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赝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土豪金
  宁宝帖道:“便是大名鼎鼎的杨泽,杨将军,他的威名想必董大人早有耳闻,倒也不必本官多说了!”

  董世昌眨巴眨巴眼睛,心想:“杨泽?这是谁啊?没听说过有这么个将军啊,而且如果是很有名的将军,我哪可能不知道,可从没来都没有听说过!”

  但宁宝帖一说你必早有耳闻,董世昌反而不好问了,一问出来不就等于是自己孤陋寡闻了,他这种做说客的人,最怕的就是别人说自己消息不灵通,消息不灵通的人还当什么说客啊!

  董世昌只好点了点头,道:“这个杨……那个杨将军,本官倒也是略有耳闻,只是不知刚才宁大人是怎么帮了公主一个忙,又怎么得罪的那个杨将军,你不妨说出来,至于说到报复,量他也不敢,这点宁大人倒是不用担心!”

  宁宝帖叹了口气,道:“朱雀大街有不少的轻侠,而这些轻侠都很是仰慕公主,愿意为公主效力,这点董大人不会不知吧!”

  董世昌嘿嘿干笑两声,他当然是知道的,什么轻侠,不过是些地痞流氓罢了,永安公主从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可偏偏就是这些小地痞,每个月交上来的孝敬钱,却是永安公主最大的一份收入。 s.

  永安公主捞钱的心思不小,可手段太少,属于典型的眼高手低,没什么太多的生财之道,卖官鬻爵可不是她的生意,顶多也就能当个中间人,谁让她没权呢,所以只能在市井方面打主意,得到的财货倒也不少,可要说所有的地痞都为她提供孝敬钱,倒也不尽然。

  董世昌道:“宁大人这个都字用得不对,绝非所有的轻侠,这个。这个……有些人冒了公主之名,为非做歹,也是有的,宁大人可不要弄错啊!”

  宁宝帖早知他会这么说,叹了口气,却道:“可这回却真的是为公主办事的轻侠,而且是一伙。为首的叫什么闯的,不知怎么的他们激怒了杨将军,结果被杨将军给抓住了一个,杨将军大怒之下,亲自把人抓到了本官的衙门,而且是半夜抓来的人。杨将军的暴怒可想而知了。”

  董世昌脸色难看,心想:“倒底是哪个杨将军啊,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我和兵部的人不熟,以前又不关心军队里的事,看来以后得多了解才行。嗯,回去后就查查。杨泽是谁!”

  大方帝国的将军成千上万,军队自成体系,董世昌又不是军方的人,又从不和军队里的人打交道,他是真的想不起杨将军是哪位。

  宁宝帖接着道:“他亲自送来了人,本官哪能不接此案,但又想到要帮公主的忙,便自作主张。把案子压了下来,当场就把那个轻侠给放了,杨将军大怒而走,看他的样子,日后必要报复,如果他真的报复本官,到时还要请公主出手。救救本官啊!”

  说着,为了增强效果,宁宝帖还抬起袖子,擦了擦眼泪。他的,说流就流,还两眼通红,看上去竟然颇有楚楚可怜的样子。

  挺大岁数的人了,还搞楚楚可怜,把董世昌看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心想:“我是来让他帮公主一个忙的,怎么却变成了公主要帮他一个忙,今晚这事儿不对头啊!”

  董世昌道:“这个,事发突然,本官也没想到,要不这样吧,我回去问问齐大人,看看这事该怎么解决,那个什么杨将军,你不用怕,由齐大人来解决,就算他再横,齐大人也不怕他,公主自然也没有怕他的道理!”

  眼见今晚无法说服宁宝帖,董世昌也不多留,站起身来告辞,离了万年县衙。

  宁宝帖把董世昌送走,回了自己的卧室,见了夫人,他夫人问道:“那姓董的挺不好打发吧,他想拉你上永安公主的船,你可得把持得住,那条破船可是好上不好下的,就算你要上船,也不能上她的船。”

  宁宝帖嘿然道:“这个我岂有不知之理。那姓董的已经打发走了,别看他表面上挺精挺灵的,实际上是草包一个,和齐献忠一样,都是没啥本事的人,要不然也不能投靠永安公主啊,你放心好了,我是绝不会和永安扯上关系的,躲还来不及呢!”他又把今晚遇到杨泽的事说了。

  夫人听罢,奇道:“杨泽?没听说过这个人啊,是个很厉害的将军吗?”

  宁宝帖笑道:“谁知他厉不厉害,我以前也没听说过啊,外地来的武夫而已,管他呢!咱们睡觉吧,今晚把我折腾了个够呛!”

  兵马司的兵营里,杨泽回来之后,也上床安歇,直到天明,倒也没有再发生什么事。第二天一早,吃过了早饭,他没再出去,而是等着吴有仁和李博志来,可左等右等,两人却谁也不来,杨泽大感奇怪,他们要是不来,他都不知该怎么办好,京城他也不熟啊,除了兵马司就在眼前外,别的地方他都没去过。

  正在枯坐,付丙荣从外面进来了,道:“师父,刚才徒儿和这里的军官聊天,他们说咱们这些外地来的武将,要先去兵部报个到,说是要登记,往花名册上填名啥的,徒儿不是太清楚,师父你看咱们要不要去兵部填个名?”

  杨泽一拍大腿,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呢,他在宁北道当上了郎将,可在兵部却还没有注册,这次来京,除了献俘之外,还得去把自己的官职给注册了,手续办完,才能算是帝国正式的将军!

  “那咱们便一起去吧,反正咱们就在兵马司里住着,这事儿倒是好办得很。”杨泽起身道。

  付丙荣却道:“兵马司是兵马司,兵部是兵部,我问了,兵部不在这里,在皇城那边呢,咱们得现赶过去,听说兵部办事特别拖拉,说不定咱们还得送些红包,要不然就得排队。”

  “不塞红包就得排队。天下哪个衙门不是这样!”杨泽笑道,他出了门,叫上了谭正文和木根,一起赶往兵部。

  刚出门上马,严诚厚便追来了,叫道:“杨将军,出门咋能不叫小人呢。你们去哪,我和你们一起去!”

  杨泽笑道:“我们是要去兵部办事,公家办事向来拖拉,说不定会办一天,有可能一天也办不完,你和我们去干嘛。去坐冷板凳吗?”

  严诚厚忙道:“小人的祖父说过,官府办事向来是人难见,脸难看,但这些都没啥,只要有黄白之物开道,便会是人好见,脸好看。事情一下子就能办完!”他从怀里取出个大皮袋,拍了拍,笑道:“黄白之物,小人可是准备了不少,杨将军尽管放心,咱们下午到兵部,不管你办啥事,都能在天黑散衙之前办好!”

  黄白之物指的便是金银。虽然大方帝国的货币不以金银为主,主要还是使用铜钱,但金银却可以当成是储蓄的好东西,而且体积小,价值大,用来送礼是最好的!

  杨泽笑道:“那可要你破费了,我们却是不好意思的!”

  严诚厚叫随从牵过座骑。道:“这点儿小钱算个啥,只要能让杨将军快点儿把事儿办好,再多的钱,小人也不心疼!”翻身上马。跟在杨泽的后面,一起离了兵马司。

  谭正文跟在最后,他舔了舔嘴唇,心想:“还是有钱好啊,有个有钱的祖父就更好了。我要不要管小严兄弟借点儿钱花花,反正他钱多,我也不用担心他要帐,借到手了,还不用还!”

  一行人到了兵部,天色早已过午,就见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