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 > 第14节
  云涯看到左右蓝白风格迥异的房间,愣了愣。

  晏舸径直跑到蓝色那部分区域,抱起地上的玩具给云涯:“漂亮姐姐,这些都给你玩。”

  云涯指着白色那一部分,和这蓝色部分相比,简直太干净了。

  “那是……?”

  晏舸撇了撇嘴,“哥哥的地盘,他平时都不让我踏进去一步,否则他就打我,哥哥可凶了。”

  云涯的直观感觉,晏颂这个人有很严重的洁癖,同时伴随着很严重的强迫症。

  呃,前世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却没想到小时候就已经这么严重了。

  晏颂从门外走进来,瞥了两人一眼,径直走到自己的地盘上,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云涯陪着晏舸玩,因为渺渺的缘故,她陪小孩子玩十分有耐心,时不时逗得晏舸咯咯大笑,两人感情迅速升温,一口一个姐姐叫的不亦乐乎,俨然把云涯当成了亲姐姐。

  晏颂翻了个白眼,马屁精,笑的那么开心,嘴别咧岔了。

  那两人笑闹的声音时不时传来,晏颂把书往床上一扔,朝两人走去,一脚把已经搭的快成型的积木踢散,哗啦啦散了一地。

  玩,我让你们玩,小爷不开心你们谁都别想开心。

  晏舸愣了愣,遂即哇哇大哭起来:“哥哥你赔我的房子,呜呜,我和姐姐好不容易才搭起来的,你赔我……。”晏舸哭起来是上气不接下气那种,看的让人胆颤心惊。

  晏颂勾唇冷笑:“我就踢了怎么着,有本事打我啊?”

  云涯一边哄晏舸,一边皱眉看了眼晏颂。

  平时在家里都是这么欺负弟弟的吗?怪不得前世有两人兄弟不合的传闻,晏颂这副模样,哪里有一点当哥哥的样子。

  “不哭不哭,姐姐再陪你一起搭起来好不好?”云涯柔声哄道。

  晏舸一下子栽云涯怀中,把眼泪全抹云涯衣服上,“呜呜……姐姐,还是你最好,你如果是我的亲姐姐就好了……。”

  晏颂脸色黑沉,臭小子,往哪儿拱呢?

  “那以后我就做你的亲姐姐好不好?别哭了,咱们把房子再重新搭起来。”

  晏舸抹了抹眼泪,就要和云涯重新搭积木。

  晏颂一脚把积木踢出去,在云涯变脸之前,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云涯脾气这么好的人,都忍不住想揍他。

  真是,太可恶了。

  晏舸“哇”一声又哭了。

  晏颂听着云涯温柔的哄着晏舸,简直烦躁的想杀人,臭小子,哭什么哭,你以为只有你会哭吗?

  “哇”接着一道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声响起,云涯扭头一看,脸色发黑。

  刚才还拽的二五八万似的,这会儿就哭鼻子了,闹得哪一出?难道欺负了弟弟心里有负罪感了?

  云涯自己先否定了这一点。

  真不愧是兄弟俩,一个比一个泪包,哭起来都一模一样的。

  幸好门外保姆喊她,云涯赶紧抽身离开。

  这个世界上,哪个小孩都没有渺渺乖巧可爱,她觉得以后一定要离这兄弟俩远点。

  云涯走了,晏颂立马止住了哭声,变脸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他走到晏舸面前,高抬着下巴:“以后离纪云涯远点,听到没有?”

  晏舸哭的一抽一抽的:“我喜欢漂亮姐姐,要和她一起玩儿。”

  晏颂冷哼了一声,对他晃了晃拳头,吓得晏舸赶紧抱着脑袋。

  “瞅你那怂样儿,有什么资格和她一起玩儿,再让我看到你缠着她,我就揍你。”晏颂恶狠狠威胁道。

  晏舸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猛地蹿起来,倔强的吼道:“我不,我就是喜欢漂亮姐姐,要跟她一起玩,你凭什么管我?”

  晏颂愣了愣,遂即暴走:“长胆儿了你,敢跟我对着干?”

  兄弟俩立马滚作一团,这次晏舸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向勇猛的晏颂脸上也挂了彩。

  这是兄弟俩第一次因为云涯打架。

  云涯和庄曦月道别,然后走向等在一边的姜锦瑟,两人一起离开了别墅。

  从别墅到大门口,还有一段距离,云涯听到姜锦瑟凉如水的声音。

  “纪云涯,你今天真是令我刮目相看,看起来我确实该相信你是个神童了。”

  云涯静静的走在她身边。

  “可是你别忘了,你再聪明终究只是个孩子,我有无数种折磨你的方法,你想试试吗?”她侧眸看了眼落后她一步的小女孩,眸光冷冽如冰。

  云涯抬眸,笑容纯真甜美,然而眸中,却闪烁着邪恶而嘲弄的光芒,清冷的月光下,她似是天使与魔鬼的混合体,纯美而黑暗。

  姜锦瑟看的微微发愣。

  云涯唇角微勾,“我很期待。”

