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之一世欢 > 第1章
本书籍由耽美书吧小说网书友整理制作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耽美书吧TXT小说下载网()

书名:重生之一世欢

作者:谢忘川

  

  第一次击掌,她说,我此生绝不再嫁给你。

  他说,好。

  第二次击掌,她说,我们只是假成亲。

  他说,好。

  第三次击掌,她说,你不许纳妾。

  他说,好。

  姜令仪终于怒了,你个骗子。

  徐伯卿笑了,她肚里的孩子不是我的。你给我生一个吧?

  滚!

小说类别:古代情缘

==================

  ☆、前序 诀别

  姜令仪看着眼前温润如玉的男子,华贵整洁的衣衫彰显着他贵公子的身份,他的脸上依然是那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的镇定自若。

  就是这种神情吸引了自己,一步步的走到了现在。

  然而这一刻,姜令仪只觉得悲凉彻骨。

  她多希望他能抱抱她,和她说说话。说他相信她。

  她仰着头,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只能仰视。

  也许从一开始,从她第一次见到他时,她远远的望着他高大的身形。

  便注定了她的一生只能仰望,远远的望着。

  “徐伯卿。”她轻轻的念出他的名字。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永别了。”她艰难的说道。想再说点什么,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他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田地。从他在群芳楼遇上那个酷似他的原配夫人,死去的程家小姐程锦儿开始,从那个青楼女子进门后落下第一胎开始,从家里的丫头爆出程锦儿是死在夫人手中开始。他终于坐不住了。

  她可以解释的,那样低劣的谎言根本经不住推敲。

  他气急攻心,脸上仍是一如既往地平静。

  她心里益发的累,喃喃自语,“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提起裙,纵身一跃。

  眼前是冰凉彻骨的湖泊,在寒冷的冬夜无比的平静。

  身后是她心心念念的男子,比湖泊更加冰凉的男子。

  落入湖水的那一刻,她只觉的无比的解脱。

  只是她没看到的是,当她跳入湖水的那一刻,他急急的奔向湖边,脸上的神情像极了程锦儿死去时的悲伤。

  只是她再也看不到了。

  ☆、第一章 重生

  姜令仪在湖水中挣扎了许久,冰凉的湖水侵入骨髓。她的身子越来越沉,意识也越来越薄弱。

  再次醒来时,映入眼睑的是漆黑的夜空,一道道伞电划破天际,豆大的雨珠打在姜令仪的脸上,身上。既疼又冷。

  姜令仪动了动,原来是卡在一个树丫上,透着伞电的光芒,可以依稀看到洪水从树下汹涌流过的场景。

  这样的场景是那样的熟悉。

  姜令仪的神智瞬间清醒,猛然想起了自己十三岁那年遇到的那场洪灾。

  整个村子被淹没,死伤无数,姜令仪被洪水冲到了一只大树枝丫之中,在树上呆了两天两夜,直到洪水褪去,姜令仪才被县衙救护的卫兵找到。

  这两天两夜改变了姜令仪的一生。

  姜令仪所居住的庆山村是整个县最贫穷的村子。

  姜令仪家是庆山村最贫穷的一户人家。

  不过姜家在整个庆山村赫赫有名,不是因为姜家有个嫁入府尹徐家的女儿。

  而是因为姜令仪的祖父姜秀才是庆山村有史以来唯一的秀才。

  虽然姜秀才顶着秀才的名头穷了一辈子,不过在这穷乡僻壤里,依然为村民津津乐道,广为传颂。

  如果没有这场洪灾,再过两年,姜令仪也许会嫁入村头张家,或是村尾李家,生儿育女,平平淡淡的过完一辈子。

  然而这一切,在那场洪灾来临之时,很多事情便偏离了原有的轨道。

  姜令仪浑身疼痛,借着伞电微弱的光芒,看了看自己衣衫,破破烂烂的粗布紧紧的贴在身上,并不是自己投湖时所穿的锦缎。小小的手皮包骨头,又粗又糙,也不是投湖时的皮光肉滑。

  姜令仪越发的肯定,自己投湖死后穿越到了十三岁的那年。这样的事情闻所未闻,心里既害怕又无措。慌乱过后就带了一点点的庆幸。

  姜令仪摞了摞身子,让自己坐在枝丫之中。雨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风呼呼而过,身子僵成一团,姜令仪紧紧的抱住双臂,虽然不能驱逐寒意,却能让自己的心更加安定一些。

  雷声,雨声,风声,洪水声,一切都和那一世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一世没有了哭声。

  那一世的姜令仪在树枝中哭的哑了嗓子,这一世的姜令仪坐在树枝之中比以往二十年每一时每一刻都要镇定。

  她仍然是她,却已经不是她了。

  在死亡之际兜了一圈的人,总是会不一样的。

  她静静的坐在树枝上,稚嫩瘦弱的小脸上是历经生死的平静。

  活着总是好的。

  在黎明来临之际,雨水终于停了,伞电没有了,风也一点一点的小了下去。

  太阳一点点的升了起来,驱赶着连阴雨带来的阴霾之气。姜令仪的衣服一点一点的干掉。身子慢慢的暖和起来。

  太阳越来越大,到晌午时分,姜令仪只觉得口感舌燥,头疼欲裂,身子也滚烫起来。渐渐地神智变越来薄弱。

  再次醒来时,姜令仪看了看四周,是一个大棚,棚子中临时铺了很多床榻,或老或少的女人躺满了。

  呻吟声,哭闹声,哀叹声不绝于耳。其中一个女孩子的哭声格外清晰,“我是郑员外家的千金,你们还不给我父亲送信,我不要待在这里。”

