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下堂农妇养家日常 > 第40节
  赵冬阳不想多耽误林杏花的时间,便道:“那杏花姑,咱们啥时候转让地契?”

  林杏花知道赵冬阳是真的紧张他妹妹赵小蕊的病情,便道,“明日上午来就成,我明天就在院子外面种菜,人不走远。”

  “好。那我就不耽误杏花姑你们做午饭了。”

  林杏花刚点头,赵冬阳瞬间拔腿跑得老远,好似身后有啥洪水猛兽似的。

  林杏花:“……”用得着吗?她不就是准备客套一句:在我家吃吃饭吧,这孩子用得着吗?

  林杏花回神便见三双亮晶晶的眼睛都在看着她。

  林杏花好笑道,“你们都看着我干啥?”

  大妞呲牙,“娘,你还是我们以前那个善良的娘。”

  林杏花摸摸鬓发,咳了两声,不害臊道:“不用太崇拜,毕竟,有钱,任性!”

  大妞姐妹仨一阵无语,她们的娘咋越来越厚脸皮了呢?

  中午还是大妞掌厨,林杏花在一旁辅助她处理好蘑菇,最后做了一道蘑菇鸡蛋汤,一道蘑菇炒菠菜,蘑菇本身就带有鲜味,素炒炒菜都很好吃,母女四个吃得一本满足。

  第二日刚吃完早饭,赵冬阳便来到林家院子,他看到三妞还捧着空碗,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林杏花只当没看到,反而笑眯眯地问道:“冬阳,早饭可吃啦?”

  赵冬阳笑着道:“杏花姑,咱家一天吃两顿,早饭时间还没到呢。”

  林杏花刚才不过是农家人的客套话,就算她有这个请客的心,自家大锅里也是空的啊,最后一碗粥正是进了自己的肚子。

  她从木墩上起来,“那咱们就直接就先去看看田,再去里正家。”

第64章

  林杏花先去林家把林铁贵跟林大富兄弟叫上, 四个人跟在赵冬阳后头去了田里。

  赵冬阳领着他们往山脚方向走,到了地方他指着东面的水田道:“铁贵大爷,杏花姑, 这一亩是上等水田, 一面靠山边的是中等田, 这两亩刚好离得近, 我家还有一亩中等水田靠近村东头那边, 你要是想要那边的也可以。”

  林铁贵双手背在后头,从田埂这头走到田埂那头, 还蹲下身捏了捏土质,最后才点点头,“杏花, 冬阳家这两块地都不错。”

  赵冬阳暗自松了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瞎紧张啥。

  听林铁贵这么一说, 林杏花便没啥顾虑了, 当即就准备买下来, 只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没解决。

  她目光投向田里的小麦,现在正是小麦抽穗的时节,田里一片绿油油的, 只不过赵冬阳家的小麦长势却不如其他人家的好。

  林杏花收回目光, “冬阳, 这两亩田里的麦子还是你家的, 后面你还得好好管管, 不然收成恐怕不大好。”

  赵冬阳忙摆手道:“杏花姑, 昨天我跟你说的价钱里面是包括小麦的,不然哪会这么高的价格?”

  林大富刚想开口问价格的事情,却被林杏花的一个眼神制止了,她拍拍赵冬阳的肩,“冬阳啊,我知道你不想欠别人人情,可是你跟你妹妹还要吃饭啊,你家就剩下一亩地了,那么点小麦能让你们兄妹俩撑到稻子成熟的时候吗?”

  赵冬阳知道答案是“不能”,“可……”

  林杏花不容拒绝道,“就这样说了,不是多大的事,就当是你杏花姑为大妞三个积福了,啊?”说完便扭头跟林铁贵说话去了。

  赵冬阳只能苦笑,一亩小麦能收三四百斤,这对乡下人来说咋可能是小事?

  不过他也很清楚自己家目前的情况,一贫如洗,甚至还会欠债,但是为了救小蕊的命,他不能在意那么多了,只能在心中记下这笔恩情,等以后再还。

  另一边,林铁贵神色有些忧虑,“杏花,你买田这事要经过里正,经过上次的事,恐怕他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办成。”低低叹口气,“或许当初就不该拦着你送东西。”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爹你就别自责了。”林杏花安慰林铁贵,可心里忍不住有些发急,其实买田的事情她没那么着急,可是赵小蕊的病情却刻不容缓,耽误不得。

  以她对赵冬阳的了解,若是地契转让不能立刻办下来,他今日必然不愿意收下她给的银子。

  唉,这年头想给人送银子咋都这么难呢?费脑筋。

  林杏花几经思考,最后狠狠跺了下脚,妈的,大不了就去给那个糟老头子认个怂吧!

