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赝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土豪金
  宁宝帖道:“便是大名鼎鼎的杨泽,杨将军,他的威名想必董大人早有耳闻,倒也不必本官多说了!”

  董世昌眨巴眨巴眼睛,心想:“杨泽?这是谁啊?没听说过有这么个将军啊,而且如果是很有名的将军,我哪可能不知道,可从没来都没有听说过!”

  但宁宝帖一说你必早有耳闻,董世昌反而不好问了,一问出来不就等于是自己孤陋寡闻了,他这种做说客的人,最怕的就是别人说自己消息不灵通,消息不灵通的人还当什么说客啊!

  董世昌只好点了点头,道:“这个杨……那个杨将军,本官倒也是略有耳闻,只是不知刚才宁大人是怎么帮了公主一个忙,又怎么得罪的那个杨将军,你不妨说出来,至于说到报复,量他也不敢,这点宁大人倒是不用担心!”

  宁宝帖叹了口气,道:“朱雀大街有不少的轻侠,而这些轻侠都很是仰慕公主,愿意为公主效力,这点董大人不会不知吧!”

  董世昌嘿嘿干笑两声,他当然是知道的,什么轻侠,不过是些地痞流氓罢了,永安公主从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可偏偏就是这些小地痞,每个月交上来的孝敬钱,却是永安公主最大的一份收入。 s.

  永安公主捞钱的心思不小,可手段太少,属于典型的眼高手低,没什么太多的生财之道,卖官鬻爵可不是她的生意,顶多也就能当个中间人,谁让她没权呢,所以只能在市井方面打主意,得到的财货倒也不少,可要说所有的地痞都为她提供孝敬钱,倒也不尽然。

  董世昌道:“宁大人这个都字用得不对,绝非所有的轻侠,这个。这个……有些人冒了公主之名,为非做歹,也是有的,宁大人可不要弄错啊!”

  宁宝帖早知他会这么说,叹了口气,却道:“可这回却真的是为公主办事的轻侠,而且是一伙。为首的叫什么闯的,不知怎么的他们激怒了杨将军,结果被杨将军给抓住了一个,杨将军大怒之下,亲自把人抓到了本官的衙门,而且是半夜抓来的人。杨将军的暴怒可想而知了。”

  董世昌脸色难看,心想:“倒底是哪个杨将军啊,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我和兵部的人不熟,以前又不关心军队里的事,看来以后得多了解才行。嗯,回去后就查查。杨泽是谁!”

  大方帝国的将军成千上万,军队自成体系,董世昌又不是军方的人,又从不和军队里的人打交道,他是真的想不起杨将军是哪位。

  宁宝帖接着道:“他亲自送来了人,本官哪能不接此案,但又想到要帮公主的忙,便自作主张。把案子压了下来,当场就把那个轻侠给放了,杨将军大怒而走,看他的样子,日后必要报复,如果他真的报复本官,到时还要请公主出手。救救本官啊!”

  说着,为了增强效果,宁宝帖还抬起袖子,擦了擦眼泪。他的,说流就流,还两眼通红,看上去竟然颇有楚楚可怜的样子。

  挺大岁数的人了,还搞楚楚可怜,把董世昌看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心想:“我是来让他帮公主一个忙的,怎么却变成了公主要帮他一个忙,今晚这事儿不对头啊!”

  董世昌道:“这个,事发突然,本官也没想到,要不这样吧,我回去问问齐大人,看看这事该怎么解决,那个什么杨将军,你不用怕,由齐大人来解决,就算他再横,齐大人也不怕他,公主自然也没有怕他的道理!”

  眼见今晚无法说服宁宝帖,董世昌也不多留,站起身来告辞,离了万年县衙。

  宁宝帖把董世昌送走,回了自己的卧室,见了夫人,他夫人问道:“那姓董的挺不好打发吧,他想拉你上永安公主的船,你可得把持得住,那条破船可是好上不好下的,就算你要上船,也不能上她的船。”

  宁宝帖嘿然道:“这个我岂有不知之理。那姓董的已经打发走了,别看他表面上挺精挺灵的,实际上是草包一个,和齐献忠一样,都是没啥本事的人,要不然也不能投靠永安公主啊,你放心好了,我是绝不会和永安扯上关系的,躲还来不及呢!”他又把今晚遇到杨泽的事说了。

  夫人听罢,奇道:“杨泽?没听说过这个人啊,是个很厉害的将军吗?”

  宁宝帖笑道:“谁知他厉不厉害,我以前也没听说过啊,外地来的武夫而已,管他呢!咱们睡觉吧,今晚把我折腾了个够呛!”

  兵马司的兵营里,杨泽回来之后,也上床安歇,直到天明,倒也没有再发生什么事。第二天一早,吃过了早饭,他没再出去,而是等着吴有仁和李博志来,可左等右等,两人却谁也不来,杨泽大感奇怪,他们要是不来,他都不知该怎么办好,京城他也不熟啊,除了兵马司就在眼前外,别的地方他都没去过。

  正在枯坐,付丙荣从外面进来了,道:“师父,刚才徒儿和这里的军官聊天,他们说咱们这些外地来的武将,要先去兵部报个到,说是要登记,往花名册上填名啥的,徒儿不是太清楚,师父你看咱们要不要去兵部填个名?”

