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 ##【724】我好像喜欢你
  二十二号小组赛,二十七号半决赛,二十八号决赛,赛程安排的很紧,虽然成绩比赛前所有人的预想都要好太多,但这并没有丝毫减轻整个战队的训练任务,反而因为“夺冠”的目标愈发明确,每个人的训练热情更积极,投入的时间、精力也更多。

  每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很好,没有人觉得疲累,但属于自己的时间确实不多。

  这是决赛前一晚,林轩与姜浅予睡前视频的时候,对没能好好陪小妮子哪怕再单独吃顿饭做检讨时说的话——部分概略版。

  当然,他绝不是在给自己找借口,只是想要告诉她,她作出的牺牲与所受的委屈具有多么伟大的意义,明天之后,她将成为整个LPL赛区幕后的功臣,得益于她这些天的善解人意,与绝不微小的委屈,整个赛区在MSI整整七年的屈辱将被彻底洗刷,无数观众的心愿因她而得以实现,全世界因她而欢呼,宣告一个新的时代来临。

  “我的名字将被历史铭记,你的功绩将与我永存,或者颁奖仪式上我再给你来一个开天辟地一样的表白,告诉他们你们喊我大舅子一点都没有错……”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没谱的胡话,姜浅予在电话的那头笑得打跌,笑完之后一本正经地陪他一块编剧本,“好啊好啊,到时候人家主持人问你有什么感想,你就说感谢我的队友,感谢他们帮我开团,保护我输出,感谢我的家人,默默地支持着我鼓励着我,尤其是我的妹妹,当然在这里还要给一直支持着我的粉丝们说一声对不起,因为你们一直喜欢的浅浅早就是我女朋友啦,你们都没有机会了……是的!没错,我就是大舅子!”

  “哎,等等,这个逻辑好像有点不大对劲,那些货喊我大舅子是对你有不轨企图,我是大舅子的话,就是你哥啊。”

  “没错啊,你不是自己成自己的大舅子了吗?”

  “那喊我大舅子不就成我妹夫了吗?”

  “妹夫不也是你自己吗?”

  “呃……怎么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讨论这个话题来了?”

  “这有什么,又不是真的兄妹。”

  “你以前不是挺在意的嘛。”

  “我是怕爸妈还有其他人在意啊,现在他们都知道啦,不就没事了嘛。”

  “那……”

  “干嘛?”

  “以后就叫我哥哥好不好?”

  “不好!变态!”

  “喂喂喂,谁变态啦?女孩子喊男朋友哥哥很正常的好不好!”

  “就是变态!”

  “你叫不叫?”

  “不叫,不叫,就不叫!变态!”

  “乖啦,浅浅,宝贝儿,以前不都一直这样叫的嘛?”

  “你还说不是变态?以前那是在爸妈面前必须把你当成哥哥好不好,不然我才不愿意搭理你呢!”

  “但现在也不一样啊……”

  “不听不听!你说什么我都不叫!”

  “哎呀,早晚都要叫的嘛……”

  “我才没你这么变态呢!”

  穆挽离的回房迫使林轩不得不中断了自己没羞没臊的调教,与小妮子互道了晚安后,才发现居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放下手机,紧张于明天决赛的穆挽离洗漱后与他聊了几句,林轩含糊地应答了几句,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他梦到了不该梦到也不能写出的内容,小妮子那像是要哭出来的“哥哥——”如同柔软的水流一样将他整个人紧紧地包裹,身体与灵魂都感到极致的温暖、舒适,却又忍不住原始本能深处升腾起的躁动,到了第二天早晨醒来,依旧萦绕在他脑海中。

  上午没有任何训练计划,他只需要在十一点之前起床就可以了,这时候才八点多,但林轩并没有再睡,他偷偷摸摸地爬起来,到卫生间洗了澡洗了衣服,然后去吃早饭。

  “我昨晚梦到你了。”他给姜浅予发消息,但并没有收到回复,两人昨晚约定,她今天中午才会来酒店,这会儿多半还在睡觉。

  “今天比赛就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林轩情难自抑地回味着昨夜的梦,忽然有些后悔拿什么冠军,打什么MSI,让鱼龙战队来打就行了,他们的实力并不比SKY差,想来如果来MSI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再说了,就算打得不好,跟自己有个屁关系啊!

