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校霸的心机初恋 > 第40节
  周爸爸弹了弹烟灰,又道:“他这理科成绩还是很不错的,你看,就他语文跟英语这拖后腿的成绩,他都能排到这么靠前的名次,看来我跟你不在家里管着他,他还是很自觉的。”

  “希望他以后能明白我们的苦心。”周妈妈叹了一口气。

  他们夫妻俩就这么一个儿子,小时候也是要星星不给月亮的宠,后来他们共同认识的人,就是因为家里暴富,将儿子给养歪了,小小年纪把女孩子肚子搞大,还差点走上犯罪的道路,他们作为围观了整件事情的旁观者,也是出了一身冷汗。

  为人父母的,心情也很矛盾,一方面觉得不能惯着孩子,得让他知道他不是最厉害的,他还有很多不足之处需要改进,另一方面因为夫妻俩要忙事业,无法时时刻刻的陪伴他,就只能以物质方式来弥补,一方面觉得要对孩子的教育倾注很多心思,但另一方面又觉得要给他一个美满的未来,所以拼命的想要为他挣下一份家业,让他以后不至于遭受太多的挫折。

  想让他学会谦虚,想让他谦卑,结果没想到儿子一天比一天内向。

  放假的日子总是很短。

  算算时间,离高考居然只有四个月不到的时间了。这次过年再开学,老师们又还没来,同学 们都在聊天,有的在讨论贺岁档的几部影片,有的则在比较压岁钱的多少。

  下课之后,阮溪跟陈兰清手挽着手下楼去小卖部买吃的。

  “我们上一届还有保送的名额,这一届居然没有。”陈兰清还在为阮溪打抱不平,“要是这一届有保送的话,你肯定在名单里。保送多好啊。”

  除非保送清华北大。

  阮溪一点儿都不觉得遗憾可惜,“我从小到大的目标就是清北,不过咱们学校好像没有被保送清北的例子吧。”

  上辈子阮溪觉得自己觉醒的比较慢,至少在上大学之前,她压根就没其他心思,那时候都很单纯,学生之间也不是没有攀比,不过比较的都是很幼稚的东西,她成绩一向都不错,考上了国内10的大学,在别人眼里也是名校毕业生,不过毕竟还是比不上清北,谁心里没有这个梦呢?

  既然有重新为自己的未来洗一次牌的机会,那这辈子要是不考清北,那阮溪都觉得自己白活了。

  这十几年来,她一直都是这么想的,清北成了她的执念之一。相信也是她的众多梦想中,最早也最稳实现的一个。

  陈兰清对阮溪说:“你肯定清北稳稳的,我现在的目标就是北外了,就算不在一所学校,我们也要经常一块儿聚啊。”

  阮溪失笑,“是是是,我还得帮你物色男朋友。”

  “对!这就是最重要的事啦!”

  两人来到小卖部,陈兰清买了苏打饼干跟牛奶,阮溪看来看去,最后买了一杯优乐美。

  陈兰清诧异不已,宛如发现新大陆一般,“你居然要喝这个?”

  阮溪摇头,“给周澄买的。”

  “哦。难怪呢,我就说你不喜欢喝这个嘛。”

  排队去结账的时候,发现江易寒就在她前面,这也很正常,毕竟一中就这么一个小卖部,据说还有老师提议连小卖部都要撤走,学生就该少吃点零食,当然**一个人的战斗力就可以将这几个提议的老师干掉,因此小卖部也保留下来了,有知情人士透露,小卖部老板为了感谢**,他到小卖部拿零食吃都不要钱,当然,这件事有待考证。

  江易寒就买了一瓶矿泉水跟一瓶益达,像以往一样刷饭卡,食堂跟小卖部都通用饭卡,哪知道他饭卡里的钱不够了。

  现在他都很少会用钱包了,毕竟有饭卡,带着也方便,为了控制自己用钱,他现在身上的现金都不会超过一百块,就随便放在衣服口袋里,而昨天他洗了澡换了衣服,忘记将钱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于是这么个尴尬的事情就发生了。

  从食堂买烤肠过来的霍闻达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阮溪主动帮江易寒刷了饭卡,买了水跟益达。

  霍闻达跟着江易寒回教学楼的路上还在感慨:“还是有表妹好啊。”

  哪知道回到教室,江易寒趴在课桌上看着矿泉水跟益达,动都没动一下。

  等到第二节课,江易寒突然对霍闻达说:“谁下去买水,给我带一瓶。”

  霍闻达指着他课桌上的矿泉水,“这不是有吗?”

