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18章
来他试一试。”

  徐老夫人见提及长孙,心情果然好了些许,“偌大的家都要你来打理,难为你还记挂着这些小事,你只是做婶婶的,比那个做母亲的不知强多少倍。”提起姜氏,徐老夫人好容易才压下去的怒火又串了上来。

  钱氏忙道,“伯卿满十九了吧,大嫂早点回来也好,把伯卿的婚事定了下来,等少奶奶过了门,我们啊,就好过逍遥日子了。”

  徐老夫人的陪房王妈妈也在一旁凑趣道,“是二夫人想过逍遥日子了吧?偏要扯上我们老夫人。”

  众人都跟着笑了。

  徐老夫人这才吩咐道,“老二媳妇,你去吩咐厨房多做些伯卿爱吃的菜,等他到了,就直接迎了过来开饭,至于姜氏,叫她带着侄女回去好好歇着好了。不用过来请安了。省的看了心烦。”

  钱氏笑道,“伯卿最爱的山鸡汤一早就炖着了,等娘来吩咐,哪还来得及。”

  徐老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临近正午,天越来越热,坐在马车上,密不透风的,十分的燥。

  姜氏连日里没睡好,在马车上打着盹,姜令仪看着姜氏睡得不踏实,便拿了小扇子给姜氏扇风。

  车子停了下来。

  帘子被打开了。

  徐伯卿探过头来,姜令仪忙朝着徐伯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徐伯卿愣了一下,她看着姜令仪的脸上蒙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只是很耐心的为姑母打扇,这样温馨的场景瞬间便打动了他。

  他还记得儿时母亲也是这样为自己打扇的。他看着姜令仪,神色柔和,压低声音说道,“还有半个时辰才到,这里有个茶棚,你下来坐坐吧。”

  姜令仪指了指姑母,摇头拒绝。

  徐伯卿也不勉强,放下帘子,走到后边那辆车前喊到,“小兰小菊,下来。”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到她的耳朵。

  姜令仪眉头微皱。

  果然听他接着说道,“你们去前面那辆车上给夫人打扇,让小姐下来喝茶,做不到就可以滚了。”

  姜令仪只听到两个脚步声慌忙的靠近。

  徐伯卿的声音又不合时宜的响起,“轻一点,吵醒了夫人,仔细你们的皮。”

  可怜两个丫头,轻手轻脚的掀开帘子,带了一点哭腔,满脸都是恳求,“小姐。”

  姜令仪叹了一口气,将扇子递给小兰,下了车。

  这才看见一个小小的茶棚,肇事者徐伯卿正悠闲自在的坐在那里,一副邀请的姿态。

  姜令仪也不顾及淑女形象,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徐伯卿刚好倒了一杯凉茶,姜令仪一把抢了过来,一饮而尽,“谢了!”起身就要走。

  “有人托我给你的东西不知道你还想不想要了。”徐伯卿不紧不慢的倒了一杯茶,挑衅的说道。

  ☆、第三十一章 再进徐府2

  姜令仪回过头,莞尔一笑,“有意思吗?”

  “有意思,当然有意思。”徐伯卿哈哈大笑。

  以前她总是学着大家闺秀的样子,一副温顺娴静的做派,偏偏给他一种东施效颦的感觉,重生的时候,他这样告诉自己,不管她是胆怯还是畏缩,他都不会再嫌弃她,他会好好的爱护她。

  重生后,当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大方的举止,回避的眼神,他就知道了她也和他一样是重生而来。

  他看着她一点一点的改变,她的身上多了几分通透的气质,又多了几分坚决,多了几分狠厉,她会对着赵天瑞温柔,面对他时又是一副沉默寡言拒人千里的意味。

  他突然就觉得有意思起来,就像刚才,他看着她大大咧咧的往那椅子上一坐,却偏偏有种可爱的韵味。

  他喜欢逗得她恼羞成怒的样子,这让他乐此不疲。

  他看着她,从怀里拿出那本册子,一页一页的翻着,“这是天瑞亲笔写的吧?还有宫廷秘方,不知道能卖多少钱呢?”

  姜令仪果然上钩,她起身就要去夺,“给我。”

  徐伯卿往旁边一躲,一面躲,一面看那册子,口中还念念有词,“这里还有养颜粥,玉面膏,嗯,”他上下打量了姜令仪几眼,“你这张脸确实要多涂点脂粉,不然真真看不下去,难怪天瑞要将这秘方送给你。”

  姜令仪都想骂人了,只是挤了一个笑容道“你说的对,我们貌似无盐,怎比得徐大少天生好相貌,只是你这般雪肤玉貌的,霸着也没用,是不是?”

  徐伯卿也不生气,将册子举的高高的,得意的笑道,“想要,可以,拿东西来换。”

  姜令仪本能的警觉起来,“我可什么都没有。”

  徐伯卿含着笑,“你的东西谁稀罕,我要的是天瑞给你的那方手帕。你拿来,我们换。”

  他伸出一只手来。

  姜令仪更加狐疑了,从怀里拿出一方男用的手帕,“你说的是这个吗?你要它做什么?”

  这帕子是她第一次跟着赵天瑞进救护棚时,赵天瑞给她蒙口鼻用的,后来她洗干净了,本想着还回去的,又因为自己用过,便作罢了。

  徐伯卿看见那个帕子,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心里的火气已经串到了喉咙口。

  他一看到这帕子,就想起她蒙在脸上的场景,就想起了这帕子是赵天瑞的,她竟然收在怀里,他恶狠狠的一把夺到手里,朝怀里一放,“他凭什么把自己用过的帕子给你用。”

  姜令仪本能的分辨道,“关你什么事?”

  徐伯卿将书往姜令仪面前一扔,“当然不关我的事。”

  他突然凑了过来,看着她说道,“我们交换个条件如何?”

