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书吧 > 误佛[穿越修真] > 第126章
在了青灯大师的腿上。

  绿树浓荫下,知了声声。母女两呼呼大睡,青灯大师停下念经,盯着面前一行忙忙碌碌的蚂蚁,抬手点了点江澄的额头。

  等江澄抱着女儿醒过来,发现天边残霞晚照,脚下多了个蚂蚁窝,而大师不见了。

  “卧槽!太卑鄙了!竟然念经把我们念睡着然后直接跑人!”



  ☆、第131章 131.大师的圈圈

江澄一觉睡醒发现青灯大师跑了,第一反应就是立刻准备带着女儿跟上去,结果抬脚走了三步就顿住了。她不能置信的眨眨眼睛,试探着再往前走了一步,结果还是和刚才一样,像是遇到了一个阻碍,完全走不过去。

  江澄似乎明白了什么,换个方向试了试,同样的,几步后走不过去了。江澄蹲下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自己身边两米范围,被划了浅浅的一个圆圈,她和女儿就被圈在了这个圆圈里。

  这圈圈是谁画的,江澄用脚趾甲都能猜出来,除了大师不作他想。明明是个唐僧的角色,偏偏要学孙悟空画个圈圈。大师为了不让她跟上,也是煞费苦心。

  江澄抱着女儿对那浅浅的圆圈干瞪眼,没办法,青灯大师要是不想让她出去,那她绝对出不去。好在以她对青灯大师的了解,这圆圈的限制应该是有时间的,少则一天多则三天,反正到时候她就能出去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好吧,她其实已经习惯了。江澄苦逼的想起了当年一言不合就被大师吊树上埋树叶堆里的日子。

  “小核桃,你说,你爸爸是不是个坏核桃!”

  小核桃没有像她妈妈那么抓狂,她淡定的,围观起了在圆圈外面忙碌的搬食物的蚂蚁。看了一会儿,小核桃忽然把缠在自己手腕上当手镯的小白龙扒拉了下来,往外一扔。

  自从到了容尘山派外面就一直存在感十分低,除了吃就是睡的小白龙从睡梦中惊醒,啪的撞在了一个透明的,柔软的屏障上,又反弹了回去,被江澄一把抓住。

  江澄把迷迷糊糊打了个哈欠还用小龙爪捋了捋胡须的小白龙,当成手镯扣回小核桃的手上,“好了,不要把东西乱扔,万一砸出去了我们又出不去,捡不回来怎么办。”

  小核桃认真回答,“如果捡不回来,就少一个人和我抢好吃的了。”

  江澄:“……”我竟无法反驳。

  说起来,这小白龙除了卖萌,啥用都没有。不过虽然是灵兽,但是还一副幼崽的模样,江澄基本上把它当宠物养着,就像给孩子养个作伴的猫猫狗狗,也没期望它能有多大用处,陪着小核桃偶尔吵吵架就行了。

  于是江澄教育女儿,“别这样说嘛,对小伙伴多一点宽容。而且你看这是龙诶,小核桃有看到别人有这么一条龙当灵兽的吗?说出去多有面子多稀罕啊。”

  小核桃:“很稀罕的话为什么没人来抢呢?”小核桃单纯的表达自己的疑惑,但江澄被女儿堵得无话可说。

  为什么龙这么稀罕却没人来抢?大概就是因为太稀罕了,根本没人觉得这只总是被小核桃甩着玩的是一条真的龙,而且这么小,人家都觉得是什么奇异一点的,外表像是龙的灵兽而已,看着没什么用,也感受不到美味的气息。

  就这样,在外人面前从不说话的小白龙完美的隐瞒下了自己是一条真龙的信息,所以他根本没有被人觊觎。

  江澄:“咳,小白龙还小,等它长大了就很厉害了,到时候小核桃能骑龙飞在天上哦,多帅气啊~”

  小核桃:“那小白龙长大还要多久?”

  江澄又被难住了,她额了半天最后决定实话实说,“大概是,几……千年吧。”

  小核桃:“我死前能看到小白龙长大吗?”

