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修仙不如开酒馆 > 第120节
  宁昆城的政治窘境, 是所有势力分界线上的要塞城市都在面对的困难。

  爹不疼娘不爱,却占据着要害位置轻易放弃不得。

  这不, 宁昆城城主周南山已经连续十几年不出席龙渊年会了, 魔界的欢乐和他一个宁昆城本地人没关系。

  这日深夜, 来自豫州的一封信惊醒了宁昆城城主府的灯火。

  信中内容很简单,两张纸, 一张上画着河道工程现在代完工的修真界地图,给人整体直观印象,另一张为真信, 阴三峤代笔白芙蓉口述。

  [周南山城主:

  见信如晤。

  感谢两年前周城主的高抬贵手,墨家修士的河道工程得以挖成, 目前河道段以功成至宁昆城门外东方瘴气林中。

  现白某请求城主再开恩一次, 允许墨家对河道略作修改, 与城中察茶河贯通,则运河成——宁昆城将从此摆脱魔界的政治窘境,建立与十三州和妖界商业道路,大展宏图。

  具体情形,城主高才大智,一观图纸便知。

  豫州白芙蓉]

  信纸末尾加盖了星际酒馆的星套图标志,浅浅的凸起密密纹路,制作工艺考究难以复制。

  烛火下,周南山连夜召集门客研究星际酒馆的这封信。

  门客们一起研读那张工程图。

  只见图中用淡黄色墨水画出了三界各大势力轮廓,北面三江源天山府、中央丁字形的燕云十三州,东南仙界三大势力清天门大滟天廷万华寺,外加一个最南边和魔界挨着的神农谷,西南的魔界三方龙渊天心阁大悲观——

  黄色线条上覆盖着明亮的蓝色,正是三江源处发源的三条大水系,芥子江,察茶河,戎水。

  戎水发于妖界正北白瓜拉山,在妖界兜了一圈,止于妖界东北一个盐湖。

  芥子江从豫州经过,纵行,涵养仙界,分出无数支流,最大的一脉从万华寺奔涌入海。

  察茶河同样,以数条分支养育魔界,最终在龙渊大悲观交界处入海。

  然而整张图最显眼的确实红色朱砂笔画的第三部分长线——这三条虚线断断续续,均从豫州芥子江段开头,一条西行魔界,和察茶河交会于龙渊宁昆城,一条南行,和曲里拐弯的芥子江交会于神农谷入海口,第三条单独东行,顺着仙界各个势力分界线行走,连通各城后,单独入海。

  好长三条人工运河,工程浩大,构思可怕。

  这山川河流图倒是画的简洁易懂,周南山眯眼,询问门客们:“先生,你们说这些醒目的红色线条是何意?”

  一位纵横家门客和燕九有过浅交,低咳一声解释道:“主公,想必这些红色线段是墨家修士数年间挖的运河段。您瞧——”他指着一处,正好是宁昆城的位置:“——这里还有咱们宁昆城,不过红线止于城外,细看也是末尾,想来就等着墨家炸药布上,炸开堤坝,那滚滚的芥子江水就会在咱们宁昆城和察茶河相遇了。”

  “从此,修真界三大水系,两条过宁昆。”修士说到这里,神色隐隐激动。

  周南山一愣,“等等,如此一来,我宁昆城岂不成了两江交汇之处?”

  手下门客齐齐拱手行礼:“主公,正是!”

  周南山:“……”

  周南山高兴的胡子尖发颤,大笑出声:“想当初,几年前,念在墨家先祖唐时建筑宁昆城有大功,他们那帮子野修士在城东瘴气林中挖泥沟河道,我也没多理会,还好心的送了些丹药过去,防止他们中了毒瘴。”

  “哈哈哈哈,现在看来,天道不仁却又小善。”

  “几年前随心的善举,却带给了我宁昆城就此崛起的机会,惠泽我百万城民。”

  门客齐声祝贺:“恭贺宁昆,恭贺城主。”

  方才发言那一门客脑子活络,思考问题更远:“城主,若河道就此挖通,运河成,长此以往,经济,农事,匠计,均是一片坦途,未来咱们宁昆必将超越魔界各大城池,成为第一要塞。”

  “城主,城主!您再进一步的机会就要到了!”

