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银狐仓鼠的佛系穿书日常 > 第40节
  如果图片是真的,那也只能证明一件事情。

  他眼中精光一闪“如果这成绩真的是这样,那我只能和大家说句抱歉了。银银这孩子,怕是作弊了。真这样的话,身为银银的父亲,我先和大家道个歉。事后我会亲自和学校老师交涉的。”

  旁边的杨清微吐出一口气。

  爸爸和她想的一模一样。阮迎银这段时间确实很认真,可那又怎么样成绩不可能是一朝一夕就能提高的,说阮迎银不是倒数第一,进步了几十名,她信。

  说阮迎银是第一,考了710分,打死她都不信。

  那试卷,她也考。难度她还不清楚吗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道低沉却充满磁性的声音。

  “阮董这话说的,让我都替阮同学觉得委屈了。”

  大家纷纷朝门口看去。

  带头的是江邢远,他一身黑色西装,面容年轻,还是个高中生。但他身上的气质,居然比他的父亲江耀之还盛。

  在他三步开外,跟着阮迎银。

  阮迎银的白色礼服简洁淡雅,和参加生日宴的大家比起来,显得十分廉价。

  但她天生容貌极佳,穿着这身白色礼服,让礼服都变得格外精致了起来。

  而且阮迎银的气质显得很乖巧,看起来就是惹人疼爱的那类孩子。

  她跟在江邢远身后,目光带着几分好奇的打量。

  李彤刚刚被阮旭东的那番作弊言论气得不行。

  她和阮迎银相处的这段时间,让她知道阮迎银肯定不是会作弊的人。

  她都能看出来,阮迎银的父亲居然看不出来。

  看到阮迎银,她立马朝阮迎银飞奔而来,故意大声道“银银,你来了你知不知道,这次你考了第一名”

  李彤一把抱住了阮迎银,显得兴奋。

  阮迎银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什么”

  李彤松开她,笑着道“你考了第一名呀,这次月考的第一名”

  “啊”阮迎银转向前方的江邢远,“可是我不是”倒数第一名吗

  江邢远看着她,脸上是恶作剧得逞后畅快的笑意。

  啧,真的是太好骗了。

  李彤把手机塞到阮迎银怀里“你自己看”

  阮迎银手忙脚乱的接住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她呆住了。

  这,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考成这样

  阮迎银抓着头发“是不是老师批错了啊”

  听到阮迎银自己都这么说,阮旭东就更加来劲了。

  他心里无法相信阮迎银真的能考第一,他觉得要么是老师批错了试卷,要么是阮迎银作弊了。

  他朝阮迎银走来“银银,假期过后我和你去一趟学校,看看到底什么原因。趁着现在还早,如果你哪里做错了,你也可以自己说出来。爸爸不会怪你。”

  阮迎银觉得很莫名其妙,她抬起头“阮董事长,我几个星期前就已经和你断绝父女关系了,你难道不记得了吗”

  此言一出,全场都安静了下来,纷纷朝阮旭东和阮迎银看过来。

  阮旭东窒了一下,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极为难看“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和我闹脾气也不是这个闹法。”

  “我没有和你闹脾气。”阮迎银抬着头,“我确实已经宣布和你断绝父女关系了。”

  江邢远随手拿了杯酒,放在手中打量,闻言接过话“确实是这样,我那天路过的时候,刚好撞见这一幕。阮董事长拿着鱼竿追着要打阮同学,阮同学躲得急,如果不是我刹车及时,怕是阮同学那晚会出意外”

  阮旭东一下子就有些着急了,他打断江邢远“江邢远,这是我和银银的家事,和你无关。”

  “各位不好意思,我和我女儿有些话要讲,就不耽误大家用餐了。”说完后,他就要上来抓着阮迎银离开。

  李彤连忙把阮迎银护在身后。

  杨同与和林孟也跑了过来。

  阮旭东看着这些挡在面前的孩子,不好拉下面子就和他们拉拉扯扯。

  江邢远特地设了一局,让阮旭东误会杨清微是第一,把他引到生日宴,自然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放过阮旭东。

  他道“阮董,虽然这是你的家务事。但身为阮同学的同桌,我觉得我得站出来为她讨个公道。阮董不久前可是新娶了位妻子,还给阮同学带进来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阮旭东听到这里,一下子就慌了“你胡说什么什么叫同父异母清微是我妻子的女儿,和我并没有血缘关系”

  江邢远顿了一下“是吗”他看向杨清微,嘴角笑意恶劣,“可是之前我听杨清微把阮同学堵在楼梯口,可是口口声声说她是阮董你的亲女儿呢。”

  阮旭东猛地看向杨清微。

  杨清微脸色一白,她自然记得阮旭东千叮咛万嘱咐过,让她千万不要透露这件事情。

  否则她就是私生女,私生女可比异姓女儿,更让人瞧不起。

  所以杨清微从未说过

  她阴沉着脸为自己辩解“江邢远你别胡说,我从来没和阮迎银这么说过你和阮迎银是同桌,就算再护着她,也不能往我身上泼脏水”

