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睡了豪门大佬后我跑了[穿书] > 第40节
  其实他心里有答案,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谁都不喜欢。

  之前还觉得她什么都不行,什么都不会,需要人养着才可以比较好地生活,也就是性子野了点,闹腾都是小闹腾,他还是可以比较轻松地掌控她的,也就是从圈养换成散养而已。

  但现在知道她已经暴富了,好像也确实懂古玩那一行的东西。于是也就知道,她并不需要嫁进豪门,她也真不是个会喜欢豪门生活的人。

  她能再回来,应该没有丝毫其他的原因,完完全全就是因为他的身体。

  心里细细捋出这些,封景寒弯腰掀开甘甜身上的被子,把她抱起来抱在怀里。

  甘甜睡得沉,被他抱起来也没反应,脸蛋贴在他胸口,眼睑严合,睫毛颤都不颤一下。一直等封景寒走到电梯外,抱着她费劲地去按电梯上行键,她才因为不舒服有点意识。

  有点意识后也没睁眼,直接抬起胳膊,本能地勾上封景寒的脖子。

  睡衣袖口落下来,露出一截纤细白嫩的胳膊。

  封景寒抱着她上楼,进卧室关上门,把她放到床上,拉起被子盖到她肩膀。

  甘甜睡到床上后翻了个身,嘴里嘟哝道:“还是这里好……”

  睡起来舒服,完全不会有一丝疲劳感。

  听到她说话,知道她此时没有睡熟。

  封景寒掀起被子,上床坐到她旁边,用胳膊支起微侧的身子,看看她的侧脸问:“为什么去客房睡?”

  甘甜背对着他,本能地动身子往他怀里靠,整个后背紧紧贴到他怀里才不动。看她这睡觉习惯,如果床铺靠墙摆,她得贴在墙面上睡不下来,或者直接挤进床缝里。

  封景寒随她挤,听她又嘟哝出四个字:“欲擒故纵。”

  欲擒故纵?

  封景寒反应一会,不自觉想笑,笑出来一点,心里又在想——如果这招再不灵,她还会换什么招?是不是要用完所有的脑细胞,使尽全身十八般武艺,不让他开口答应不罢休?

  看着甘甜的侧脸,细白的耳垂隐在长发下。

  封景寒伸手把她脸上到耳边的头发轻轻拨开,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他浑身散发着平时白日里从来没有过的温柔气质。

  把甘甜脸上凌乱的头发全部拨到耳后,看着耳朵整个露出来,他嗓音略微沙哑地继续开口问:“要不要我给你出个招?”

  甘甜处于似睡非睡状态,困得动不了脑子,但隐约知道封景寒在跟她说话。

  有人给她出招当然好,她“嗯”一声,翻了个身面对封景寒躺着,但并没有睁开眼睛。

  看她翻个身又把长发揉乱,胡乱地搭在脸上。封景寒忍不住伸手过去,又轻轻给拨到她耳后,然后便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出神。出一会神目光下落,落到她的鼻尖,落到她的嘴唇。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女人让他觉得好看,大概也就是这一个。

  目光温柔得像化水蜜糖,想把怀里的女孩子直接融化在自己的眼眸中。

  封景寒压住呼吸,轻轻落吻在甘甜的睫毛上,再是鼻尖,最后在她唇边试探。

  带着淡淡清香的气息扑在他脸上,和他的气息交缠在一起,彼此不分。

  他没有往甘甜的嘴唇上压上去,就保持着那么近的距离,眸光如水,看着甘甜长而密的睫毛,用已经非常沙哑的嗓音低声说了句:“爱上我,什么都给你……”

第42章

  封景寒轻声说这句话的时候,甘甜已经再度睡熟了,并没有撑着那点意识等他说出这个招。她睡觉的时候不是很老实,不是往角落里拱就是翻身蹬腿。

  熟睡状态中,并不知道躺在她旁边的男人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在亲她和不亲她的边缘忍耐。

