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天机·富春山居图 > 第三十九章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江心孤屿,俗称江心屿,位于温州市区北面瓯江之中,总面积约7万平方米,东西长,南北狭,列中国四大名胜孤屿之首。

  江心屿历史悠久,古时为两个小岛。谢灵运曾登上孤屿,写下“乱流趋正绝,孤屿媚中川。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的名句。唐季以还,屿上逐渐建成梵宇和浮屠。咸通七年,即866年,于西山东麓建净信禅寺。宋开宝二年,即969年,又于东山西麓建普寂禅院,并先后建西塔、东塔。南宋建炎四年,即1130年,宋高宗赵构为避金兵南下,曾驻跸普寂禅院。绍兴七年,即1137年,僧清了奉诏来江心屿设坛传经,率众填塞中川,两屿遂连接为一;填塞处,建寺,名中川寺,通称江心寺。未久,高宗赐名为龙翔兴庆禅寺,奉为“宗室道场”。其后,外国僧侣也慕名来参禅膜拜,至明清两代,仍络绎不绝。

  江心屿遍布殿堂亭榭,甚富古迹,且古木葱茏,风景秀幽,向有“瓯江蓬莱”之称。古有“江心十景”:春城烟雨、海淀朝霞、瓯江月色、罗浮雪影、孟楼潮韵、翠微残照、远浦归帆、沙汀渔火、塔院筠风、海眼泉香。

  现存之江心寺为清乾隆五十四年,即1789年重建,面积约2870平方米,分前、中、后三殿。前殿为天王殿,东西有长廊,两端置钟鼓楼。今宋代古钟尚存。中殿为圆通殿,最为壮观,供奉的是观音菩萨,江心寺为全国32所观音道场之一。殿内槛联匾额,琳琅满目。正柱联为宋王安石撰并书。后殿三圣殿,殿额与对联皆为弘一法师所书。寺院大门两边有题为宋王十朋撰书的叠字联:“云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潮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消。”寺周古木参天,景色清幽。1983年列为全国对外开放142座重点寺院之一。

  江心寺东侧的建筑则是崇祀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的文天祥祠。文天祥祠原名宋丞相文信国公祠,位于今温州市鹿城区江心屿东首,是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的纪念性建筑。

  南宋德祐二年,即1276年,四月初八佛诞日文天祥抵达温州,之后曾留居江心屿一个月,期间曾题有《北归宿中川寺》、《江心寺》两首诗,以表达他复兴社稷的决心。明成化十八年,即1482年,永嘉知县刘逊向温州知府项澄建议在江心寺东侧隙地建祠纪念,四月落成。

  在江心寺东侧则有一楼名为浩然,该楼建于明万历八年,即1580年。楼为木结构三开间重檐歇山顶,造型别致。楼名取意文天祥《正气歌》中“浩然”二字。清乾隆五十九年,即1794年,以唐代诗人孟浩然曾游江心屿,易名为孟楼。光绪元年,即1875年,重修时,仍复名为浩然楼。登楼远眺,瓯江上往来的巨轮小帆,以及市区鳞次栉比的房屋与海坛、翠微诸山,一览无余。

  胡林楠用胳膊肘捅了捅站在他身边正津津有味听着导游讲述江心屿历史的肖锦汉,用眼神示意他跟自己到一旁行人较少的宋井遗址旁叙话。

  两人先后离开头戴红色小帽的游客队伍,一前一后走到宋井遗址旁边。胡林楠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在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人之后,方低声说道:“肖警官,听了大半天导游的介绍,您听出来什么门道没有?”

  肖锦汉冷冷地道:“林楠兄,请有话直说。咱们现在是在跟一个背景极其复杂的盗宝集团争分夺秒地竞赛,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跟你打任何哑谜。”

  胡林楠碰了肖锦汉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在干笑了几声稍微调整情绪之后,胡林楠才终于找回自己说话的状态:“肖警官,不知你发现没有,清朝的乾隆皇帝在对待江心屿上的江心寺和浩然楼两栋建筑时,其所作所为颇为蹊跷。”

  “哦?蹊跷?有吗?我刚才怎么没听出来?”肖锦汉皱着眉努力回忆导游解说词里跟这两栋建筑有关的内容。

  胡林楠笑道:“你刚才应该听到了,现存之江心寺为清乾隆五十四年即1789年重建。”

  肖锦汉回忆了片刻,点头道:“对,刚才那名导游的确是这么说的。”

  胡林楠接着道:“而在清乾隆五十九年,即1794年,乾隆皇帝为了歪曲江心屿上的浩然楼的历史,故意以唐代诗人孟浩然曾游过江心屿为由,生生地将浩然楼易名为孟楼。好利用诗人孟浩然名字的‘浩然’二字,来让后人忘记浩然楼本来为了纪念文天祥《正气歌》而修建。”

  “不错,这件事虽然导游刚刚在她的导游词中只是一句话带过,但我想你对乾隆皇帝为什么会给浩然楼改名孟楼一事所作的分析,应该跟真相相差不远。”肖锦汉边说边又点了点头。

  “肖警官,你觉得贵为一国之君的乾隆皇帝为什么会在忙于处理天下大事之时,特别花费心思试图通过改掉浩然楼的名字,而设法掩饰跟文天祥有关的这段历史?”

