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38章
在门口,看着笑话,丢了大爷的面子,伤的是您的心。”

  徐老夫人猛的一惊,回头一看,果然后面的丫头仆人一副看热闹的样子,正看的津津有味。

  她生生的咽下一口气,“先进去。”

  一行人进了门。

  徐老夫人便对着姜令仪道,“你和你姑母领着丫头们回去。”又对着钱氏徐叔文道,“你们也累了,都回去歇息。”又吩咐静风静月道,“你两个带人把大爷常住的蝶园收拾出来。”

  人被打发完了,徐老夫人这才和徐正礼,徐伯卿带了阿珠阿玉进了松鹤园。

  徐老夫人上座,板着脸问道,“正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正礼欲言又止。

  徐老夫人问道,“伯卿,你说。”

  徐伯卿道“王成莲联合他朝中的连襟弹劾父亲,说父亲在瘟疫期间玩忽职守,视百姓如无物,贪图赈灾银两,为强纳民女为妾,打死其父母,实在是品行败坏。皇上大怒,下令彻查此事。”

  说着他看了一眼阿珠阿玉,说道,“父亲这回保住性命,亏了这两位姑娘,她们在堂前反口,直言父母早已过世,并无强纳为妾,草菅人命一说。所以圣上虽勃然大怒,却是饶了父亲一命。”

  徐伯卿对着两个女子,并没有徐老夫人那样的恼怒,在他看来,父亲毫无警惕之心,贪图美色,如今被罢黜实在是咎由自取,如若阿珠阿玉添油加醋,一口咬定被徐正礼强迫,父母也死在徐正礼手中,旁边再有官员推波助澜一番,只怕徐正礼不仅乌纱帽不保,性命也是堪忧。

  徐老夫人听了,冷笑一声,“莫非,我还有将这两个女子供着不成。”

  阿珠听在心里,却是琢磨道,“看来夫人真真的不用放在眼里,只是这老夫人确实不是个省油的灯,如今之际,想留下来,一定要利用徐正礼的感情。”

  这阿珠本是个有心思的,父母早亡,两姐妹相依为命,后来被王成莲找来献给徐正礼,她却又有自己的一番心思,既然委身与这个男子,尤其妹妹怀有身孕,她便开始想着如何给自己给妹妹夺得一分立足之地,阿珠是个明白的,徐正礼一死,自己姐妹残花败柳之身,又无家世,如何再觅良人,与其为王成莲卖命,还不如跟定了徐正礼,还能挣一个未来。

  想到这里。

  阿珠暖暖说道,“若不是妹妹身怀徐家骨肉,若不是真心爱慕大老爷,如何会堂上反口,如今徐家既然容不得我们姐妹,不如一头撞死。”

  她作势就要往墙上撞去。

  徐正礼又怜又愧,将阿珠一把揽进怀里。轻言宽慰。

  阿玉也扑了过来,“姐姐,你走了,我可怎么办。”

  徐老夫人看的心烦,“你把她们领下去吧?爱怎么着怎么着,我不管了。”

  徐正礼忙拥着阿珠阿玉出了房门。

  徐伯卿上前宽慰道,“祖母,莫要气坏了身子。”

  徐老夫人的声音充满了疲惫,“伯卿,你一路奔波,先回去歇着吧。我想静一静。”

  徐伯卿只得退下。

  这时王妈妈说道,“老夫人何必如此介怀。想要除掉两个丫头,多的是法子,何劳老夫人费心。”

  ☆、第六十七章 斗智1

  徐老夫人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想除去她们多的是法子,只是你也看到了,如今正礼护的紧,我若出手,就会伤了母子之情。终究是因小失大。只是这两个贱人害的正礼官位不保,如今伯卿婚事也没有着落,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王妈妈低声说道,“您可以坐山观虎斗,等她们两败俱伤,再收拾残局。”

