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渣们重生后哭声沙哑求我原谅[穿书] > 第40节
  *

  时家其实也让人送了饭菜来,时之棠让人送的,他知道食堂难吃,是打算送了来给钟悠悠的,可没想到钟家居然也让人送了过来。时之棠将这一段日子钟家人的举动看在眼里,难免猜测钟家人是不是和他一样重生了。

  钟母他不知道,但现在看起来,钟父和钟玺佑肯定是重生了的。上辈子他们对悠悠可没那么好。

  时之棠远远看了钟悠悠一眼,犹豫了下,朝她走过去。

  钟悠悠饭正吃得好好的,面前忽然坐下来一个人,她还以为是任子安,正热情地想要招呼人一起吃,却没想到是时之棠!她登时没好脸色了,刚才让秦曜误会的事情还没找时之棠算账呢。

  “我这边也有好吃的,悠悠,你——”

  时之棠话还没说完,钟悠悠将筷子“啪”地放在餐盘上,蹙眉盯着他:“你怎么老阴魂不散呐。”

  这嫌恶语气一说出口,旁边不少人看了过来。

  时之棠多少是有点伤自尊的,比起伤自尊,他更觉得难过的是,现在的钟悠悠,真的对他比对陌生人还不如。他沉默了下,道:“朋友都没得做吗?”

  他说完这话,却半天都没听到钟悠悠回应,忍不住抬起头,就见右边落下来一道阴影。周围也多了些惊呼和议论声,他登时脸色一变。

  秦曜来了。

  秦曜一看就是风尘仆仆赶来的,和他隔了两个位置,黑着脸坐在那边,盯着钟悠悠:“悠悠,过来。”

  “你怎么来了?”钟悠悠虽然没和时之棠做什么,但也有种被抓包的心虚感,急忙坐过去。

  “想你了。”秦曜在情敌面前说这话脸不红心不跳,甚至还幼稚地挑衅地看了眼时之棠。

  醋缸子打翻了,钟悠悠噗嗤笑出来,在他对面坐下来:“你可真快,飙车过来的啊?我饭都还没吃完呢。”

  秦曜站起来长手一捞,把钟悠悠餐盘也拿了过去:“继续吃吧。”

  钟悠悠笑嘻嘻地看了他一眼,果真继续吃了。

  这两人面对面地坐在时之棠附近,看得周围的同学一阵惊讶,这什么情况?以前都听说钟悠悠在追时之棠的,可眼看着没追到,就变了心么?而且现在好像情况还变了,变成了时之棠倒追她。

  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啊!

  而且,钟悠悠男朋友可真帅啊,比时之棠还要有气势。

  时之棠听着这些议论,脸色青着。

  在秦曜面前他肯定是输的。从小到大,秦曜就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别人家的孩子”。再过两年他自认为肯定是不输秦曜的。可现在,秦曜的确将他比得处处都不是。

  秦曜以前都在国外,他想不通,为什么会突然回国,还和自己抢钟悠悠。

  ……而且钟悠悠明显偏向秦曜。

  他脸色难看,饭没吃完,便离开了。

  “你吃了没?”钟悠悠问。

  秦曜道:“吃过了。”其实一路开车赶过来,压根没顾得上吃饭。

  钟悠悠笑了下,端详他脸色片刻,问:“生气了?”

  钟悠悠问出这话,秦曜就不生气了,其实一开始也没生气,只是害怕。他心里总是忐忑不安,没有安全感,怕现在自己面前选择自己的钟悠悠只是逗自己玩,哪一天她忽然又改变了主意,去时之棠或者别人那边了。

  所以他从电话里听到时之棠的声音,想也没想,心头一紧,就赶紧开车过来了。

  谁爱得比较多,谁就得多付出,多牵肠挂肚。而他心甘情愿。

  “没。”秦曜面色终于缓和下来,说:“这两天我在附近酒店开间房,陪着你。”

  钟悠悠快被他别扭的表情笑死了,托腮看着他:“还说不生气?你不去公司啦?你那么忙,居然要待在这里两天?!防着我红杏出墙?!”

