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杨八娘 > 第122节
  众人早餐刚吃完,耶律信就屁颠屁颠的跑来了,“你们都吃完了啊,我还说再吃点呢……”

  “你家没给你备早饭?”八娘瘪嘴。

  耶律信笑道,“没吃饱嘛,哪知道你们今天这么早。”

  “我们只是住你家,”九娘道,“怎么,什么时候吃早饭还要给你说一声?”

  耶律信忙摆手,“随口一说,那个,我来是给你们说一声,那个,今天下午九娘和耶律狗儿的比武改地方了,不在我家校场了。”

  八娘等人心里卡擦一下,不会出什么幺蛾子吧?

  “怎么,去耶律狗儿家?”小眼睛老神在在。

  “怎么可能,”耶律信笑得开心极了,昨儿婚宴结束后,耶律斜轸大肆宣传了他亲爱的儿子耶律狗儿明日要比武,请大家前去观战,括号,带上自家未出阁的闺女。

  耶律隆绪大婚,大家喝得都不少,一群醉醺醺的人在告辞时便那么约定了!

  耶律斜轸一瞅,人这么多,耶律信家的校场肯定不合适了,太麻烦人家了嘛,于是便借了官方的地盘来用。

  “我大哥今儿早上才给我说的,我昨晚也不知道,”耶律信笑呵呵道,“看耶律狗儿到时如何丢脸,哈哈,我都等不及了!”

  八娘看向潘铠,潘铠面无表情,没分给八娘一缕眼神。

  小眼睛还在兴致勃勃的问,“皇上来观战不?”

  耶律信摇头,“不知道,应该不会吧。”昨儿才大婚,今天应该在宫里陪皇后吧……

  小眼睛有点失望……

  而耶律斜轸此时瞪圆了眼珠子,冲耶律狗儿道,“你怎么不早说?!”

  耶律狗儿怄道,“不是没时间嘛!”

  耶律斜轸瞅瞅耶律狗儿,“是不是那个九娘很漂亮,所以你才三招就被人擒了?”见耶律狗儿瞪自己,耶律斜轸忙道,“我就随便问问,那圆脸丫鬟真是杨八娘?”

  耶律狗儿急,现在不是应该急下午的比武么?

第199章 应对

  耶律狗儿觉得心好累啊,上京真是和自己有犯冲啊,一回上京,王三成杨八娘了,爹也不靠谱了……

  “爹,你那些胜仗是怎么打来的?”耶律狗儿无语,“全是靠运气么?”

  耶律斜轸道,“你运气个试试?”然后挠着脑袋,在屋子里踱步,“要不让你哥哥上场?反正都是我儿子!”

  耶律狗儿翻了个白眼,“爹,你是嫌我活得太滋润了是吧?”

  耶律斜轸觉得好像是不大妥当,不图他们兄弟间守望相助,但接下梁子也是没必要的!要不自己上场?自己的面子是很重要,可儿子的面子更重要啊,儿子还没娶亲呢!被个小娘子三招给拿下,上京谁家会瞧得上狗儿?!

  到时候狗儿瞧中了人家小娘子,人家小娘子瞧不上他,那可麻烦了!难道还真去抢亲么?可强扭的瓜不甜啊!

  这可是关系到狗儿的终生大事呢!

  是啊,终生大事啊!

  耶律斜轸思及此,眼珠子一转,“对啊!干脆就比武招亲!”

  耶律狗儿懵逼,“啊?”这是哪儿跟哪儿?!

  耶律斜轸一拍巴掌,“谁赢了你,你娶谁,看杨九娘敢赢你不?!”然后得瑟的拍了自己胸膛三下,自己怎么这么聪明呢!

  耶律狗儿嘴角直抽抽,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输给小娘子就很有脸面了?”耶律斜轸啧啧道,“就这么定了!”

  “眯眯眼会同意?”耶律狗儿道,“那就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被惯坏了的家伙!当场和你对质,你怎么办?”

  眯眯眼能在被重兵包围下还想着打自己一巴掌,在圣上大婚上还在约打架,这就不是个懂事的家伙!

  耶律狗儿完全可以想象到时眯眯眼肯定要嚷嚷。

  “我喝多了,我听的就是他想给你说亲,我就说来个比武招亲!”耶律斜轸特脸厚的道,“胡搅蛮缠,你爹我还没输过!”