  “龙渊七当家将会有您一席之地。”魔界共主也是可以期待一下的。

  这话哄得周南山眉开眼笑,眼珠子都快笑没了,当即挥笔写了回信,同意白掌柜的建议。

  门客心中擦擦冷汗,总算没有辜负燕九的千两黄金赠恩了。

  不过这豫州人掐人命脉真是精准,心知周南山脑子不错,但是个好大喜功之人,明知是天大益处的事情,也可能延缓进程——这不,一吹捧果然就神速完成了。

  次日凌晨,老雕带着回信朝豫州飞去。

  同一时间,十数个【红线运河】经过的城池州郡领头人都接到了豫州势力的信件,这一夜,灯火通明的不止魔界宁昆城一家。

  神农谷。

  扁家老族长和两个孙子也在研究豫州送的信。

  扁远山借光阅读白芙蓉写的长信,和宁昆城寥寥几笔的信不同,白芙蓉天生对医家有好感,给扁老爷子的信件就掏心掏肺了很多——

  首先感谢了上次神农谷在整个仙界面前为豫州星际酒馆说话的行为,其次深入解释了一下河道工程的千秋意义:[要想富,先修路]

  [陆上势力太多不好走,我就想着怎么利用一下水运——然而,远山叔您肯定也知道,三界的河运约等于没有]

  [于三界而言,三江源吃了太多母亲河的福利,让妖界拥然自重,好不自在]

  [我非常希望能动一动这块蛋糕,远山叔您一定会觉得我白芙蓉人不大胃口不小,哈哈,我经常也这么觉得]

  [可我不是修士,我就是个六七十岁寿命的凡人,短短数十载,不能随心而活,太没意思了]

  [我要为修真界带来蜕变,带来本质的革新,我要推动一切,打破现在所有的困局]

  [各方势力的交界线上多的是地位尴尬的城池州郡,我与墨家巨子当初当量河道计划时,就是想要联合这些边缘群体,取道,崛起于不期然之处,改变势力格局,打碎一切]

  [破而后立,那些城池州郡明明都是好位置好家伙,统统被政治孤立实在是可惜]

  [豫州的位置正好在白瓜拉雪山的正南,到底相隔几十几百万里我也算不清楚,但总归,白瓜拉雪山将三江源托举成了三界第一强实力——纵然比不得清天门名气大——那我就要我豫州的这三运河抬举豫州成为第二级河流中心,贯通天下]

  [从此之后,三江水不用再仰赖三江源,三界河运就此打开,商贸飞黄腾达,三江通衢之名也要加我豫州一个。]

  [如此一来,燕云十三州也会受到福泽,应该能够扭转数百年来的恶名,重新迎来福报和愿力吧,这是我一个十三州人长久的愿望了]

  扁远山读到这里忍不住心潮澎湃,这白芙蓉文采不咋样,通篇白话,却行文直白动情,掏心掏肺起来是个人都招架不住。

  真是坦坦诚诚一派赤子情怀啊,扁远山眼角有些湿润,他不是孙子扁天堂这种热血小年轻,上一遭亲自下十三州,沿途听了太多关于这白芙蓉的话。

  狡诈奸猾有,本心赤子也有。

  扁远山对这些都是听听就算,不尽心,他真正在意的是,豫州兴起商道而带给十三州的改变,百姓衣食富足远胜往昔战火时的流离失所——

  这数百年三界从十三州抢夺了多少资源和人才,数都数不清。

  现在终于有了个脊梁人物支撑着十三州站了起来,扁远山饶是仙界人,也是心中慨叹。

  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背了多少骂名,受了多少非议。

  扁远山是何等人物,临月城和楚月禾一面相见,听他略微一提河道工程的事情,就通透了不少,回头想想几年前墨家巨子姬霜亲自上门,请求在神农谷北面挖运河道,他碍于旧朝时和墨家先祖的交情,没有拒绝——想在想来,真是太睿智了!