  就在封景寒被欲望驱使着要亲上来的时候,甘甜大概是睡的姿势不舒服,突然动一下身子猛地弓起了腿,然后膝盖不偏不倚顶到了封景寒的命根子上,还不轻。

  被顶到那里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还是这么猝不及防的一下。

  炸裂般的疼痛感瞬间蹿到头顶,封景寒拧死眉心闷哼一声,只觉得头皮都炸了。

  闷哼完了忍住,闭上眼睛吸气。

  亲亲是不想亲了,现在想死。

  果然和这个丫头在一起,从来就不会有什么甜蜜的爱情氛围。

  不是她强上他,就是她撩得他强上她。

  如果哪一天他们因为爱情和心动亲吻,那可能是世界末日地球毁灭的时候。

  把那阵疼痛忍过去,封景寒认命地关掉房间的灯,拉上被子躺下来。

  心平如水,闭眼睡觉。

  甘甜自然是不知道,封景寒在深夜里怎么对她表现了一番温柔和深情,结果被她一膝盖给全顶没了的。

  曲起膝盖后,好像姿势还是不那么舒服,她又翻个身,背对着封景寒继续睡起来。

  睡着睡着就开始犯老毛病挤他,往他怀里挤。

  封景寒闭着眼,一脸生无可恋,抬起胳膊把她搂进怀里……

  ————

  因为封景寒的床好睡,他卧室里的睡眠环境又非常好,甘甜每次睡在他房间,都是睡得无敌死无敌沉。封景寒早上起床她不知道,洗漱换衣服下楼走人,她全不知道。

  周嫂早上不会上来叫她起床打扰她睡觉,每次都是等她起来给她现做早餐,然后再收拾房间。

  甘甜没有固定的生物钟,自然醒早的时候起床就早,自然醒迟起床就迟。

  大概是在别的地方睡了好几天,又突然睡到封景寒的床,身体本能地贪恋,所以今天她起得并不早。还没有睡到自然醒,就被床头柜上一直在响的手机吵醒了。

  被子盖住了脑袋,露出铺散开来的乌黑长发。

  在手机响一会后,一只藕白色的胳膊从被子里伸出来,直接伸到床头柜上摸到手机,再拿着手机缩回被子里,发出闷闷的一声:“喂?”

  电话是罗吹子打的,听筒里传来他中年老大叔的声音,“爷,你还没起呢?小八昨天回来说,说你安排好了,今天要去出去转转看看铺子,盘家店下来,还去不去呀?”

  头还闷在被子里,清醒了一会,甘甜一把把被子掀开,压在胳膊下,说话略带鼻音,闷闷道:“去啊,当然要去,咱不得一步一步,做大做强?”

  现在有钱了,首先就要开家店。

  有了店之后,再慢慢发展。

  甘甜一边跟罗吹子说话,一边掀开被子下床,去洗手间洗漱的把手机放在一边干燥的地方开着免提。

  说的都是接下来他们要怎么做生意的话,小八不怎么开口,偶尔有点想法的时候才插两句。

  洗了脸,擦干抹上护肤品,甘甜说话的声音里还带着鼻音,但已经不再闷闷的。

  她摸起梳子梳头发,发质好基本都是一梳到底。

  一边一下一下梳,一边对罗吹子说:“我先吃个早饭,待会我们翡翠路街头碰头,先看一下翡翠路那里有没有合适的。”

  说到翡翠路,罗吹子用食指挠着自己的下巴,“那个什么男配,许什么玩意,他的店,不是也在那里吗?咱在那里盘店,不是跟他抢生意吗,这合适吗?”

  甘甜不考虑这么多,“你看你的风水,合适我们做生意就行。整个古玩城都是古玩店,我不开也有别人开,谁爱开谁开,谁有本事谁开得好,没本事就关门回家,不就那么回事。要挑最好的地方,当然要把所有能看的地点都看一遍。翡翠路我最熟,先看那里,看完了再去别的地方。我开个店,考虑位置考虑价钱考虑风水,还要考虑别人高不高兴?”

