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知青女配已上线 > 第120节
  李慕妍和小舅妈正头疼着,就连孩子也因为被那么多人抱来抱去而不开心,这会听到柔柔的喊声,无不舒服了不少。

  “你进来。”

  进来的是个绑着两条粗麻辫的女孩,身上衣服虽然补了几个补丁也看得出衣服洗的泛白,可长相气质甚至是身姿却是盖过了一切,让人只注意她嫋嫋的柔和姿态,并被她那一口的柔声细语给捕获住。

  好一个水灵的女孩儿!

  尤其是那双眼,水汪汪的欲语含羞样……

  “你说你是王小曼同学的表妹沈红?”李慕妍看着面前的女孩儿,重复着对方自我介绍的话,眉头不自觉的蹙起。

  “是……”

  说话怯怯的……李慕妍蹙起的眉,更是深了几许。

  她嗓门没这么大?

  至于说话这般……柔弱?

  “有照顾过孩子的经验吗?”小舅妈问。

  “有,家里弟弟妹妹都是我带大的,他们现在都十二三岁了。”

  “说说你平时跟弟妹的相处。”李慕妍问。

  沈红组织了下语言,才开口说:“弟妹还小时,我早上会煮好一家人的早饭,又弄了些给弟妹吃的糊糊,便带着他们洗漱跟吃早餐,然后……”

  听着这条理分明、井然有序的话,李慕妍跟小舅妈很快便在短短的几句问话下,知晓这是个能干的小姑娘。

  小舅妈挺满意这个姑娘的,虽是来自农村,但是说话轻声细语也极有耐性,重点是和邵霆玩时,邵霆也很喜欢对方……

  “慕妍你觉得呢?”

  听得这问声,和孩子玩的沈红不禁都屏起气来,紧张也忐忑的看着这个年纪比她大上不了多少,可气质样貌与她极为相似的李慕妍。

  她早看出,这个女人才是决定她去留的主。

  “我考虑看看……”

  “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吗?你可以指出来,我愿意改,也会依你想法带孩子的。”沈红忙说着。她必须要有这份工作,不然爹妈就要把她嫁人!

  才十八岁的她,不想为自私只想着弟弟的爹妈毁了自己的人生!

  她知道现在已经开放高考了,也打算去考,可在这之前,如果不能有份工作来挡着视女儿为赔钱货的爹妈,很快就会被嫁出去……

  想到这,她在李慕妍皱眉张口前,推荐着自己的能干程度,就想对方用了她。

  “我五岁时就帮忙整理家理环境卫生,打猪草、抓虫喂鸡洗衣服晾衣服的,什么都做,待后来有弟妹……”

  从沈红的话听来,这是一个穷人早当家、懂事却不受爹妈喜爱的女孩子。

  让人心怜着她的遭遇。

  要是这份工不是褓姆,李慕妍还真会因她的能干录用她。

  可因是褓姆,加上这女孩子自幼到大的遭遇与环境,李慕妍不敢用。

  这是个有野心的女孩子,而且也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会不择手段的在他人面前带上厚厚的面具并耍着手段!

  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初见印象。

  沈红一开始看起来柔弱的好说话,可现在的极力争取,这份态度合着说起她家里的状况,便也能够知道是什么样性子的人。

  不是说沈红的性子不好,而是这样性子的人得放在对的工作上,否则还不给自己添堵吗?

  沈红的生活太苦了,也是这苦令还年轻的沈红生了想改变现况的野心……而这情况遇上自己现在为了学习,根本没有空管孩子跟男人。

  自家男人不仅年轻也有本事……这话不是她不信任邵承军,而是担心着──向来这种有野心的女人总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要是沈红是这样子的,咋办?

  所以她干麻没事找事的请一个让人不放心的人进来?

  也是想到这,李慕妍更加坚定不用这个女孩子的心,话也在出口后,果不其然的看到对方刷白了脸,咬唇的,声泪俱下的说着自己没被录用后会面临的遭遇。

  “求求你就用我呜呜……我要是没能找到份工,我爹妈会把我随便嫁给个能给最多彩礼的人。”

  沈红这一哭,梨花带泪的模样瞧的人于心不忍。

  小舅妈不免为其出声,“慕妍我看这孩子是个乖巧懂事的,带着阿霆该没问题,你要不要……”

  “小舅妈。”

  相处这些时日,小舅妈知道李慕妍人虽温柔,可也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人,所以李慕妍这一出声,小舅妈便知她有自己的想法,逐叹了口气,没再多嘴的为沈红说什么,只叫着邵霆。

  “阿霆,来舅婆这。”

  邵霆没过去,指着刚还和他玩,却哭了的阿姨。

  “哭哭……”

  沈红靠卖惨博取同情,哪曾想这个年纪大的女人才出声为她说话就铩羽而归了呢,只好再将主意打到孩子身上。

  “阿姨不哭。”沈红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对邵霆微笑,“小霆喜不喜欢阿姨呀?”

  李慕妍早在沈红视线落在儿子身上时,就知道对方打什么主意了,这会一听她的话,果然真是……

  对这人,李慕妍不厌恶,但也没喜欢,所以在沈红想继续引起儿子注意时,走过去的抱起儿子,微笑的对着蹲在地上,手呈现想抱她儿子姿势的沈红说:“不好意思沈同志,褓姆这事对孩子影响极大,暂时不考虑你,你还是另谋他就。”

  那一瞬,李慕妍看到对方眼里的不甘。

  像这样的眼神李慕妍也不是没见过,当知青那时,何凝芳就是这般的眼神……

  何凝芳是什么样的人?