  林杏花脑子里想了应对的方法,几人很快到了里正家。

  丁氏笑容依旧,放下孙子,将他们引进堂屋,客气道:“你们快坐,你们有啥事啊?”

  林杏花朝她笑笑,“我找里正办地契转让的事情,请问他在家吗?”

  丁氏眼睛飞快转了一下,“在的呐,我现在就帮你们把他叫过来。”

  “那我先谢过丁婶子了。”

  “乡里乡亲的,客气啥。”说着便笑容满面地去叫里正去了。

  林铁贵几人在堂屋坐了好一会儿,终于看到里正背着手慢悠悠地过来了。

  他们从凳子上站起来,跟里正打招呼,里正不冷不热地瞥了林杏花一眼,坐到方桌最上方,才不急不慢道:“有啥事?”

  林杏花不信丁氏刚才没对他说她们此行的目的,真是老糊涂蛋装糊涂,没意思。

  林杏花只在心里默默骂他,最后咬着后槽牙,还是笑容满面地道:“今日来我有两件事要办,第一件事呢,就是还里正你上次替我垫的钱。”林杏花从怀里掏出钱袋子,将一串串好的铜钱放在里正面前桌子上。

  里正视线扫过桌面那串比五十文多一倍的铜钱,嘴角露出一抹得色,“那第二件呢?”

  “这第二件便是我准备从赵家买两亩田地,麻烦里正明天跑一趟镇上,替我们办好地契。”

  里正却没有立刻接话,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林杏花没让林铁贵开口,她目光坦荡荡,直视里正,笑容轻松中带着亲近之意:“哦,还有我跟爹娘他们好一阵子没去牛头村了,不知道大川跟咱金花的好日子定下没有?”

  说到这个话题,里正不好意思再板着脸不说话,最后只吐了一个字,“没”,然后又闭上嘴,作闭目养神状。

  林大富兄弟俩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无奈,这个里正大概是得了不装逼就会死的病吧。

  林铁贵在沉默中突兀地站起身来,声音之中满含不悦:“里正,你是不是瞧不起咱们林家人跟徐家人?”

  里正瞬间扭回头看他,不满道:“林铁贵,你胡说什么!”

  林铁贵不依不饶,“那杏花同你说话,你为何爱理不理?咱们快要成为亲戚了,你的态度却这般轻慢敷衍,像是做亲戚的样子吗?”他无奈地摇头,“我舅兄是个耿直人,他若是知道你这般对待他的外甥女,恐怕,这门婚事没那么容易定下来……”

  里正起身指着林铁贵,“你!”

  林杏花适时站出来圆场子,将她爹按坐在凳子上,“爹啊,这话咋能这样说?里正咋会是这种以公报私的人呢,他可是村里最有威望的人。再说大家都快是亲戚了,亲戚之间咋会计较这么多,里正可是个大方人,你说对吧,里正?”朝里正笑得可灿烂了。

  林杏花这话他爱听,里正努力掩饰眼底的得色,笑着道:“呵呵,自然是。大家以后都是亲戚,我可不是什么记仇的人,铁贵兄弟以后可千万别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摸着胡子,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

  林铁贵差点蹦起来在他老脸上来两拳,真是欠揍。

  林杏花跟林大富他们都在心里默默吐槽,这个糟老头子坏得狠。

  林杏花跟林铁贵他们又陪着聊了一会儿,直到好话说了一稻箩,陪笑把脸都笑僵了,里正这才放过他们,答应下午就去镇上把这事给办了。

  林杏花终于能松口气,装孙子的感觉可够憋屈的。

  正事办完,众人各自散开,林杏花回去叫大妞她们带着篮子跟小铲子去林家菜园子。

  林铁贵跟徐氏很勤劳的一对夫妻,菜园子里的杂草都比别人家的少,菜种得比别人家的好看。

  林杏花进了菜园子一眼就看到了根茎泛紫的茄子秧苗,她弯下腰便小心翼翼地拔茄子秧苗,不过她并不是只在一块地方使劲拔,而是每拔两颗便换个地方拔。

  大妞姐妹仨有样学样地围着菜园子拔秧苗。

  没过一会儿,林大郎进了菜园子,将一个装着东西的葫芦瓢递给了林杏花,“大姑,奶让我把菜籽拿给你,上面的是韭菜,下面苋菜,最大的是南瓜。”

  林杏花朝林大郎笑着道:“好了,你回去忙你的。”说着便低下头继续拔秧苗。

  林杏花见秧苗该差不多了,站起来准备继续挖一些青椒秧苗,却没想林大郎还站在她对面,少年青涩的眼神似乎有些难以言说的情绪。

  二妞疑惑道:“大郎哥,你咋还没走啊?”

