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33章
真好。”

  他是她重生后第一个对她好的人,她对着他,有一种如父如兄的依恋。

  赵天瑞抓了姜令仪的肩膀,细细的观察,“你在徐府如何,有没有人欺负你,徐伯卿呢,他对你怎么样?”

  这时一个声音不合时宜的出现,“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谁敢欺负她,不是找死。”

  这声音正是徐叔文,他上了一趟茅房回来,那里还有姜令仪的影子,刚刚涌起的好心情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他一路追寻过来,正好看到姜令仪扑在赵天瑞怀里。

  徐叔文气不打一处来,他一面说话,一面上前将姜令仪抓了过来,“赵大哥,多日未见,怎的变得如此洒脱,女孩子是随便可以抱的吗?”

  赵天瑞颇为意外的看了一眼姜令仪,这才笑道,“原来是叔文。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然会来拜佛求神,这可不是你一贯的作风。”

  徐叔文笑道,“祖母特命我陪表妹来的,你怎么也来了,别告诉我说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姜令仪翻了徐叔文一眼,他还敢再无耻一点吗?明明是被他祖母撵出来的。

  赵天瑞却眼神一暗,他看着姜令仪,“家母约了一位夫人,我陪着过来的。”

  只那么一瞬,姜令仪便已经明了,应该是赵夫人前来相儿媳吧,她笑着问道,“是哪家姑娘?”心里却想起她试药后刚刚醒来时,他对着她说过的话,“灵枢,你愿意和我一起行医布药,四处漂泊吗?”

  那时信誓旦旦,一转眼,已经各奔东西。

  她突然想起林小姐的那支签,原来却是如此。

  她的眼里有了泪光,“是林家小姐吧!我见过,好模样,好家世,好才华。和你正是天作之合。”

  徐叔文忍不住泼冷水,“那个林小姐怎么能算是好才华?”

  赵天瑞已经笑道,“你说是,就是。”他的眼睛里的净是落寞,“还愿意再陪我走一段吗?”

  姜令仪点了点头,“送君一程路,愿君乐逍遥。”

  两人慢慢的沿着湖边漫步,丝毫也没有注意到旁边的徐叔文。

  徐叔文气的冒火,他正要跟过去,静雨却在一旁说道,“我若是少爷,就在一旁静静的等着,小姐还要守孝三年呢,那赵公子这个年纪,今天若是相中了,说不定,年尾就要成亲了。少爷你急什么?”

  徐叔文心亏,“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你说的对,走了这半天,累的慌。”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过来,给爷捶捶背。”

  静雨摇了摇头,“奴婢只服侍小姐一个,只听从小姐一个人,少爷若是累了,不妨等我问过小姐,小姐同意,我便过来好生服侍少爷。”

  静雨说着便沿着湖边走过去,远远的跟着姜令仪赵天瑞。

  赵天瑞问道,“我送你的那本书伯卿又没有给你。”

  姜令仪抿着嘴笑,“你可是嫌我长得丑,才送我书的。”

  赵天瑞脸一红,忙结结巴巴的说道,“自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其实,你即便不用,也很美了。”

  姜令仪噗嗤一声笑道,“我说笑呢,赵大夫,其实,现在徐伯卿给了我姑母一间药铺,我想着能不能再药铺里出售你书里里的秘方,若是挣了钱,咱们”

  她话未说完,赵天瑞已经打断道,“既然送了你,便是你的。只是你需记得,要找些可靠的人,不要被人骗了去。”

  再长的路也有终点。

  两个人绕着莲花池走了一圈,便要分别了。

  徐叔文笑的很勉强,“时常总想着能再见你一面,今日见了,却觉得不如不见的好。”

  古人常说,相见不如不见。原来却是这个意思。

  姜令仪只是轻轻的笑道,眼里一层雾气,“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

  他们挥手道别,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从此,各自继续各自的人生。只在心里默默为对方送上祝福。

  ☆、第五十八章 吴家反悔

  一行人回到徐府,正赶上午饭。

  各自回了园子。

  徐老夫人是下午才回的。

  姜令仪便和姜氏一起来到松鹤园,只听得里面高声谈论的声音,时不时的还传来徐老夫人爽朗的笑声。

  姜令仪和姜氏对望了一眼,就有小丫头上来说道,“夫人和姜姑娘快快请进吧!”

  徐老夫人这才停住谈话,朝姜氏这边看来。

  姜令仪忙和姜氏一起上前请安。

  徐老夫人似乎心情很好,“刚刚叔文过来说你们天不亮就到了白莲寺,还连敲了三下钟声,快坐下吧!”

  姜令仪暗暗的拉了拉姜氏的衣服。

  姜氏忙示意阿沁捧上平安符。

  又说道,“这是我和令仪为家里求的。”

  徐老夫人心情好,自然什么都无所谓。“这都是怎么用的。”

  姜氏讷讷道,“这是保阖家平安的。要镇在屋檐之下。”又细细的为每一个人递上了平安符。

  徐老夫人倒也格外赏脸,命王妈妈将自己那一个平安符收了。这才说道,“老大媳妇,你也坐下,我今日请了徐老夫人替伯卿去吴家跑了一趟,吴家也是极为满意,给了吴小姐的生辰八字,我明日找人去合上一合,等正礼和伯卿回来,你们挑个好日子下定,早日把伯卿的婚事定下来,我才放心。”

  姜氏忙点头应是。

  钱氏在一旁说道,“这可真是大喜事,那吴小姐百里挑一的人才,配我们伯卿再合适不过了。把伯卿的事忙完了,就可以忙叔文的事了,说起来林小姐也不错。只是今天听叔文提前,林小姐和林夫人在白莲寺约了赵夫人。”

  徐老夫人叹了口气,“罢了,叔文我已经另挑了人选,也是个不错的,不急。”

  一时说着也就散了。

  这样过了两天之后,姜令仪和姜氏正在吃饭。

  阿沁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小声的说道,“夫人,姑娘,出大事了。”

  姜令仪心里咯噔一跳,“你慢慢说。”

  阿沁道,“听老夫人院里的丫头说,今天吴家来人了,老夫人亲自接见的,吴家的几个妈妈走后,老夫人发了好大一通火。现在闹得人心惶惶的。”

  姜氏问道,“令仪,这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吴家已经同意了吗?”