  江澄也没有办法,龙的成长期太长了。江澄还想再说点什么,忽然发现周围有些不太寻常的动静,顿时警惕的抬头四顾。

  天色已经黑了,荒郊野外的,月朗星稀凉风阵阵,总感觉要出来点什么。也确实出来了点什么,江澄看见一片渐渐弥漫过来的黑雾,雾气中若隐若现的露出两只猩红的眼睛。这是一只被魔气侵袭发狂了的妖兽,从死界出现之后,除了魔偶,这种被魔气污染了的妖兽也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要是平时,江澄也许会掂量掂量对方的分量然后决定是打还是跑,鉴于女儿在身边,不管打不打得赢她很有可能是先躲开再说。不过现在,被大师困在这个圆圈里,她是跑不成了。虽然不能跑,但江澄很淡定,好整以暇的搂着小核桃坐在那。

  “别怕,虽然爸爸是个坏核桃,但他还是个厉害的核桃,所以这只可怕的妖兽过不来的。”江澄把下巴抵在女儿的脑袋上安慰她,顺便挥了挥手,跟那只妖兽打了个招呼,“嗨~过来呀~”

  神智混乱的魔化妖兽看懂了江澄的手势,猛地扑了过去,同样猩红的大嘴张开,露出了两大排挂着血丝的利齿。带着一股腥风,以一种可怕气势扑过来的魔化妖兽一头撞在了青灯大师划下的圆圈范围。

  一阵强烈的金光倏地炸开,像是漆黑夜里忽然出现的太阳,光芒刺眼的简直要闪瞎人眼。江澄早有预料的捂住了小核桃的眼睛,自己则是微微眯着眼睛,看到那倒霉催的妖兽发出一声刺耳的痛呼,被远远的弹开。被刺目金光笼罩后,那妖兽身形迅速缩水,变成了巴掌大小滚落在不远处的树下,奄奄一息。

  “果然。”江澄轻哼,又凑过去摸了摸那个圆圈的范围,软软的,也没有出现刚才的金光,但就是分毫不让的,轻柔的阻挡了她。简直就像青灯大师一样,无处下口,不容反抗又……令人安心。

  江澄放弃了,拍拍手又看了一眼远处树下被弹飞的入魔妖兽。这只妖兽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虽然扑过来被金光弹飞了受了不轻的伤,但是同样的,让它发狂的魔气也被金光净化了。

  江澄从储物袋里翻出来可以睡觉的榻,软软的褥子和软垫,茶几屏风都布置上了,甚至还摆出来一堆好吃的,招呼起女儿吃晚餐。

  作为一个出门闯荡经验丰富的修士,江澄继承了容尘山派先辈们的优良传统,不论何时,享受第一,就算是在更荒凉的地方,都要过出高逼格的生活。修真界的便携储物袋为她准备高品质外出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便利,她能将一大堆吃的喝的用的装逼的,全部塞进储物袋里带着到处走,并且在有需要的时候随时随地摆出来。

  短短几分钟,圆圈范围内就被江澄布置成了个风雅舒适的小房间,江澄淡定的和女儿吃完了晚饭,然后抱着她教她一些小法术。

  小核桃还小,江澄原本打算让她多过一段小孩子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小核桃在和殊妄外出几天回来后,就开始主动要求江澄教她修炼,江澄作为一个乐于满足孩子一切合理要求的好妈妈,当然不会拒绝她,于是在和大师讨论过后,她决定提前给小核桃教一些有趣味的小法术。

  她翻着玉简和书本,找出了一个常用小法术一千条,一条一条的教给小核桃,像是清洁头发的小法术,祛除衣服上污渍的小法术,还有一些攻击性不太强但是挺好玩的攻击类小法术,五花八门各式各样,有一些甚至江澄自己也还没看过。

