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 > 第40节
第41章 开开荤

  因为身侧多躺了一个人的缘故,惜翠睡得很不好, 断断续续地做梦又醒来。

  好不容易熬到早上, 禅堂门外终于传来了些许动静。

  惜翠赶紧和卫檀生一起躲回到佛龛后。

  每天, 职事会提前将门打开。开了门, 他似乎有什么事, 没进堂中,将钥匙揣入怀中又离开了。

  等他一走,抓紧时机, 她和卫檀生这才终于出了禅堂。

  被锁了一夜,已踏出禅堂,惜翠心神一松。

  此时天还未亮, 晨光昏暗,依稀能看见天际尚未落下的残月。

  等会儿会有僧众来禅堂参禅,这儿不好久留,得赶紧走。

  卫檀生他一夜未归, 需要赶去做早课。

  一晚上没睡好, 惜翠头重脚轻, 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自然也没心思再和他说些场面话。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在此分别罢,我也要先回客堂。”

  回到客房后, 她躺床上补了一个回笼觉, 醒来后才终于恢复了些精力。

  看了眼窗外的日光, 估摸着应该是上午。

  一上午连带着一晚上都没吃什么东西, 下了床,一阵饥饿感袭来。

  惜翠摸了摸平坦的肚皮,换上衣服,穿上鞋,往斋堂的方向去。

  穿鞋时,瞥见手腕上一串莹莹的佛珠,惜翠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卫檀生已经将这串佛珠送给她了。

  她这时候迫切需要吃点东西来填饱肚子,没有心思再多想佛珠的事。

  她过来得晚,斋堂里已经不剩下了什么。

  今日正好是她认识的一个和尚在当值,法号行真。

  粥已经吃完了,行真在笼屉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个馒头。

  将笼屉合上,他不好意思地说,“抱歉,施主。今日的早膳都已吃完了。施主若饿了,不妨等一会儿,我这就去为施主熬点粥。”

  惜翠摇摇头,“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来就行。”

  突然想到卫檀生是和她一起分别的,他转身就去做早课,应该也是没吃早饭。

  惜翠问,“对了,寂空小师父他有没有来过斋堂?”

  行真:“我今早并未看到寂空来这儿。”

  惜翠若有所思。

  她上班是一个人住,平常没时间烧饭,但周末偶尔会自己做菜吃。

  对于自己的厨艺,惜翠还算有信心。

  仔细想想,她似乎没什么拿的出手的特长,如今的模样也不是传统的美人,要攻略卫檀生难度很大。

  有句俗话不是说,抓住男人的心首先抓住男人的胃。

  她虽然觉得这话没什么道理,但不妨碍她现在什么都想试一试。

  行真告诉她,厨房里的食材她都可随意取用。

  惜翠没想要做多么复杂的菜,不过还是谢过了他的好意。

  往灶台上略扫了一眼,空山寺的斋堂食材倒很齐全。惜翠没去看那些菜,现在还不是饭点。

  刚好锅旁有个陶罐,揭开盖子一看,竟然是一罐牛奶。

  “你们能喝牛乳?”惜翠困惑地问。

  行真看她惊讶,忙解释道,“能是能喝的,当年佛陀也曾喝过些供养的羊奶,不过我们一般不会主动去采买,这一罐还是山下一位施主今早刚送来的。”

  “前些日子他家牛丢了,我们寺中的其他师兄弟帮忙找回来了牛,他今日便送了几罐牛乳过来。”

  行真:“施主可是要用这一罐牛乳?若施主要用,尽管拿去用罢。”他挠了挠青色的头皮,笑道,“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牛乳呢。”

  惜翠将陶罐拖出来,“多谢你,我刚好想到要做什么了。”

  刚刚她还在纠结要做什么,一看这牛奶,惜翠就确定了下来。

  “施主要做什么?”行真不解地问。

  惜翠一本正经地回答,“桂花牛乳糕。”

  这一道甜点做起来很方便,小时候她妈也经常做给她吃。

  将藕粉、糯米粉和白糖混合,加入糖桂花和牛奶,蒸一会儿就行了。

  拿出来晶莹剔透,分外好看。

  惜翠自己尝了一口。

  她不喜欢吃太甜,也就没放太多的糖。

  糖糕入口,尝起来有些微甜的奶味儿。

  她自己觉得还算不错,能端出去。

  比起端去给卫檀生吃,先填饱她自己的肚子才是最要紧的。

  她实在是饿了,和行真对坐着分食了不少。感到胃里有些东西后,才着手把糖糕装入食盒,给卫檀生送过去。

  将糖浆浇在了桂花糕上,浇了一个小笑脸,看上去颇有点儿像呵呵微笑的那个黄豆表情。

  说实在的,她也不能做到对卫檀生完全没有怨言。

  将自己这连日来的不满发泄在了糖糕上,惜翠满意地将糖糕装进了食盒里。

  “这是什么?”

  “一个笑着的人脸。”

  “为什么要在糖糕上浇个人脸出来,”行真疑惑地问,“这多古怪。”

  她差点了忘了她和这个时代的代沟。

  但这没关系,她毕竟是要回家的。

  而决定她是否能回家的那个关键,就是她要送去桂花糕的人。

  但愿卫檀生能喜欢吃她做的糖糕,顺便因为糖糕对她萌生出好感。到时候她再套路他说出个我爱你,她就能回家了。

  想象虽美好,现实却很残酷。

  惜翠提着食盒,出了斋堂。

  算算时间,卫檀生应该是下了早课,回到寮房了。

  寮房外栽种了些橘子与芭蕉树,都是青绿,嫩秧秧。

  他就住在寮房二楼。

  惜翠登上楼,却在楼梯拐角碰见了一个面目都十分熟悉的僧人。

  这年轻的僧人神色看上去很不好,眼中隐隐有愤恨之色。

  他没料到会在这儿碰上别人,正好与惜翠视线相撞。

  这抹嫉恨的目光自然也就落入了惜翠眼底。

  他微微一愣,忙换上了一副亲昵的笑容,“高施主。”

  “施主可是来找寂空的?”年轻的和尚让开一步,笑道,“寂空眼下正在寮房。”

  寒暄了两句,他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惜翠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她认得这和尚。

  如果她没记错,这是上次骚扰吴怀翡的那个僧人。

  她在空山寺所见的和尚,或许是因为在山上待久了,太多朴实而真诚。像他这般轻浮的却很少见。

  他来找卫檀生做什么?

  惜翠握紧了食盒,心念一转。

  突然又觉得这和尚的嗓音也有点儿熟悉。

  有些像昨天在禅堂偷情的男人的声音。

  只是昨天那男人的声音因为情欲的缘故有些失真,她一时半会儿也分辨不出来究竟是不是他。

  他既然敢骚扰吴怀翡,那做出在禅堂偷情这种事也未必没有可能。

  不过这些事总归与她无关。

  惜翠敛下思绪,叩响了寮房的门。

  卫檀生果然也和行真一样,没看懂她想要表达什么。

  他盯着盘中的桂花糕,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半天。

  看起来,像是个人脸?

  似乎……是在笑?

  那两点想来便是眼睛了,那一条拉出来的线是嘴巴,但是鼻子呢?

  鼻子在何处?

  卫檀生笑着抬眼,“这是什么?”

  惜翠言简意赅,“笑脸。”

  卫檀生:“这笑脸为何没有鼻子?”

  卫檀生一问,把惜翠问住了。

  她怎么知道为什么黄豆表情没有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