  最后,耶律狗儿纠结了半天,还是皱着眉头应了,总比大庭广众之下惨败好吧!

  于是,小眼睛炸了,人竟然可以无耻成这样?!“我给他说亲!我上哪儿给他找属狗的去!”

  八娘倒窃以为这样挺好,九娘理所当然的要败了啊!

  潘铠不由的笑了……耶律斜轸这脑袋,呵呵,和王爷还真是有得比啊……

  耶律信则冲小眼睛道,“王爷,我给你作证!明明说的是比武,哪儿有招亲两字!他耶律狗儿是想媳妇想疯了吧?”

  八娘急忙道,“行了,行了,咱们知道他认怂就行了。”人在屋檐下,就不要较真了,比武招亲多好,九娘输都输得光明正大!

  自己是想让耶律狗儿认怂么?小眼睛摇头,自己是想让九娘揍得耶律狗儿满地找牙好不好!

  潘铠也道,“王爷,事已至此,追究无用。”

  “七郎,八郎,你们谁能揍耶律狗儿?!”小眼睛不搭理八娘和潘铠,转头问七郎和八郎。

  八郎道,“我和他是半斤八两,七郎会略胜一筹,但一时也难分胜负。”耶律狗儿真不是花拳绣腿,主要是九娘太凶残!

  小眼睛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鼻子哼了声。

  耶律斜轸的同僚们挠挠脑袋,“比武招亲?喔,原来是比武招亲啊,喝大了,没听清楚……”

  有意向和耶律斜轸结亲的人家,赶紧将闺女的骑装给找出来。

  闺女长得好的,但只会点花拳绣腿的,便嘱咐,“咱们最后上场,这哪儿是比武啊,就是走个形势!”

  闺女长得不咋样的,但功夫也不咋样的,便嘱咐,“咱们先看看,也许耶律狗儿就喜欢你这样的呢……”

  闺女长得不咋样的,但功夫不错的,便叮嘱着,“使出吃奶的劲儿来!这可不是客气的时候!”

  没意向和耶律斜轸结亲的人家也是沸腾了,比武招亲?这都是戏文里的事啊,还全是小娘子比武招亲呢,得,今儿得见识见识儿郎比武招亲……

  于是,萧太后也知晓了,揉着太阳穴,“怎么这么热闹?”

  今儿一早,下面的人便给萧太后汇报了,七郎八郎买戏服去了,院子里的动静不大清楚,但拿了许多笔墨纸张……

  萧太后正在嘀咕,怪不得昨儿觉得赵恒的衣裳怪怪的,原来是戏服改的!这家伙真当他在唱大戏么!瞬间觉得耶律隆绪真是好孩子啊!

  然后,下面的人又来报告了,耶律狗儿要比武招亲!

  萧太后心想,这是嫌昨儿婚礼不够热闹,耶律斜轸在吆喝人气么?这时间是不是晚了点?但耶律狗儿比武招亲?这是要找个打得过耶律狗儿的媳妇?耶律斜轸就不怕他家狗儿天天挨打啊……

  然后下面的人说了,耶律斜轸昨儿借用场地时,只说了比武,没说招亲,大概是喝糊涂了……

  萧太后只觉得头疼,难道朝廷应该下禁酒令?

  耶律隆绪正在看小眼睛送的礼物,一看就是匆忙准备的,但不得不承认,小眼睛的字确实写得不错,看来,小眼睛身上还是有闪光点的。

  然后,耶律隆绪便在那幅泼墨画前看了良久,这画还真得要一定的水平才能欣赏啊,看来小眼睛在画画上面的造诣很是不错啊……自己还得多努力啊……

  耶律隆绪正在认真参详泼墨画呢,就听下面的人说,耶律狗儿要比武招亲……

  耶律隆绪怔了一会儿,“给耶律斜轸说,朕要去!”这么热闹,怎么能少了自己呢……

  本来没结亲意向的高官们是不大好意思去围观的,一听耶律隆绪要去,立马派人给耶律斜轸说,千万要留自己的位置啊!

  耶律斜轸手下的办事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在短短的时间内,比武招亲的旗帜就在场地四周高高竖起,还是双语的,契丹字和汉字都有,不欺负不懂外语的人!

