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21章
的,便道,“表妹初次进府,还没去给祖母请安吧?”

  姜氏有些窘迫,她最怕徐老夫人。按理说一进府就要去请安的,不过当时在门口迎接徐伯卿的婆子已经明确的传达了老夫人不想见她的意思。

  当然这事徐伯卿,钱氏都知道。

  姜氏并不敢去。

  钱氏看着这个侄儿一眼,心里更是纳闷了,不过她依然笑道,“这是自然。正好我也要去给娘回禀要事,大嫂,一起去吧!”

  姜氏便不好回绝了。

  姜氏和钱氏走在前面拉家常。

  姜令仪和徐伯卿走到后面。

  刚穿过廊子,一个小丫头快步走了过来,“二夫人,可找着您了,亲家太太带着表小姐到了。老夫人让您去待客。”

  ☆、第三十六章 程锦儿

  却说那丫头正说着,“亲家太太带着表小姐到了。”

  丫头说的是亲家太太,自然指的是程锦儿之母程太太。

  说起程锦儿,就要说起徐伯卿的亡母程氏,还有徐老夫人。

  这三人都姓程。

  徐老夫人为长子徐正礼定下了娘家的侄女程氏为妻。程氏与徐正礼自幼青梅竹马,婚后感情自然极好。徐老夫人也是格外的喜欢侄女兼儿媳的程氏。

  程氏福薄,生下次子徐叔文后身体一直不好,拖了三年便去了。

  程太太是徐老夫人的侄媳妇,是程氏的嫂嫂,程锦儿的母亲。

  程氏生下徐叔文,娘家人来道贺。程氏指着嫂子的肚子开玩笑,“嫂嫂若生个女儿,给我做儿媳妇如何。”

  这一句笑言并没来得及实施,程氏便过世了。

  姜氏进了门,徐老夫人并不承认姜氏的娘家。逢年过节依旧走的是程家。

  程锦儿渐渐长大,与徐家兄弟的感情尤其好。

  徐老夫人和程太太都动了心思,只是大家心知肚明,并没有明说出来。

  却说姜令仪听到表小姐三个字时眉头皱了一皱,她自然知道是程锦儿到了,对程锦儿她喜欢不来。真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要见面了。

  徐伯卿瞧见了,小声的说道,“你不会是怕了锦儿吧?”

  姜令仪白了他一眼,上前挽着姜氏的手,“姑母。”

  姜氏以为姜令仪害怕,忙拍了拍姜令仪的手臂,表示宽慰。

  逢年过节,姜氏总是带着徐伯卿两兄弟去程家走亲戚。所以这程太太姜氏十分熟悉。不过姜氏十分的不自在,只是想着姜令仪在身旁,便强自镇定起来。

  几人一直到了松鹤园,远远的就听到徐老夫人愉快的笑声,“锦儿这回来了可要多住几日。”又连声吩咐道,“表姑娘的屋子收拾好了没。”

  丫头们笑道,“一直留着呢,每日里都有打扫。就等着表姑娘来小住。”

  徐老夫人的陪房王妈妈也笑着说道,“小住不了多久了,就要长住了。”

  程锦儿羞红了脸,“娘,你看她们都欺负我。”

  说着就朝门外跑去。

  钱氏和姜氏走在前面,

  钱氏早听到里面的对话,便伸手拦住了程锦儿,也笑道“锦儿还要往哪里去?你表哥已经来了。”

  程锦儿忙顺势偎在钱氏旁边,低低的说道,“二婶婶好。”

  程锦儿自幼长往徐家走动,便随着徐伯卿管钱氏叫婶婶。

  钱氏笑的和蔼可亲,“是该叫婶婶了。”

  众人笑的愈发欢快。

  程锦儿一跺脚,“好不正经,就知道取笑我。”

