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与宿敌成亲了 > 第40节
  作者有话要说:  苻璟:姐姐……

  苻离:叫长嫂!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第52章

  博士厅内, 姜颜垂首站在座下,手指下意识拨弄着腰间挂玉的青缨绳, 聆听岑司业的斥责。

  岑司业面色铁青, 狠力将一张考卷掷于姜颜脚下, 冷着浑浊的嗓音道:“你看看你答的好题!”

  岑司业已经很久不曾责骂过姜颜,此番动怒,想必是气到了极致。姜颜蹲身,小心地将那张宣纸拾起来, 打开一看, 皱巴巴的文章卷面上是鲜红的‘二乙’朱批。

  入国子监这么久,除了最开始因不懂八股格律而无缘三甲外,之后的每次考校姜颜基本都稳居前二甲, 去年苻离走后更是包揽第一, 像这般直接掉出前三甲成了‘二乙’, 今儿还是头一遭。

  也难怪岑司业如此生气。

  “你看看你如今可还有一丝太学生的斗志?整日心神涣散,一有机会就出门游玩私会,魂儿都快被苻离勾走了!”岑司业坐在交椅上, 一拍扶手喝道, “依老夫看, 你也不必在此虚度光阴, 不如早些回家准备婚事!”

  自从年底假期归来, 姜颜确实有所懈怠,不如前两年用功,只是未曾料到考课滑坡速度如此之快, 这才松懈了几个月,先前几年的努力都白费了,不由脸上一阵燥热。可一听见岑司业迁怒苻离,她又有些不服气,坦然道:“司业莫要动气,这只是一次失误,以后不会了。”

  “以后?”岑司业‘呵’了声,讥道,“你满心的情情爱爱,连即将到来的乡试也无心准备,哪里还有甚以后可言?”

  一提到‘乡试’姜颜就憋屈,反驳道:“司业此言差矣。不是朝中有令,说男女同朝为官有悖人伦,禁止女子入朝为官及与男性官员通婚么?既是如此,学生还准备什么乡试。”

  若执意参与科举,则意味着她不能与苻离顺利成亲。她已收了苻离的礼,应了苻离的诺,注定与仕途无缘,这才计划拜入陆老门下,继续做个修身养性的女学生。

  可这些,古板冷硬的岑司业是不会理解的。

  这个严苛的老古董先生满眼的失望,像是在那一瞬被抽干了力气,花白的胡须几番抖动,才哑声问:“在自己的仕途和情爱之间,你选择了后者?”

  姜颜攥着卷子,算是默认。

  “你该明白,这世间的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岑司业似是失望,又似是疲惫,半晌才长叹一声道,“老夫原以为你与她们不同,如今看来,是老夫看错了。”

  霎时间,姜颜嗓子干涩得紧,莫名心慌。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岑司业却是一挥手起身道:“不必说了,你出去。”

  姜颜只好抿紧了唇,道了声‘学生告退’,便拿着卷子掩门出去。

  当初她不顾一切来国子监,除了好胜心在作怪外,更多是对兖州以外的自由的向往,从未想过要像阿爹一样踏入大染缸似的官场,在敌我阵营中摸滚打爬、步履薄冰……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苻离的婚约只是促使她放弃科考的某一原因,却不是唯一理由。

  尽管早做好了随心所欲打算,可刚刚一见到岑司业那双浑浊失望的眼睛,不知为何,她心里又堵得慌,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似的。

  心事重重,不知不觉来到了广业堂的后园,石子路依旧存在,被初夏的阳光照得发白,墙角的兰花开得优雅,檐上攀援的凌霄绽得热烈,可姜颜想起的却是两年前月下舞剑的少年……

  她甩了甩头,将脑中的杂念去除,旋身坐在树荫下的石凳上,展开手中的宣纸看了片刻,仍是被上头鲜红的朱批刺痛了眼,索性将宣纸揉作一团,顺手丢在了一旁。

  纸团在石子路上滚了两圈,停在了一双月白的方头绣鞋旁。姜颜趴在沁凉的石桌上,掀起眼皮懒洋洋望了来人一眼,有气无力地唤道:“阿玉……”