  吴小姐的外家在京城为官,自然对京城的事情了如指掌。

  只怕徐正礼的官运到头了。

  姜令仪说道,“若不出意外,吴家应该退婚了。”

  阿沁对姜令仪倒是高看了两眼,“姑娘说的对,听说那吴家的几位妈妈送还了当日老夫人所赠的累丝嵌宝石金凤簪,还拿走了写有吴小姐生辰八字的纸条,现在整个徐家都在传大少爷的婚事只怕黄了。只是大家都在猜测其中的原因。”

  姜令仪叹道,“阿沁,你们几个记着,这几日谨言慎行,好了先出去。”几个丫头忙退下了。

  姜令仪这才说道,“姑父只怕是被罢黜了。姑母,这几日,我们都要小心一点。如果我没猜错,徐老夫人这几日只怕会回程家一趟。”

  姜氏不太明白,“她回娘家做什么?她娘家嫂嫂又不太喜欢她。”

  姜令仪摇了摇头,如果徐老夫人不去程家,那么只可能会让姜氏去,可是姜氏笨嘴笨舌的,只怕徐老夫人并不太愿意,可是不管怎么样,吴家这门亲事退了之后,徐老夫人一定会想起程锦儿,看来程锦儿还是逃不过嫁进徐府的命运。

  可是接下来呢,程锦儿会不会死?程锦儿之后,便是姜氏,然后便是自己,是不是谁也逃不过?

  姜令仪一边想,一边在屋里度来度去。

  姜氏忍不住连声唤道,“令仪,令仪。”

  姜令仪回过神来。

  这时徐老夫人的丫头过来传话,“夫人,姜姑娘,老夫人有请。”

  姜令仪随着姜氏,一路想着事,她突然想起程锦儿的生日便是七月二十,她今年十五岁,正是及笄的日子,前一世,因为瘟疫在城中蔓延的缘故,并未大办,今生却不一样,徐家无缘无故的易了婚事,程太太三更半夜同程锦儿离开,只怕这一门婚事泡了汤,所以一定会大操大办,替程锦儿选亲的。

  徐老夫人若想挽回这门亲事,一定会亲自前往,以视看重。

  想明白之后,姜令仪便安下心来。她跟在姜氏旁边,低眉顺眼的。

  两人走进大厅,果然,整个屋里鸦雀无声的,姜令仪扫了一眼,除了上首坐着徐老夫人,钱氏坐在旁边谨言慎行的,徐叔文也安安静静的坐着,难得的没有言语。

  两人请了安,落了座。

  果然徐老夫人说道,“我思来想去,吴家小姐虽然家世好些,到底不及伯卿和锦儿青梅竹马,所以,吴家我已经退了信,你们谨记,吴家小姐的事休要再提,七月二十是锦儿的及笄礼,到时候,老大媳妇,姜丫头随我去观礼。姜丫头为人机灵,记得多与你程姐姐亲近亲近。”

  姜令仪暗诌,徐老夫人这番话说的真是无情无义。程锦儿还是她的娘家侄孙女,这样挥之则去,召之即来的事,也做的出来,果然商户出生,薄情寡义,若程家但凡讲脸一点,也绝不会再同意这门亲事。

  姜令仪心里鄙夷,面上却是乖巧的应了一声是。

  徐叔文坐在那里,竟然没有出言讥讽,姜令仪却是十分纳闷。

  徐叔文自有徐叔文的道理,相处几日,他对着姜令仪竟然有了些不同以往的情愫,大哥徐伯卿看姜令仪的眼神,他作为一个男子,自然是看的是清楚明白,夜长梦多,他撇了姜令仪一眼,微微一思索,便道,“祖母,早该如此,锦儿是自家亲戚,知根知底的,可不比别个强,只是,表妹及笄,你这做长辈的可要多多破费。”

  徐老夫人脸色渐渐的有了喜色,“叔文也懂事多了,这我就放心了。”

  王妈妈也笑道,“老夫人一早就准备好了,还要二少爷来提醒。”

  钱氏这才凑趣道,“叔文是想问他的那一份,娘是不是也备好了。”

  徐叔文倒是顺着杆子说道,“轮到我时,祖母可不能偏心。”

  一时众人都笑了。

  ☆、第五十九章 锦儿及笄1

  姜令仪和姜氏回了满园,姜令仪打发了丫头去打水,亲自为姜氏除去头上的钗环。

  姜氏却握了她的手,“令仪,你说程家会不会再次同意程锦儿嫁过来。”

  姜令仪含笑问道,“那姑母希不希望程锦儿嫁过来。”

  姜氏毫不犹豫的说道,“不希望。”

  姜令仪拍了拍姜氏的手,“那么程锦儿就绝不会嫁过来。”

  姜氏叹了口气,“你这丫头,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怎么可能你说一句话她就嫁不过来。”

  姜令仪笑道,“成事在人,谋事在天,一切还没发生,自然有转圜的地步,只是姑母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不希望程锦儿嫁过来。”

  姜氏摇了摇头,“也只怪我没有出息,这些年,每次去程家,都被人瞧不起,程锦儿面甜,当着伯卿的面对我礼遇有加,背地里连正眼都没有瞧过,我虽然只是个挂名婆婆,不指望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