  心不在焉地吃罢了早餐,来到训练室,有些奇怪,江映雪居然不在,林轩在空荡荡地训练室里开了场RANK,第一局就打得很艰难,不过好在打赢了,大逆风翻盘局,绝对Carry的林轩在最后一场高地攻防战里斩获五杀,成就感爆棚……游戏真好玩!电子竞技不需要女朋友!

  点爆对面水晶后,他伸展着双臂长呼一口气,随后察觉到门被推开,转过头就江映雪一身黑白两色拼接的LPL出征服走了进来,林轩曾经相信人靠衣装,姜浅予让他明白了脸比衣服重要,江映雪则让他发现真的有一种人校服都能穿出贵族范,他至今仍不清楚江映雪的家庭背景,不过按三代出一个贵族的说法,想来是很有来头的那种。

  琼妃。

  他莫名地想到这个名字,这是琅人对“雪”的别称,比如“玉龙”“玉蝶”“玉絮”“六出”“琼花”“琼瑶”“银粟”等等,都是一群闲得蛋疼的文人对它的雅称。

  江映雪在他旁边坐下来,打开电脑,却没有开游戏,戴上耳机,通过网页打开了一个视频,林轩瞅了一眼,有些无语,“下午决赛哎,你这会儿还看网课?”

  江映雪没理他。

  林轩又道:“我问你个事情,很认真的。”

  江映雪还是没理他。

  林轩问:“你以后会找男朋友吗?”

  江映雪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林轩讪笑道:“我就关心一下,咱们不算朋友也算熟人吧?关心一下不过分吧?”

  江映雪收回目光,继续盯着屏幕上讲课的老头,淡淡地道:“不嫁人怎么生孩子?”

  林轩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你以后有孩子了跟你姓吗?”

  “总要有个孩子姓江。”

  她过于平静的话语不太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儿,林轩反倒不觉得奇怪,顿了一顿,小心翼翼地道:“你喜欢男的吧?”

  江映雪冷冷地望着他。

  林轩干笑道:“开个玩笑……我就是有点奇怪,你干嘛对浅浅那么热情?”

  以正常标准,江映雪对姜浅予很难被划分到“热情”的范畴里,但如果以她的性子来做标准,毫无疑问已经是很热情了,林轩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

  江映雪看着林轩,忽地展颜一笑,明**人,清莹剔透的目光像是雨后深夜阴云乍开时升起的皎皎冰月,有种透人心底的力量。

  林轩不觉得惊艳,只觉得有一种说不清方向的朦胧预感,果然就听江映雪说:“因为她长得好看啊。”

  林轩僵在那儿,觉得好心实在没有好报,江映雪比往常起床迟了很久,想来是决赛的原因,她打职业也才一年而已,而且大部分的时间都在LDL,忽然到了MSI决赛,哪能完全不在意?

  他本想开个玩笑,江映雪看起来也像是玩笑,只是考虑到她一贯的性子,林轩又不大敢相信她是只是玩笑。

  他只好一本正经地向她宣布:“你别妄想,她是我媳妇。”

  江映雪定定地看了他好几秒钟,那双一贯冷澈的明眸里,波光像是夜空极幽深处流淌的星河,看得林轩莫名有些紧张,他“咦”了一声,盯着她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很狐疑地问道:“你平常都不化妆的,今天是不是偷偷戴了美瞳?”

  那双明亮澄澈的眸子很嫌弃地看着他。

  林轩习惯了她用冷淡表达嫌弃,却反倒有些不适应这种如平常女孩一样嫌弃的目光,还未说话,江映雪重新看向了屏幕。

  “真喜欢他,也没必要让他知道。”

  林轩懵了一下,差点没跳起来,“我去,真的假的?你别拿这事开玩笑啊,你……你真喜欢女的?”