  母女两干脆头对头一起练起来,当然江澄肯定比女儿快,她学会了就来教小核桃。江澄是金灵根,对于金系的法术更加拿手,小核桃却是火系,她的资质比江澄还要好,好的令人嫉妒,似乎天生就能将不好控制的火玩转自如,她更小一些的时候就能偶尔发出几朵火花吓江澄一跳了,现在在江澄有意识的教导下,更是进步飞快,堪称妖孽。

  江澄见小核桃喜欢火系的小法术,便翻着给她找了几条火系的,小核桃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学的快。

  小核桃嫩乎乎的小手上捧着一朵橘黄色的火焰,那光亮照亮了小核桃的脸颊和眼睛,她显然也很高兴,托着掌心里的小火焰给妈妈看。江澄从来不吝啬于夸奖孩子,当即就在她脸上亲了好几下。

  “小核桃好棒!真厉害呀!这朵小火焰真漂亮,现在来试试做两朵怎么样?”江澄一边夸奖孩子,一边引导她发散思维。

  母女两快乐的教学着,完全不知道此刻,距离此处不远的地方,有两个坐在法器上的修士正在朝她们所在的方向赶来。

  “方才那阵佛光,威力甚大,那处应当是有个厉害的佛修。”

  “嗯。”

  “师兄,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上云寺的大师在那处?”

  “去看看就知道了。”

  两个修士短暂的交谈了两句,就来到了江澄所在之处。

  江澄早在他们接近的时候就察觉了,不过因为没有感受到恶意,再加上青灯大师这个圈圈挡在面前基本没什么好怕的,她就顺势摆出了淡定从容的唬人姿势,不过以防万一,她还是把女儿严严实实的遮在了身后。

  在荒郊野外出现了摆放雅致的床榻屏风,上面还坐着一个漂亮精致的白衣大美人,这场面怎么看怎么怪异。

  江澄抬首,很是矜持优雅的看向两位来客,微微一笑,还未说话,其中那个看上去比较脸嫩的修士便惊呼了一声道:“你……你莫非是惑人的狐妖?师傅说的,在荒郊野外出现,专门惑人心智吸取男子精元修炼的狐妖?!师兄,如何是好,我们遇上狐妖了!”

  在他旁边显得稳重许多的另一名墨蓝衣衫的修士闻言,与江澄一起,露出了无言以对的表情。

  纵使觉得师弟很傻很天真,毕竟也还是自己师弟,墨蓝衣衫的修士,秦南祀只能开口解释道:“此人身上没有妖气,不是妖修,也不是妖兽化形……”

  他还未说完,就见到毛毛躁躁的师弟已经蹦过去了。秦南祀额头蹦起青筋,迅速过去想要把他拉回来,情况未明,就这么跑过去,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平安活到现在的!他也出门游历过,难道只靠本能活着吗!

  脸嫩修士宋初云已经到了圆圈范围,立刻便有一阵微弱的金光出现,将他往后一弹,因为他没有恶意,这金光也没伤人。秦南祀一把将师弟拉开,看向江澄的目光已经变了,他认出了刚才那阵金光,近看他更加能感受到那股佛气之浩然,绝对是个很厉害的佛修所布置,而被这种程度的佛光困住的人,就算不是个穷凶极恶的家伙,也一定很是危险。

  秦南祀理所当然的误会了,江澄自然看得出来,但她忽然不想解释了,然而饶有兴致的托着下巴看着这对师兄弟。

  从装扮上来看,应当是抚花宗的,他们的衣衫下摆袖口都用各种暗线绣着一种特殊的漂亮花纹,将抚花宗低调闷骚讲究的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抚花宗与容尘山派同为修真界五大宗门之一,所在是一片极其辽阔的花谷,里面的弟子大多都有爱美并且颜控的毛病,连续多年被修真界的八卦杂志评选为美人最多的宗门。

  和秦南祀的警惕不同,看上去很傻白甜宋初云还眼巴巴的蹲在圆圈范围之外,看着江澄两眼放光,念叨道:“哎,你真漂亮,你肯定是狐妖吧,不然怎么会被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