  “这两天不忙。”秦曜淡定道:“你不让我住这里也行,反正不过两小时车程而已,我每天早上来,晚上走,累死算了……”

  “别啊。”

  秦曜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落在钟悠悠眼里,简直就是气鼓鼓的,钟悠悠乐坏了,笑着道:“那就住这里吧,刚好,我也不想住宿舍,我和你一起住酒店。”

  “…………”秦曜耳根猛然一红。

  “想什么呢?小色鬼。”钟悠悠伸手捧起他的脸,十分流氓地搓了下,笑嘻嘻地道:“开两间房。”

  “……我本来就是想着开两间。”秦曜耳根的红仍未散去,掩饰地拿起杯子,喝了口钟悠悠的饮料。

  待钟悠悠出了食堂,老赵才收拾好保温桶,打算回去。

  两人并肩走到食堂外面的树下。

  钟悠悠仰起头看着秦曜,忽然笑起来:“秦曜,你肯定没吃饭,你先去吃饭吧。我中午去宿舍休息下,下午考完你来接我,我们再出去逛逛。”

  秦曜垂眸望着钟悠悠,只觉得有什么在悄然发生改变,比如说,渐渐地,钟悠悠开始关心他了,也开始在意他是否吃醋了。就这么轻轻的一句话,就让秦曜心中的阴霾悄然散去。

  他心中喜不自胜,竭力忍住,只是眸中划过极轻的笑意,有些不自在地扭过头看着别的方向:“我不饿。”

  “你不饿也要去。”钟悠悠笑着推着他往校门口走:“不好好吃一顿不要来找我,我先回宿舍休息了!”

  两人正朝着校门口走,忽地,钟悠悠视线落在不远处树下的一道身影身上,脸色蓦然一变,抓住秦曜袖子的手也紧了紧。

  *

  秦曜随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那里等着一个中年妇女,和孟诗萱面容有几分相似,顿时也猜出来这是谁。

  这次竞赛来考试的学生太多了,孟倩转来转去,差点迷了路,总算找到钟悠悠了,见钟悠悠也朝她看过来,登时一喜,下意识就要走过来。

  秦曜脸色冰冷盯了远处的孟倩一眼,转过身,将钟悠悠的脸往自己胸口压了压,挡住她视线,低声道:“悠悠,不想见就不要见,这种人没什么好见的,我来处理。”

  钟悠悠没想到孟倩怎么会这时候出现。原文中她可是直到孟诗萱继承遗产之后才出现的,当然,那个时候孟诗萱自然不肯认她,毕竟把自己丢在别的家庭,十几年不出现的母亲,没什么好认的。

  但在原文中,还是看得出来,她对孟诗萱极其的好,总在挂念着孟诗萱。

  那么她现在出现,目的显而易见了,应该是孟诗萱是假千金的事情被揭露,她坐不住了,来找自己求情、或是想别的办法把自己从钟家赶出去而已……当然,后面只是钟悠悠的猜测,她不知道这孟倩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原文中,她对原主开始不好,但后来时间长了以后,也还是有几分感情的。

  可——

  在现在的钟悠悠眼里看来,这感情就分文不值了。甚至,全文她最讨厌的人就是这个导致一切悲剧发生的孟倩,还能对孟倩有什么好脸色不成。她倒是想看看,孟倩还厚着脸皮来找自己干什么。

  “没事。”钟悠悠将抵在秦曜胸膛前的额头移开,道:“秦曜,你能让我单独和她谈谈吗?”

  秦曜皱眉,不太认同地看着她,他还没告诉她,他准备将孟倩送进监狱的事情。法院传票都已经发出去了。万一她心软怎么办?

  钟悠悠请求道:“就一会儿,她还能欺负我不成?”

  “好吧。”秦曜有点无奈。

  *

  钟悠悠从秦曜身边离开,冷冰冰地走到孟倩面前,对她道:“跟我来。”

  孟倩连忙点点头,百感交集地看着钟悠悠的背影,这个……自己曾经养育了十五年的女儿。

  开始她的确对钟悠悠不够好,但后来,说完全没有感情却是假的,虽然这感情可能及不上她对孟诗萱,她亲生女儿的。但她这几年也是有惦记着钟悠悠的。

  两人走到宿舍楼下。

  周围人来人往,有些同学拿着奥数题经过,纷纷好奇地看向这边。面色冰冷的少女和忐忑不安的中年妇女,什么情况?钟悠悠他们学校甚至有些人猜出了这妇女应该是孟诗萱的母亲,都惊诧不已,忍不住驻足在不远处,想看热闹。

  孟倩以为钟悠悠会带她去比较安静的咖啡馆之类的地方,或是跟萱萱一样,带她去偏僻的巷子里谈,毕竟要说的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却没想到她居然把她带到人这么多的地方。

  被这么多学生好奇地看着,她尴尬地道:“悠悠,我们很久没见了,要不换个地方?”

