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终末之龙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逆流(中)
  在冰龙短暂的沉默里,埃德只是安静地等待着。这不是他应该左右的选择——以及,无论伊斯做出怎样的选择,他都能够欣然接受。

  “……不用了。”最后,冰龙闷闷地回答。

  “你确定?”星燿兴致勃勃地向它斜斜倾身,“难得的机会哦!而且……说真的,你虽然拥有龙的躯体,却实在更像个人类呢。”

  “也许。”冰龙翻了个不敬的白眼,反而因为这靠不住的始祖毫不掩饰的跃跃欲试而更加坚定,“可这就是我……该是怎样,就是怎样,没有什么需要改变的。”

  即使有,那也该由它自己去改变。

  “好吧。”星燿叹气,很有几分遗憾的样子,可她带着笑意的眼睛明亮如星辰。

  她抬起一只手,满怀期待地看着冰龙。当意识到她到底在期待什么,冰龙僵了一会儿,还是默默地低下头去。

  星燿摸了摸它的头,翘起的嘴角显出十二分的满意。

  “你很好。”她说,“我曾经希望……”

  她停了下来,怔怔出神。

  “……你曾经希望巨龙能和其他拥有智慧的种族和睦相处?”埃德轻声问道。

  这并不难猜。

  星燿耸了耸肩:“就算不能和睦相处,至少也得相安无事……但我大概是把它们都创造得太过像我,固执,任性,骄傲,自私,蛮横霸道不讲理……”

  她掰着手指毫不在意地数着自己的缺点,听得埃德忍不住嘴角抽搐——难道他应该安慰她“你其实也没有那么差”吗?

  “你和……诸神相处得不是也挺好嘛。”他努力找到了合适的吹捧。

  星燿嗤嗤地笑起来。

  “‘好’吗?”她说,“我们有过无数争执,打起来天翻地覆。如果不是这个世界实在太过脆弱,如果我们不是有那么一点共同的目标……我甚至想过要不要把他们通通都吃掉,这样就得到他们所有的力量而不用听他们啰嗦……只不过,那样的话,就剩下我一个,也实在太无聊了。而且,他们也不好吃呀!”

  ……难道你还真的吃过吗?!

  埃德哑口无言。

  “我也曾经想过,如果两种不同的血脉能够融合,也许能改变些什么。”星燿垂下双眼,“可惜结果并不好……是我想得太简单啦。唉,尼娥说得没错,我总是想得太少……而他们总是想得太多。”

  “萨克西斯……它的灵魂并未消散。”埃德小心翼翼地提起,不知道这是否能给她一点安慰……也试图将这已经过于漫长的对话引到他想要的方向。

  他不知道他们已经在这里待了多久,也不知道还需要待多久……不能再让话题这样漫无边际地跳来跳去。

  “当然!”星燿不无骄傲地点头,“那毕竟是我创造的出来的!虽然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我是谁……也还是很厉害的!”

  “它拥有双魂。”冰龙哼了一声,觉得很应该给她一点打击,“而且其中一个试图吞掉另一个。”

  星燿扭扭手指:“……也许是我不该给他取两个名字?不过,他本来也是被强行创造出来的。龙和精灵,无论血脉还是灵魂,完全就不能相容啊!……换成人类说不定可以?”

  她望向冰龙,眼中骤然亮起的光芒让冰龙脊背发寒,不自觉地往后一缩。

  “……为什么人类就可以?”埃德下意识地问。

  “因为你们原本就是在两种力量,两个规则下诞生的。”星燿随口回答,双眼却还直直地盯着冰龙,“某种意义上,你们原本就是混血儿,再混一次应该也……嘿,伊斯,你有喜欢的女孩儿吗?”

  她并不需要冰龙回答。

  “你有。”她说,兴高采烈地用力一拍手,“太棒啦!”

  埃德瞠目结舌——他没想要转到这个方向!

  “别乱来!”他跳起来大叫,已经顾不得这有多么失礼。

  他用不着多说什么。只要她想,星燿显然能一眼看穿他们的意识。

  但星燿没有理他。

  “想想看,”她十分直白地诱惑着冰龙,“如果你能有自己的后代,它既是人类,也是龙……你就不会再是缆单单的一个啦!”

  埃德一瞬间寒毛直竖。他其实并不担心伊斯会做什么,即使这的确是相当强大的诱惑……但一条龙会信守自己的承诺。最糟的情况,不过是他会向娜里亚袒露自己的心意,而娜里亚或许会重新选择……不不不!她才不会!

  当然,比最糟更糟的是,眼前这心血来潮的巨龙会罔顾他们的意愿强行做点什么……连她自己都承认了不是吗?她可不怎么讲理!

  她太过强大……强到她一点点的任性,他们都承受不起。

  “……你说过你给了我们‘自由’。”冰龙倒是比他要冷静得多地直击要害,“那也的确是我们最珍贵的东西……你要收回它吗?”

  星燿沉默片刻,悻悻地坐直。

  “以及,”,埃德赶紧补充,“如果幸运的话,伊斯还能活上很久……他也许还能找到另一个他喜欢,也真心喜欢他的女孩儿呢!”

  那是他真心的希望,也是他不能出口的自私。

  “‘幸运’……是吗?”星燿歪头看了他好一会儿,开口时似笑非笑,“如果你想说什么,干嘛不直接说出来呢”。

  埃德怔了怔。他的确有所求,说出这句话时却并没有想太多,不过脱口而出……但对方显然听出了什么话外之音。

  ——是谁说自己“想得太少”的?!

  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简直哭笑不得,但在他开口之前,冰龙冷冷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当然,如果你一定要我们一直蹲在这里陪你聊天,直到这个世界不复存在……那也随你,反正,剩下的时间大概也没多少了。”

  星燿眯起眼。她带着稚气的面孔彻底冷下来的时候有着比她用巨龙的声音放声咆哮时更恐怖的气势,但已经冲着她吼回去一次的冰龙毫不退缩地直视回去。

  “那又如何呢?”星燿回答它,声音又轻又冷,星棱般遥远,“如你所说,该是怎样,就是怎样,该灭就灭,该死就死……有开始总有结束。连我都不曾想过永恒,你们又凭什么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