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 > 第518节
  “素华,玉儿怎么样了?”陆玉珂抬步走了进来。

  殷素华守在床前,闻言头也未抬:“还好,孩子保住了。”

  苏玉还未苏醒,脸颊苍白如纸。

  “哎,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好在是虚惊一场,多亏了云涯,要不然玉儿跟孩子就危险了。”

  殷素华蹙了蹙眉。

  虽然今天是纪云涯救了苏玉跟孩子,但她心底对这个女人依旧不是多喜欢。

  “不过说来也是,好端端的玉儿怎么会突然这样了,云涯之前差点撞到玉儿,幸亏云涯反应够快,否则玉儿今天是真的凶多吉少了。”话落叹了口气:“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殷素华瞥了她一眼:“大嫂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当时看到是老四媳妇推了云涯一下,云涯才不小心摔倒的,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呢,我宁愿相信她是无意的,否则……这就太可怕了。”话落抬手抚了抚胸口,一脸后怕的表情。

  裴辛夷?殷素华牙根紧咬,裴辛夷就是裴英养的一条狗,要是没有裴英的授意,她敢这么做吗?裴英这么多年吃斋念佛,不问世事,是真的清心寡欲吗?

  不是,这个女人是真正的佛口蛇心,殷素华跟她这么多年的妯娌,要是再看不清她是个什么人,她早就被人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裴英为什么要这么做?借苏玉的肚子陷害纪云涯,为什么要陷害纪云涯?呵……别人不清楚,她可是清楚的很。

  她陷害谁她管不着,但绝对不能利用她的孙子,这已经触及到她的底线。

  看到殷素华眼底的恨意,陆玉珂勾了勾唇:“玉儿没事我就放心了,我去看看爸。”话落转身走了出去。

  殷素华看了眼门口方向,陆玉珂身影逐渐消失,冷笑了一声。

  ——

  云涯这一觉睡的很沉,再次醒来,天已经灰蒙蒙了。

  这一觉竟然睡到了傍晚。

  云涯挣扎着爬起来,庄曦月赶紧扶着她的身子:“小心些。”

  云涯惊讶的看着她:“庄姨,您怎么在这儿?”

  “我不放心,一直在这儿守着,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话落端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碗,“这是我熬得鸡汤,你先喝点垫垫肚子。”

  云涯无奈笑道:“我睡一觉就好了,庄姨你这是完全把我当病号对待了啊。”

  庄曦月无奈的瞪了她一眼:“你身体太弱了,以后我要给你好好补补。”

  云涯接过来汤碗,走到桌子边坐下,拿着调羹小口小口的喝,问道:“太爷爷怎么样了?”

  庄曦月坐过来说道:“我刚从荣居园过来,老爷子已经没有大碍了,这还要多亏了你,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云涯含笑道:“是太爷爷福大命大。”

  庄曦月看了云涯一眼,问道:“你真的是华神医师弟的徒弟吗?”华神医那可是大名鼎鼎啊,被誉为国手,多少富豪高官争相结交的人物,可惜华神医脾气古怪,从不接受任何资助。

  云涯想了想说道:“我在国外认识一个老头,就是我师父张华生,但他比华神医还要古怪,只教了我半年,后来就失踪了,三年来我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如果不是华神医今天主动问起,我根本不知道他竟然是华神医的师弟。”

  庄曦月笑着点点头:“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造化,也是你的福气。”

  想到什么庄曦月又说道:“华神医没走,在楼下等你,你醒了,就去见见他吧。”

  想来应该是问她师父的下落,可惜,云涯是真的不知道。

  云涯走到楼下,华神医正一杯杯的喝茶,见云涯下来,挑了挑眉:“醒了。”

  云涯走到他面前,恭敬的鞠了一躬:“之前匆忙,没来得及拜见师伯,师伯好。”

  “你叫……?”华神医蹙了蹙眉:“叫什么来着?”