  说到这里,她狠狠地瞪了阮迎银一眼。

  阮迎银被李彤他们护在后头,她手里拿着手机,脸上表情有些茫然。

  事情太多太杂,她还在状况外,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比如她居然考了第一比如杨清微确实从来没有和她透露过同父异母的事情比如为什么江邢远站在了她这里,要为她出头

  她跟不上在场众人的节奏,最后她放弃了。

  她低下头,看着手机里自己的排名。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的摩天轮,是不是就可以失而复得了

  想到这里,阮迎银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一双眼亮晶晶的。

  杨清微见到阮迎银的笑容,被刺了一下。

  她觉得阮迎银这个笑是在和她挑衅

  杨清微反应过来,今天这一局,怕是阮迎银、江邢远、杨同与、李彤、林孟这些人联手的。

  他们早就知道了她不是第一,却故意让杨同与的爸爸给她爸爸打电话。

  让她误以为自己真的是第一名

  这一切都是故意的,她的视线在这些人脸上扫过,眼里透着彻骨的狠毒。

  然而这里是不能待下去了,她之后总会找到机会掰回这一局。

  当务之急,是和爸爸快点离开。

  杨清微想通之后,朝阮旭东走了过来,对着大家鞠躬道歉“各位叔叔阿姨,不好意思。这次可能是我和爸爸误会了,让我以为自己考了第一。对不起,我下次会继续努力的。至于同父异母的事情,我从未和银银说过,清者自清。今天是杨同学的生日,我和爸爸就不打扰了。”

  一边说着,她拉着阮旭东的手臂,轻声道“爸爸,我们先走吧。”

  阮旭东脸色铁青,他看着众人意味深长的目光,觉得自己颜面尽失。

  他狠狠剜了阮迎银一眼,看到了阮迎银嘴角的笑容。

  他更加愤怒,觉得今天这个场合,是阮迎银故意的。她居然联合外人,让自己当着众人的面下不了台

  真是个不孝女

  “这么急着离开吗”江邢远看着就要离席的两人,抿了口酒,“不留下来继续听听今天借着同与的生日,我身为阮同学的同桌,自然要为她讨回一个公道,让大家评评理。同与,你介意吗”

  杨同与立刻摇头“不介意不介意。”

  江邢远于是道“各位是否知道阮同学已经离开阮家好几个星期了。如今阮同学自己租房住在外面”他笑了一下,“放学后还要兼职给自己赚生活费。阮同学性子很坚强,说无论如何都不想要阮董事长的生活费。”

  江邢远看着阮迎银,目光温柔,在众人眼里,是一副好同桌的模样。

  可是他眼里其实没有多少温度“阮董事长的做法确实让人心寒,阮同学不要生活费我也可以理解。只是阮董,阮同学的妈妈李总,手下可也是有阮氏集团的股份吧如今这股份可在你手里这部分,阮同学多多少少都有继承权吧大家觉得呢”

  听到这话,阮旭东猛然看向江邢远。

  江邢远对他微微一笑。

  席间众人有不少曾经和李妲关系不错的,听到这里,他们皱了皱眉,看着阮旭东的眼神带着不认同。

  而杨母,和几位夫人,目光则带上了厌恶。

  杨清微如果是私生女的话,那杨清微的妈就是阮旭东的老情人。这阮旭东平日养着老情人,李妲死后就把老情人迎娶进门,还把李妲的女儿赶出了阮家

  如果是这样,他们就要好好审视和阮氏集团的合作了。

  毕竟,阮氏集团的很多合作商,都是当年李妲一个一个谈成的。很多人,多多少少都是因为李妲,才一直和阮氏保持着合作关系的。

  阮旭东满口的血腥味,他死死咬着牙,才压了下来。

  李妲的股份,他不可能让出去。就算是阮迎银也不行。但是他不能这么说。

  他道“这其中有误会,并不是江邢远说的这样。日后银银长大,阮氏自然会是银银的,只是现在孩子青春期,有点叛逆,所以有些误解。各位千万不要误会,今天我有点不舒服,我就先回去了。日后再给各位赔罪。”

  几句说完后,阮旭东和杨清微落荒而逃。

  而被护在角落,沉浸在摩天轮欣喜中的阮迎银终于做好了心理准备,接受了自己是第一名的事实。

  虽然这对她而言,比倒数第一名,还让她不可置信。

  她抬起头,就看到众人看着自己的目光里,带着可怜和同情。

  阮迎银眨眨眼睛“”出错了,请刷新重试

第31章 1(二合一)

  “银银,你怎么都不和我们说?”李彤没想到阮迎银居然被赶出了阮家, 且自己一个人在外兼职租房。

  这些, 阮迎银从未和他们开口提过。他们还以为阮迎银已经回了阮家, 只是因为不想和杨清微一个车,才自己地铁回去呢。

  阮迎银把手机递还给李彤,轻声问道:“李彤, 什么不和你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