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无敌悍民 > 第1025章 、嚣张的东瀛人
  第二.是的,他的心就像是天空中自由翱翔的小鸟,很难适应被关在校园中的生活。若非米莱这次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他肯定会待在赵家大院里雕刻。

  “赵小宁来了。”

  刚刚进入北大,赵小宁就听到了议论声,这让他很是无语,太优秀的人就算在黑暗中也能绽放光彩啊!他本不想太过高调,可是无论他走在哪里都会成为人们的焦点。

  这也是他不愿意待在学校中的原因了。

  “肯定是因为米莱学姐和金在石比武的事情,毕竟他可是米莱学姐的男朋友,这时候肯定要来支持米莱学姐的。”

  “哎,米莱学姐的实力固然不俗,可是金在石却是黑带六段的高手,我估计米莱学姐不可能会获得胜利。”有人叹息道。

  “金在石太过卑鄙和无耻了,我就纳闷,他一个跆拳道黑带六段的高手怎么会有脸向米莱学姐挑战呢?”

  “只是金在石卑鄙和无耻吗?擦,连他们国家的高层都那么无耻,你还指望他们的国民素质有多高啊?”

  “不错,棒子国的国民素质太差了,真心想买个炮弹把他们给轰了!”

  “话说不仅棒子国让人感觉恶心,就连东瀛人也让人想吐啊。你们听说了么,昨天晚上来自稻田大学的交换生井边一郎竟然闯进了女生公寓,甚至还用手机不断的拍摄。若非考虑到国际关系,我他娘非得把井边一郎的腿给砸断。”

  听到这赵小宁不由得皱起眉头,就连脚步也放慢了几步。他没想到这所谓的井边一郎竟然会做出这种事,这让他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他本身就是一个愤青,本身就不喜欢东瀛人,如今他们却在自己的国家做出这种事,这让他心中升起一股淡淡的杀意。

  当然了,更多的还是对北大那些学生的不忿,人家都辱到家门上了竟然还无动于衷。

  不容多想,赵小宁直接向着那几个青年走了过去,本想训示他们一顿,刚想开口就听一个青年的声音响了起来。

  “其实我也想把他的腿打断,只不过这家伙可是东瀛那边一个官二代,据说他爹在东瀛那边是响当当的大人物,不仅如此,他的个人实力也很不弱。尤其是在剑术上堪称吊炸天,二刀流一出横扫剑术社那些高手啊!”

  “没办法,井边一郎师承柳生家族,要知道柳生家族之所以出名就是因为柳生十兵卫,尤其是他的二刀流,一旦出剑必定会饮人血。”

  “玛德,说起这件事我心里就恼火,井边一郎太他娘的不是东西了,说好的是切磋剑术,可是却把剑术社的叶斌学长的脚筋挑断了。”

  “你们说那个所谓的井边一郎把剑术社叶斌学长的脚筋挑断了?”赵小宁听不下去了,全身爆出一股强大的杀意。他虽然没有和叶斌接触过,却也知道叶斌是北大十大风云人物之一,自幼研习剑术,剑法非凡。大一时创立了剑术社,只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就将剑术社展到一个五百多人的大型社团,能力之强可见一斑。

  感受到赵小宁身上散出来的杀意,那几个大二的青年脸色皆是一变:“是啊,这是昨天晚上生的事情,您难道不知道么?校园网上已经传遍了啊!”

  “我很少上网。”赵小宁脸色阴沉,他闲暇的时间都用来雕刻,至于昨天晚上则是多喝了几杯早早就去歇息了,压根不知道生了这种事。

  “小宁学弟,那井边一郎太不是东西了,之前口口声声说点到为止,可是下手时却是连眉毛都不眨一下。天地良心,如果我们能打得过他早就弄死他这个龟孙了。”一个大二的青年叹了口气。

  “井边一郎不仅不是东西,还特别的嚣张,昨天他公然在校园网上上传了一个视频,你可以看一下。”另一个青年眼神愤慨的说。

  赵小宁微微皱起眉头,当即取出手机打开校园网,排名第一的帖子是一个挑战帖,里面只有一个几十秒的视频。二话不说赵小宁点开视频,然后画面中出现一个二十四五岁的东瀛人,他穿着一身黑色和服,腰间悬挂着两把东瀛刀。眼神淡漠的看着屏幕:“我井边一郎来北大并非学习,而是要向北大起挑战,奈何泱泱大国无人能成为我的对手,本以为你们已经摘掉了东亚病夫的头衔,实则不然,你们依旧是一群东亚病夫。”

  “我知道这些话你们听后可能会很不爽,但是,你们有种的话可以来向我挑战。我希望你们中有人能站出来证明你们自己,哪怕是成为废人,也好过别人骑在你们脖子上耀武扬威吧?我叫井边一郎,来自东瀛,随时接受你们任何人的挑战。”

  说到这视频已经播放完毕,可是赵小宁的脸色却越阴沉,正如刚才那个青年所说,井边一郎真的很嚣张。尤其是他那傲慢不屑的态度,尤其是‘东亚病夫’那四个字更是深深的激怒了他,让他内心的杀意逐渐的燃烧起来。

  天地良心,赵小宁从未像现在这样想要置疑个人于死地,井边一郎已然能自傲了。

  “几位学长,麻烦帮我传个话,告诉井边一郎,我赵小宁要向他起挑战。”赵小宁语气淡漠,不过整个人却散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时间就定在上午十一点,地点是操场里。敢无视我们华夏人,我要让他知道有些后果不是他能承受的。”

  “是,我这就去传话。”

  那几个大二的青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无比的兴奋,因为他们都知道赵小宁的实力是很可怕的,或许就有可能击败井边一郎。

  与此同时,赵小宁拨打了米莱的电话:“莱莱,告诉金在石,比试的地点定在操场里,时间十一点。”

  “为什么要改变比试的场地?”米莱不解的问。

  赵小宁紧握拳头,喉咙里出一道近乎嘶哑的咆哮:“我要将辱我国家,辱我炎黄子孙的人一并解决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