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一术镇天 > 第375章 逆命草!
  “呵呵…”

  苏夜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没办法不笑啊,因为他发现这么一会儿他居然被人盯了,有人把他当成大肥羊了。品書網

  这么一下子,除了大声指责苏夜小气不配修仙的四个人外,马又有十几个人围了过来。

  俨然一副威逼的架势。

  面对这种架势,都不用苏夜开口,牧修等人直接战了出来。都是修仙这条道混的,谁还不知道谁啊,居然想仗着人多来抢苏夜手里那枚南渊令剩下的两个名额,可惜找错人了。

  “干什么?瞧你们这样子是打算强抢我家少主的名额了?你们考虑例后果了吗?”

  牧修知道苏夜急着进南渊峡谷救人,可没时间跟这些人掰扯,说话的同时干脆把气势放了出来,既亮出自己的修为,也壮大自己的声威,想让对方知难而退。

  先前青衫年似乎也不太喜欢这种场面,居然也站了出来,冲着刚刚指责苏夜小气不配修仙的人大声喝道:“干什么?这位小兄弟已经说过了,他剩下的两个名额是留给先进去南渊绝地的朋友的,十个名额刚刚好,你们这样联手威吓,不觉太过份了吗?”

  青衫年出来声援,这还真让苏夜有些意外。这可是修仙界,不是武侠界,既然会有人见义勇为?

  不过只是一瞬间,苏夜明白了青衫年的意图了,还是别有所求啊。对于这点苏夜倒没有反感,都在修仙界里混呢,谁敢说一定求不别人,这种话连苏夜自己都不敢说。

  有求于人这很正常,懂道理行了。这青衫年即便有点小算计,可起码还懂些道理,知道礼下于人,知道付出。

  可这张嘴说他小气不配修仙的人,完全不是一回事了,明明想要他的名额,竟然耍出了威逼的套路。别说苏夜名额没有了,算真有,那他也是吃软不吃硬啊。

  然而,面对青衫年的声援,那开口指责苏夜小气的人,却是根本不放在眼里,冷笑一声,立即叫嚣道:“我看你是哪个大山里闭关闭太久傻了吧,自己瞧不出这小子故意推脱不给名额,我们看出来了,你却来横加干涉,怎么,想见义勇为啊,也不看看你够那个资格吗?”

  苏夜不禁冷笑一声,仔细地看了这人一眼,一身黑衣,三角眼薄眼皮,脸带着疤,一身煞气,看起来还真是一位习惯了蛮横霸道杀人越货的主。

  苏夜倒也没有什么道德谴责的欲望。在修仙界这种人多了去了,数也数不完,甚至连他自己,该杀人越货的时候他也是一点都不手软。

  但这三角眼的家伙杀到他身来,那情况得两说了。

  苏夜看了一眼峡谷方向,一点掰扯的欲望都没有,便准备将对方干掉了。这修仙界说来说去,那都是强者为尊,什么道德,什么道理,那都是虚的,你能把人干掉了展现出强横的实力,别人自然怕你,自然不敢给你找麻烦。

  哪知这三角眼竟然还不是一般的狂,刚在言语刺激了青衫年一把,立马把矛头再次对准苏夜。

  “小子,我也不跟你玩虚的。我也知道你来头不小,要不然怎么能搞来南渊令。若换在别的地方我也不得罪你了。但是现在,你手里还捏着两个名额却关系到我能不能进南渊峡绝地得一番机缘,那我也顾不那么许多了…”

  三角眼居然也不是傻子,也不是瞧不出苏夜不好惹,而是明知道苏夜不好惹,也要夺下苏夜的名额,这是在拿生命在赌,赌一场造化机缘。

  不得不说,此人倒有几分果断,是个狠辣之人。

  苏夜笑了,这是三角眼拦住他之后他第三次笑了,只是这一次他笑得有些莫名的叹息:“这还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是个狠人,我欣赏你,若换个地方我还真收你做个手下了,但现在你估计已经铁了心要夺我的名额了,我却没时间跟你废话,所以你只能死了。”

  嗖!

  话音落下。

  在场之人骤然都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凉意,知道苏夜动了杀机,但没等他们看清楚苏夜怎么出手,一道金光骤然从苏夜眉心前迸发出来。

  那一刹那的耀眼光芒,足以盖例天的大日,即便是神通强者也下无法在这一抹金光面前保持住睁眼的姿态,纷纷下意识的闭了眼睛。

  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只有牧修那几个在天谜古城亲眼见过苏夜以此秘术秒杀百里长虹的人才知道这一道金光有多么的恐怖,但即便是他们也来不及为此感到恐惧。

  三角眼死了!