  姜锦瑟看着云涯的眼神犹如见了鬼般,她以为这孩子只是比同龄人聪明罢了,今晚的事她思来想去半天,最大的可能就是巧合,毕竟要她相信一个才五岁的孩子有这种心机,她实在是过不了心里那关。

  然而此刻,看着面前小小的人儿,她忽然觉得凉气从脚底板蹿起,瞬间侵占了她的四肢百骸。

  纪澜衣到底生了怎样妖孽的一个女儿……

  云深在车里等着两人,坐上车,司机发动离开。

  姜锦瑟看了眼云深的脸色,捏了捏手心,张开的嘴又合上了。

  云涯垂着脑袋默不作声。

  一路安静的回到家。

  刚走进客厅,姜锦瑟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云深忽然回身,狠狠一巴掌抽她脸上。

第026 作茧自缚

  云涯愣了愣,旋即轻笑,垂眸掩去嘲讽。

  姜锦瑟被扇的整个人往后跌去,高跟鞋一扭,狠狠的摔在地上,披头散发,狼狈异常。

  她整个人都是懵的,耳朵嗡嗡作响,左边脸颊火辣辣发烫。

  才半天时间而已,已经有两个人扇她巴掌,还是同一边脸。

  屈辱、愤恨、委屈,种种情绪在她眼底交织,却最终化为一滩平静,贝齿紧紧咬着嘴唇,腥甜的血在口腔里蔓延开来,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

  “深哥……我做错什么了?你为什么要打我?”她仰着头委屈的问道。

  云深长身玉立,居高临下的望来,俊美的面容上是一片深不可测的淡漠深沉,令人望之心惊。

  “你的那些小把戏最好收收,否则我可以捧你,也可以毁你,姜锦瑟,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我云深的女儿,还轮不到你来诋毁。”

  我云深的女儿,还轮不到你来诋毁……

  云涯心脏蓦然一颤,就像被针扎了一下似的,泛起细微的尖疼。

  小手紧紧的握成拳头,遂即那眸底轻轻的漾开一层波纹,迷离绚烂,深亮漆黑。

  嘲讽而不屑。

  姜锦瑟愣了下,立即屈膝爬过去抓着云深的裤腿:“深哥,这一切都是误会,是我错怪了云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云深一脚踢开她,淡漠的转身,“姜锦瑟,你太令我失望了,你走吧。”

  话落抬步朝楼上走去,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

  路过云涯身边的时候,他停下脚步,侧眸看了眼那安静的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女孩。

  这是他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个亲生女儿,从她和云渺生下来开始,因为某些不愿启齿的原因,他对这一双儿女从来没有关注过,甚至都没有抱过一下。

  他忽然想起前几天,云涯抱着他的裤腿,甜甜的叫着爸爸,那双望来的眼神,令他微微恍惚……

  失神只是一刻,他眼底重新恢复波澜不惊的淡漠。

  “今天做的很好,好好休息。”话落抬步离开。

  等云深的身影消失在楼道口,姜锦瑟爬起来,冷冷的盯着云涯,那目光恶毒的犹如毒蛇,仿佛下一刻就会张开血盆大口扑上来,把敌人撕成碎片。

  云涯抬眸,笑容甜美的望着她,那张精致的面容在绚烂的灯光下仿若一个小天使,纯美可爱,圣洁冰清。

  然而这样的笑容却深深刺激到了姜锦瑟,她紧紧咬着贝齿,忍着冲上去撕了她的冲动,勾唇一笑,血色弥漫,恨意汹涌。

  “纪云涯,很好,你给我等着。”

  小腹处一丝丝坠痛令她眉头微皱,脸颊些微苍白,然而她绝不允许自己在敌人面前服软,刚走了一步,脚脖处一阵剧痛袭来。

  脚扭了。

  脱下高跟鞋提在手里,她挺直腰背,一瘸一拐的走出客厅。

  云涯眸光流转,却最终化为一汪平静的湖水,转身上楼。

  “小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刚进云渺的房间,纪蝶就拉着云涯兴奋的问道。

  刚才她听到楼下的动静,别提有多高兴,姜锦瑟那个贱人,终于遭报应了,解气。

  背对着门口坐在阳台的地板上搭积木的云渺,仿若有感应般,轻轻扭头望来。

  遂即,那清澈的眸光仿若一束光亮投入,漾开细碎而晶莹的波光。

  扔下手里的玩具,他飞快的跑到云涯面前,张开双臂抱着她。

  他满心见到妹妹的欢喜,就这样毫无保留的表达出来。

  云涯温柔的拍着他的背。

  她的渺渺,总是这样让她心疼。

  “作茧自缚罢了,蝶姨,不要高兴的太早。”她淡淡的留下这句话,拉着云渺去洗漱。

  是啊,不要高兴的太早,她过早的暴露,只会惹得姜锦瑟的疯狂报复,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