  姜令仪认得这个女孩子,叫郑绣青,跟着母亲在郑家别院小住,这次洪灾,郑绣清的母亲和别院里的仆人全部遇难,郑绣清是唯一的幸存者。

  人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却是毫无道理。郑绣清是第一个被家人接走的人。也是第一个将瘟疫带进城里的人。

  洪灾过后,瘟疫蔓延的极快,在洪水中的幸存者很多都没有逃过瘟疫。

  瘟疫被带进城里。

  而郑家几乎灭绝了。

  一个卫兵早已经不耐烦了,“嚷什么嚷,你若是郑员外的千金,自会有人来接你。”

  不多时,一个老大夫走了进来,随便看了看,就要出去。

  重获一世,姜令仪知道了即将要发生的事,便再也平静不下来了。前世的懦弱在这一刻消失的一干二净,她朝着老大夫鞠了一礼,道,“洪灾过后,必有瘟疫,烦请大夫为我们诊治一下,若有骨痛头痛的先隔离起来,再禀告县令大人,去神医赵家寻找一位叫赵天瑞的大夫,此事关乎重大,万望大夫医者仁心,”

  姜令仪话音未落,人群中已经传来一个妇人怒骂声,“你个不要命的黄毛丫头,乱嚼什么舌根,水里泡了几天,谁没个病痛,怎么能说是瘟疫?”

  瘟疫犹如蛇蝎,人人避之犹恐不及,众人既不想被人说成是瘟疫,听那妇人说起病痛,又忙不迭的往旁边摞了一摞。一时之间,棚子里更加混乱。

  同行之间生嫉妒,赵天瑞的名头那大夫虽未听过,不过神医赵家却是赫赫有名。那大夫一看姜令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子,破破烂烂的粗布衫,枯黄着一张小脸,神色既严肃又担忧,心里便生了十二分的不满,“你个丫头片子,不要危言耸听,我已经看了,都不过是受了些风寒,吃几副汤药就是了。”说完抬脚就走了。

  大夫的话很显然更有说服力。

  姜令仪的话就像是投进湖中的石子一般,虽然激起了阵阵涟漪,不过很快就风平浪静了。

  郑员外家很快就派来仆人。几个婆子嚣张的走进棚子,为首的一个穿着打扮更甚一筹,将病人赶到一边,硬生生的开出一条道来。朝郑绣清谄媚道,“大小姐,老奴来迟了。”

  郑绣清扑倒那婆子怀里,“李嬷嬷,娘亲她不在了。”说完便抽抽搭搭起来。

  李嬷嬷一边替郑绣清顺气,一边哄道,“回去就好了,老爷在家等着你呢!”

  “你不能走。”姜令仪冷冷的说道。

  郑绣清登时大怒,“你是哪里来的野丫头,也敢拦我的去路。”

  姜令仪看着郑绣清,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姣好的面容下是不可一世的跋扈,她并不知道,她的家族很快就会因为她走向终点。

  姜令仪忽略掉郑绣清的敌意,继续说道,“你若不听劝告,将瘟疫带到郑家,不紧会连累你的家族,更会害得城中百姓跟着遭殃。”

  ☆、第二章 瘟疫

  郑绣清自然不会听。

  换任何人都不会听。

  因为姜令仪的年貌实在无法提供让人信服的力度。

  姜令仪看着郑绣清随着仆人离去的时候。第一次为自己的渺小的力量觉得可悲。

  棚子里的幸存者大多数已经没有家人,所以只能继续躺在这里养伤。

  虽然那一世赵天瑞提起过,她身体虽是瘦弱,但自幼粗生粗养,体质倒是不错,不过姜令仪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从衣摆下撕下一块布捂住口鼻。远离众人,蜷缩在一个角落里。沉沉睡去。

  睡梦中都是上一世的情景。

  上一世,她并没有感染瘟疫,可是前来接她的姑母却不幸感染。

  最后是他,徐家的长公子徐伯卿找来神医赵家的小儿子赵天瑞为姑母治病。赵天瑞酷爱专研疑难杂症,因此成名,救治了很多感染了瘟疫的人。

  然而死去的却数不胜数,一车一车的尸体被拉到郊外,烧的怨气冲天。

  那时的她怕极了,守在姑母旁边,哭哭啼啼的,既内疚又伤心。他踏着晨光而来,衣衫华贵,浑身透着一股贵气,俊郎的脸上是令人心安的镇定。

  那时的她又枯又瘦,实在谈不上半分美感。她畏畏缩缩的望着他,近乎卑微的望着,从此,那个高大的身影便住进了她的心里。

  姜令仪从睡梦中惊醒,这时天已经微亮。

  一个六十多岁的女人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己的床褥之上。身子有些溃烂,发出令人作呕的腐味。人群瞬间慌乱起来。

  门应声而开。几个士兵拿着长剑指着众人,“都站好。县令大人在此,还不安静点。”

  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手里拿着一方棉布手绢掩住口鼻,看不清外貌,只拿眼睛扫了一眼,看到一屋子的老老少少,衣衫褴褛的挤在门口,忙后退了几步,“府尹徐大人亲自过问此事,徐家长公子已经亲自去寻找神医后人,本官亦会妥善安排,尔等安心住在这里,待神医诊治后方能离去。”

  有一个女人喊道,“大人,我没有病,求您放我出去,我不要死在这里。”

  那县官冷笑道,“别说是你,便是刚刚离去的郑员外千金已经被隔离起来,若放了你们出去,惹得瘟疫盛行,别说本官的乌纱帽,本官性命也保不住。”说着环视一周,对身边的卫兵问道,“昨日说起瘟疫之事的是哪一个?”

  那士兵环视一周,目光落在角落里的姜令仪身上,指了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