  云涯含笑道:“纪云涯,纪晓岚的纪,云淡风轻的云,天涯的涯。”

  华神医点点头:“名字不错,姓纪……?”忽而目光紧紧落在云涯脸上,仔细盯着她的脸,云涯被看的有些奇怪,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师伯,怎么了?”

  华神医眼底的情绪瞬间敛去,如一潭湖水,深不见底。

  “这个姓很少见,你是不是来自江州?”华神医问道。

  云涯点点头:“我家是江州的,我外公是纪淮西,当年很有名的慈善家,师伯认识我外公吗?”目光不着痕迹的盯着华神医。

  华神医咳嗽了一声,摇头:“不认识。”

  回答的太快了,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欲盖弥彰。

  云涯若有所思,就见华神医忽然伸手捏住她的手腕,两指落在她脉搏上,云涯下意识想要抽回手,然而对方手劲奇大,云涯索性安静下来,静静盯着华神医的面容。

  华神医忽然睁眼,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收了手,转身坐回椅子上。

  云涯缩回手,感觉他刚才捏过的地方有些火辣辣的疼,她垂下脑袋,手指蜷缩起来。

  “先天肾气精病弱,后天失养,天葵不充,冲任不敷,胞宫失于滋养和煦以致发育不良,以至月经失调而导致不孕。”华神医忽然开口。

  云涯心脏猛然紧缩了一下,紧紧抿着唇。

  “你使用西方的激素治疗虽然短期内有效,但长远看并不利于你的身体健康,中医上应该以补肾健脾,疏肝解郁。活血化瘀等功效的药物进行对症治疗,我有个方子,在中医治疗不孕症的理论基础上进行组方,使得其组方具有温肾健脾,养血调经,疏肝解郁、益气生血的功效,标本兼治,治养结合,经过长时间调理,应该会有所好转。”华神医说着打开药箱,唰唰唰写了个方子递给云涯。

  “照这个方子一天一次。”话落拿出来一个小盒子递给云涯,云涯接过来打开,只见里边是十颗褐色的指甲盖大小的药丸。

  “这是经我改良的育宫培麟丸,和市面上卖的不可同日而语,每天服用一颗,吃完找我来拿,大概等你结婚,差不多就可以生孩子了。”

  云涯面颊羞红,“啪”的合上盖子,这药应该是千金难求的,而华神医竟然就这么大方的一下子拿出来十颗,外人要知道不知该如何吆喝暴敛天物了。

  “谢谢师伯。”

  “你既叫我一声师伯,我就该为你着想,这就当见面礼了,师弟倒是有眼光,挑了你这么个聪明的徒弟,阴阳针灸虽然不是太熟练,但已然得了师弟真传,这是师弟的绝活,你好好学,有不懂的可以来问我,我没有徒弟,师弟的徒弟就是我的徒弟,以后有机会,我把我毕生所学全部传授与你,也算不负师门。”

  云涯心头感动,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华神医又道:“嫁进这样的门庭,以后会很辛苦,如若不能生育,再深的感情也走不了多远,你好好调养,有我在,不会让你这么漂亮聪明的女娃子湮灭的。”

  云涯鼻尖忽然有些酸,这一直是前世今生笼罩在她心头的阴霾,恐惧时时刻刻侵袭着她,即使她纵横医学,医得了活人,救得了死人,却唯独对自己残破的身体无能为力,而现在有个人忽然对她说,她担忧的那些事情都不会发生,一瞬间,就好像有一束阳光破开她心上的阴霾。

  “别哭,我最见不得女娃哭,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两年,包你三年抱俩。”

  云涯忽然就笑了,泪珠还挂在脸上,却显得那般的干净清新。

  华神医看着她有些发愣,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背起药箱要走,云涯忽然站起身,问道:“师伯,你不问问师父吗?”

  华神医摆摆手,头也不回的说道:“有的人,人生里有迈不过去的坎儿,等他想通了,自然就回来了。”

  如果想不通,也许这辈子他都再见不到师弟一面。

  老头个子不是很高,很瘦,穿着一件灰扑扑的衣服,看起来其貌不扬,背影甚至微微有些佝偻,步伐却矫健稳快,云涯从那灰扑扑的背影里读出了几分潇洒飘然。

  “师伯,我该去哪里找您?”