  “去买。”

  老大就是老大,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去买了。

  不过霍闻达还是留了个心眼,他反正是学渣,也不会认真听讲,接下来一整天,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一直观察着江易寒。

  有同学打闹的时候,撞到他的课桌,那瓶益达掉在地上,江易寒跟谁挖了他家祖坟一样,怒火冲冲,吓得那同学半天不敢吱声,好在江易寒脾气虽然暴躁,但也不会随便就动手打人。

  霍闻达的脑洞比较大,他突然想到上学期老大将他当成树洞倾诉心事的那一次了——

  据老大透露,他喜欢的那个人有男朋友,他跟喜欢的那个人还挺熟。

  阮溪有男朋友,而且她刚谈的那会儿,老大对周澄的成绩还特别在意,几次三番都打听过,他那时候还以为老大是站在大舅子的身份考验周澄,现在想想,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

  现在老大跟着魔了似的看着那矿泉水跟益达已经快一天了!

  霍闻达一脸震惊,被自己的猜测给吓到了,可、可阮溪是老大的表妹啊!

  天啊,这是什么千古畸恋啊!!

  ☆、第54章 054.

  霍闻达苦大仇深的看着自家老大, 眼神强烈到江易寒想忽视都没办法。

  江易寒这段时间老实了很多, 基本上都不出去打架了, 他跟几所高中的老大都单挑过, 而一中的学生也不会主动去惹事, 所以日子太平了很多。上学期的期末考试, 他的成绩进步很大,已经排到班级前二十名了。用梅梅的话来说, 只要这个学期他好好复习,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中去, 一本是肯定的, 搞不好还能冲刺一下重本。

  当然了, 梅梅一向喜欢跟学生灌鸡汤,这种话就是江易寒自己也是听听就算了,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目前为止, 给自己高考订的目标也只是一本。

  放学后, 江易寒都是骑单车回家吃饭,吃了饭就看书刷题,搞得霍闻达都觉得自己没什么资格当他的小弟了。

  霍闻达凑在江易寒身边, 笑道:“老大,我今年压岁钱特别多,赏个光, 让我请你吃个饭呗。”

  “有事?”江易寒想了想, 又说, “惹什么事了?都跟你说了,高考前老实一点。”

  “不是我不是我。”霍闻达觉得自己当小弟还当出责任感来了,眼看着老大要踏入一个火坑,老大平常对他这么好,他但凡有点良心,都该拉老大一把啊,“也不只是我,还有几个朋友一起,包括我对象。”

  仔细想想,老大还是平常接触的妹子太少了,所以他特意跟对象发了微信,让她多带几个朋友过来,要是正好有老大看得对眼的呢?

  “不去。”江易寒很冷淡的扔下这两个字,就背着书包走出教室。

  霍闻达赶忙跟了上去,“别啊,老大,我对象有个闺蜜,长得特别漂亮,追她的人可多呢,人家一直都喜欢你,就是不好意思说。”

  “哦。”江易寒什么表情都没有,“那就别说。”

  霍闻达本来就是心直口快的性子,见自家老大对所有女的都不感兴趣的模样,顿时也没想那么多,就压低声音脱口而出:“老大,我知道你喜欢谁,可那是不可能的!是罪过!”

  江易寒总算停下脚步,“你说什么?”

  霍闻达知道自己的话肯定让老大暴怒了,毕竟他戳中了他隐秘的心事,可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再咽回去也不是他的性子,这件事他既然已经知道了,想让他跟没事人一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那还不如杀了他。

  最坏的结果不过是被老大打一顿,不过即使是那样,他也认了!

  “老大,你跟她是不可能的,”霍闻达的语气非常严肃,“你们会经受别人的指指点点,那种流言蜚语你们真的受不起,我以前就听说过,有表兄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通婚生子,结果生出来的孩子是畸形的,虽然现在考虑这个太长远,不过老大,你还是放弃吧,这世界上有很多漂亮的妹子,虽然再碰到比她漂亮的有点难,但老大,你的要求标准还是要放低一点。”

  “你他妈在胡说八道什么?”

  霍闻达眼睛一闭,“你别喜欢阮溪了!这样下去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江易寒一愣,很快地就回过神来,他很认真地看向霍闻达。

  就在霍闻达已经要被他揍一拳的时候,他老大问了一句骚话:“我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吗?连你这种智商的人都看出来了。”

  霍闻达:“……”

  江易寒拍了拍霍闻达的肩膀,就在霍闻达已经快到心理崩溃边缘的时候,他才说道:“谢谢你了,不过我跟阮溪并不是表兄妹。”

  霍闻达一脸懵逼:“……诶?”

  知道他是真的关心自己,江易寒也就愿意多说几句了,“当时是情况特殊,所以才那么说,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没关系,她妈的确是我姨,不过是我认的姨,总的来说,我跟她没有亲戚关系。”

  “不是你表妹啊?”

