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1023章 怕大乌龟的落落
  从大熊猫基地回来,何管彤就跟落落一块,满足得卷到被窝里打滚。

  不过,大熊猫基地只是他们来川省旅游的第一站,见识浅的两个女孩儿满足得还是太容易了一点,她们都不知道,后面其实还有更加新鲜有趣、波澜壮阔的景观在等着她们!

  按照杨言的计划,他们会在蜀都玩三天。

  蜀都的景点可真不少,除了他们住的春熙路,以外,还有武侯祠、杜甫草堂、青羊宫等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古迹,也有像东郊记忆公园、宽窄巷子、人民公园这些介乎于近代、现代以及潮流的文化、商业化景点!

  当然,要不是带了两个孩子过来,杨言和夏瑜晚上也可以去九眼桥这样有着撩人夜景的酒吧一条街体验一番。

  但来一个地方旅游,是永远不可能逛完所有景点的,毕竟时间有限,精力有限,杨言也只能列一条单子,然后艰难地做选择题。

  更别说今天落落跟何管彤在大熊猫基地里流连忘返,大熊猫都回屋睡觉之后,她们还恋恋不舍地留在里面,继续看基地里的其他动物,比如天鹅湖上面优雅的黑天鹅!

  这就杨言的计划带来很大的变数他一开始打算下午从大熊猫基地出来,顺便去看一下文殊院的,据说那儿的盖碗茶和民间艺人的表演很不错。可是,他们从大熊猫基地出来都很晚了,文殊院这个景点只能从他的单子上划掉。

  “留点遗憾也不错,我们下次还可以再来一次蜀都,逛我们之前没去过的景点,然后再看一次大熊猫!”杨言表示还是很淡定的。

  “再看一次大熊猫?”何管彤却关注最后一段信息,她听着都有些心驰神往了,只是不知道下次小叔还会不会带自己。

  落落一开始没注意,是彤彤姐姐的惊呼让她也听到了这条关键信息,已经成为大熊猫跟大熊猫的小宝宝的忠实拥趸的落落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还缠着爸爸问什么时候可以再去看一次大熊喵。

  ……

  第二天,杨言他们上午先去了宽窄巷子,这三条商业开发程度已经超过了它历史底蕴的古街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古色古香的木楼、瓦房还可以粗略看一下以外,里面开的各色店铺大同小异,几乎走几步都能见一个翻版!

  刚开始或许还有一点新鲜感,后面看着看着,就觉得有些无聊了。

  倒是离开宽窄巷子之后,他们坐车去的距离并不算远的“青羊宫”,给了他们额外的“惊”和“喜”!

  “这里据说是川西第一道观,差不多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不过现在我们看到的,应该是清朝时期重建的建筑。”

  买了相比大熊猫基地算是很便宜了的门票,杨言带着媳妇、女儿、大侄女一行步入了青羊宫的山门。没有导游,杨言就凭着自己的记忆力,将之前做功课的时候看到的一些简介背出来,跟导游一样跟她们介绍了起来。

  其实,杨言介不介绍都没关系,因为没有什么信仰的他们对道教、佛教的历史并不感兴趣,但走进青羊宫之后,他们才骤然发觉,门里门外竟然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这跟大熊猫基地就有很大的区别,大熊猫基地坐落在郊外,门外都能看到里面浓密的山林。

  而青羊宫外面是大马路,车水马龙,都市人间的烟火气息很浓厚,即便是努力往后面眺望,那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倒是隔壁的文化公园比较抢眼,好似有些茶馆招呼着一些老头儿在里面搓麻将。

  但进去之后,仿佛车水马龙的声响都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隔开了一样,静谧的道观让人说话的声音都不由自主地压低下来,而清幽整齐的树木也似乎掩映着许多秘密,让人心中滋生了探索的渴望!

  “这里环境好舒服啊!”何管彤感觉闷热的气候到了这里变得清凉了许多,她大大咧咧地伸手抹了一下脖子上的汗,直接往裙子上擦了擦。

  高中女学霸有了一点朦朦胧胧的对美的追求,但终究还是一个无拘无束的年纪。

  另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也很喜欢这里,不过,落落比较喜欢的是眼前那个大宫殿的色彩!

  青羊宫的宫殿是美轮美奂的!红色的墙、黄色的瓦、蓝黑色的柱子,还有一些青色以及多样色彩绘制的玄妙图案!单是这些还不够,它在现代应该有经过翻修,每一种色彩都如同上了一层油亮的漆一般,在明亮的光线下显得流光溢彩!

  喜爱丰富色彩的落落当然会觉得很漂亮,她远远地就睁大了眼睛,犹如看到一盘佳肴,贪婪地打量着这座宫殿。

  “青羊宫,应该有羊才对。”夏瑜看过杨言做的功课,她隐约记得这里好像有铜羊雕像,走近前面这座宫殿的时候,她便兴致勃勃地寻找了起来。

  不过,羊的铜像还没找到,他们先找到了一只石像。

  “这里,这里有一只大乌龟,青龙白虎……它应该是玄武吧?”何管彤眼尖,一边指着,一边迅速跑了过去,欢快地叫道。

  “大,大乌龟?”落落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她想起自己养的小乌龟,虽然爸爸说能长成大乌龟,但她还从没有见过大乌龟呢!

  可是,前面这只驮着高高的石碑的乌龟石像,落落第一眼看去,就觉得不像是乌龟!

  脑袋那么大、脖子那么粗!

  跟自家的小乌龟长得一点儿也不像嘛!

  而且,瞧它呲起来的牙齿,有点可怕,屁颠屁颠地向姐姐跑去的小姑娘跑到一半就急急地刹住了车。

  “唔,介什么?”落落有些畏惧地转头看了看,看到爸爸走到身边,她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这就是乌龟啊,落落,你过来看,这里是不是龟壳?跟咱们家的小亚巨不太一样,但还是乌龟来的。”杨言将手按在女儿小小的后背上,带她走来侧面,指着藏在大脑袋后面的龟背,笑道,“这个应该是青羊宫的一个道教雕像,石头刻的大乌龟,还背着石碑,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历史典故。”

  石碑上刻了密密麻麻的碑文,有工整隽秀的小楷正文,也有弯弯曲曲、不知道是什么字体的标题,杨言没查过关于这个乌龟的资料,但这洋洋洒洒的不知道多少字的繁体碑文,他实在是看不下去。

  但终究是一个特别的打卡点,杨言拿着相机,给落落、何管彤都拍了一张照片做留念。

  当然,照片里的落落还是乖乖地竖起了剪刀手,只是她还是有点害怕这大乌龟,拍照的时候脖子有点缩着,脚步外挪,似乎有些心惊胆战的,想要逃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