  杨泽一拍大腿,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呢,他在宁北道当上了郎将,可在兵部却还没有注册,这次来京,除了献俘之外,还得去把自己的官职给注册了,手续办完,才能算是帝国正式的将军!

  “那咱们便一起去吧,反正咱们就在兵马司里住着,这事儿倒是好办得很。”杨泽起身道。

  付丙荣却道:“兵马司是兵马司,兵部是兵部,我问了,兵部不在这里,在皇城那边呢,咱们得现赶过去,听说兵部办事特别拖拉,说不定咱们还得送些红包,要不然就得排队。”

  “不塞红包就得排队。天下哪个衙门不是这样!”杨泽笑道,他出了门,叫上了谭正文和木根,一起赶往兵部。

  刚出门上马,严诚厚便追来了,叫道:“杨将军,出门咋能不叫小人呢。你们去哪,我和你们一起去!”

  杨泽笑道:“我们是要去兵部办事,公家办事向来拖拉,说不定会办一天,有可能一天也办不完,你和我们去干嘛。去坐冷板凳吗?”

  严诚厚忙道:“小人的祖父说过,官府办事向来是人难见,脸难看,但这些都没啥,只要有黄白之物开道,便会是人好见,脸好看。事情一下子就能办完!”他从怀里取出个大皮袋,拍了拍,笑道:“黄白之物,小人可是准备了不少,杨将军尽管放心,咱们下午到兵部,不管你办啥事,都能在天黑散衙之前办好!”

  黄白之物指的便是金银。虽然大方帝国的货币不以金银为主,主要还是使用铜钱,但金银却可以当成是储蓄的好东西,而且体积小,价值大,用来送礼是最好的!

  杨泽笑道:“那可要你破费了,我们却是不好意思的!”

  严诚厚叫随从牵过座骑。道:“这点儿小钱算个啥,只要能让杨将军快点儿把事儿办好,再多的钱,小人也不心疼!”翻身上马。跟在杨泽的后面,一起离了兵马司。

  谭正文跟在最后,他舔了舔嘴唇,心想:“还是有钱好啊,有个有钱的祖父就更好了。我要不要管小严兄弟借点儿钱花花,反正他钱多,我也不用担心他要帐,借到手了,还不用还!”

  一行人到了兵部,天色早已过午,就见兵部的门口排了好长的一个队,等着办事的人,足足过百,杨泽便道:“咱们先进去报个名,然后便等着,咱们在附近寻个去处吃饭,不过看样子,估计吃完饭,也还轮不到咱们!”

  杨泽下了马,把马缰扔给了木根,摸了摸怀里的告身文书,正要往大门那边走,却见严诚厚跟了上来,严诚厚道:“看我的,我可带了开道之物呢!”

  严诚厚快步走到大门口,对着守门的差役道:“差大哥,咱们想进去找人,可能行个方便?咱们有好处给你!”说着,他掏出那个皮袋子,倒出一块金子,足有鸽蛋那么大,塞到了门口那差役的手里!

  守门差役的手里被塞了这么大块的金子,他惊讶得张大了嘴,眼珠子也瞪得大大的,啥话也说不出来了,被震撼住了,这么大一块金子,就算长安城的田价昂贵,可也足够买上两亩地的了,这少年一伸手,就把两亩地塞到了他的手里,他想不震惊,他也得有那肚量啊!

  门口自然不止一个差役,他们都见过行贿的,可从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当着无数人的面行贿的,而且只是为了进个门,就把两亩地塞守大门的,这也太大方了,大方的过份了!

  严诚厚见差役呆呆不动,还以为金子给的少了,又从皮口袋里倒出一块金子,比刚才那块金子还大,他又把这块金子塞到了差役手里,道:“给众位兄弟买杯酒喝……嗯,剩下的钱,再买点菜吃……够不够?”他头次行贿,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有像是在乡下时,和邻居们说话似的,和这差役说话。

  差役带着呆傻的表情,低下头,看向手里的两块金子,见第二块比第一块还大,这两块金子加在一起,足足有在京郊买上五亩地了,这可是好大一笔财富呢,他当差役,守十年大门,也攒不下五亩好田,今天竟然莫名其妙地就到手了!

  旁边还有好几个差役呢,他们看着眼红,也不守大门了,一起围了过来,道:“这位贵人,你想要进去办什么事儿?是要找哪个房的大人?小的陪你进去,保证你不会迷路,立马儿就能见着要见的人!”

  杨泽道:”我们只是来递交告身文书,来兵部注册的,这要见哪位大人?”

  差役们一起看向他,看了一眼,又一起看向严诚厚,那意思你们是一起的?

  严诚厚忙道:”我们是一起来的,这位是杨将军,宁北道来的大将军!”