  霍闻达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有点小失望。

  他以为自己能围观一段旷世的、轰轰烈烈的、不在乎世人眼光的感情,当然这话他是不能说出来的。

  “虽然不是我表妹,但也不代表你能去追她。”

  “诶,不会不会!”霍闻达改变立场的速度非常快,“谁敢觊觎大嫂啊。”

  他嘴里大嫂大嫂的叫着,已经单方面忽略阮溪身边还有个正牌男友了。

  “这件事要不要澄清解释一下?免得以后有人误会你们。”霍闻达 对这件事情很上心,“学校论坛的管理员是我一哥们儿,让他帮忙发个帖,再引导水军顶一下,我保证不用明天早上,全校人都会知道你们没关系了。”

  “不用。”江易寒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当然在走之前,还没忘记叮嘱霍闻达,“你别大嫂大嫂的喊,我跟她没关系,她也有男朋友,先前跟你说的话你忘记了?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

  霍闻达很怂地,“哦。”

  “还有,这件事别跟第三个人说。要是让我听到什么传言,我第一个就找你。”江易寒活动了一下手腕,“正好最近手痒了。”

  “老大,你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他对着嘴巴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日子有条不紊地在过。这个学期,各科老师都加快了复习进度,几乎每天都有考试,教室里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哪怕下课,除了去厕所以外,大家要么趴在桌子上补眠,要么看书刷题,哪怕是班上倒数几名的学生,也不会像之前那样打打闹闹了。

  每个月都有一次月考,正因为离高考越来越近,所以老师们也越来越在意月考的成绩。

  在月考之前,周澄约阮溪一起吃晚饭,说是有事情要跟她商量,两人一起去了学校小吃街附近的粥店。

  阮溪也不知道周澄这么郑重其事的约她是谈什么事。她本来想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好好考试的,这是高考前的最后一次正式月考了,她想打起精神来应付,也顺便摸一下自己的底,只是周澄的要求,她向来都不会拒绝,更何况只是一起吃顿晚饭而已,这太简单了。

  也许是最近压力大了,阮溪都感觉到周澄这段时间的话少了很多,本来她是有心想加深一下两人的感情,不过最近**总是会找很多京市的考试卷给她做,她也忙得抽不出时间来。在她的计划中,反正离高考也没多少天了,等高考之后她也彻底能放松了,到时候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跟周澄巩固感情。

  在阮溪的刻意找话题之下,周澄的神经也慢慢放松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轻快起来。

  这段时间他的心情的确不怎么好,听他爸妈的意思,除非他考上清北,否则那是一定要到国外去念书的,本来周澄已经接受了这个结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离高考越来越近,想到以后跟阮溪要相隔那么远的距离,他就觉得心慌。

  就在周澄主动跟阮溪盛了一碗粥时,突然有人凑了过来,笑嘻嘻地说:“哎呀,大嫂,好巧啊。”

  阮溪一阵茫然:大嫂?他在喊谁?

  只是这一桌只有她跟周澄,霍闻达再怎么也不会是喊周澄大嫂吧?

  不等阮溪有所反应,霍闻达就继续说道:“怎么没看到老大?不过大嫂你的面子也一样好用啦,这家粥店是我姑姑开的,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吧,你只管点,只管吃,我跟前台说一声,这单我给你签了,你吃完直接走啊,可千万不能给钱,不然这不是打小弟的脸?”

  阮溪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快把这个神经病给拖走!

  “大嫂,那我先走了,你慢慢吃。”霍闻达从头到尾都没看周澄一眼,甚至还有模有样的跟阮溪鞠了一躬,“回头你跟老大来,直接报我名字就好,我让我姑不收钱。”

  等霍闻达走出粥店之后,想到刚才自己那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几声。

  赶快拿出手机拨通了江易寒的电话,这件事他必须得向老大表功啊!

  “有事?”江易寒正在阮家的玄关处换拖鞋,见霍闻达打电话过来,便接起来随口问道。

  霍闻达的语气不知道多兴奋:“老大!你不知道我刚才做了什么好事!大嫂跟那姓周的一块儿来我姑的店喝粥,我看到了,嗨呀!别提多气了,我就跑到他们那桌去,说给他们免单,就当是小弟请大嫂吃的,老大,真的,我怎么看都怎么觉得你跟大嫂明显更般配,不要怂啊!去追啊!”

  江易寒握紧了手机,他站直了身体,从他这个方位,恰好就能看到挂在客厅墙上的阮溪的艺术照。

  照片里,她穿着白色的抹胸小礼服,坐在钢琴前,双手搭在黑白键上,笑得温柔。

  旁人都觉得阮溪很温柔人很好,只有他,每次看到她露出这样的笑容,就会觉得脖子有些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