  这是豪门大户惯用的法子。徐老夫人却唾了一口,“你看看姜氏那个样子,说她是纸老虎还是抬举她了,如何能斗得两败俱伤。”

  王妈妈斟酌了片刻,终于说道,“您忘了,还有姜姑娘。老奴一直冷眼旁观,姜姑娘聪慧有计谋,虽一直本分,不过您想想,那日程太太还在时,几次三番想要欺辱姜姑娘,都没有得逞,可见,不是个简单的,那个阿珠妖妖娆娆,也不是个安分的,如果阿珠找了夫人的麻烦,我看姜姑娘一定忍不了,绝不会袖手旁观。我们在旁边适当的推上一把火。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徐老夫人听了眼睛一亮,似在思索,“姜丫头倒是个聪慧的,这几日伺候我也尽心尽力,我却是不忍心。”

  王妈妈也叹道,“老夫人,我何尝不喜欢这孩子,只是家宅之中相斗,如何能有半分心软。”

  徐老夫人果然颔首道,“你说的极是,只是我年纪大了,心肠也软了,我看那阿玉肚子里的孩子能留就留吧,毕竟徐家好久没添丁了。”顿了顿又说道,“若是姜氏姑侄百般忍让,不肯出手的话?”

  王妈妈心领神会的说道,“老奴自会找人料理,再嫁祸给夫人,正好一箭双雕,只是姜姑娘若真是个厚道的,倒有些可惜了。”

  徐老夫人冷冷的说道,“她若真是个厚道的,我自会保下她,随便找户好人家嫁了,也不枉她服侍我一场。”

  两个老太太又细细的说了一回。

  却说姜令仪陪着姜氏回了满园。

  姜氏脸色泛白,手脚冰凉。

  姜令仪忙吩咐小兰小菊去打热茶,又和静雨阿沁一起把姜氏扶到椅子上做好。

  姜令仪坐在一旁道,“姑母,若是难受就哭出来吧!”

  姜氏摇了摇头,“我不会再哭,令仪,太不值得。”

  小兰小菊泡了热茶端过来。

  姜令仪挥手打发了几个丫头,这才捧了一杯茶水过来,“姑母,只怕我们的安生日子就要过到头了。”

  姜氏倒是一惊,“令仪,你说什么?我们又不去招谁惹谁,你说的是安生日子过到头是什么意思?”

  姜令仪轻轻问道,“姑母自然不会主动去招惹别人,怕只怕别人却不会这样想。”

  姜氏倒不是真笨,忙说道,“那个阿珠,我看真不简单,不过即便她再厉害,还能闹到我们满园来吗?”

  姜令仪不想让姜氏再猜下去,她站起身来,直接说道,“不光是阿珠,姑母,我把我现在的想法说给你听一听,老夫人心疼姑父前途尽毁,自然会迁怒于阿珠阿玉,所以她一定不会坐视这两个女子在徐府逍遥自在。”

  姜氏忙道,“你是说,老夫人会着手对付她们。不可能,老夫人最疼爱大爷了,若是动手岂不是伤了母子亲情。”

  姜令仪摇了摇头,“最下乘的法子就是徐老夫人自己动手,然后嫁祸给姑母,如此一箭双雕。但是如果我是徐老夫人,一定会想个更好的法子,那便是稍加挑拨,惹得妻妾相争,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一网打尽。”

  姜氏急道,“那怎么办?令仪,都是姑母连累你,你服侍过徐老夫人,她应该不会对付你。她不过是容不得我罢了。”

  姜令仪笑道,“姑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不过给她端过几天茶水,这点情分真心不算什么,这一局,我们不能攻,只能守。”

  姜令仪没有说完的是,只怕徐老夫人也想在这一局中试探她,一旦徐老夫人发现自己心思不纯,只怕下手更狠。

  看来真是有些棘手,没想到兜了一圈,这对双生子还是回到了徐家,看来真是躲也躲不过。

  姜令仪叹了口气。

  这时静雨快步走了进来,“夫人,小姐,大少爷来了。”