  小老头心中跳舞。

  从此我神农谷将是芥子江两叉分流的共同入海口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爽!

  扁地狱和老哥拉瓜一阵白芙蓉给的地图,心中惊骇这河道工程背后的计谋,一回头看着爷爷对着窗户面带微笑频频点头,太睿智了——

  扁地狱:“……”

  扁地狱:“哥,你看爷爷咋了。”

  扁天堂赶紧回头看,发现爷爷在抖脚。

  扁天堂:“……”

  扁天堂默默将老弟脑瓜子摁回来:“别看,看就丢脸。”

  扁地狱:“噢。”

  四月初,白芙蓉发出的数十封信件陆陆续续收到了回信,期间夹杂纵横家网罗天下道友,该贿赂的贿赂,该晓之以理的晓之以理,一番筹谋下来,总归——发信的这些领头人都同意了运河沿经城池中的事情。

  白芙蓉十分满意,和姬霜商量了一天,将三条运河的名字定了下来:起豫州西至龙渊宁昆的,叫豫宁大运河。

  起豫州西至正南神农谷的,叫杏林大运河。

  姬霜被杏林大运河这名字笑地肚子疼,看着仙界这条线:“这咋办?仙界你可一个都没发信呢。”

  白芙蓉撇嘴:“谁给他们发信?我打通了两外两条,等着他们来求我开第三条。”

  姬霜:“所以,叫啥?”

  白芙蓉坏笑:“叫友谊大运河,恶心死他们。”

  五月初,数千墨家弟子携带白芙蓉亲制足够当量的炸药,赶赴运河途径的各个城池州郡。

  五月二十五,灵珠中巨子一声令下,三界各地响起巨大爆破声,滚滚江水从开口的河道中涌来,冲开了三界数百年滞涩不通的格局。

  第104章 第四界

  唐末墨家的衰落,一直被史家修士评议为“千年之祸”。

  这直接导致了工匠技艺的衰落, 唯物道派的腐朽, 以及唯心道派的崛起。

  与之相关联的, 各方面技艺代表均遭遇重创——医家纵横家兵家杂家均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式微, 道家偏离中心轴, 偏安于妖界一隅, 当年大唐吏治十占三四的阴阳家被排挤到只能做小城小池的夜游神,万民根基的农家更是凄惨, 直接沦为了凡人兄弟的‘专权’。

  与之相代替的则是, 冉冉新星崛起, 是儒道、佛道等整日口称为众生开太平,天天捧卷诵读讲经的大道。

  法家倒是理论上没受什么大伤,然而究其道派奥义, 一个大一统王朝的存在能够为法家带来无上荣耀,让它立法司法, 那么王朝的陨落也能够让法家堕入深渊——旧人旧法,新人新法,失去王朝的旧朝法家修士都该是邪佞妖魔。

  这也是魔修中法家修士比例很大的一个原因。

  太唯心的大道求索究竟有多么大的危害,史家从未名言, 却行春秋笔法,书写历史字里行间充满褒贬。

  读史使人明智, 司马爽作为史家的嫡系接班人, 十分懂得老祖宗传的这一套。

  桌案上点着烛火, 手边散落着修真界最近三百年的水文地貌资料, 司马爽研读完毕,蹙眉掏出另一张地图——这是豫州白芙蓉亲笔信附带的三大运河地图。

  距离胆大包天的豫州人修筑三条运河,炸通三大水系的五月二十五,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

  三界因为这事儿引起的风雨雷电还没有过去。

  刚发生时,甚至还有心怀叵测之人,宣扬什么山川河流崩溃,末日将来,豫州人是妖邪之类的话。

  风口浪尖的豫州星际酒馆这一个多月过得很不容易。

  本来和魔界和妖界商量好的——若是河道打开后,河运大开,豫州彻地成为三界内陆第一级的州郡中心,星际酒馆通向各河流周边的城池州郡贸易,将大开方便之门。

  什么一年十万斤,借着河运护航,三十万斤也没大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