  几人一起笑着走了进去。

  程锦儿紧挨着母亲坐下。只偷偷拿眼睛瞄着徐伯卿。

  姜氏拉着姜令仪趁机走到了最后。

  三夫人跟徐老夫人打了一声招呼便去指挥着小丫头去准备客房茶点晚饭去了。

  姜令仪眼尖,早已瞧到徐老夫人朝这边扫了一眼,情知徐老夫人等着姜氏去请安。

  便推了姜氏一把。

  姜氏只得上前去请安。

  徐老夫人本来以为姜氏病死在文江县,此刻见她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还折了两个丫头进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屋子女人站在一块,就属她最戳眼。当着晚辈的面,到底不好发作,只是沉着脸,“身子不好,坐着去吧。”

  徐伯卿便上前给徐老夫人请安。

  徐老夫人火气还没全消,嗔怪道,“跟你说了,你舅母今日到,你急急的趴几口饭就走了。只说有正经事,什么事比你舅母重要。”

  程太太忙替徐伯卿分辨道,“伯卿,别听你祖母说,正事要紧。”

  徐老夫人这才笑道,“看你舅母多护你,还不去见过你舅母。”

  徐伯卿忙到程太太旁边,“舅母什么时候到的,路上可还好,这次来了就多住几日,舅舅生意还好吧?今日本该去接舅母的,刚好父亲吩咐要好生安置姜家表妹,便耽搁了时间。”

  程锦儿早已瞧到姜氏旁边的那个女孩子,本来并不十分在意,此刻听到徐伯卿提起为了那个女孩子耽搁了接自己,心里便有些不高兴。

  程太太却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自然觉得这事无可厚非,更显得徐伯卿敦厚善良。

  当下便说道,“好孩子,果然是个有担待的。舅母没看错你。”

  又指了姜令仪道,“这就是你说的姜家姑娘吧?”

  徐伯卿笑道,“正是。”

  他拿着眼睛撇了姜令仪一眼,她并没有上一世的窘迫,只是挺直的身子站在那里,见众人提到她,便越众而出,先是给徐老夫人磕了一个头,“姜氏令仪见过老夫人,愿老夫人身轻体健,福寿绵延。”

  徐老夫人唬的一跳,忙眯了眼睛细看,只见厅堂中间跪着一个女孩子,纤细的身段,清脆的声音,挺直了腰背跪在地上,十分的恭敬。

  王妈妈忙扯了扯徐老夫人的衣袖。

  徐老夫人缓过神来,不咸不淡的说道,“可怜的孩子,快起来。怎么行这么大的礼,老婆子可不敢当。”

  姜令仪抬起头来,十分恳切的说道,“令仪父母具在洪灾中丧生,本已无家可归,若不是姑父收养,只怕就要流落街头,所以令仪真心的感激老夫人,是老夫人育子贤良,给了我片瓦遮身。老夫人慈悲心肠,定会长命百岁。”说着又郑重的磕了三个头。

  众人都跟着附和道,“姜姑娘说的是,老夫人真是菩萨心肠。”

  徐老夫人再不喜欢姜氏,也不免有些动容,忙对着徐伯卿道,“伯卿,快扶你妹妹起来。”又对着姜令仪说道,“好孩子,以后安心的在徐家住下,有什么需要的,只管说与我听。”

  徐伯卿闻言,便作势要扶。

  姜令仪不着痕迹的避开了,顺势站了起来,点头道,“二婶婶已经安排妥当,多谢老夫人费心。”十分温顺感激的样子。

  徐老夫人看了果然更加喜欢。

  姜令仪又给程太太见了礼,这才紧挨着姜氏坐了。

  ☆、第三十七章 红玉坠

  程太太从脖子上取下一个玉坠子,用帕子包了,十分热情的递给姜令仪,“好孩子,匆忙之间我也没准备什么见面礼,这个坠子自我成亲就一直带着,也是个吉祥之物,你拿了带着玩吧。”

  姜氏在一旁推脱道,“她小孩子家当不起这么贵重的礼物。”