  并没有听到什么惨叫声。

  也没有什么山河震荡的声势。

  当周围的人下意识闭眼又下意识的睁眼时,看到三角眼已经躺在了地,在他的眉心处出现了一个透及脑后的窟窿,像被利箭穿透一般的窟窿。

  嘶!

  随着三角眼一块围过来的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本能的退出了七八步,看着三角眼的尸体,一脸震怖。

  “曹…这么死了?”

  “他被秒杀…?”

  “神通九重的强者,竟然连一招都挡不住…”

  三角眼不仅是个行事果断的狠人,便是修为也是强横绝伦,神通九重境界,虽然一身所学的法术神通无法跟那些大势力出身的同境界之人相,但货真价实的神通九重的修为在这一群散修之也绝对是巅峰强者了。

  这样的强者连象征性的抵抗一下都办不到被秒杀了,甚至心细一点的人都发现三角眼躺下去的那个地方,那是连半步都没有移动啊,简直像是站在原地任人击杀一般,这未免太过恐怖。

  “还有谁觉得我小气,想从我手里要名额的人,站出来!”

  苏夜目光如电,冷峻如魔。

  心对这一下灵箭术的施展的,很是满意。托了莫家的福,整个丁号宝库的残破武器与矿物练材都成了他的养料,灵魂大涨,施展灵箭术以前轻松不少。

  以灵箭术击杀三角眼这种普通的神通九重,仅仅只需要消耗五分之一的灵魂之力而已,这么一点点消耗,呼口气的功夫便用天露轻易恢复了过来,表面看起来,他杀一个神通九重便云淡风轻跟拍死一只苍蝇似的轻易。

  没人敢答话。

  但也不敢离去。

  这么隔着十几步的距离看着苏夜,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有个什么异动惹来苏夜的绝命杀机。

  苏夜嘴角一扯,他算是再一次领略到修仙界的残酷了,只要实力强的,又敢杀敢灭,何人不怵?

  “你刚刚想说什么?”苏夜目光瞥向青衫年。

  青衫年神色一正,先是拍了苏夜一个马屁,说没想到苏夜修为强横如斯,这才恳求道:“我想求小兄弟一件事,我听说南渊绝地有一种灵草叫逆命草,对在下有大用,若是小兄弟能得到的话,能不能给我一株,我可以用其他的东西交换,用性命保证绝对不会让小兄弟吃亏。”

  “逆命草?”

  苏夜心微惊,这东西他可知道,传闻这种灵草可以逆天改命,把一个人既定的命运强行扭转过来,是一种已经触及到神秘的命运的灵物,世可不多见,只在一些典籍有一些只言片语的记载。

  南渊绝地会有这种东西?

  苏夜下意识的看了莫云仙一眼,家学渊源的,南渊绝地里都有些什么好东西,恐怕在场属莫云仙知道得多了。

  但莫云仙似乎也有些茫然,她向着苏夜微微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至少莫家的古老典籍并没有相关记载。

  这下有意思了。

  连莫云仙都不知道南渊绝地有逆命草,这青衫年又是怎么知道的?

  苏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人似乎也不简单啊,起码这消息渠道值得琢磨琢磨了。

  “可以啊,若真得到逆命草我可以跟你换。但问题是,我没听说南渊绝地里有逆命草这种东西啊,你从哪里知道的?而且,逆天改命这种事毕竟虚无缥缈,便是真有逆命草,恐怕也未必真有那么神吧…”

  青衫年摇摇头:“小兄弟,关于逆命草的消息来源,请恕我暂时不能多说。我只能肯定的告诉你,南渊绝地确实有。”

  说着,青衫年拿出了一张不知名的兽皮,看着应该是有不少年头了,已经有些明显的破损,但面依稀可以看出来画着一面地图。

  青衫年将兽皮递给苏夜,“你只要按照这张图去找,能找到逆命草。”

  苏夜接过地图,将地图看了一遍,这东西看起来并不假,正因为这样越发惊讶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你竟然这么给了我,你不怕我拿着你的地图采了逆命草,回头跟你翻脸不认账了?你应该明白,我要对你耍赖的话,你是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青衫年略微一怔,随即语气坚定道:“不会的,我相信我的直觉,我在这里已经看过好多好多的人,只有你才让我感觉到,你是个可信之人,你不会不认账。而且,你要真打算不认账的话,你也不会对我说这些话了。”

  “哈哈哈…”苏狂笑一声:“被人相信的感觉真好,冲着你这一番信任,说什么我都要把逆命草摘出来给你。”

  青衫年闻言大喜,连表谢意。

  苏夜大笑一声,挥手领着一众手下直接越向对面峡谷。

  青衫年目送苏夜离去,眼闪着一丝莫名的异色,随即一个转身,飞掠而去,眨眼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