  “我找了你许久呢,怎么躲这里来了?”阮玉蹲身拾起那丢在地上的纸团,下意识展开一看,而后心中了然,缓步在姜颜身边坐下,安抚道,“原来是为了这事呀!没关系的,有些许波动很正常呢。”

  “这不是波动,阿玉,我很清楚自己的状况。”姜颜叹道,“我的计划里没有科举,我让先生们失望了。”

  “本朝从未有过女子入仕的先例,你的选择并无什么不对呀。俗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唔,我也不知该如何开导你,总之你莫要烦忧。”阮玉一向不善言辞,开导了几句,见姜颜依旧闷闷不乐,便伸手拉她起身道,“好啦,我们去散散心,找阿雪和魏公子射覆玩儿可好?”

  姜颜拗不过她,只好跟着起身,走入一片斑驳的夏日艳阳中。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月洞门,忽的,前方的阮玉脚步一顿,下意识转身,脸上呈现出些许慌乱之色。

  “阿颜,我们换条路走罢……”阮玉细声道。

  姜颜刚想问一声‘为何’,便听见不远处的长廊下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玉葫芦!”

  这个嗓音太过欠揍,姜颜心下一沉,越过阮玉的身形望去,果然见薛家兄妹并一众不学无术的跟班儿缓步走来,又稀稀拉拉地唤了几声“玉葫芦”,以此取乐。

  见阮玉背对着不肯回应,薛晚晴便挤兑道:“哥哥有所不知,我们玉葫芦就快要许配给礼部侍郎之子,谢家二公子了,有了人撑腰,哪还会理会我们?”

  “当真?她许了人家!”薛睿倒是颇为意外,脸色阴了阴,怪声怪气道,“我薛家岂不比谢家强得多,好好的一位美人儿,怎的就瞎了眼。”

  阮玉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银牙险些将唇瓣咬破。

  “阿玉,你还不明白么,这世上的恶人不会因为你的善良忍让而减少对你的欺侮。”姜颜的心情因遇见薛家人而更为糟糕,嘴角一贯的笑意淡去,沉静道,“你得回击。反正过不了三月我们就要离开这了,何须这般忍辱负重?”

  身后的调笑声还在继续,阮玉紧攥十指,身形微微颤抖,仿佛处在爆发的边缘。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的转身,朝薛睿等人大声道:“我讨厌你们叫我玉葫芦!”

  她的声音带着颤抖的哭腔,可眼里却并没有泪水,声音掷地有声,不同于以往的细声细语。对面的人似乎被她突如其来的斥责吓住了,不约而同的止住了调笑,愣在原地。

  四周陷入了诡谲的静谧,姜颜却情不自禁上扬嘴角,暗中拍掌叫好。

  阮玉紧握双拳,向前两步,微红的眼睛直视薛睿,在午后的夏阳下挺直站立,又用更大的声音吼道:“你们听着!我有名有姓,姓阮名玉,不叫玉葫芦!”

  薛晚晴张着嘴,柳眉一扬,最先反应过来,低喝道:“阮玉,你疯了!敢对县主和世子这般说话!”

  “原来非得如此,你们才会记住我的名字。”阮玉疾言道,“你们一边觊觎我,一边又伤害我,将自己的乐趣建立在旁人的痛处之上,何尝不是比疯子更可恨一百倍的伪君子!”

  “你……”

  “从今往后,你们再以‘玉葫芦’三字调笑我的身量,休怪我不得客气!我即将离开这,而薛家世子的前途才刚开始,究竟是鱼死还是网破,不如走着瞧!”