  杨泽听他说大将军,忙解释道:”不是大将军,是折冲郎将,小将杨泽。宁北道林州折冲郎将,昨日来京,今天来兵部报到,带来了告身文书,不知该找哪位大人办理注册登计之事?”

  差役们异口同声地道:”我知道……小人知道,小人带杨将军进去……”

  他们全都眼巴巴地看着杨泽,这可是位大金主啊。钱多得吓人,富得流油,流油的程度到了放个屁都能崩出油花来的地步,这样的土豪,百年不得一见,今天他们见着了。可得抓住好机会,得上几亩地的赏钱,留给子孙,传给后代!

  杨泽见差役他们这么热情,心中纳闷儿,他想起在魏元成府门前排队的往事了,自己这种插队行为。不会激怒后面的人吧,万一起了冲突可就不好了,自己可不想再被抓进大牢里去!

  可后面的那些排队的人,却谁也没有吱声,刚才发生在门口的事,他们都看到了,他们也很震惊的,塞进门红包。竟然塞出了金块,这是谁也无法想到的,就算是王公贵族,也没这么大方的吧!

  因为太震惊了,所以排队的人都没话说了,也没啥反对意见,差距太大了。没法弥补,也只有认命了,这么有钱的主儿,愿意干啥。就干啥吧!

  杨泽转回头,指向一个最能巴结,腰弯得最深的差役,道:”就劳烦这位兄弟,引我们进去吧,我们一行五人,四人有官身。嗯,这位没有官身的严兄弟,也很想有官身,你懂的!”

  那最能巴结的差役狂喜,他连声道:”多谢杨将军,多谢杨将军,给小的这个效力的机会!”他弯着腰,把杨泽他们请进了衙门,随后趁着那先前接了金子的差役还在发呆,他一把抢过了两块金子,道:”我送贵人进去,这金子该当我来拿!”

  什么同僚之情,这时候全顾不上了,价值五亩地的金子呢,谁还顾得上交情啊,啥交情能值这么多金子啊!他抢过金子后,揣入怀中,转身便跑进了大门,接着去拍杨泽的马屁了。

  那最先接过金子的差役,金子在手里时,他一直发呆发傻,一动不能动,可金子被抢了,他却回过神儿来了,叫道:”那,那是贵人给我的……”他也转过身,要去追杨泽,也要去追那个抢了他金子的同事,可却被别的差役拉住,差役们齐声道:”先别急,那家伙敢吃独食,咱们不能饶了他,先不要扰了贵人办事,等他们出来的,再找那家伙算帐不迟,和他算总帐!”

  杨泽带着人,由那最会巴结的差役领着,穿过侧门,来到了后面的院子。

  差役笑道:”杨将军,各位贵人,咱们兵部大着呢,各房都有各自的院子,这里的院子,便是给外地武官登计注册的地方。”

  杨泽道:”有劳这位弟兄了,不过,这里怎么没人排队啊,好像没人在此办事。”

  差役笑道:”回杨将军的话,这里是存放花名册的地方,像你这种外地来的武官,自是需要来此注册,可需要注册的人却没多少的,能到这里办事的人,基本上都是来查花名册的,而不是来注册的,可有来查花名册的人,当然就更少了,想查别人,自己首先也得有份量不是!当然,杨将军和各位贵人的份量,都是很大的,很重的!”他陪着笑脸,伸出了手,打算再要点儿好处。

  严诚厚二话没说,立即又取出皮口袋,再次拿出了一块金子,放到了差役的手里,差役眉花眼笑,今天可是发大了,不过是片刻功夫,跑跑腿的事儿,竟然跑出了一份家当,当上小地主了!

  拿了钱,差役立即跑进了这院子里的正屋,眨眨眼的功夫,便又跑了出来,点头哈腰地道:”杨将军,各位贵人,你们进去吧,刘大人正好就在里面,花名册都准备好了,你们一进去,立即就给登记上去!”

  杨泽笑道:“多谢多谢,有劳兄弟了!”他冲差役笑了笑,便举步进了屋子。

  差役等杨泽进了门,忙又冲外面的严诚厚笑道:“这位贵人,要是有什么事儿,你随时就叫我就成,我就在门口,我叫王福,排行第五,别人都叫我王老五,要是小人不在,你和别人一提,他们就知道了。有事一定要找我,一定要找我啊!”

  严诚厚道:“好,有事儿就找王老五,我记得了!”

  王福这才高高兴兴地走了,边走还边回头,他当差十数年,这么大方的官员还是头一回碰到,实是希望能多找他办事,真赚钱啊!

  杨泽进了屋子后,就见屋里有数张书案,可只有一个官员在,这官员身穿绿色的官服,是个低级官吏,估计便是那位刘大人了!

  杨泽先冲刘大人拱了拱手,这才取出了告身文书,放到桌子上,道:“本将军杨泽,从宁北道来……”

  刚说完这句话,就见刘大人一愣,道:“杨泽,你就是杨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