  话音刚落,院子里便传来脚步声。

  姜令仪转过身来,只见徐伯卿风尘仆仆的踏步走进。

  四目相对,姜令仪倒是大方的笑道,“你来给姑母请安吗?我就不打扰了。”她越过他,就要踏出门外。

  他的心里一面凄凉,他在京城,心里无时无刻不惦记她,父亲执意要带回阿珠阿玉,他并没有任何立场去阻止。他虽然感激两个女子,却终究更是担心她的处境,刚刚在正门惊鸿一瞥。他的心里的担忧终于落回实处。

  此刻他看着她擦肩而过的身影,心里却是苦楚,她终究还是这样,半分没有变化。

  他想开口,却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她,慢慢地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这一切,落在了姜氏眼里,姜氏心里的那个疑惑似乎在这一刻得到了结果,她早就发现了继子伯卿对侄女的异乎寻常的关心,只是碍于门第,一直不肯相信,然而这一刻,她却不能再欺骗自己,伯卿心里应该是喜欢姜令仪的。

  只是那么一瞬,姜氏便直言不讳的说道,“伯卿,母亲没读过书,不懂得什么大道理,只是我姜家只剩令仪这一点骨血,我不望她大富大贵,只愿她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我这一生走过的弯路,不希望她再走一遍。”

  话既已说开,徐伯卿却是大方的承认,“母亲,我想的很明白,我心里喜欢,自然会八抬大轿娶她进门,许以正妻之名,绝不会三心两意,害人害己。”

  姜氏还待再劝,徐伯卿已经说道,“母亲只管放心,若她心不甘情不愿,我也绝不勉强。”

  ☆、第六十八章 斗智2

  姜氏没有再说,只是问道,“你若没有事,就回去休息吧。”

  徐伯卿并没有动,只是说道,“母亲,你告诉她,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你们的。”说完话,他便离开。

  晚饭时,姜氏把这句话转告给姜令仪听。

  姜令仪只是淡淡笑道,“姑母不用理他。我自有办法护住姑母,不用靠任何人。”

  她凝神苦思,徐老夫人若要想坐山观虎斗,就一定会挑起姑母的怒火,然而姜氏一向是个本分的,绝对入不了徐老夫人的眼,看来徐老夫人的目标锁定是自己和阿珠。

  利用自己对姑母的感情,引自己动手除去阿珠阿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果然高明。

  只是现在阿珠阿玉一味邀宠,自己和阿珠又无仇无怨,怎么会斗得起来,所以徐老夫人的第一步一定会挑起自己对阿珠阿玉的不满,她会怎么做呢?

  姜令仪想起了前一世。

  徐伯卿将一个酷似程锦儿的青楼女子柔心带回徐府,徐老夫人气的发抖,将徐伯卿大骂一顿,然而不过过了一夜

  就有人过来传话,“少夫人,老夫人有请。”

  她来到松鹤园,柔心也在,徐老夫人铁青着眼,声音却是异常的温和,“孙媳妇,伯卿和我说想将柔心抬为姨娘,你觉得呢?”

  她抬起头来,看着那张酷似程锦儿的脸,眼睛里满是挑衅。

  她心里苦涩,到底不敢反驳,“好。”

  柔心便成了柔姨娘,在府里横行霸道。

  她百般忍让。

  柔心的肚子越来越大。

  徐老夫人见她不肯出手,只得选择嫁祸。

  那一日,王妈妈端了一碗燕窝过来,让她给柔姨娘送过去。

  她不疑有他,亲自端了燕窝送了过去。

  柔心见了,十分N瑟,一口气便将燕窝喝的干净。

  然而不过片刻,她看见柔心捂住肚子叫痛,徐伯卿从外面冲了进来,将柔心抱回了房。

  地上一层血迹,鲜红鲜红,刺的她眼睛生疼。

  姜令仪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