  “是有啥事吗?”林杏花见他欲言又止,直言道:“你直接说,若是不方便,我不告诉旁人就是了。”

  大妞用力点头,“大郎哥你墨迹个啥呀?”

  林大郎刮了刮鼻子,神色有些不自然地问林杏花,“大姑,冬阳他家好端端的为啥要卖田啊?”

  大妞立即答道:“因为小蕊姐姐生病了,需要吃人参吊命,唉。为啥冬阳哥兄妹俩的命这么坎坷?”垂下眼睛,摇头叹气。

  林杏花无语半天,这小姑娘以为自己以前的命有多好呢?

  母女俩都没注意到林大郎此刻震惊的表情。

  “大姑,我先回去了。”林大郎突然丢下这句话,转身跑出菜园子。

  林杏花和三个闺女继续挖秧苗,除了茄子、青椒,还有豇豆,还有韭菜菜畦里散落的几株西瓜秧,这是林杏花之前特地种下的,就为了开垦菜地以后可以移栽。

  挖完秧苗,母女四个回到自家院外菜地,拿着小铲子将秧苗一一栽种。

  忙活了大半天,看着原本土黄一片的土地上多了点点绿意,一片生机盎然,林杏花跟大妞她们均是满心的欢喜,仿佛收获已近在眼前。

  傍晚时林二郎跑到林杏花家里串门,大妞见他小脸满是愁色,想着自己是姐姐该关心弟弟,便拍着林二郎的肩,关切道:“二郎,小小年纪,你愁眉苦脸的干啥呢?”

  林二郎瘪着嘴,“唉,我娘刚才又逼我哥娶小蝶表姐,我哥不愿意,两人大吵了一架,我听着头疼,就跑你家躲躲,还是你家清净。”

  大妞一听是这事,也忍不住同情起林大郎来,灵山寺的那个算命骗子慧行都被人揭发了,胡氏咋还觉得胡蝶是福星,非要让林大郎娶了胡蝶呢?就胡蝶那副心高气傲的大小姐做派,林大郎娶她就如同娶了一尊菩萨放在家,是嫌自己活得太轻松么?

  大妞心有戚戚,“大郎哥真惨,不过他可千万不能被大舅妈牵着鼻子走,不然以后的日子只会更惨。”

  林二郎深有同感,表姐弟凑在一起,都在为林大郎感到担忧。

  第二日还有事情忙,林杏花让大妞她们去挖野菜喂鸡喂鸭,自己去野竹林砍竹子,拖到家中院子里后砍成整齐的竹段,一端削尖,全部处理好之后围着菜园子插了一圈,再插一些带着叶子的树枝,简简单单的做了一个篱笆。

第65章

  晚上林杏花听到隔壁林满河回到家的说话声, 没多久徐玉凤就带着六两银子来敲门了。

  林杏花一看是六两,不解道:“咋是六两,表姐你的那部分没拿?”

  徐玉凤托了托发髻, 不太好意思地道:“之前就靠你赚了不少钱, 你表姐夫也没出啥力, 我们咋能还收你钱?这银子你就收着吧。”

  林杏花愣了一下, 随即笑道:“表姐, 你这话说的,这单生意全靠表姐夫替我拉来的, 咋就叫没出啥力了?”将银子推还给徐玉凤,“你跟表姐夫一点钱都不收,我以后怎么好意思再让表姐夫为我忙前忙后的?”

  徐玉凤把银子再推回去, 人往后退了好几步,“不行不行, 咱们是姐妹, 咋能收你这么多, 那我成了什么人了?收下了我于心不安。”

  眼看徐玉凤的人快跨出院子,林杏花眼疾手快抓住她,林杏花力气大, 徐玉凤想跑都跑不掉。

  林杏花执着地将银子塞给徐玉凤, “表姐, 咱们亲兄弟明算账, 要是找表姐夫卖肥皂的人不是我, 而是其他人, 你会不收银子吗?”

  徐玉凤语塞,她当然不会还,谁会跟银子过不去呢?

  林杏花露出了然的神色,“所以啊,表姐,不要因为我是你表妹就跟我客气,该赚就得赚,你跟表姐夫有三个儿子,以后娶媳妇的钱还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