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仙界赢家 > 第2873章 回答问题
  周舒看着盾牌,有一点遗憾,“还是用得不够好。”

  “你一个修行者,把地魔兵用那么好算什么回事,够用就行了,用好了反而麻烦。”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地底传来,却是把李梓吓了一跳,还有人在这里,怎么自己一点都感觉不到。

  很快,一个人影冒出地面,停在周舒身旁,脸上带着些遗憾。

  周舒看着他,“没找到?”

  谢老摇摇头,“没那么好找,这里可能是真的没有。”

  周舒似有所思,“晚辈有空也试试。”

  谢老哼了一声,“你就更难了,不是我鄙视你,没人比我更熟悉云卷界,这里每一寸我都看过。”

  对面的李梓愣住了。

  那盾牌是地魔兵?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在说什么?

  这些不想,只是冒出来的那个老者,修为深不可测,有一点他能肯定,不会比自己的师尊盖羽白差,一指头就能捏死自己,属于惹不起的人。

  心下一动,身影骤然往外飞去,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还没飞出一丈,就落了下来,现在他才发现,上下左右都有一堵无形的墙,把他限制在里面,根本逃不出去,而那力量,他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

  如果剑在手,他还想反抗一下,但现在,他也只能认命,肯定逃不了。

  要是传出去了,还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轩然波涛,记得上次他自己还在嘲笑在魔界被抓的那个,哪料到转眼自己也成了阶下囚。

  那两人还在闲谈,好像眼里根本没有李梓。

  李梓立在那里,微仰着头,虽然被囚也不降身份,一派大宗弟子的风范,心里却是七上八下,脑海里已经飘过了千百个念头,还是想不出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等会再说吧。”

  周舒转向李梓,平静的道,“我再问你一次,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

  李梓了一会,看到周舒边上的谢老,立刻不再犹豫,“你是说,赵月如?”

  周舒满意的点点头,“脑子总算清醒了点,对,她去哪了?”

  李梓淡淡的道,“她的速度太慢,跟不上我,我也带不了她,就把她放在片山城了。”

  谢老顿了下,“片山城,是磷光魔尊所在魔界边缘的一个仙城,不属于魔界,应该是仙界的前线,它离希山界也不算太远。”

  周舒点点头,他知道片山城的情况,的确是仙界的前线,负有监视魔族的任务,也因此,那里聚集了不少仙界的修行者,以大罗金仙居多,但没有混元金仙驻扎,毕竟魔界周围的资源太过贫乏,吸引不了人,而且魔界也不愿看到有混元金仙常驻在魔界周围,一旦有,那差不多就算是战争的前兆了。

  他缓声道,“是不是还派人看管着她?”

  “没有。”

  李梓终于明白了,周舒这在兴师问罪啊,连忙摇头,“怎么会,只要不离开,她在那做什么都没关系,修炼资源也很多,比在蜀山还好,我们蜀山肯定不会亏待她的。”

  周舒淡淡的道,“怎么样算不亏待,这些年你们是怎么对待她的,她有师父么,学的是什么蜀山剑典?”

  赵月如的情况他知道得不多,从穆王那边提供的信息来看,赵月如只是金仙,以她的资质来看,不该如此。

  李梓看了眼谢老,也不敢隐瞒,“她是护剑弟子,宗门是有点亏欠……”

  蜀山的护剑弟子,说起来有个名目,听起来很高大上,但实则不然,护剑弟子需要日夜守护蜀山剑山,就像劳役一样,不能拜师,没有多少修炼时间,能接触到的剑典也只有几种,待遇比普通弟子还差。

  和大多数蜀山弟子一样,在李梓眼中,被分为护剑弟子的都是宗门放弃的庸才,以后能到金仙就算不错了。

  听着李梓的讲诉,周舒眉头皱得很紧。

  他知道的护剑弟子,和李梓说的有些不一样,从轮回里的经验来看,担当护剑弟子的应该是真正的天才,剑山是让他们磨练心志和感悟的,不教剑典,不拜师,则是希望他们自悟,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不清楚赵月如是哪种情况,但护剑弟子这个位置,肯定是蜀山特意安排的。

  不管怎样,找到赵月如再说罢。

  周舒缓声道,“你是从哪里知道我是周舒的?还有盖羽白,又是怎么知道的?不要说谎,在獬豸族的强者面前说谎,结果你应该很清楚。”

  诸天大多数人都知道,獬豸这种神兽,明辨曲直,能勘破一切幻阵迷障。

  虽然谢老还达不到远古神兽的水平,但想来李梓也不会冒险。

  李梓忽然笑起来,“我没打算说谎,也没打算告诉你这些事,唔……我是蜀山的核心弟子。”

  周舒跟着笑,“你是不是觉得,有蜀山在你背后,就算做了错了也没关系,反正我也不能拿你怎么样?你是蜀山核心弟子没错,可我是万凶榜上的凶人,我们本来就是对头,再说獬豸族……”

  谢老看着李梓,笑了起来,没说话,只那笑容异常阴沉。

  李梓受不了了,“只要你不问蜀山的秘密,我能说就说,问到不能说的,我也不能说。”

  周舒点头,“那说吧。”

  李梓沉思片刻,缓声道,“我是在许昌界陈留城知道的,你留下的道场里有一张八阵符,而我研究过八阵图,你的八阵符应该就是用了八阵图的原理,但八阵图在仙界早就被禁制了,只有从玄黄界来的人才知道,我当时就怀疑是你了,然后又看了你的八阵图阵盘,更加确定了我的想法,于是我把这些情况告诉了师尊盖羽白……”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你是不是见过我师尊了?”

  听得正好被打断了,周舒不由皱了皱眉,“你继续回答问题,至于盖羽白么,我还没来得及问。”

  “什么?!”

  李梓顿时惊呆了,脸色一下煞白,眼中多了许多恐惧,“没来得及问是什么意思,难道,难道你们已经杀了他?你们知不知道,盖羽白是什么身份吗?如果他出了事,蜀山,蜀山……你们绝对会……”

  “别想其他的,继续回答我的问题。”

  周舒冷眼看去,“盖羽白出没出事,你们蜀山自己知道,和你没关系。”

  李梓慢慢平静下来,说的也是,盖羽白这样的长老,獬豸国和周舒绝不敢下手的,再说了,如果盖羽白死了,魂灯一灭,蜀山那边立刻就能得到消息,早就派人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