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书吧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大楼风水局
  徐朗自称饕客,对于美食美酒的眼光自然是不会差的,他眼睛微微一亮,问道:“夏先生,这个酒我以前似乎没有见过啊!”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是我在澳洲的酒庄自产的,希望徐伯给品鉴品鉴!”

  “我非常期待!”徐朗笑呵呵地说道,“美味绝伦的佛跳墙,配上顶级美酒,真乃人生至高享受啊!”

  “徐伯这么说,我的压力很大啊!”夏若飞半开玩笑地说道,“万一我的酒没有达到您的期待呢?”

  “哈哈!我相信夏先生!”徐朗笑道,“贵公司出品,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我有幸跟马先生一起品尝了你们桃源公司的极品鲍鱼,简直回味无穷啊!”

  夏若飞哈哈一笑,亲自打开一瓶酒他拿出来的自然是刚刚酿好的贵腐葡萄酒,连他自己都没有正式品尝过,这是贵腐酒第一次亮相,他心中同样也十分的期待。

  因为要培养凝心草,所以夏若飞撤掉了贵腐酒周围的时间阵旗,转而给凝心草使用。

  不过算算时间,贵腐酒在橡木桶中也差不多熟成了五十年左右,绝对是达到最佳品鉴期了。

  夏若飞亲自给大家倒了小半杯贵腐酒。

  徐朗端起酒杯,酒液呈现金黄色泽,并且拥有浓稠的质感,光是卖相就已经让徐朗暗暗惊喜了。

  他将酒杯凑到鼻子前闻了闻,一股清幽的芳香扑鼻而来,让他有一种马上饮用的冲动。

  这时,夏若飞端起酒杯,微笑着说道:“徐伯、冯总,我们共同举杯吧!感谢徐伯大老远的赶过来!”

  大家都举起了酒杯,徐朗和大家碰杯之后,带着一丝迫切的心情喝了一小口。

  贵腐酒特有的浓郁香味顿时充满了口腔,远超普通葡萄酒的甜度更是让徐朗的每一个味蕾细胞都在欢呼雀跃,酒液在他的舌尖停留了一会儿之后,他才微闭着眼睛咽了下去。

  “徐伯,这酒怎么样?”夏若飞微笑着问道。

  徐朗睁开眼睛,露出了赞叹之色,说道:“夏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顶级的贵腐酒!”

  一瓶葡萄酒,呈现金黄色泽的并不一定是贵腐酒,但是入口品尝之后,深谙此道的徐朗自然是百分之百确定了。

  事实上他也曾经品尝过产自德国伊慕酒庄的贵腐酒,这可是全球三大顶级贵腐酒之一,但抛去名气不谈,他却觉得夏若飞今晚拿出的贵腐酒似乎更胜一筹。

  要知道,伊慕酒庄出品的贵腐酒被称为枯萄精选贵腐酒,简称TBA,酿酒葡萄必须用手工一粒粒采摘得来,平均至少需要10棵树才能酿造一瓶酒。

  而这种贵腐酒均价都超过5万华夏币一瓶,其中顶级品质的更是只有通过拍卖会才能买到,价格就更夸张了。

  而徐朗只喝了一口,就几乎可以判断,夏若飞的这瓶贵腐酒比起他品尝过的伊慕酒庄顶级贵腐酒,也是不遑多让,甚至还略胜一筹。

  如果夏若飞知道徐朗的这个评价的话,肯定会乐开花的。

  冯婧有些好奇地问道:“徐伯,什么是贵腐酒啊?”

  徐朗也没什么架子,笑呵呵地解释了一下贵腐酒的由来,并且介绍了一下世界上有名的几款贵腐酒。

  最后徐朗说道:“夏先生的这瓶贵腐酒,比我喝过的所有顶级贵腐酒都要好,无论是甜度、口感还是酒香,都达到了接近完美的程度!光是这瓶酒,我觉得这一趟就不虚此行了!”

  冯婧和刘倩不禁暗暗咋舌刚才徐朗介绍贵腐酒的时候,可是说过顶级贵腐酒动辄几万元一瓶,别说这瓶酒比那些顶级贵腐酒还要好了,哪怕是品质相当,那也不得了啊!

  刘倩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酒杯,然后吐了吐舌头说道:“这么说我这一杯酒就要一两千?我刚才一口喝掉了好几百块?”

  徐朗哈哈一笑说道:“差不多……”

  刘倩苦着脸说道:“董事长,这也太奢侈了吧?我能不能把酒还给你,然后兑换成现金啊?”

  刘倩的耍宝让大家乐不可支,夏若飞自然心情大好,他笑眯眯地问道:“你已经喝过一口了,然后还给我?这是间接那个啥的节奏吗?”

  刘倩顿时满脸通红,冯婧忍不住瞥了夏若飞一眼,说道:“董事长,你就别逗人家小姑娘了!倩倩都害羞了!”

  夏若飞哈哈笑道:“刚才可是她自己说的!刘倩,还要折算成现金吗?”

  刘倩连忙摆手说道:“不要了不要了!我还是自己喝吧!”

  大家又一次哈哈大笑起来。

  这顿饭吃得自然是宾主尽欢,无论是秘制佛跳墙,还是惊艳的顶级贵腐酒,都让口味挑剔的徐朗赞不绝口,连称自己不虚此行。

  吃完饭之后,夏若飞又亲自开车送徐朗和助理阿远到他们提前订好的香格里拉酒店下榻。

  因为第二天一早就要请徐朗先去桃源农场,所以夏若飞提前让公司多定了几个房间,他和冯婧、刘倩了香格里拉,这样明天就直接从这里出发了。

  夏若飞这么安排,只是出于工作方便的角度,但刘倩心里则是美滋滋的今天不但体验了比飞机票还贵的高铁商务座,品尝了几万块一瓶的顶级贵腐酒,晚上还能住五星级酒店,简直不要太爽!

  第二天,夏若飞一行人在香格里拉吃完早餐,然后就退房离开,直接驱车前往桃源农场。

  徐朗在桃源农场门口就要求下车,然后一边步行往里走,一边随意地左右观瞧。

  正在上班的董芸也闻讯迎了出来她对风水玄学不怎么感兴趣,但是却对李首富的御用风水师比较感兴趣。

  实际上夏若飞也充满了好奇。

  然而,徐朗并不像他们想象中风水师那样,拿着罗盘、桃木剑什么的到处测量,他只是随意地观看着,全过程一言不发,脸上还带着一丝莫测高深的微笑。