  那就是一个搞事精、搞屎棍阿!

  李慕妍完全不想和有这种眼神的人有所交集,继续保持着面上的淡笑,出声的‘请’对方离开。

  谁知这人却是猛地抱住她大腿,哭泣的喊着:“求你就用我李同志!不然我真的要被爹妈逼去嫁人的!求求你呜呜呜……”

  这叫做软的不行来硬的是?

  看着小舅妈略带谴责的目光眼神与儿子不解的看着自己与哭泣的沈红,李慕妍这时该庆幸自己在家不在外头,否则还不被道德绑架!

  “沈同志这是干什么呢?起来,不然不知情的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

  “别这样呀李同志!我求求你……”

  李慕妍登时皱起了眉,耐着性子道:“什么这样那样的沈红,麻烦你别说这种惹人误会的话,也赶紧放开我的腿起来,别一副我怎么了你的模样!”

  “我希望能得这份工!如果你答应我我就起来,不然真的是叫我去死呜呜呜……”

  “你──”

  就在僵持不下时,门头也不知何时站了个人,女人有些尴尬的问声,遽然打断了屋里奇怪又僵硬的氛围。

  “请问这是李慕妍李同志的家吗?”

  这一打段,李慕妍微微松了口气,“是,我就是李慕妍,你是?”

  “我叫向玲,听到你想找褓姆,这才来问问。”

  向玲看起来不年轻,至少三十以上有,说话语调很是爽朗,与沈红那种怯怯娇懦的模样更能赢得人好感,只不过……

  “介绍你来的人是?”

  向玲有些不好意思说:“没人介绍,我是吃饭时听到隔壁桌的人说起,这才……如果你介意的话没关系,我这就走。”

  找褓姆会找认识的或他人介绍,无非是知根知底,这样便是有问题还是什么的,也比较好找到人,所以像向玲这种没人介绍的自来者,一般不会被采用。

  不过……许是对方的爽朗直白不造作赢得了李慕妍好感,亦或是李慕妍想摆脱沈红,倒是喊下了对方。

  “等等!你叫……向玲是?”

  “对。”

  “进来谈。”

  因有外人,还是个竞争者,沈红早已松开李慕妍的大腿,可这会见李慕妍让这个没人介绍、只是吃饭时听旁桌人说起才寻来的人进来谈,这让她这个熟人介绍来的人脸面往哪搁?!

  沈红自地上站了起来,朝抱着孩子走回椅子上坐着的李慕妍道:“李同志!这没人介绍来的人也行?!”

  向玲来的时间不早也不晚,恰恰是见到这个女孩子抱人家大腿说些有的没的话,这会见自己被叫进去谈便说这种挑拨话,登时不客气的怼了过去。

  “我说你这小姑娘是咋回事呢?有没有人介绍我来跟李同志要不要用我关你屁事!”

  就这直爽态度怼的沈红一句‘你’字憋在那儿发不出,听的李慕妍登时弯了唇,而紧接着驱赶的话,帮她解决麻烦的举动,更是让她心里觉得这人不错。

  “还有阿,你和李同志谈完了,谈完没录用的话就走,别留在这耽误人家谈事呀。”

  “你!太过份了!”只是假哭博取同情的沈红,这下是气哭了,可没一个人为她说话,李慕妍甚至请她离开时,委屈感大盛的,哭喊着,“你们欺人太甚!”直接呜咽的跑了出去。

  小舅妈看傻了眼,“你们……”会不会太过份阿?

  “没事的小舅妈。”李慕妍淡笑,随后朝向玲道:“坐咱们谈谈。”

  从向玲一开始打断沈红抱大腿的行为再到现在坐下来的和她对话,李慕妍多少看出,这个是吃不得亏的人。

  这样的人有好有坏。

  好的是,孩子给她带,孩子不会吃亏。

  但坏的是,吃不得亏的性子有可能造成对方一有什么便也可能怼自己的局面……

  所以得先问问,从话里来评定了。

  几句话,似闲聊般,一会李慕妍便对向玲有了不错的印象。

  向玲是个北方人,嫁给她男人后多年没能生下孩子,婆家对她很不好……要不是男人一直站在她这边为其说话,还都把钱交给她让攅着跟花用,夫妻俩早因婆婆的嫌言碎语分开了。

  也是因为受不了婆婆,向玲在男人高考到首都军校,二话不说的跟男人一块来到首都……只不过她没那么多钱,买不起房子下就跟人租了房。

  值得一提也让李慕妍注意到事是,向玲男人和她男人同军校……

  真巧。

  了解完后,李慕妍便问:“你男人进军校,你跟来这么久都没去找别的事做吗?”

  “平时接点零工……就糊点纸盒罢了,可整天在家没人可说话,无聊的简直能逼疯人……”

  “确实是。”李慕妍点头,“那你有照顾过孩子吗?”

  “像你儿子这年纪的有,再小就没了。”话一落,一直是爽朗态度的向玲迟疑了一下,问:“那你决定请我带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