雨悄悄的告诉姜令仪,“小姐,今日老夫人找了二夫人去松鹤园,听说丫头婆子都留在外面,只有二夫人独自进了老夫人的房间。”

  姜令仪唇角勾起一抹笑容,徐老夫人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静雨忍不住疑惑道,“小姐如何猜到二夫人会独自去松鹤园,那小姐知不知道二夫人去找老夫人所为何事?”

  姜令仪自然知道,阿珠现在只是个通房丫头,想除去阿珠,自然格外容易,徐老夫人需要一个说客到姜氏耳边分析利弊,阐述除去阿珠的百般好处。

  阿珠或死或走,阿玉便如折翼之鸟,再无威胁了,生下孩子,要生要死还不任人拿捏。

  除了钱氏,整个徐府找不出更合适的人选。徐老夫人走的这步棋,正好落入姜令仪的计划之中。

  她笑道,“走,我们去找姑母。”

  静雨也不再追问,本本分分的跟在姜令仪身后,来到了姜氏的房间。

  姜氏正拿了针线,在绣帕子。

  前一世,姜令仪也经常陪着姜氏做针线。大多就是缝缝补补的,像这样正儿八经的刺绣却是头一次见。忙凑过去细瞧。

  一方白色的绢帕,绣了两只花中飞舞的蝴蝶。那蝴蝶绣的栩栩如生。

  姜令仪赞到,“姑母还有这么好的手艺,给我也绣一个。”

  阿沁在一旁分线,闻言便笑道,“这个就是给姑娘的,夫人说姑娘连方帕子也没有,赶着绣了,姑娘好用。”

  姜令仪吐了吐舌头,“您让静雨带丝线回来,就是为了给我绣帕子啊。”

  姜氏头也不抬,“府里配的丝线就几种颜色,也不鲜亮,你是女孩儿家,终究不能太亏待了。姑母别的不行,只这针线上还过得去,等入了秋,姑母再为你做几条素襦裙。”

  姜令仪接过阿沁手中的丝线细细的分了起来,又挥手打发的几个丫头。这才和姜氏说道,“姑母,若我没有猜错,二婶婶这几日一定会过来找你。到时候我不在你身边,不管她说什么你都要含笑听完,偶尔附和几句,什么也不要多说,等她说完,你再这样说。”她凑到姜氏耳边,交待了几句。

  却说松鹤园。

  钱氏独自进了老夫人的卧室外间,发现只老夫人一人坐在哪里,身边一个服侍的人也没有,连王妈妈也不在。

  钱氏有几分忐忑,她自然知道大房这边纳妾的事,只是如今徐正礼被罢黜了,大房事事不顺,钱氏是个跟红顶白的性子,自然有多远躲多远,她实在不知道徐老夫人找她来做什么,但不管是什么,总不会是好事。

  她勉强笑道,“娘,您找我可有什么事?”

  徐老夫人淡淡的说道,“坐吧,也没什么事,就是找你谈谈心。”

  钱氏便挨着凳子坐了,等着徐老夫人开口。

  徐老夫人说道,“你是个聪明伶俐的,阿珠阿玉进门也有几天了,我的意思是这样一对孪生姐妹留在徐府,终究是惹人注目,况且那个阿珠妖妖娆娆的实在不成样子。你去和姜氏说说,她是主母,该打就打,该罚就罚,不要顾及我和正礼的面子。”

  徐老夫人说的这样含蓄,钱氏却听懂了,婆婆这是想让自己做说客,挑拨姜氏处置了阿珠。

  果然不是好事。

  她自己怎么不去和姜氏说,还不是想做好人,置身事外。

  到时候成与不cd跟她没有关系。

  徐正礼若是心疼小妾,只会嫉恨姜氏和自己。

  果然好手段。

  钱氏却不想趟这趟浑水。她斟酌着说道,“娘,您何不自己和大嫂去说,我笨嘴拙舌的,别弄巧成拙才是。”

  徐老夫人板了脸,“怎么,如今我连你都使唤不动了。”

  这帽子扣的有点大。

  钱氏忙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大嫂这个性子,责骂妾室,不知道敢不敢?”

  ☆、第七十三章 说客2

  徐老夫人白了一眼,“府里传的沸沸扬扬的,我就不信你没听说。”

  钱氏尴尬的笑了笑。

  姜氏将徐老夫人赏的赤金头面赏给了玉姨娘,徐正礼觉得委屈了妻子,又命人到珍宝阁去买了一些时新的首饰送去满园。

  钱氏听到这个消息时都忍不住要拍案叫绝了,既讨好了徐正礼,又挑拨了阿珠阿玉两姐妹,还得了新的首饰。

  即使徐老夫人所送的首饰被送了出去,心里不爽,也挑不出半个理字。

  只是钱氏心里暗暗纳闷,一向木讷笨拙的姜氏如何会想出这样精妙的点子来。

  钱氏想起了那个淡雅清冷的女孩子,莫不是她?