  他离得太近,姜令仪心跳不自主的加速,她屏住呼吸,故作镇定的说道,“不用了。”

  她现在发现,这个男子不再像前世那样温厚,她本能的拒绝道。

  徐伯卿马上后退两步,作出一副惋惜的样子,“那就算了,一个称呼可以换得册子上所有的珍贵药材,有人却不愿意,这样的傻子,我才懒得和她作交易。”

  册子上的所有药材?

  姜令仪果然心动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姜令仪也不例外。

  她明知道徐伯卿没安好心,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说清楚一点。”

  徐伯卿暗暗高兴,“以后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自然要和睦相处,而且我也不希望锦儿误会,所以,以后你我以表兄妹相称,以避嫌疑,而我负责提供你所需的所有药材。如何?”

  果然是为了程锦儿。姜令仪心里的警惕心慢慢放下,只是这一句表哥该怎么喊出口。姜令仪心里十分别扭。

  罢了,不过一个称呼而已。

  姜令仪甜甜一笑,“表哥。”

  徐伯卿十分的满意,“乖。”

  这一番闹腾后,便再次启程。

  因为怕吵着姜氏,姜令仪便直接上了后面的那辆马车。

  她细细的翻看那一本册子,册子上详细记载了活血养颜,健体强生的各色药方。姜令仪心里十分惊喜。将册子收好。马车已经停了下来。

  这时已是午时。

  日头正高,天气极热,几个婆子坐在廊下等的敢怒不敢言,徐老夫人也差人问过几回了。

  婆子门看见徐伯卿骑着马停在门前时,都忍不住要谢天谢地了。

  常青上前打起帘子,姜氏扶着小兰小菊下了车。

  姜令仪下了车便走到姜氏站好。她抬头看了看徐府的大门,上一世自踏进这扇门,便再也没有迈出来过。

  现在的她走进去又会是什么样的景象呢?

  她随着姑母走了进去。

  徐伯卿早已经被婆子门簇拥着去了老夫人所住的松鹤院。

  姜氏本来准备带着姜令仪去给婆婆请安的。

  一个婆子拦到,“夫人,老夫人说让您带着姜姑娘先回去,得空了再见。”说完就走了。

  刚刚有多热闹,现在就有多冷清。

  姜氏带着姜令仪,小兰小菊一行四个人穿过侧门朝姜氏所住的满园走去。

  满园很偏僻,很小,前一世,姜氏染了瘟疫,治好后,便搬回了满园,姜氏身子一直虚弱,徐正礼再也没来过,姜令仪便住在了满园的西间,一直住到出嫁。

  姜令仪随着姜氏踏进园子时,只看见地上满地的叶子。似乎在彰显这这个园子主人的卑微。

  姜氏觉得在侄女面前十分的没有面子,立刻就来了气,“静雨。”

  一个丫头磨磨蹭蹭的走了出来,“夫人回来了。快进屋吧!”说话的正是静雨。

  静雨,静云,静雪都是府里配给姜氏的丫头。

  姜氏向来对这几个丫头都是客客气气,只一想到静云静雪偷懒害得姜令仪得了瘟疫,再看静云便也十分的不爽快。“这地上的落叶怎么一回事?”

  静云十分不以为然的说道,“这香樟树最爱落叶,今日扫了,明日又有,这样铺满了园子,夫人看着,不是也挺美的吗?”

  小兰小菊听了噗嗤一笑。

  ☆、第三十二章 再进徐府3

  小兰小菊笑了起来。姜氏更加没有面子,红了脸“强词夺理。”

  姜令仪上前扶着姜氏,心里却酸了起来,她为自己曾想离开徐家的念头而感到羞愧,这一世,她要好好的守着唯一的亲人,再也不要重复上一世的悲剧,她嗔道“姑母休要生气,气坏了身子,我靠谁去。”她回过头来吩咐小兰小菊,“你们两个把院子打扫一下。”

  小兰小菊十分的听话,果然去扫起了院子。

  两人走进正屋。屋子倒也整洁干净,姜令仪扶着姜氏坐下,自己伏在她的膝上,轻声的说道,“如今姜家只剩下我和姑母了,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以后我都会好好的陪着姑母,姑母也要好好的爱惜自己,泉下的祖父母,父母才会安心。”

  这是她第一次对着姜氏撒娇,第一次对着姜氏说心里话,那时的她们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难以自拔,她们就像两只瑟瑟发抖的刺猬,再冷也没有办法彼此靠近。

  这一世,姜令仪的心已经活过来了,她也要将姜氏的心也暖过来。

  姜氏看着姜令仪,侄女的眼神深邃,脸上有些撒娇的韵味,她觉得心里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很踏实,很心安,她在徐府一直是一个人,连身边的丫头都不亲,做什么都是多余不讨好,这一刻,她对着姜令仪,自己唯一的骨肉至亲,心里有种互相依靠的感觉。“跟着姑母,终究是委屈了你,你也看到了,她们,”她撇了身边的静雨,实在是说不出口。

  姜令仪摇了摇头,“姑母,你想想我父母,想想庆山村所有的村民,我们比他们幸运太多,我们还活着,其他的还有什么可以计较的呢?”

  姜令仪擦了擦眼泪,搀扶起姜令仪,“好孩子,你说的对。我们去看看小厨房有没有吃的。”

  静云立刻就说道,“午饭的时间已经过了,我们预先不知道夫人今天回来,所以已经吃过了,做饭的婆子也回去了,反正再过两个时辰就可以吃晚饭了,不如夫人去歇一会,直接吃晚饭得了。”

  只听得啪的一声。

  姜令仪一巴掌甩在了静雨脸上。

  姜令仪下手极重,静雨又娇身惯养的,雪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