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九百五十二章 活动准备上马
  像沈孟晨这种有过良好合作的明星当然也不在话下,但其它明星有一些楚垣夕甚至都没听说过,不过按陆羽交上来的表格似乎还很有名。他毕竟年岁比较大了,熟悉的是郭冬林、潘长姜老师这样老艺术家,难得他们在抖音上还都比较活跃。

  其中最让楚垣夕意外的是《稷下学宫》的主咖张忆山愿意把他的抖音首次空降内容送给巴人集团,他还没开过抖音号呢。

  而且张忆山据说还要在内容里加入刘星这个角色,这个面子就有点大了。

  另一边,声叔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突击了一首曲子,或者准确的说是从他自己音乐库中的半成品里趴拉出一首武侠风的紧急进行加工。之所以这么紧张是因为楚垣夕出这个点子的时间实在太赶了,从活动创意的提出到活动展开一共只有两周,曲子做出来还得跟视频素材搭配呢,也需要时间,所以声叔满打满算只有一周,接到任务的时候差点吐血。

  好在音乐品质还可以,《无道昏君》名为武侠,实际上有大量金国内斗以及金宋交兵的内容,声叔制作的曲子以浓烈的鼓点突出血战沙场的感觉,是他的音乐创作生涯中少见的热血型作品。

  外联中最大的工作量是怎么调动其它MCN,驱使有实力的机构协同作战。

  抖音上最常见的内容创作方式叫做“跟风”,并不是所有内容都适合跟风,但深谙抖音爆品规律、嗅觉灵敏的人,通常都能判断出什么内容值得跟风。

  更进一步的叫“跟风出新”,也就是迭代内容。这都是MCN机构的必修课,只要是MCN就没有不会的。相对来说反而是巴人在这方面比较菜,没有积累下太多有价值的经验,再加上不做电商带货,被业内公认为非典型MCN。

  但是无论跟风还是迭代,一般指的都是针对某一个标志性的爆款内容进行翻拍,简单来说就是看到出现新的高赞爆款,赶紧蹭一下热度。而陆羽搞的活动是打标签,会不会出爆款、哪个有希望爆,事先根本不知道。

  如果出了爆款,那自然是不愁没人跟风,越成功的MCN越鸡贼。但没出爆款怎么办?

  打标签搞活动上一般分成两类,官方组织活动会给予一定的加权,引导内容创作者参与,通常会涌现出高赞作品,但未必适合跟风。私人打标签在此之前完全就是图一个重在参与,或者蹭一个热点打上去,根本无法形成“现象”。

  楚垣夕这个策划案狂就狂在不蹭任何热点,自己制造热点标签,但他的自信就来源于确实积累过一点点标签经验,这就不得不提当初蹭《哪吒》的热度。由于那时敏锐的嗅觉和极大的赌性,使得巴人在电影正式上映之前就押注了大量内容,自然有机会率先建立标签,然后观察效果。

  因此根据此前的观察,以及抖音上的一般规律,只要有大量明星下场,首先就保证了这个标签热度的下限头条系的运营本身就是舔狗,狂添明星,只要是明星的内容,传播等级就比别人高。

  因此标签下的总流量肯定可以得到保障,这就是楚垣夕一开始就强调必须拉明星助阵,并且不惜撒钱的原因!他之前可是绝对不花这种钱的,但是私人打标签炒热之后整体吸引关注产生的流量肯定不够引动MCN大号们下场的意愿。

  所以最终,陆羽感受到了有钱的重要性。有一百万的时候只能当一百万来花,但有一百亿的时候,同样花出去一百万,能达到一千万的效果!

  有了明星们制造的流量下限,以抖音MCN们不蹭流量不舒服斯基的尿性就不信没人来。这种活动架构让陆羽在执行的过程中逐渐领会到楚垣夕的深意,和病毒式营销通过种子用户不断扩散引爆互联网的过程非常之像,不愧是自身产品经理想到的方案。

  更何况陆羽还人肉了一群关系不错的腰部MCN。

  巴人信息在圈子里的形象非常分化,对头部MCN们来说是高冷的,几乎不怎么跟大号们联动。实际上抖音大号里有一批人非常喜欢联动,而巴人的特征并不是不适合联动的,只是从来不参与。所以这个时候求着别人了在找上去就显得很没品。

  但陆羽治下的巴人信息和许多美食探店号都有很好的关系,也合作过几次,此外是各类户外街拍的,平时关系都处的不错。这些MCN数量极多,大多数都处于中腰部,此时一圈电话打下去,立刻像是在热油锅里滴进一瓢凉水,甚至有些人等不及双十二,还没到日子就按照标签把内容传了上去。

  而巴人信息待在C位,最大的难题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陆羽这边必须一碗水端平。他打了电话就结了因果,必须要反馈给别人流量的,而怎么送流量过去又需要一个个协调。有人愿意微博互动,有人愿意抖音直接联条,有人甚至希望反哺一些快手的流量等等,使得整个巴人信息陷入细碎而繁杂的作战状态中。

  不过楚垣夕相对轻松,因为事情都有店小二给办了嘛,掌柜的自然可以甩手。于是工作量只剩下小康这边,而且粤东省的事情现在还不能添乱,得等到旗舰店开张剪彩之后再去祸祸。

  结果楚垣夕在需要巴人小康双线作战的关键时刻居然发现自己的工作量降下来了,只剩下盯一下线上内容的开发进度,盯一盯支付项目组的搭建和推进,盯一盯抢车位的落实情况,盯一盯帝都的单车投放与维护以及地推组的补贴。

  眼看进入真正的严寒,其它组的兄弟们无论物流还是供应链虽然也在外面疯跑,好歹不用站在街上喝风,维护单车和地推可不一样,冬季补贴不发到位,人性上很容易怠工的。

  此外还有两件事,第一件就是去跟铃木裕团队混个脸熟,这几天陆羽和楚垣夕成了地中海游戏的常客,搞得铃木裕带来的程序猿们一度搞不懂到底谁才是这个公司的社长。

  其中陆羽相中了一个名叫宫田光次的大龄宅男,虽然本职是搞3D渲染的,但是对宅文化有着深刻理解,关键是能说比较流利的汉语,比铃木爷爷还流利,交流起来没障碍。

  按他所说,所谓宅男,并不是不出家门不工作,而是对宅有着发自内心的热忱,没人约就绝不出门,有人约也要考虑再三,没有任何夜生活,下班自觉回家绝不在路上闲逛,即使没人监督。

  这激活了陆羽的宅男思路,主要是场景变得更清晰,做运营最重要的就是定位到清晰的场景。

  而楚垣夕去混脸熟更单纯,不像陆羽带着目的性,结果发现有个叫生驹家亲的小伙非常愿意聊,一点都没有岛国人的腼腆,而且对于创业有着非常高的好奇心,只是缺乏基本的创业概念。岛国虽然不流行创业,但并不是没有创业,不过是环境不友好罢了。

  可惜就是他不懂汉语,似乎是在快速突击中。

  这种友好的气氛,楚垣夕感觉非常适合于文辉把人插进去,只要他能找到优质的实习生。

  说到底,于文辉这边的开发任务虽然重,要攻克的难关虽然多,但是时间上也宽松,不像赵杰那边催的急。

  第二件事就是跟曹翔再次进行一轮沟通,到底健康币什么时候上链。

  对于曹翔的工作,楚垣夕是罕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