  他紧张地看着江映雪,好一阵子,江映雪扭头瞥他一眼,“白痴。”

  林轩终于松了口气,“你居然会开玩笑了,难得。”

  江映雪没有再理他。

  林轩站起来,“排到了你帮我点一下,我去拿瓶水,你要吗?”

  “不用。”

  “下次这种回答你能不能说「不要」,『不用』显得像是想要喝水但不愿意让我帮忙似的,多嫌弃啊。”

  “不用。”

  “算了,没法正常聊天。”

  林轩拿了两瓶水回来,发现两人电脑屏幕上都是英雄选择界面,他这边选人已经确定,江映雪居然难得地没有坑他,也没有抢他的ADC位置,给他选的英雄是RANK与赛场上都大火的伊泽瑞尔。

  他还没来得及夸奖,就见江映雪锁定了佐伊。

  “你中单?”

  “辅助。”

  “我靠!”

  江映雪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林轩无奈道:“好吧好吧,我的错,不讲粗话……虽然你经常坑我,但作为中国好队友,我还是给你带了瓶水,当然如果你不喝的话放着好了。”

  江映雪拿起他放在桌上的水打开,小小地抿了一口,然后放下。

  很快进入游戏。

  两人在赛前就被许多人认为是世界第一下路组合,MSI打到如今,已经得到公认,虽然是在美服,但还是被认出了,队友和对面都有人打招呼,还有人问辅助佐伊是不是他们为决赛准备的套路,在得到了林轩的确认后,他们很兴奋地表示“so

  cool”,并且更加期待下午的决赛。

  林轩在与外国友人闲扯的时候,来到了下路三角草丛里,佐伊跟在他身旁,一直像个话痨似的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

  林轩玩过几次佐伊,但只是为了了解这个英雄,知道该如何应对,所以主要了解的是这个英雄的技能与机制,她唠唠叨叨地说了什么,对某个人又会说什么,自然不在了解范围内。

  如果他们没有连胜没有这么大的关注度,没有人认出他们,或许对线开始前的短短一分钟里,林轩会留意到,以他的英文水平足以听得懂。

  如果这是历服,或许她的话也会引起他的注意。

  然而没有如果。

  直到未来某个阴雨连绵的午后,当他被媳妇安排陪闺女游戏,大肆吹嘘自己当年如何如何丰功伟绩的时候,被取名为蓁蓁的小小女孩儿忽然问:“爸爸,佐伊为什么会叫佐伊呢?”

  “那你觉得该叫什么?”

  “不是把丈夫的姓氏放在前面嘛,伊泽瑞尔姓伊,所以她应该叫伊佐呀,对不对?”

  “别听你妈瞎说。”

  “她没有嫁给伊泽瑞尔吗?”

  “她敢?我打不死她!再说了,爸爸比伊泽瑞尔还帅……”

  后来被闺女告状,比伊泽瑞尔还帅的他连着三天都没碰着媳妇,终于在床下罚跪的时候弄明白了缘故,佐伊特么的居然喜欢伊泽瑞尔!

  “闺女,听爸跟你说,佐伊压根就不是伊泽瑞尔的媳妇,她是刺客,专门杀ADC的那种,还不能辅助,拉克丝才是正宫……咦,好像还真玩过辅助?”

  “嘁,你什么没拿来辅助过?”

  “这个我真没玩过,是江映雪,你记得第一届MSI决赛嘛,我们俩早上玩RANK……”

  “你记得听清楚嘛。”

  “是雪姨吗?”

  “你别打岔,都跟你说了不能叫雪姨,容易引起误会……我后来不是跟你说过嘛,她那天比赛前双排一直卖我,还抢人头,害我心惊胆颤的,总觉得她在练习下午决赛的时候怎么报仇……”

  时光滚滚如洪流,决赛前的上午在电竞新闻中以“秘密武器”而被大肆宣扬的辅助佐伊大概并没有想过自己居然能够在滔滔大潮中溅起小小的水花。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但在这之前你得先说,你愿意!”

  “我想偷走你!”

  “我没有说拉克丝不好,但……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呀。”

  “你只是还没发现我有多好,对吧?”

  “……我可能有一点嫉妒你,对不起拉克丝!”

  “我好像……喜欢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