  钟悠悠终于停下脚步,抱着手臂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她:“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我不去别的地方,你不说,就滚蛋。”

  孟倩登时滞住,脸上的笑容也一僵。

  眼前的钟悠悠简直比当年那个浑身是刺的倔犟的钟悠悠还要冷酷。

  滚蛋?这是该对长辈说的话吗?即便她不是钟悠悠的亲生母亲,可她好歹也有养育钟悠悠十五年的恩情吧,她又没有把钟悠悠扔在街头。

  孟倩深呼吸了一下,将翻腾起来的怒火压下去,看了眼周围,犹豫道:“好吧,那就这里吧。”

  她露出软和的目光,上前一步,小声对钟悠悠道:“悠悠,我这次来是想劝劝你,其实诗萱根本威胁不到你的地位,她也是真心对你爸妈好,我想带她走,她都不愿意。你能不能劝劝你爸爸妈妈,不要把她赶出家门?”

  钟悠悠看着面前的这嘴脸,吐出两个字:“无耻。”

  孟倩脸上被刺了一下,有些无地自容,她声音压得更低:“当年那些事情,我是真的想和你道歉。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当然不恳求你能原谅我,只希望你不要将对我的怒火发泄到诗萱身上。孩子们都是无辜的……”

  她声音说的极轻,可钟悠悠却偏不让她说得这么小,偏要大声说话,让周围的人都听见她的无耻。

  钟悠悠冷笑道:“哦?你今天是来道歉的,我怎么感受不到你的诚意?”

  孟倩还以为钟悠悠心软,心中一喜,连忙道:“你想让我做什么补偿你,我都会去做!”

  钟悠悠忽然掀起嘴角,笑吟吟地:“要不你跪下,偿还一下?”

  孟倩愣了一下:“……什么?”

  却只见钟悠悠猛然扬声:“然后去学校大喊当年是你贪图富贵,偷走别人的孩子,让自己的草包孩子孟诗萱顶包??再去自首,哦,不,进监狱都便宜你了,你这种人,多活一天都是在玷污空气!”

  “你——”孟倩脸色彻底变了。

  因为钟悠悠的声音很大,周围几乎所有同学都听见了,全都不可思议地盯着孟倩——新闻上没说清楚,原来真的是这样?真的是孟诗萱的亲生母亲把孩子调包了,干出了这么恶毒的事情?!

  这中年女人简直太恶心了!

  如果有鸡蛋,此时简直有钟悠悠的同学忍不住要朝孟倩身上砸鸡蛋。

  不知道有谁唾了句:“钟悠悠,你可别理这种毒妇了,让她法庭见吧,简直恶心人!”

  “我的天,孟诗萱的母亲这么恶心,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句话让孟倩嘴唇一白,气得直哆嗦。钟悠悠还真不是当年的钟悠悠了,是她小瞧了钟悠悠。

第37章

  钟悠悠把自己叫到这里来,居然是为了当众羞辱自己!她可真没想到!

  听着周围学生议论纷纷,她脸上火辣辣地疼,她一把年纪的人了,头发都半白了,居然还要在这里受这种围观和侮辱!

  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可听见旁边学生诋毁孟诗萱的话,她嘴唇一哆嗦,忍不住抖着声音辩解道:“关诗萱什么事?至少孩子是无辜的吧。她是无辜的,你们也是她的同学,怎么可以这么说她?”

  孟诗萱毕竟曾是校园女神过,多少还是有人维护的,先前义愤填膺地骂孟诗萱的那个同学闭嘴了。

  但一个高三一班和孟诗萱一个班的女生却看不下去了:“怎么不关孟诗萱的事?她无辜个屁啊!她知道自己占了别人身份那么多年后,怎么都不想办法补偿一下钟悠悠?我们从来都没见过在学校她去找钟悠悠说过话!”

  “对啊。”这话简直一语惊醒梦中人。

  正常人知道自己鸠占鹊巢,导致另一个人被全校同学八卦成“暴发户”、“钟家穷亲戚”,至少会感到惭愧和抱歉,出来解释两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