  想到这里,钱氏忙道,“自然是听说了,只是娘,大嫂一向老实,如何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钱氏能够想到的事情,徐老夫人自然也想到了,纳妾提议那件事,姜氏一个人来的满园,和姜令仪无关。

  可是昨日阿玉敬茶,姜令仪全程在场,自然是逃不了嫌隙的。

  姜氏去做的也好,姜令仪去做的也罢,徐老夫人现在只想看着她们斗得两败俱伤。

  徐老夫人冷冷一笑,“我不管她是真的变了一个人,还是装作变了一个人,我只要我想要的结果。你去满园时,记得只和姜氏说,旁人不要在场。”

  钱氏知道推脱不掉,只得苦笑道,“知道了,娘。”

  却说满园,姜氏收了针,将帕子递给姜令仪,“看看,可还喜欢。明儿我再多做几个,你换着用。”

  姜令仪看着那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有些出神,不知道怎么的,她忽然想起来赵天瑞给她编织的那个梦想,那时候的她真的以为自己可以逃离徐府,展翅高飞,没想到,现在的她像一只被禁锢在这深宅大院的小鸟一样。

  她抬起头,那小小的天空好像只有巴掌大的一块,那围墙挡住了她的视线,也冰冷了她的心。

  她每日里勾心斗角,计算着人心,这样的日子让她满心悲凉,为曾经的那个善良的姜令仪伤痛不已。

  这时院子里传来钱氏的声音,“大嫂,做什么呢?”

  姜令仪和姜氏对望了一眼,心里却是明了,钱氏果然到了。

  两人站起身来,迎到门口。

  姜氏淡淡的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弟妹怎么来了。”

  钱氏走路像一阵风,一进院子就看见几个丫头坐在屋阴下面聊天。她心里有数,脚下的速度也不减,三步两步就走到跟前,扬起声音叫了声大嫂。

  姜令仪站在姜氏旁边。

  钱氏似笑非笑的看过去。“都说女儿是个贴心的,姜姑娘倒是比女儿更贴心。我这几日没什么事,本来想找大嫂聊天,若是大嫂和姜姑娘有事,那我改日再来就是了。”

  这话的意思是不想姜令仪听了,姜令仪识趣的笑道,“我每日里都可以陪着姑母,不比婶婶贵人事忙,好容易才来一次,你们慢聊,我回去歇个午觉。”

  她回头朝着姜氏眨了眨眼,便安心的离去了。

  姜令仪回房后,便拿了赵天瑞送的那本书靠在床边细看。

  静雨忙拿了一个枕头塞在姜令仪背后,“小姐这会子看的舒服,明儿又该嚷着头痛,背痛了。”

  姜令仪挨着枕头,果然十分受用,她笑道,“有你惦记着这些事,我还操什么心呢?”

  静雨细细的看了姜令仪一眼,少女眉目清明,整个人呈现一种舒适的状态,仿佛一点也不担心。

  静雨忍不住问道,“小姐,你不担心吗?”

  姜令仪头也不抬,“担心什么?”

  静雨没有说话,她知道姜令仪听懂她问的是什么。跟了姜令仪这段时间,她清楚的知道,姜令仪不想说的,她自是问不出来,当然也猜不出来。所性便泰然处之。

  姜令仪撇了一眼,倒是十分赞赏,她笑道,“你问我,我没有回答你,你并没有追问到底,也没有苦苦猜测,我现在就和你一样,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担心了吧?”

  静雨一喜,她忙道,“我有一点了解小姐说的那种感觉了。”

  姜令仪点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已经做了我所能做的,至于结果如何,却不是我能控制的,所以干脆放飞自己的心,不让自己在狭窄的思绪中苦苦挣扎。”

  静雨豁然开朗,她现在十分庆幸遇见了姜令仪,跟了姜令仪,如果现在在她身边的仍然是静云静雪,只怕她现在仍然和一起一样好吃懒做,在徐府稀里糊涂的数着日子过。

  现在的静雨感觉好像真的是活了过来,眼前的女孩子并不是自己初见那样恶毒,她的心好像被封锁一般,对每一个人都十分的戒备,可是静雨感觉到,如果有人真心的对她好,她是愿意以命相待的。

  姜令仪喃喃自语,“我太了解求而不得的滋味,所以如今,不管做什么,都决不强求。”

  她想起前世的期盼,那种期冀后的失落化作苦涩围绕在她的周身,久久无法散去。

  现在的她终于懂得了凡事不可强求的道理。

  所以她并不在乎得失,可是她得到的反而更多。

  静雨却有些不理解了,在她的心里,姜令仪有点近乎神明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