  “东巷胡同88号。”

  话落头也不回的走了。

  云涯追出来的时候,院子里早已没了他的身影。

  庄曦月走过来说道:“神医走了?”

  云涯点点头。

  庄曦月目光落在她手里的盒子上,问道:“这是什么?”

  云涯手指紧紧握着盒子,低声道:“这是神医送我调理身体的药。”

  庄曦月立刻笑道:“都说神医不通人情,我看他再没有那么好了,不过其他人可是没有这个福气的,毕竟可没有一个当师伯的神医呢。”

  云涯笑了笑,看着手里的盒子,目光温暖,只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拢在头顶的乌云顷刻间烟消云散。

  这是她重生以来,最大的惊喜。

  晚上,云涯坐在灯下,打开盒子,看着里边十颗摆放整齐的药碗,目光一一掠过,最终捻起一颗,神情十分郑重,正要送到嘴里,晏颂推门走了进来。

  云涯立刻将药碗放下了,含笑道:“晏哥哥,你回来了。”

  晏颂脱下身上的大衣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大步走过来,看到她面前的药碗,蹙眉问道:“这是什么?”

  云涯笑着走过去,自然而然的伏在他怀中,低低的嗓音有种如水流淌般静谧的温柔。

  “这是华神医送给我调理身子的药碗,叫育宫培麟丸。”

  晏颂挑了挑眉,听名字就知道这药碗的效用,见云涯眉开眼笑,很是开心,怜惜又心疼。

  即使将来云涯不能生孩子,他也不会弃她而去,即使天下人都说他错了,他宁愿一错到底,可是云涯不这样想,孩子,可能是她心底的执念吧。

  不论如何,他总是站在她身边的,笑着揉揉她的脑袋:“你开心,我就开心。”

第263 国手神医 拜会庄家(一更)

  华神医出了晏家,背着药箱慢悠悠走着,看起来就是一寻常的小老头,走在路上估计没人会多注意他一眼,但无人知道,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老头,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国手华神医。

  老头嘴里哼着歌,走在巷子里,偶尔有行人路过,与他匆匆擦肩而过。

  走到前方拐角,一辆轿车缓缓停在身边,从车上下来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恭敬道:“华神医,先生有请。”

  话落恭敬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姿态很是谦卑。

  华神医鼻孔朝天的瞥了他一眼,冷声道:“走哪儿堵哪儿,你们烦不烦?”话落翻了个白眼,绕过车子大步往前走。

  男人眯了眯眼,“东巷胡同在下一批改建名单中,不知华神医愿不愿意搬走?”

  华神医脚步顿了顿,扭头看了眼男人,轻哼一声,:“你在威胁我?”

  男人立刻恭敬的弯腰:“不是威胁,只是提醒您,人、可以有傲骨,但过了就不好了。”

  华神医忽然就笑了:“该拆就拆,反正那地方我也住够了,回去转告你们主子,人活多少岁都是上天注定了的,莫要强求的好。”

  话落晃悠悠走远了。

  男人抿了抿唇,忽然一巴掌拍在车门上,可恶,这个老头软硬不吃,他曾提议直接敲晕绑回去,被先生否决了。

  “算了,先回去再说。”车子缓缓离开巷子。

  第二天一早,云涯先去看了老爷子,气色好了很多,云涯陪他说了会儿话,出来的时候跟晏福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吃食以及生活上需要注意的地方,这些华神医也说过,但云涯说的更细致,晏福认真听着,一一记下来。

  “太爷爷身体上有哪里不舒服,华神医来不及赶过来,就先去叫我,我虽然比不上华神医,但为爷爷的身体我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晏福对这个女孩好感更多了一些,含笑道:“纪小姐是华神医师弟的徒弟,医术自然是信得过的,你能为老爷子认真着想,是老爷子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