  肖锦汉双眉紧皱:“这……这事经过林楠兄你这么一分析,还的确让人听着蹊跷。”

  “肖警官,这事还不是最蹊跷的,更蹊跷的是,乾隆这样为了抹杀南宋忠臣文天祥些微痕迹而处心积虑之人,却拿出大把银子重修了南宋王朝建立者赵构的龙兴之地——江心寺。你说乾隆皇帝这样前后矛盾的行为,是不是显得特别古怪?”

  “对啊,乾隆皇帝到底为什么要做这样前后矛盾的事?”肖锦汉用左手捂着嘴陷入了思考。

  “我对此有一个大胆的解释。”胡林楠不动声色地继续说道。

  “林楠兄,你认为乾隆皇帝之所以会这样做,完全都跟《富春山居图》暗藏的陆秀夫宝藏有关,对吗?”肖锦汉试探着问道。

  “不错,”胡林楠很干脆地点了点头,痛快回答道,“乾隆皇帝当年之所以大规模重修江心寺,其实是想借重修之名,在江心寺这座曾经作为南宋龙兴之地的帝王行鸾之所,寻找跟陆秀夫宝藏有关的线索。后来他之所以在乾隆五十九年,也就是自己临退位当太上皇之前,急匆匆下旨将浩然楼改为孟楼,欲借此歪曲江心屿跟文天祥之间的关系,也不过因为他在继位之初曾发过誓:这辈子当皇帝的时间绝不会超过他祖父康熙皇帝在位的61年。眼见着在自己大权旁落之后注定再没有办法利用权势去寻找失落在民间的《富春山居图》剩山图,今生对拿到宝藏已无希望,便干脆想办法把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全部毁掉。”

  根据胡林楠所言,肖锦汉双眼放光地进一步推理道:“既然乾隆篡改浩然楼跟文天祥这段历史有关,且为了不让后人发现暗藏的关键线索来破解《富春山居图》中的玄机,那么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反其道而行,仔细梳理浩然楼跟文天祥之间的关系,便可找到破解玄机的关键。林楠兄,不知我这番话说得可对?”

  “简直对极了!”胡林楠兴奋地对肖锦汉点了点头,“乾隆皇帝在自己临退位前,要将浩然楼改名为孟楼,是为了让所有人在以后来到江心屿看孟楼,只会想起孟浩然赞颂江心屿的诗,而不会想起两首号称是文天祥在温州江心屿上所写的诗歌。如此,就更可以一了百了地防止有人从两首诗的自相矛盾处,发现这一真一假两首署名文天祥的诗中,其中那首名为‘江心寺’的诗,很可能就是黄公望在画完《富春山居图》后故意托名文天祥所作的寻宝诀。”

  “啊?一首诗竟然是破解古画上暗藏宝藏信息的关键!林楠兄,你的推论似乎过于大胆了。”在听完胡林楠的推论后,肖锦汉只觉自己一阵阵犯嘀咕,到底不能轻易接受。

  面对肖锦汉的质疑,胡林楠却笑容不改地说:“肖警官,你以为这就叫大胆了?如果你知道我利用《江心寺》这首诗为寻宝诀,从数码版完整修复的《富春山居图》上得到了什么信息,恐怕你会觉得我刚才的推理其实步子迈得一点儿都不大。”

  “你看到了什么信息?”

  “我从《富春山居图》里看到了一首诗。”

  “你先是从一首诗里找到破解画中暗藏玄机的方法,由此又发现画中所藏的玄机竟然是一首诗?”肖锦汉觉得自己要被胡林楠的天马行空搞得一个头两个大了。

  “啊,很正常啊,这种多重嵌套的艺术形式,在整个宋代一直都特别流行,比如……”

  “打住!林楠兄,咱们还是别扯什么宋朝流行的艺术形式,你还是直接跟我说说,你在《富春山居图》中看到了一首什么样的诗吧。”

  “好,我读出的这首诗全文不长,只有二十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