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唐朝工科生 > 第六十三章 淳朴
  “湘乡油仓”似乎是和湘乡县没什么来去,入冬的时候,除了发了个告示,说是要盖仓库,就没有别的动作。

  这让湘乡的地头蛇们很是满意,觉得这样相安无事,才是尽显太平盛世嘛。

  正月里一般都要休息,但武汉成长起来的工科狗们,已经习惯了“加班”,纷纷表示我对休息没有任何兴趣,我最喜欢加班,于是他们就黑着脸来湘乡加班。

  东厂西厂制图的制图,检查工艺设备的更是千叮咛万嘱咐要记得缴纳“专利费”。抵临涟水,弄块无主之地还是没问题的,除了球磨机、煅烧炉的安装调试,还弄了一个小小的煤炭码头,永兴煤矿的老哥要是行行好,大约也能从洞庭湖顺着湘水送过来。

  炼焦厂也是有的,土法炼焦憋个几万斤十几万斤也是不难,毕竟要出砖六七十万块,那也是要有点家当在手。

  整个湘乡县,正月里的热闹,除了过年快活之外,大约就是“湘乡油仓”的仓库工地,着实让人觉得古怪。

  砖坯原本要阴干,但春冬交际本来就不宜,所以武汉的搬砖狗们,直接弄了个烘干房。砖坯拉条属于半机械半手工,对工人技术要求其实要高一些。但为了提高单位时间的生产量,武汉的搬砖狗当中,有木工科出身的,当时就做了一套模子,一个模子一块砖,走你!

  我超喜欢加班的!

  搬砖狗们大过年的含着泪,一边干活一边咬牙坚持,还要绞尽脑汁为“湘乡油仓”献计献策,着实令人钦佩……

  但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尤其是第一批本地产的砖摆放出来后,正月里的湘乡县城,当时就沸腾了。

  原本就是和和气气打着互相不要往来,也不要互相伤害的湘乡官吏土豪们,此时此刻一副丑陋的面孔,出现在了“湘乡油仓”。

  干什么的?!

  买点油!

  不卖!

  买点砖!

  自己搬!

  好嘞!

  武汉来的搬砖狗们,纷纷吐槽着湘乡县的土鳖,“you-see-see-you”丑陋的样子……

  然而土鳖们表示“要想生活过得好,勤快搬砖少不了”,被人说两句怎么了?说两句我就不盖大房子了?

  荆楚大地的蛋疼之处就在这里,累世的土豪缓则罢了,大房子地基高,石料木料一起上,也能住的舒舒服服。

  可一般人家就惨了,要么板筑夯土房,要么直接竹木结构。不论春夏秋冬四季,都是一种挑战。

  不时地要翻茅草,不时地要换梁柱,没过几年,荆楚大地的广大人民群众,全体都做了一场社会实验,这个实验叫做“特修斯之舟”。

  你说我一个荆楚大地颜值小帅的有为青年,怎么就研究上哲学了呢?直到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刻,砖窑厂的滚滚浓烟,让他们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那就是搬砖。

  谁愿意夏天一下雨就担惊受怕墙壁坍塌啊,能板筑夯土的人家,在湘乡县,那也是正经土豪。

  土豪尚且如此,泥腿子情何以堪?

  然而土豪和泥腿子的区别就是,土豪咬咬牙,还是能掏点小钱来买个万儿八千块砖回去的。

  武汉的搬砖狗说了,你要三间大瓦房,那必须得五六万块砖。

  道理很对,但湘乡县的土豪理直气壮:给我来一间的!

  于是在贞观二十年的正月,湘乡县的房舍风格,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它中间是砖混结构,左边是板筑夯土,右边是竹木混搭……很好,很有那个解构主义的风范。

  但不管怎么说,作为搬砖狗们的临时首领,程处寸感觉最近的小日子,实在是太爽了。出去付钱要啥开元通宝,怀里掏出一块砖拍桌子上,这就是硬通货!

  非常的硬!

  “平之兄,这湘乡官吏乡贤,竟也家底颇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