  酣畅淋漓地吼完,阮玉也不再避让,果决与他们擦身而过,再未回头。

  阮玉的反击仿佛也带走了姜颜的闷气,阳光下,她望着那群哑口无言的京师纨绔讽刺一笑,追随阮玉的步伐而去。

  阮玉站在不远处的竹径上等她。

  听到姜颜的脚步声靠近,阮玉双肩一颤,忽的扭过身来抱住她,抖着声音道:“阿颜,我刚才是不是很过分?”

  “你做得很好,阿玉。”姜颜抚了抚她颤抖不已的肩,赞扬道,“今天的你最勇敢,也最耀眼。”

  “真的么?”

  “自然是真的,我何时骗过你?”

  阮玉这才破涕为笑,长舒一口气道:“虽然很害怕,但发泄完了就觉得浑身舒坦。”

  说罢,二人相视一笑。

  五月底,兖州阮家传来消息,与谢家二公子的婚期定下来,就在明年会试过后。姜颜也曾借着听学的时机,悄悄去打量过太学馆的谢二公子,见其相貌秀气白净,待人处事都十分谦逊有礼,这才将心放回肚子里,挺为阮玉觅得良人而欣喜。

  今日便是阮玉最后一天在学馆听课,明天朔望,阮家就会派人接她回去待嫁。

  一大早起来,姜颜便长吁短叹的。阮玉知道她是心生不舍,便安慰道:“这待嫁的大半年,我正好可以回去替父亲分忧解难、处理事务。半年之后我嫁来应天府,想来你和苻大公子也会定居在此,我们不是就可以常常与见面了么?”

  “我会先去临洮府学习,苻离那儿也不知几时才会定下来呢。”姜颜一身素色儒服,飘渺如仙,负着手晃悠悠地进了学馆,“不过先说好!不管我们身处何方,都要时常见面联络,切不可有了郎君便忘了我!”

  想了想,她又补充道:“明日你晚些出发,我要给你饯行的。”

  阮玉无奈一笑,连连道‘是’。

  两人笑着进了门,便细心地发现馆内有所不同:只见所有案几上都摆了一个缀着流苏的红绳结,几十张书案,每人都有,放眼望去红艳艳的一片,颇为好看。

  落了座,姜颜捻起案几上的红绳结端详了片刻,疑惑道:“这是什么?谁放在这儿的?”

  阮玉亦是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这是我们元亮兄亲手所织,赠给各位同窗的吉祥结。”说话间,魏惊鸿与程温并肩进来,摇着纸扇笑吟吟道。

  自从巧娘去世后,程温便寡言了许多,只是埋头苦读,众人险些都快忘记他的存在了。听说是程温所赠,姜颜眼中染了几分笑意,指着自己案几上的两个红绳吉祥结道,“程公子为何给了我两个?”

  程温温吞道:“还有一个,劳烦姜姑娘代为转交给苻大公子。同窗一场,元亮承蒙各位照顾,小小心意,还望诸位莫要嫌弃。”

  “怎会嫌弃,这结很是漂亮呢!”阮玉抚着绳结上的流苏,细声笑道,“编这么多结一定费了不少功夫罢?程公子有心了。”

  话音刚落,便见薛晚晴进了门,嫌恶地拿起案几上的吉祥结,嗤道:“这是何物?丑死了!”说罢,她一扬手,顺手将吉祥结丢入了纸篓中。

  姜颜和魏惊鸿都有些为程温不值,程温本人却并不介意,只望向阮玉手中的结,内敛一笑:“不费功夫,喜欢就好。”

  下午散学,便是一月一次的朔望。姜颜换了衣物,拿了藏在床头案几下的锦盒,匆匆前去监丞处领了出门的木牌。

  她早与苻离约好了,今日在秦淮河边的画桥旁见面,一同去泛舟采莲的。

  来到桥边,恰是酉时。

  艳丽的夕阳铺天盖地洒来,将整个应天府笼罩在一片光影交错的金红之中。画舫的桨划破水波,浮光跃金,惊起水鸟无数,空气中氤氲着醉人的荷叶清香,深吸一口,能荡尽胸中浊气。