  罗吹子看她这么说,把做生意和自己的私人关系分得这么清,也就不再废话了。

  和甘甜再约一下时间,便挂了电话等着到点出门。

  甘甜洗漱好换好衣服,下楼简单吃了早点,便跟周嫂打声招呼便出了门。

  周嫂对她出门没意见,也就应一声,把她送到大门上,还问她:“甜甜,要不要用车?”

  家里有车有司机,但甘甜不想用,直接往前走,留给周嫂一个摆手的背影,“不要。”

  现在家里的人都不再盯着甘甜的行踪,当然是封景寒的意思。这男人对她是一步步妥协的,从把她看死在别墅里不让她出去,想憋死她,到现在能够接受她自己出去浪,心态改变不是一点点,妥协的不是一点两点。

  甘甜出门穿最简单方便的衣服,白毛衣牛仔裤,黑色厚西装外套,平地篮球鞋,斜挎着包包,长发披肩。

  走出别墅的门有点嫌冷,把毛衣袖口拉出来,缩起手藏在里面取暖。

  背着包包踩着柏油路下山,走得不急不慢,擦过耳畔的山风有点凉。

  甘甜沿着柏油路慢悠悠走到山下,直接到路边打车去翡翠路古玩城。

  上了出租,坐在出租车后面给小八和罗吹子发信息,问他们走了没有。

  得到回应,在群里又闲聊几句,最后下车在翡翠路路头就看到了罗吹子和小八。

  小八穿着白色羽绒服,皮肤也很白,在阳光的照射下,又暖又秀气。

  甘甜笑着走到他面前,在他胳膊上拍一下,“八妹真帅。”

  被忽略的罗吹子眯眼扫向甘甜,扫完后自己抬手摸两下自己吹的发型,自己觉得自己贼帅。

  三个人结伴进了古玩城,主要看有没有开不下去要转让的古玩店铺。

  古玩这一行风险大,又不像超市水果店属于生活必须,能真做出规模做出名气很难。

  因为赚钱难店铺多,一会关一家一会又新开一家,都是很常见的事。

  能正儿八经在古玩行一直玩下来的,不是真有点本事又对收藏非常热爱,那就是本身就有点小钱。有钱么,玩呗,玩出点名堂了,一直玩下去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甘甜三个人在翡翠路古玩城逛了小半天,并没有找到心仪的店铺。倒也不是没有转让的,而是转让的那些店铺风水都不好。

  罗吹子主看这个,觉得风水不好又补不了的,全都不考虑。

  这条街上的人,大部分都认识甘甜,看到甘甜好久没来,也全热情地跟她打招呼。

  又因为万宝斋这两天很热,很多人上门来看那件素纱单衣,也有不少人想买,大家也自然听说了那个小型拍卖会上的事情,于是看到甘甜,全都拉着她说:“人不可貌相啊,小甜甜原来真是专家啊!”

  甘甜想想年前她经常来逛这里,整条街的人都以为她是瞎看瞎玩,觉得她小姑娘学人家淘宝想捡漏,话里话外也都哄着她,这会便笑笑道:“什么专家啊,运气好,碰上了。”

  街上的人还是捧着她,“能有这运气的,古玩界也就小甜甜你一个人。”

  甘甜听他们说话,笑得亲和。

  但她不是专门来跟这些人叙旧聊天的,寒暄寒暄,看完店铺后也就离开了翡翠路。

  她看店铺的时候特意绕过了许致的万宝斋,没有进去。

  现在大概是很多人听说了她的事迹,来万宝斋看素纱的同时,也都好奇想看看她。

  从街上那些人嘴里就知道了,现在不少人传她的事,把她夸得跟天仙一样,又赞叹她的眼力和运气。虽然很多人觉得她是运气成分大一点,但并不妨碍那些人还是想亲眼看到她本尊。

  甘甜不想应付这些事,自然不去万宝斋。

  离开翡翠路后,她和小八罗吹子找了家小餐馆随便吃了午饭,下午又继续逛了另一个古玩城。

  逛得她腿软脚疼,实在逛不动了,在路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冲小八和罗吹子摆手:“今天到这吧,明天再继续,我是真走不动了。”

  罗吹子和小八是知道她的身体的,自然也就没再逛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