  四个大鼓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摆好,击鼓大汉队伍也准备就绪,穿的很是醒目!

  除了给耶律隆绪备了火盆,备了帐篷,备了椅子,还在耶律隆绪帐篷两侧搭了两个大帐篷,火盆,椅子也备得好好的,贵宾席嘛。

  至于其他的人,谁看比武还坐着啊!站着看多带劲!

  场地耶律斜轸负责布置,但安保,他却是不管的,让上京的安保头头很是气闷,好容易皇上大婚结束了,大家还说松口气呢,你又来这出,得,推迟休假吧!继续执勤!祝愿耶律狗儿娶个母夜叉!

第200章 规则

  小眼睛见了耶律斜轸,虽然瘪了瘪嘴巴,但并未发难。

  耶律斜轸觉得小眼睛还是识时务的,给了耶律狗儿一得瑟的眼神。

  “圆脸,不听话吧?得教训了吧?”耶律斜轸得瑟完,又给八娘打招呼,耶律斜轸是坚定的相信耶律狗儿的,没必要撒谎嘛,肯定没什么孪生姐妹,因此,耶律斜轸以为八娘是不听话,偷偷跑去战场,得,被俘虏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淘气也得分轻重,日后机灵点!”

  八娘扯了扯嘴角,耶律斜轸也算是收敛了,只喊了圆脸,没叫丫鬟……看来耶律斜轸也不想节外生枝。

  哪知八娘还没思忖完,耶律斜轸就凑到了八娘身边,压低了声音,冲八娘挤了挤眼睛,“瞧上义先了?不想回去,给我送个信。”

  八娘笑不出来了……

  小眼睛就在八娘旁边,耶律斜轸的音量他努力听也能听得到,可耶律斜轸刚说的是契丹话,小眼睛不懂,问八娘,“怎么了?威胁你?”

  八娘摇头,“没事。”抬眼正好瞧见义先,还冲义先笑了笑,耶律狗儿侧身看了看义先,这人连自己站哪儿都不知道么?“你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纰漏……”将义先给支走了。

  耶律斜轸这才仔细打量九娘,这么瘦的小娘子,真的那么厉害!瞅瞅九娘的大铁锤,心想,这铁锤该不是空心的吧?“这小娘子精神啊,是九娘吧?”

  “见过耶律将军!”九娘见礼。

  “这小娘子合我胃口,待会儿好好给狗儿点颜色瞧瞧!”耶律斜轸笑道,“给我当儿媳,不吃亏!”

  八娘见小眼睛要出声,忙拉着小眼睛去安排好的座位坐好,这时候费那劲儿做口舌之争干嘛啊,浪费表情。

  辽国男女大防不怎么讲究,虽然是贵宾席,但男女座位并没分开。

  因不放心将潘铠一人留下,所以,虽然潘铠的事还没开始谈判,但小眼睛还是将潘铠一起带了出来,目前为止,倒没人上前挑衅。

  大家坐好后,九娘还将火盆端得离潘铠近了些。

  耶律信自然是跟在九娘身后的,“要不你把你的披风给他?”

  九娘摇头,潘铠已经披了件披风了,再披件像什么?

  耶律信好不遗憾,自己今儿可是特意穿了件大红色的披风呢,很衬九娘的!不过,没关系了,等会儿九娘上场,肯定要脱披风的,自己悄悄将她的披风藏了,届时再把这红披风送给九娘!不着急!

  而耶律狗儿则在无声的瞪着八娘,王三,你有胆瞅我一眼啊!心虚什么?!

  耶律斜轸一瞧,便拉了拉耶律狗儿,悄声道:“放心,我刚给圆脸说了,她若想嫁给义先,就来找我,我帮她……虽然如今是义先的身份配不上圆脸,但是,只要人家小两口愿意,身份什么的,算个屁啊……”

  耶律狗儿听得生无可恋……“没事做什么媒啊!媒人,媒人,听着就倒霉!”

  耶律斜轸笑道,“火气不要那么大么,别说,那九娘不错,精神,要不,你就娶了她,气死杨继业……”

  耶律狗儿看着耶律斜轸,觉得现在抹脖子是不是晚了点,“我若娶了杨家娘子,杨继业就是我岳丈,你让我气死我岳丈?我还没成家呢,你就这么盼着我家宅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