  姜颜在桥边柳树下等了许久,直到夕阳滚落山头,游船的人都尽兴而归,直到晚风微凉,画桥人烟渐渐稀少空荡,身后才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像是有所感应似的,她抱着锦盒回身,隔着绵绵的柳条望见一身戎装的英俊少年翻身下马。他甚至来不及拴马缰绳便大步过来,一把将姜颜拥入怀中,低哑的嗓音歉疚道:“抱歉,镇抚司出了点意外,来晚了。”

  听到耳畔他喘息不匀的嗓音,感受到他蓬勃的心跳,姜颜那一点久等不至的无聊也烟消云散,只拍了拍苻离的后背,漫不经心一笑:“无碍无碍。我在桥头看了一场很美的日落,如王子安所说‘落霞与孤鹜齐飞’那般,只可惜烟波浩渺、浮光跃金,你却不在身旁。”

  苻离无言,只是深吸一口气,将她抱得更紧了些。

  晚风拂动柳梢,夕阳完全湮没在山峦之后,水波荡漾,渔歌唱晚。不知过了多久,姜颜挣开苻离的怀抱,将手中的锦盒递给苻离,灵动一笑:“送你的。”

  苻离疑惑接过,打开锦盒一看,里头却是躺着一对牛皮嵌玄铁的护腕,纹路古朴清晰,颇有质感。

  晚霞收拢最后一丝余晖,河水的波光打在苻离英挺精致的眉目间,镀亮了他眸中的温情。他望着姜颜,嘴唇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然而最终只是勾起嘴角垂头,解下前臂的旧护腕,将姜颜所赠之物佩戴好,又细心地缠好牛筋系带……

  然后趁着姜颜还未反应过来,他长臂一伸,扣住姜颜的后脑勺,青涩而又强势地在她额上烙下一吻。

  作者有话要说:  这届读者很秀,我喜欢!

第53章

  日落时分, 阮玉从会馔堂用膳归来,便见自己寝房的床头小案上摆着一张纸条, 拾起一看, 却是眼熟的字迹, 上书:【戌时三刻,上元街烟雨楼饯行,盼至。】

  落款为‘姜颜’二字。

  “咦?阿颜不是说今日要去见苻大公子,明天才给我送行么, 怎的改为今夜了?”阮玉将那纸笺对照着烛火仔细瞧了瞧, 的确是姜颜的字迹无疑。想了想,她推开门对值夜的嬷嬷道,“嬷嬷, 方才姜颜回来过么?”

  那嬷嬷回想了一番, 答道:“方才我去吃饭了, 未曾看见,怎么了?”

  “噢,无事, 谢谢嬷嬷。”阮玉嘴角含笑, 将纸笺看了又看, 心想:阿颜一向古灵精怪, 指不定又是给自己制造什么惊喜呢!

  思及此, 她回房换了身方便的衣物,将长发束起,打开门道, “嬷嬷,我出去一趟。”

  值夜嬷嬷追出去道:“天快黑了,姑娘这是去哪儿啊?”

  “没关系的,阿颜在上元街等我呢!”阮玉将纸条折入袖中,便径直朝监丞处领出门的令牌去了。

  ……

  秦淮河旁莫愁湖上,一叶小舟泛波而过,船尾的渔夫间或划动船桨,激起的水花打碎了如镜般倒映着星辰明月的湖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船头甲板上堆放着些许新鲜的莲蓬,有清新的荷叶香传来。姜颜剥了几颗白白胖胖的嫩莲子,去苦芯后放入嘴中,齿颊留香,不由愉悦地弯起了眼眸,道:“可惜来得有些晚,夜里船只不能进入藕池采莲。”

  苻离将手中的佩刀放置一旁,盘腿坐下道:“你若想去,明日我们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