  姜令仪眼睛一闪,不用看,她也知道那是一个红色的坠子,雕刻的十分精致。

  那时她和徐伯卿的婚事刚刚定了下来,姜令仪是续t,程太太作为原配的娘家人是要签下同意文书的。

  姜令仪十分感激的上前拜见,程太太就拿出一块玉坠说道,“你是个有福气的孩子,这块玉坠是我当年成亲时姑母送的,我一直留着,锦儿跟我要了几回,我都没舍得给,本想着等她生产后送给外孙的,偏生没有这个福气。今儿就给了你,希望你能够延续她的幸福。”说完拿帕子擦了擦眼泪。

  程太太的姑母就是徐老夫人。

  徐老夫人一直很疼爱程锦儿,听了这一番话,也是十分的动容。眼睛湿湿的。也拿帕子擦泪。

  姜令仪听了很是感激,忙伸出手去接。玉坠从姜令仪的手边滑落,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姜令仪瞢了。

  程太太指了姜令仪怒道,“你怎么,怎么不接好。”最后终于叹了一声,“算了,这玉坠也随锦儿去了。”说着大哭起来。

  徐老夫人心里有多惋惜,后来就有多记恨姜令仪。所以她由着徐伯卿在外胡闹,只是因为看姜令仪十分不顺眼。

  姜令仪想起往事,心里暗暗冷笑。

  现在的事态发展和前世不一样了,前世的她一直在徐府默默无闻,程太太自然没有注意到她,后来程锦儿惨死,她顶替了程锦儿的位置,程太太自然不愿意看到她和徐伯卿快活一生。

  所以要用玉坠来给她一个下马威,顺便在徐家人的心里奠基一下程锦儿的分量。

  现在她刚来徐府,徐伯卿就没去迎接程太太,难怪程太太要提前下手了。

  徐伯卿一直眯着眼睛看着姜令仪的表情,当年的事他也知道一些,他那时听了心里也是十分难过,只想着玉坠和程锦儿一样香消玉殒,并没有想过这其中是否另有隐情。

  他看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冷笑,便什么都明白了。

  他正想着为她出头。却见她已经掩去眼底的冷笑,她后退几步,尽量拉开与程太太之间的距离,行了一礼,“多谢程太太美意,只是令仪尚在孝期,心里伤痛欲绝,实在不适宜带这样鲜艳奢华的饰物,程太太的美意,还是请收回吧。”

  徐伯卿忍不住在心里赞了一声,他朝徐老夫人说道,“祖母,姜妹妹要为家人守孝,还是不要难为她了。”

  老人的好奇心最重,

  徐老夫人离得稍远,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心里对姜令仪有几分好感,又听见徐伯卿的话,便主动解围,“是什么宝贝东西啊?拿来我瞧瞧,她小孩子家是孝期,你就不要送她鲜艳的饰物就是了。”

  程太太满脸堆笑,“是姑母当年送我的红玉坠,我想着这孩子和徐家有缘分,便拿了这玉坠来送,也是借花献佛的意思,希望这孩子借了姑母的福气,以后平平安安的才好。谁知这孩子不领情。”

  徐伯卿暗叫不好。

  姜令仪也暗暗不爽。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这程太太三言两语就将火又引到自己身上去了,这玉坠既是徐老夫人送的,她再拒绝,便是不把老夫人放在眼里。

  若是接受,只怕程太太又要故技重施,难不成前世的悲剧还要再来一次不成。

  果然,徐老夫人便有些不高兴了,“姜姑娘莫不是嫌弃我老太婆了。”

  姜令仪暗暗的平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老夫人是多福之人,令仪敬佩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呢,只是这么好的东西,除了旁边这位仙女似的姐姐配得上,我们泥土里滚过的野丫头,连碰都没有福气碰呢,只消远远的看一看,便也跟着沾了福气了。”

  她说的真挚,又俏皮可爱,果然徐老夫人也跟着笑了。

  徐伯卿离得近,便起身从程太太的手里抽了玉坠,拿在手里细瞧,“鲜艳似血,娇艳欲滴,果然,这样的好东西只配锦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